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N次元 > 碰我超痛的[星际] > 第24章 顶层贵族
    这样的引导练习每隔五分钟就会暂停一次,在十分钟的休息间隔中,进化师学员会记笔记、拿问题问导师,以及和自己的“病人”进行交流。

    李欧老老实实的记笔记,在课程进度上记下一连串“感觉模糊”、“触感迟钝”、“找不着精神力”的常见问题,同时在每一次输入时都下足功夫,不花上五分钟,这一句话是写不完的。

    毕竟他既不想向丽娜提问,也不太想挑战未知事物,和阿斯兰德交流感受。

    加上四周的这些分化不久的年轻人,在课堂上的表现实在是青涩,要么手足无措,要么是情感过盛,在丽娜面前分析的时候甚至会一边发呆一边流下眼泪。

    李欧刚更新完自己的课堂笔记,抬起目光,恰好看到距离自己不远的两人,他们是新结成的族群。

    高大的族裔小心翼翼的触碰领袖的皮肤,渴望的勾住对方的手指,领袖回应时,便如两只新生的雏鸟依偎在一起,不回应时,族裔便会神色黯淡,只深深的嗅闻空中领袖的气味。

    露骨的依赖,露骨的期盼,和露骨的保护欲,这就是族裔的世界。

    而渴望更多,更多,更多——无论是依赖、期盼、还是占有,本能的要求更多的回报,以至于释放出令对方不断付出的信息素,这就是领袖。

    有时他们能结成幸福快乐的大家庭,而有时,只是一群吵闹的人而已。

    尤其如今已经是和平年代,一个个族群,无处发泄的精力究竟该何去何从啊?

    难怪已经不让结成大的族群,别说什么超过三人形成心理虐待,让某个死人背这个锅了,说到底只是想控制社会治安?

    李欧胡思乱想,目光掠过这些情绪蓬勃、早早结契的年轻人。

    他们在最敏感的年纪,在这个温室般的环境里,迅捷的完成了首次结契。

    偏偏以一个地球人的思维,李欧上辈子唯一坚持过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和任何人真正的结契。

    他为自己所有的“族裔”做精神引导,让他们的精神力坐火箭一般增长,仅此而已,他守住了这道底线,免得那些原本就因为他的精神力副作用而走向极端的人,因为领袖和族裔这层关系,更加失去自我。

    可即便如此,李欧也不敢准确的描述和队友的关系,因为时间一长,他总觉得,哪怕不结契,单凭他的精神力引导时带来的痛苦,就已经联结了他们。

    李欧的确拥有过“族群”,这点他不怀疑。

    地球人没有供结契的生理构成,没有信息素吸引,没有狂躁的精神力,但也有一些类似的东西,有传承、有集体利益、有家族的壮大兴盛……仅此而已吗?

    李欧出神的将视线聚焦在远一些的地方,那里一名男性族裔珍惜的握着女性领袖娇小的手掌,两人低声交谈,随后领袖主动弯下脖颈,将族裔的手心放在了自己的后颈处,那名族裔轻柔的抚过信息素腺体的位置,眼神逐渐变得迷离。

    李欧摸摸鼻梁。

    说实在的,他只见过杀气腾腾的族群,没见过和平时代里这么腻歪的族群。

    阿斯兰德的脸突然挡住了李欧的视线。

    “在看什么?”

    李欧埋头仔细研究起刚才的笔记。

    “你怎么不问我什么感受?”

    李欧面无表情沉默片刻,随口问:“你什么感受?”

    “有点疼。”清澈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含糊,阿斯兰德盯着李欧,似乎还打算说些什么,被李欧迅捷的打断:“知道了。”

    “……”

    可仅仅被打断一次,无法限制阿斯兰德发挥,反而让这人眼里笑意更浓,“我……”阿斯兰德停住了。

    周围突然的安静,彻底截断了阿斯兰德还没说出口的骚话,李欧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滑动门那边。

