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N次元 > 碰我超痛的[星际] > 第16章 “亲切”会谈
    李欧长高了一大截儿的身体,依旧处于身后人的阴影下。

    想到两人上一次见面的糟糕结果,李欧僵立了片刻。

    可身份暴露也有暴露的好处,这时候伪装显然已经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李欧不由放松了下来,甚至过于放松了——

    “那么你呢,”李欧目视前方,缓缓眨眼,“为了揭穿‘这种人’的伪装,究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李欧直接揭开了两人间那心照不宣的谜底,无所顾忌的口吻令莱森彻底安静。

    没多久,莱森嗬嗬低笑起来,简直乐不可支了。

    他笑的站立不稳,脑袋贴着李欧,喉咙里阵阵气音,手上的力道更令李欧肩膀发痛,像是要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放在李欧身上。

    李欧双膝和后背阵阵虚软,眼前也应景的摇晃,莱森按着他的每一下轻微的晃动,他都像来了一次剧烈的晕船。

    总算,莱森不再笑了,似乎在调侃,但声音莫名的嘶哑,“这才是你。”

    李欧很想回头送他一个死亡凝视,但恕他受条件限制,忍不住抚上眉心,沉默数秒,才勉强找回正常的声音:“什么样才是我,莱森?”

    “毫无耐心,”生平第一次,莱森评价起了对方:“连伪装都懒得维持,雷欧,你一向狂妄。”

    李欧面无表情,有些烦躁,但没有反驳,“我觉得你说的很中肯。”李欧重新抬起视线,目光恰好回到治疗舱上,又被莱森揪住这点不放:“还总是习惯以恶意去揣测别人。”

    “我只是习惯拿恶意去揣测你。”李欧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觉得是我把他搞成这样?”莱森冷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么跟你没关系?”

    莱森停顿片刻,在李欧肩上掸了掸不存在的灰尘,“不,是我做的。他在我面前有些得意忘形了,活该吃一些教训。”

    “你也有点得意忘形。”李欧漠然的说,“但既然不是你做的,我就原谅你这一次。”

    莱森压抑的深吸一口气:“什么?!”

    李欧懒得理会。

    他才不会告诉莱森这个鸡脑袋,自己其实能轻易听出他有没有说谎。

    毕竟所谓的“狂妄自大”、“不屑于伪装”,谁比得过莱森·金?而要论伪装,李欧自认为,目前还没有人能比得过自己,也没人倒霉的过自己。

    “但我还是希望你把手拿开,”李欧向自己的肩头撇了一眼:“像你说的,我不是很有耐心,莱森。”

    人高马大的莱森·金,那手掌如同苍白的石雕,缓缓离开了李欧的肩膀。

    “很好,”李欧故意说,“我离开这么久,你可能变了,但我没变,别太大意,莱森·金。”

    余光看到那只手痉挛般攥成拳头,李欧心中不由十分紧张——自己真的没变,莱森在他心里,还是难以驯服的可怕存在。

    尤其那张脸,毫无疑问,给莱森增加了突袭的砝码,当他冷不丁的狂躁起来,每次都让李欧难以消受。

    “莱森长官,”柔和的声音突然从门口的方向传来。

    李欧懊恼的闭了闭眼,他又一次没发觉有人靠近。

    耶合亚犹如担忧沉睡中的病人,声音轻而飘忽,“我应该已经取消你的权限了,请你以后不要再踏进医疗区……顺便说一句,你这种疯子,最好哪也别去。”

    “没人能取消我的权限,何况只是一名普通的医师。等等,你这种人也算医师?”

    “那么当面通知或许效果更好,滚出我的病房,谢谢。”

    “可惜还不是你的病房,刚好这个修复舱还空着,送你进去躺几天怎么样?”

    “我明白,你的强硬一向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泪水……李欧?”耶合亚终于看到莱森身后还有一个人。

    有些不巧,耶合亚是李欧现在除了莱森最不想看到的第二人。

    耶合亚原本轻盈的脚步声加重了,“你怎么在这?你应该多休息……李欧?”

