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我的技能不正经 > 第891章 我帮你解决痛苦,不谢
    一个黄袍神侍和一蓝袍神侍出现在陈防面前,目光冷冽。

    黄袍神侍地看了下地上白袍神侍的尸体,将眼睛盯向了陈防。

    “凡人,好大的胆子,敢杀害霜厄。”

    接着黄袍又扫视了下,发现没看到绿袍。

    “说青傀在那。”

    陈防朝着地上一堆灰烬努了努嘴,照实说:“喏,那堆灰就是。”

    “该死的凡人,我要将你……”

    黄袍神侍狂啸了起来,但是还没等他话说完,陈防便冲过去一拳揍脸上,将他的话封回肚子里去了。

    黄袍打着旋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摔地上。

    开场废话,这不是自己找打么。

    陈防收回拳头摇了摇头,心中感叹黄袍神侍一点对敌意识都没。

    “你……你怎么能够这么卑鄙,趁着人家还在说话的时候动手。”

    长着大,从未遇到过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出手偷袭的家伙,一点道德都没。

    黄袍神侍半撑在地上,伸出手指着陈防带着哭腔泫然欲泣,控诉陈防不讲武德,偷袭伤人。

    因为对方面容在头罩之下看不清,不过按照陈防之前见过的那些神侍那副对不起社会的模样,先入为主地也以为这个黄袍也是一副对人抱歉的尊容,所以当陈防看到黄袍这副小女子德行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感到十分恶心,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萝丝,你没事吧。”

    一开始就站在一旁跟柱子一样提拔沉默的蓝袍,像是断网才上线一样,才反应过来,跑到黄袍身边伸手准备将其拉起。

    “走开,不用你扶。”

    黄袍神侍打开蓝袍神侍的手,自己站了起来,朝着陈防咆哮了起来,一阵满带恶意的言语传入陈防脑中。

    “可恶的凡人,你胆敢伤害我,告诉你,你死定了,我要将你的血肉像那些逆神者一样沉入焰海,将你全身的骨骼封冻在永冬之柱中,将你的灵魂点燃制成毁火,拿去塞入臭虫体内,然后投入粪池,让你永远和那些恶心的蛆虫生活在一起,我要你永生永世处都在悔恨刚刚出手伤害我。”

    黄袍情绪极其激动,连着这一通话也在陈防脑中变得十分响亮,让他的头又开始出现嗡嗡脑鸣。

    陈防晃了晃脑袋。

    想着有没有什么办法阻止这种直接响在脑子中的传音,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也许因为激动,黄袍神侍咒骂的时候,肢体也有所摆动,幅度较大,让他的头罩滑落下来,露出了一张极其漂亮的脸蛋来,凤眼蚕眉,樱桃小嘴,瓜子形状的脸蛋,皮肤光滑晶莹的脸皮子,怎么看都是一个女人脸。

    就容貌而言,这是陈防见过最漂亮的脸蛋,比即墨她们都要美上一分,不过因为刚刚被陈防揍了一拳,使得这张极其漂亮的脸上右颊鼓起了一个肿包,颜值也因此下降了不少。

    “女滴?”

    陈防有些诧异,眼睛朝着黄袍神侍的脖子看去,没喉结,再朝下,有点小凶。

    实锤,介是个女人。

    陈防身上刚刚起来的鸡皮疙瘩下去了。

    咦,我这是打女人了,哎呀,男人打女人,好像不太好。

    陈防有些心虚地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又意识到现在小世界就他一个人,熟人什么的都不在场。

    哦,就我一个,那就没事了。

    要问陈防知道对方是女人后,会不会有所顾忌,无法对其出手。

    那当然是没有,这上千年品质的老奶奶就算再漂亮,该揍还得揍。

    “卑贱的凡人,跪下,给萝丝磕头求饶,如若不然,要你求死不得,求死不能。”

    蓝袍见陈防贼眉鼠眼地盯着黄袍上下看,很是不快,站了出来挡住陈防的视线。

    但是黄袍不领情,直接推开了挡在身前的蓝袍。

    “走开,不用你来给我出头。”

    蓝袍讪讪地后退了一步,然后又偷偷小挪了半步,贴着黄袍站到了她身后肩膀处极近的位置,两者稍微动一动就能碰到。

    黄袍神侍狠狠瞪了一眼蓝袍,但也没去再说什么。

    虽然蓝袍的脸也被头兜罩住看不清脸,但是陈防还是能感觉到对方似乎很愉悦。

    陈防打量了蓝袍神侍一下,说道:“舔狗?”