    一个陌生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教室门口。

    对李欧来说是陌生,但显然对其他人来说,来人是无比熟悉的。

    学员们或多或少露出了震惊和不敢相信的表情,尤其是起初的呆愣后,纷纷用火热的目光投向了李欧这边,准确的说,是阿斯兰德的身上。

    像是打算看好戏似的。

    阿斯兰德的笑容变浅了,甚至浑身松懈,无声叹了口气。

    四下里这样的反应,李欧再迟钝也知道有内容,登时精神百倍,心说这节课终于有点意思了。

    李欧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不速之客,而空气中在他觉察的时候,已经缓慢的被一种强势的、新鲜的、较为凉爽的气味侵蚀。

    这种气味容易让人联想起山洞和湖水——幽暗、僻静,宛如什么神秘生物栖息的巢穴。

    是一名领袖。

    “旦提尔?”丽娜同样停下了为学员打分的工作:“你已经来晚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

    脚步声响了起来,名为旦提尔的学员向丽娜走去,但途径李欧这一组时,李欧明显感到那股带着凉意的气势,淡淡扫了他们一眼,尤其在阿斯兰德脸上有所驻留,阿斯兰德回以礼貌一笑。

    当旦提尔从李欧身边经过时,那股信息素味道更加清晰。

    漆黑的卷发,漆黑的高领制服,高挑单薄的身形,面容精致,神情波澜不惊。

    胸前别着一枚家族徽章——这是老派贵族的做法,徽章图形十分抽象,黑暗的背景之上,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偌大的头颅,扭曲的触肢张牙舞爪,是个凶神恶煞的不明生物。

    虽然完全不认识这人,但一看到这枚只要正常人见过都不容易忘记的徽章,李欧瞬间就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是卓戈家族的小辈。

    在李欧还活着的时候,卓戈已经是存在数万年的大家族,准确来说,是一个叫做卓戈的星球上的领袖皇族。

    在星际联盟结成前,卓戈便是以征战族群著称的星际战争狂人。

    在他们的家族中出生,无论是何种方式生下的孩子——领袖与族裔精卵结合、以及同为男性或同为女性的领袖与族裔,将双方细胞提取培养后形成人工受精卵得来的孩子——都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分化为精神力等级很高的领袖,且其中十分之三,会同时具有进化师的天赋。

    而这些姓卓戈的孩子,哪怕在分化之前,也成长在尊崇领袖的族群中。

    在亲缘关系最近的一个族群,他们只有领袖父亲,或领袖母亲,而不像现在的社会,同一族群中,因为大家共同养育子女,所以所有男性都是父亲,所有女性都是母亲。

    卓戈家族不断生出领袖,领袖再外出结成族群,回归星球继续壮大——要不是他们战斗欲强,死亡人数多,连卓戈星球都成了战争遗迹,李欧怀疑卓戈最终会是宇宙第一家族,没办法,他们实在太会生了。

    在星际联盟结成后,卓戈家族地位依旧不容小觑,李欧相信自己死了的这短短三十年改变不了什么,他们仍是联盟的顶尖贵族。

    包括李欧的族群中,就有两人,是卓戈家族的人。

    这么一想,眼前年轻的领袖在李欧眼里顿时亲切了不少,甚至感到莫名的包容……

    出乎意料的,课程毫无波澜的继续进行了下去,只是临下课十分钟,丽娜忽然要求换搭档。

    显然这不是她第一次这么要求了,学员们即便为难,也最终找熟悉的同学交换了位置。

    而李欧还没反应过来,旦提尔已经直接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阿斯兰德行云流水的离开引导台,悄声说了句我在外面等你,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还没到近前的旦提尔这才站住脚步,看着阿斯兰德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丽娜停顿片刻,接着仿佛没看到这一切,说了句:“旦提尔,你和李欧一组。”就毫不留情的照顾其他学员去了。

    旦提尔这才抬脚继续向李欧走来。

    李欧:“……”这可尴尬了。

    ※※※※※※※※※※※※※※※※※※※※

    感谢在2020-10-28 23:49:06~2020-10-30 13:07: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契弟走得摩 2个;xuan0330、一个酷崽、云吞十五、mostaop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eepsilence 38瓶;杳怠、绿豆雪糕 30瓶;君蛭、灯夕、mostaop 20瓶;御 10瓶;火锅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碰我超痛的[星际]请大家收藏:碰我超痛的[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