    当耶合亚叫他第二次,李欧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慢了,立即回应:“我来探望阿斯兰德,现在就走……”

    “走?”耶合亚的声音有些严肃了。

    莱森的身体突然倒退一步,像是被谁大力推开。

    身边安静了两秒,李欧被人抓住了手臂。

    登时宛如脆皮的洞穴塌陷一般,病号服丝毫阻止不了皮肤接触的温热,只感受到对方的触碰,李欧心中便升起一股莫名的餍足——心态当场就崩了。

    李欧猛然抽回自己的手臂,谁料动作太急,还没完全褪去的眩晕强势席卷而来,李欧身体不由摇晃,耶合亚没有再碰他,李欧凭记忆扶住了身边一把椅子,但好好坐下难免是种奢望。

    就在他做好出丑的准备时,胸口一紧,耶合亚扶着他坐下了。

    李欧双手撑着膝盖喘气,一时没脸抬头。

    “你……”

    从李欧过激的反应里看出了什么,莱森的声音近乎暴怒:“该死的,你对他做了精神引导?!”

    “你有意见吗?”耶合亚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无论你和阿斯兰德有什么恩怨,李欧都是我的病人……算了,请你别说话,你一说话就显得更蠢了呢,莱森。”随即,耶合亚又淡淡的补充:“还是你对李欧有什么期待吗?只闻到一丝他的味道就要发疯了吗?”

    “……”李欧手一打滑,闭眼向地面倒去,半途被捞了起来,耶合亚严肃的说:“收起你的精神力,他才刚刚分化,根本受不了……这是什么?”

    耶合亚的声音戛然而止,下一秒,李欧感觉领口被快速拉开了,略熟悉、冰凉柔滑的手指落在刺痛不已的肩膀上,让他忍不住躲避那只手带来的信任和依赖感——根本想都别想,耶合亚抓的更紧了。

    一阵死寂后,莱森的呼吸声也变了。

    “……你怎么能这么对他?”耶合亚的声音彻底听不出喜怒:“他才刚刚成长起来,骨骼还是全新的……”

    难得,莱森声音有些虚弱,“我——我没发觉……”他眼睛盯着李欧敞开的病号服领口,那露出的皮肤上有大片的血瘀,不知不觉,莱森主动收回了暴躁的精神力。

    ……

    空气中无形的压力骤然消失,李欧宛如浮出水面一般,本能的深呼吸,终于缓过来了。

    这个过程中,房间里没有丝毫声音,只有李欧无序的呼吸声,等他后知后觉发现身边过于安静,已经是几分钟之后了。

    “你不是说他分化成了族裔吗?”莱森干涩的说,“有这么脆弱的族裔吗?”

    李欧:“……”

    “你闻不到吗?”耶合亚在莱森面前,似乎很少表现出温和,这点着实让李欧大开眼界。

    “闻到什么?”

    “什么都没有。”

    耶合亚无情的嘲弄让李欧抬起头,并注意这次动作不要过猛——看向莱森,以期望看到后者的“蠢相”。

    结果叫他失望了。

    甚至李欧万万没想到,莱森的脸颊毫无血色,甚至眼眶微微泛红,似乎是很久没有睡眠导致的,还有一丝奇异的湿润,这幅神情倒让李欧受到了冲击。

    莱森回视了李欧,无可挑剔的唇角露出讥讽的弧度,用嘶哑的声音,问了一句耶合亚听不懂的话:

    “你不是说,你没变吗?”

    “……”

    李欧冷淡的收回视线,假装完全没听到这句话,也赶忙忘掉莱森脸上的表情,免得接着回忆下去。

    好在不用他主动打断僵持,头顶灯光猛然发生了变化,一时整间病房显出血一般的深红。

    莱森与耶合亚沉默了数秒,耶合亚对李欧说:“你先回病房,不要乱跑,你的肩膀需要治疗。”

    莱森一言不发的转身,等他大步走到门前,脚步猛然停顿,下一刻,李欧似乎收到了一个颇为凶猛的视线,很快莱森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耶合亚医师……”好几名护工匆匆赶来,看到耶合亚好端端在这,脸色也没有好到哪去。

    耶合亚将李欧推给其中一名护工:“把他送回去再来汇合。”

    “可是……”

    耶合亚恢复了淡然温和的模样:“先转移病患。”

    “可是!”

