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N次元 > 碰我超痛的[星际] > 第15章 迟钝
    耶合亚的眼神让他无处躲藏。

    李欧无法解读耶合亚那双淡色瞳仁中透出的深意,只是觉得此时的耶合亚,让他更加紧张,仿佛一不留神就会被看穿。

    后颈的信息素腺体处微微发痒,李欧不自觉抬起手摸了摸。

    原本过于柔软的皮肤,此时有种沉闷的感觉,摸上去和身体其他部位变得没什么区别。

    李欧却不敢多碰,生怕破坏了这层伪装。

    是的,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这次还是分化成了领袖。

    之前耶合亚离开后,李欧的预感就愈发强烈,所以士兵注射给他的第一针是催化剂,第二针则是覆盖缓冲剂,曾经是专门为了在战场上紧急掩盖领袖的信息素而研发。

    虽然缓冲剂不好弄来,但眼下栖巢、分化港、护航舰队三家的药品库存都在船上,西尔莎调动起来没有任何难度。

    如今只要是机器对李欧进行检测,西尔莎留下的程序就能让李欧的检测结果无懈可击。

    在旁人眼中,他分化成了族裔,这点已经毋庸置疑。

    李欧颇为幸福的想,果然还是西尔莎最可靠。

    “怎么样,你对这个结果满意吗?”耶合亚微笑起来。

    李欧可非常满意,再满意不过了,当下点点头:“我什么时候能出舱,耶合亚医师?”

    耶合亚注视他良久,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但最终,耶合亚放弃了,偏过目光看向李欧的检测数据,淡淡的说:“族裔在分化后几小时状态就能稳定下来,不用太久,你就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他关掉李欧的数据页面,发灰的蓝色瞳仁剔透而迷离,犹如出神一般轻声道:“早点出舱也好,我在你身上,真是浪费了不少时间呢。”

    “……”

    李欧完全了解耶合亚的翻脸速度,所以无论耶合亚说出什么话,他都不会有丝毫惊讶。

    但偏偏在耶合亚说出这一句时,他突然感到胸口突然产生一种不受控制的刺痛,好像厚脸皮如他,竟然也因为耶合亚表现出的排斥和厌烦而“受伤”了!

    !!!

    李欧彻底震惊了,他呆呆望着耶合亚,以至于耶合亚又绽开了笑容,“看你的表情,我是开玩笑的。”

    但李欧还没缓过来,他抚上自己的胸口——

    日哦,分化期精神引导这回事,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耶合亚缓缓向他靠近,手指在透明的舱体上短暂的停留。

    李欧快速转移视线,命令自己别去看那苍白的指腹。

    “有不舒服也是正常的。虽然你成功分化,但过程并不顺利,依旧要佩戴听力接口,什么时候摘掉,还要看你的身体恢复情况。不过我猜测,你的整个分化期或许比普通人要长一些。”

    李欧表示知道了,耶合亚于是转身离开,几个小时后,护工来解放了他,李欧身体上方的舱盖缓缓降入一侧,舱外的空气明显要比舱内温暖一些。

    离开治疗平台的时候,李欧一时用力过猛,险些跪了下去。

    “小心,”护工一手扶住他,看起来十分惊讶。

    李欧:“……”给族裔丢人了。

    但他此时踩在地面像是踩在棉花上,腹部还有极度的空虚感,不由回身双手扶着胶质的平台,眼前阵阵发花。

    是了,虽然在西尔莎的帮助下,没人能想到那样完美的数据是造假,但他的身体依旧是最大的漏洞。

    领袖的体质远远不如族裔,正如族裔的强势是为了保护领袖而存在,那么领袖为了进化出能使族群壮大的信息素腺体,也付出了相应的成本。

    李欧及时直起了身体,拒绝了护工的搀扶,干笑道:“应该是饿的,我先回去了。”

    “你的新病房在……”

    “啊,”李欧仿佛想起来什么,“耶合亚医师说我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我想先回自己的房间,可以吗?”