    ?

    “什么意思?”

    蓝袍听不明白陈防说的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指对方对自己没有好感,还一再地放下尊严地用热脸去贴冷屁股的人。”

    陈防一边解释一边用可怜的目光看着蓝袍。

    放下尊严,不,我没有,不能够,不承认。

    热脸去贴冷屁股,这不是好事吗?

    蓝袍愣了一下,虽然有些不理解,但也知道陈防话的大体意思,然后头罩下双目泛起了冷意。

    玛德,看破不说破,这个凡人情商很有问题。

    “凡人,你在找死。”

    一股酸涩中又带着浓重的腐臭味气息从蓝袍身上出现。

    “呕”

    “呕”

    两声作呕的声音响起,一声来自陈防,另一声则是黄袍发出的。

    “该死,离我远一点。”

    “夏克,以后不准再靠近我十米以内。”

    黄袍发出了尖叫,然后人跑出去了很远。

    “我去,现在知道为什么人家看不上你了,就这一身污染环境的毒气,哪个女人能看上你,这要是在一起了,还不天天受到熏陶,说不定那天就腌制入味了,跟你一样全身发臭。”

    “别人当舔狗多少都有机会,而你就是舔一辈子都不可能舔到。”

    陈防也跑出去老远站着,并口出讽刺之言。

    “哦,对了,算算时间,估计你舔了也起码有上千年了吧。”

    “一般人有着时间,就算是一块陨铁也给舔没了,你倒好,舔来舔去,还给舔出包浆来了。”

    太恶了那个味道,刺鼻冲脑,比之腐败后的鸡蛋再加上煮屎后一同混合的气味还要臭,就算是有鼻炎的人都能闻出来。

    “该死的家伙,你惹恼我了。”

    “腐败之箭。”

    被自己心仪的人嫌弃,又被陈防言语刺激,蓝袍怒极,要是可以,他也不想一调动力量浑身就发臭,可惜这身本事是神上所赐,不能拒绝。

    怒气爆棚的蓝袍将气撒在陈防身上,伸手朝前一指,多道腐臭未浓重,褐色液体凝聚而成的箭矢射了出去。

    陈防可不敢进行防御,虽然可以很容易格挡下来,但这液体箭矢一看就有味道,要是沾染上臭味,还洗不掉的话,那可就悲剧了。

    暗拂出手,同样数量的地火被陈防甩了出去。

    因为格斗机制,地火和腐败之箭虽然不在一个平面上,上下高度有差,但还是在两者处于一条纵轴线上时,相互抵消掉了。

    不过被抵消时,液体箭矢像是被蒸发的水一样,产生了褐色的蒸汽,并弥漫扩散开来,范围逐渐变大,随之还带着一股浓烈刺鼻辣人冲目的臭气,吓得陈防赶紧跑出老远。

    在跑的时候,很巧,那个黄袍也在陈防身旁陪跑,显然也是在躲着臭气。

    “嗨,这么巧。”

    陈防打了声招呼。

    黄袍美女冷着脸没有理会。

    陈防一看对方这么不给面子,于是就一个滑铲铲倒对方,然后自己一溜烟站起来跑掉了。

    “啊,可恶的凡人,你给我等着。”

    黄袍抱着小腿发出怒吼,然后被扩散开的褐色雾气笼罩,接着三息不到,翻白眼,口吐白沫,臭晕昏迷倒在地上四肢抽搐。

    陈防心中嘿嘿一乐,转身边后退边甩出紫火,打在了黄袍身上。

    “我帮你解决痛苦,不谢。”

    喜欢我的技能不正经请大家收藏:()我的技能不正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