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我喜欢欺负我的青梅竹马 > 第123章 上了一课
    那被黑羽点名的十三个学生。

    在他们班级的老师,同学们的眼神的逼迫之下。

    也都老老实实走了上台。

    走上了这个令他们感到陌生,恐惧的台上。

    而这十四个学生,包括平凉翔也在内,全都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家伙。

    至少,刚才在给年级一百名学生颁奖的时候,并没有人看到他们的身影。

    这说明,往往就是越无能的人就越会嫉妒有能力的人。

    而且这些人永远都对自己的无能不自知。

    并且还总是想要做一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

    类如陷害黑羽。

    就属于超出他们自身能力范围的事情。

    所以,上台成为台下观众批判的对象,接受各种负面的视线,就是他们的结果。

    也就是所谓的公开处刑。

    此刻,所有的目光聚焦于他们的身上。

    而那些轻易相信了谣言的观众们,也会在这个时候觉得很耻辱。

    接着,他们也就可以十分自然地,把原来对黑羽的厌恶和不满转移到这十三个学生身上。

    这么做就可以侧面说明,并不是他们愚钝轻信了谣言,也不是他们跟风。

    而是这些陷害黑羽的人太过于可恶,狡猾,恶心,是他们误导了大众。

    都是他们的错。

    这些说法乍一听,或许觉得也不无道理。

    但实际上根本狗屁不通。

    有这种想法,做这种事情的人也只是单纯地选择逃避,并且推卸了自己的责任,将自己之过全部算在别人的头上。

    然后他们就可以继续用上帝视角来评判这整件事情,成为群众里的“理中客”。以此来凸显他们的“优秀”与“聪明才智”。

    喜欢自欺欺人的不可谓不多。

    黑羽可以断定,现在在场的,近乎半数以上的学生都是这样的人。

    越是浅薄无知者就越会拿傲慢装裱自己,掩饰自卑。

    而且,你就算是打死他。

    他也不会承认自己自卑,无知也更无耻。

    以傲慢的态度来看待所有的事情。

    自己的过错永远不可能承认。

    这就是所谓“跟风的大众”,这也就是听信了谣言,将恶意投掷于黑羽身上的那些学生们的本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这些大众恶心的程度并不比站在台上的这些家伙要低到哪去。

    所以,黑羽在自己出完气,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之后。

    他也会好好地教育一下这些愚昧无比的家伙的。

    这也是他跟老校长约定好的事情。

    以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作为点,来以此击破面。

    由此来整治学校内隐藏在人们心里深处的不正之风。

    当然,能不能整治是未知数,黑羽也不关心这个。

    他也只是想把自己昨日所承受的一切,全部都还以颜色罢了。

    黑羽收回放在台下观众上的眼神。

    他转身看向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

    这十三个高一同年级的学生。

    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一致的。

    害怕,慌张,眼神飘忽。

    在昨日还能那么大声地骂自己,结果现在一来到台上,就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真是可笑至极。

    黑羽淡漠地看着他们,“根据我校校规,私自勾结并且破坏学校秩序者,给予停学处分,破坏考试规则者,给予劝退公告,擅自编造谣言大肆传播,损害他人形象,且有损学校的声誉者,可以进行法律上诉,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校内的问题了。”

    “那么,请问你们是属于哪一种?”

    “还是说,都包含在内?”

    站在最中央的那三个学生,一女两男,这三个人就是跟黑羽同一个考场的家伙。

    他们也是考场布置的主力军。

    而十个人,主要任务估计也就是在班级里面将谣言扩散,煽风点火这方面的了。

    但不管怎么说,像他们这种人,是不值得同情的。

    如果不是黑羽抓住了他们的把柄,那么现在死的就是他。

    处于对立关系的情况下,如果还对敌人仁慈,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面对黑羽的发问,十三个学生全都在瑟瑟发抖。