    分化成族裔的好处就此体现了出来,护工很快答应让他回去,只是嘱咐他每隔三天要回分化港复查一次。

    眼看终于能走出这间诊疗室,护工却又叫住了他,“对了,李欧,耶合亚医师让我转告你,阿斯兰德长官情况还没有好转,现在还留在医疗部呐。耶合亚医师说他给你开通了权限,你随时可以去看望阿斯兰德长官。”

    李欧一愣:“……什么情况还没有好转?”

    护工恍然:“你还不知道。十几天前阿斯兰德长官参与救援任务时旧伤复发,从那以后就留在医疗区了哦。”

    ……

    十分钟后。

    面前是号码368的陌生病房,李欧刷开了门,身后的护工撂下一句:“别待太久,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就脚下生风的先行离开了。

    病房内也不是空无一人,还有一名值班的护工守在一旁,颇为愁眉不展,看到李欧进来,稍一打量便露出惊讶的神色,用很低的声音问:“你是李欧吗?”

    李欧点头,护工便有些为难了:“那个……阿斯兰德长官说如果你来了要叫醒他,但他现在情况不太好,你最好……”

    “知道了,”李欧脚步不由轻了许多,“我不会弄醒他的。”

    和分化港的病房不同,这里是传统治疗室,放着两个庞大的设备,一个含氧治疗舱,一个无氧修复舱。

    治疗舱就在房间深处,能看到设备的尾部,其余都被帘子遮挡着。

    而李欧经过修复舱时,里面的修复液澄澈幽暗,也没看到漂浮的人影。

    李欧脚步顿了下。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毕竟修复舱才是治疗身体创伤的主要手段,轻伤或基因病等慢性病情才会用到普通的治疗舱。

    但阿斯兰德在医疗部这么久了还没有出院,人又没泡修复液,这说明了一点——他的精神力再次失控了。

    只有精神力等级高、兼失控的情况下,才无法使用修复舱,因为舱内的修复液对强大的精神力会有传导作用,让这样的病人进舱,极大可能会产生能量共振而炸舱。

    李欧绕过那道遮光帘,病房深处的光线比门口要黯淡许多,果然看到治疗舱里躺着他要找的人。

    治疗舱和信息素隔离舱有点相像,只是治疗舱多少要简陋一些,有时候如果舱内温度湿度和病人体温调节不及时,还会有水汽附着在舱壁内层。

    正如此时,阿斯兰德的面容很大一部分都被朦胧的水雾掩盖了。

    那湿漉漉的颈部皮肤,因为略显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颤动,突起的喉结也在病痛中如同口渴般缓慢的滚过。

    病人偏过脑袋,颈部两道纤长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受到拉扯,显出极度的脆弱。

    他身上穿着纯白的病号服,看不出外伤——看来所谓的“旧伤复发”,果然是指精神力方面的问题。

    少年般的身体骨骼宽大,四肢修长,但此刻的阿斯兰德,比李欧最早见他的时候还要苍白,那骨节分明、细长的手指,无力的摆放在身侧,病号服下不规律起伏的胸口,好像随时都能停止呼吸。

    “拜托,别又是这种眼神,”冷嘲热讽的声音自李欧背后响起。

    李欧浑身一僵,再次意识到自己的感官着实不太灵敏了。

    他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只强健有力的手掌,自他身后伸出,强硬的按住了他的肩膀。

    “同情吗?”那击弦般低沉的嗓音,故意靠近,贴在他那枚助听装置旁,充满恶意的说:“他真是符合你的口味呢,你不就是喜欢这样让人忍不住怜悯的脆弱吗,哪怕只是伪装?”

    ※※※※※※※※※※※※※※※※※※※※

    感谢在2020-10-18 02:19:53~2020-10-19 21:01: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淙潼 9瓶;壞寶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碰我超痛的[星际]请大家收藏:碰我超痛的[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