    耶合亚耐心的听了下去,后者说:“他们要阿斯兰德长官出面……”

    接下来李欧就听不到了,他已经被步伐很大的护工送出那间病房,一走出医疗区,令人心跳加快的警报声就堂而皇之的穿刺在空气中。

    走廊上许多沉默不语的军人,踏着警报的节奏一路疾走,只有难民慌里慌张,无头苍蝇一般往自已以为安全的地方跑去。

    随后某一瞬间,警报突然停止了,走廊天顶的光线恢复了正常。

    但人群的嘈杂没有结束,一个声音朝李欧的方向大喊了一声,李欧身边的护工站住了脚步。

    李欧晕头转向,只听到扶着自己的护工撂下一句:“你得自己回去了。沿着这条路到尽头左转,再顺着安全间的梯丨子爬上两层——现在飞行坪已经停了,你可以的,注意安全。”

    李欧能听出对方的不忍,但现在医疗人员显然仍是最稀缺的。

    护工将他小心送到了走廊边缘,抓住了冰凉的扶手,随即火烧屁股的跑开了。

    李欧倒自在了,他靠着扶手休息了片刻,猜想现在的情况,恐怕不是普通的贼鸥来袭,而是敌人已经在飞船内部了。

    但这和他实在没什么关系,李欧老老实实抓住扶手,逆着人流向前走去。

    好景不长,还没顺利的摸到安全间的门,一股大力自身后传来,顷刻间,李欧只感到耳朵一阵清凉,随即四周陷入了哑剧般的寂静。

    “……”妈的我助听器呢?

    结果才眨眼工夫,他低头寻找的设备,就在军人的靴子底下被彻底踢丢了。

    “……”

    眼前一红,警报第二次闪烁,很快再次消失。

    但显然在李欧聋了的这段时间,广播应该是通知了什么,导致人群的走向完全变了,很快整条走廊变得镜面般光洁空旷,连个人影都没了。

    李欧隐隐感到不妙,回头看向安全间的位置,觉得自己活着可能是爬不上两层了,于是顺着人群消失的方向慢腾腾走过去。

    刚才还纷乱的走廊,此时宽阔的不可思议,李欧跟着人群的尾巴越走越远,终于,身后也出现了联盟军人,拿枪对着他,示意他别墨迹,嘴里还不断的在大喊什么。

    李欧充分理解对方急切的心情,跟在人群最后,直到面前一道巨型闸门打开,眼前骤然出现断崖般的圆形护栏,从下往上连续五层,宛如五彩斑斓的墙壁,护栏边密密麻麻的人影,仔细看,人影后都有持枪的军人,穿着联盟以及长湾和平军的防护服。

    李欧:“……”哦,还以为联盟军人的质量下降的厉害,原来误会了,这些是贼鸥啊。

    ……

    李欧在五层的最下一层,前方是难民区的中央广场,透过瑟瑟发抖的人群的间隙,李欧看到前面人数比四周要稀疏的多,只有一小队军人,以及几滩暗红的血迹。

    为首的人显然在叫嚣什么,那激烈的情绪,让李欧在人群后都感觉到了不适。

    四周伪装成联盟军人的贼鸥,显然也同样激愤,翕动着鼻翼,脸上露出仇恨的表情。

    李欧努力分辨,终于认出了贼首大喊的一个口型——

    “阿斯兰德。”

    忽然,李欧感到身边的人群集体一缩脖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声响,纷纷惊惧的回过头,看向李欧的方向。

    李欧为他们的视线让开了位置。

    原来身后控制人质的两名贼鸥正在地面抽搐,捂着破洞的腹腔,可惜手掌不够大,看他们狰狞的面容,应该是发出了了不起的惨叫。

    正在李欧迷茫时,一个高挑的身影与他擦肩而过。

    这人迈着轻快的步子,路过李欧身边时,侧目看了他一眼。

    李欧心中惊叹,毕竟后者清澈的瞳仁,称得上真正的“目中无人”,漫不经心自他脸上转过了视线。

    ——不久前还在治疗舱中奄奄一息的阿斯兰德,摸着后颈,宛如刚刚睡醒,神色中露出对前方贼首的些许抱怨。

    恐怕只有湿润的发梢,才能让李欧记起这个人适才急促的呼吸和艰难起伏的胸膛。

    李欧突然笑了。

    他竟然对这样的脚步感到一丝熟悉。

    年轻军人赴死的脚步,似乎都是这样无忧无虑的呢。

    ※※※※※※※※※※※※※※※※※※※※

    今天还有(~ ̄▽ ̄)~

    感谢在2020-10-19 21:01:42~2020-10-21 18:43: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楚路 5个;无间奶糖、软糊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川贵公子 10瓶;麻雀啦啦啦 9瓶;东又又又又 6瓶;胭脂团的小透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碰我超痛的[星际]请大家收藏:碰我超痛的[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