    他们看向站在最左侧的平凉翔也和真岛爱衣,满脸无措的表情。

    同时。

    他们之中也有人看向台下。

    结果发现那里是漆黑一片。

    这也给他一种感觉。

    台上就如同悬崖绝壁。

    每多走一步,多说一句话。

    都有可能促使他们掉入万丈深渊。

    但是,他们又不得不说。

    面对恶魔的提问,他们也不能保持沉默…

    可以发现,到如今。

    之前在真岛爱衣身边骂黑羽骂的最恨,之前叫的最嚣的那个男生,这时候脸色已经发白,双腿也在不断地颤抖着。

    “对不起!黑羽同学,真的非常对不起!”终于还是有人绷不住了。

    是那个名叫宫元凛的女生,而她也正是检举黑羽的那个人。

    可以看到她的眼眶已经发红,声音也在颤抖着。

    似乎是想用哭,来弥补她的错误?

    抱歉,对于黑羽来说,谁哭都不好使。

    除了万里怜。

    “非常对不起,黑羽同学!”一个接着一个,这次也是那三人组之中的一个站出来鞠躬道歉了,名字叫做神代优太。

    “对不起!”

    “黑羽同学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真的…”

    “黑羽同学您能原谅我吗,对您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十三个人全都在躬身道歉,显然是都知道怕了,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他们真的被停学,甚至是被退学,那他们是绝对完蛋的。

    他们也并非是什么富家子弟,读书也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出路,而这次事情变成这样,他们除了道歉,也别无选择。

    再跟黑羽反抗也没有任何的益处。

    而且。

    他们也根本无法反抗。

    只能祈求原谅。

    但。

    只是鞠躬道歉,就可以了吗?

    只是跟黑羽说声对不起,之前的那所有的诋毁,谩骂都可以不作数了?

    不好意思。

    不可以。

    黑羽并没有回应那十三个学生。

    他不回应,那些学生就这么继续保持着躬身的状态。

    他拿起麦克风,朝着领导所在的区域看去。

    随后缓缓开口,问道。

    “请问校长老师,像他们这样的行为,受到如何处分才算是妥当的?学生无知,还请校长老师指教。”

    黑羽这一句话把所有的决定权抛到校长这边,实际上也是在给校长面子,给校长一个台阶。

    当前他闹得已经够大了,如果说下达处罚这种事情他都能他来做主的话。

    那这个学校也可以改名为黑羽高中了。

    老校长听着黑羽的问题,笑了笑。

    而此时西山教务主任一路火光带闪电,快跑将麦克风递到了老校长的面前。

    “校,校长,您,请…”

    老校长点了点头,接过麦克风,笑眯眯地反问道:“黑羽君,你觉得呢?我觉得你说的都挺有道理的,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让黑羽没想到的是,老校长居然会把这个球扔回来。

    他有些意外。

    所以,老校长的意思也就是。

    能让他来做主咯?

    通过这句话也确实看出来,校长对自己很重视。

    那这么说。

    那句“你要求什么,我尽量满足你”的话。

    似乎也并非是假大空的客套话。

    黑羽笑了笑。

    “我认为,这十三人,都当以停学处理,而且至少停学一年。”

    “他们所犯下的过错不是一言两语可以道明的,当然,如果校长老师您觉得还有更合理的处分的话,一切都听您做主。”

    “不用,我觉得合理,那就停学一年。”老校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着回道。

    谈笑之间定他人生死。

    这种轻易且随便的感觉,让全校师生都愣住了…

    怪不得黑羽开学典礼的时候能那么嚣张,原来他背后是有校长作为靠山的吗?

    此刻,所有学生对于黑羽最后的那一丝不满,厌恶全都消散了。

    因为他们也都明白,他们就是再怎么讨厌黑羽都没用了。

    而黑羽听到校长的回复,也傻了。

    喂,老头…老先生…,这什么情况?

    咱们不是互相利用的吗?

    这……?

    这就让我为所欲为了?

    黑羽一时间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个情况,但好歹表情还是稳住了。

    差点就崩坏了。

    他稳住了,但是那十三个人没有。

    他们每个人站起身来的时候,眼眶都红了,那脸上的表情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这是校长在全校面前宣布的事情,他们也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只能说后悔啊…

    后悔为什么会碰到黑羽这个家伙…

    为什么…为什么就掺和进这件事情里去了啊…

    黑羽表情微妙地看着那十三人,随后冷漠道:“停学处分,已经是便宜你们的了。”

    “下去。”仿佛是驱赶蛆虫一般,黑羽的这句话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地无情。

    千岛花在底下也感觉有种不适感。

    在十三人离开后,接下来就是对平凉翔也和真岛爱衣进行处罚了。

    对于这两个人,黑羽想都不用想,直接说道:“老校长,这两个人是本次事件的主谋,一个计划要执行,不可缺少的就是将帅,自然这两个人所要担的责任是更大的。”

    “所以,我建议,给予平凉翔也,真岛爱衣。”

    “退学处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观众们也不装死了。

    而如果这个要求,老校长都还能答应的话。

    黑羽也不介意待会儿用相对合理的方式来给老校长处理一下不正之风。

    只是,他会答应吗?

    而此时,平凉翔也和真岛爱衣二人也已经彻底放弃挣扎了。

    刚才十三人的命运决定权,校长都能够交给黑羽。

    那他们两个呢…?

    就像是等待着被宰割的羔羊,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真岛爱衣到这会儿也是真的后悔了。

    她或许就不应该去招惹这个变态。

    从那次社团经费问题,自己输了之后,就不应该再去找他了…

    终究还是自己太蠢了…

    而平凉翔也此时脑子里回荡着的都是自己哥哥平凉诚的话。

    如果这次,他还没有进步的话。

    那哥哥也不会管自己了…

    他已经彻底。

    绝望了。

    他还是那个废物。

    对不起。

    老校长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先是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随后呵呵一笑。

    “以这两人的所作所为来看,确实是给予退学处理,一点也不过分。”

    校长的这句话完全向黑羽那边倾倒,所有的学生也都在这一刻止住了声音。

    全场人都在屏住呼吸,等待着校长的下一句。

    “但是,黑羽君,如果是退学处分的话,未免还是有些太严重了一些。”

    “呼……”校长周边的领导还有老师们都长舒了一口气。

    就是啊…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学生而直接退掉两个学生的学籍呢?

    这种事情一旦做了,对于他们学校来说也是一种声誉上的创伤,还是不可逆的。

    声誉这种东西就是需要以时间,精力,成绩来慢慢培育的。中间只要出一点岔子,影响都会非常之大。

    “那校长您的意见是?”黑羽继续问道。

    听起来校长虽然否定了他的意见,但是从说话的语气来判断,这件事情还有转折的余地。

    “依我之见,我觉得,可以让真岛同学,平凉同学,换一个学校,而非退学。”

    “这样也算是能够给真岛同学,平凉同学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人总会犯错,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说对么?黑羽君。”老校长笑呵呵地说道。

    一旁的主任以及领导们听完,直呼校长高明。

    而黑羽在听完之后,也瞬间明悟了。

    确实是,如果是给予这两个人停学处分的话,不仅是会对学校声誉有影响,其次,还会让这两个人无法在新府市内上学。

    因为被新府私立第一高中退货的,是什么级别的残次品其他高校都会有所判断。就这件事来说,新府市内的其他学校也肯定不会收留他们了。

    就算是其他城市的一些院校也不一定会收留他们。

    所以,退学处分,确实是有些太绝了。

    转学处分,其实是跟退学差不多的意思,但是相对来说要温和许多,同时学校这边也能做更好的柔化处理。

    把这件事情压到最小,以至到一滴水花都看不见的程度。

    这才是对整个学校来说,以及处理这件事情,最好的决断。

    黑羽略有感慨。

    果然老校长这种级别的人物还是思虑深远啊。

    如果只在乎眼前就来定夺事情,就无法去到更好的未来。

    可能今天老校长之所以允许自己这么任性。

    也是因为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利用价值,才会允许的吧。

    黑羽感觉自己上了一课。

    就通过这短短几句话。

    喜欢我喜欢欺负我的青梅竹马请大家收藏:()我喜欢欺负我的青梅竹马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