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N次元 > 碰我超痛的[星际] > 第10章 够了
    疼痛敏感度高?

    李欧即便在刻意逃避,也本能的把耶合亚的话听了进去。

    原来如此。

    他陷入沉默。

    怪不得他之前在为阿斯兰德治疗的时候,同样有种难以承受的感觉。

    原本以为是这个身体过于废物,但从来没想过,是自己对疼痛的敏感度提高了。

    上辈子可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种离谱的词汇啊。

    虽然分化本身就是一场身体的剧烈演化,没人能舒舒服服的度过这段时期,但感官敏锐已经不好受,如果这个身体真有问题,那可怕的分化期一旦来临,他的确有点被动。

    ……原本他有这样的精神力已经是灾难模式,原主这身板怎么也不争点气,老实做个残疾人不香吗?

    阿斯兰德听完耶合亚的话则沉默下来,那神情若有所思,像是在回忆什么。

    但阿斯兰德当时面对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都能那么淡定,此时自然也本性难移,忽然大步走来,将李欧像是孩子一般从检测舱里举了出来,随即盯着李欧的双脚,确保那双脚从脚尖开始轻轻踩在地上。

    李欧:“……”你真有毒啊!

    “治疗方案呢?”阿斯兰德直视耶合亚的双眼,后者转身去调整引导台。

    随即将李欧新鲜出炉的检测单加入私人治疗记录,“今天先做一次引导治疗,”耶合亚抽空说。

    “你的意思是?”

    “把他留在这吧,”耶合亚面带笑容,温和声音像是建议,但莫名的令人感到不容拒绝:“其实不止是最近那一次被中断的分化期发热,你注意他的体温记录。”

    耶合亚道:“虽然没有首次发热剧烈,但他现在每隔两小时体温都会不正常升高一次。”他委婉的提醒阿斯兰德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

    阿斯兰德向来无忧无虑的目光看向李欧,停顿了好一会儿。

    这边李欧用眼神拼命告诉对方自己绝对不要留下,更不要接受耶合亚的引导,但阿斯兰德这会儿就像瞎了似的,“好,”阿斯兰德轻快的答应了下来,并干脆大步向门口走去:“我会经常来看他,你最好……”

    阿斯兰德已经快走出诊疗室,回头瞥了一眼耶合亚,“最好对他温柔一点,耶合亚医师。”

    似乎没听出其中威胁的意味,耶合亚笑容不变,开玩笑似的回应:“收到。”

    诊疗室的门在阿斯兰德修长的身影后再次关闭。

    李欧在这一瞬间,才强烈的意识到眼下自己和耶合亚正处在同一个空间中,而且临时诊疗室是如此的拥挤,顿时头痛欲裂加呼吸不畅。

    不然,还是跑吧?

    随便找个理由去追阿斯兰德,起码撑到下船。

    “你太紧张了。”耶合亚见李欧进来后始终一言不发,明显有些抗拒自己,忽然体贴的说:“需要麻醉吗?”

    李欧愣了。

    耶合亚解释:“我看你很害怕引导治疗,”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毕竟李欧的身份是孤儿加上分化困难,所受的冷遇可想而知,“引导治疗也可以在全身麻醉的情况下进行,如果你需要,我们就这么安排,可以吗?”

    李欧真是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心说战后更改的法律还挺多——对没经历过分化期的人使用引导麻醉剂,在三十年前可还是犯法的。

    “我不打扰你,你自己到引导台上躺好,”耶合亚像为了照顾李欧的感受一般走开,到了门边,他很随意的打开隐私模式,从而将门彻底锁上:“做不完引导治疗,我就不开门了。”

    “……”画风突变。

    李欧沉默半晌,又想到:我猜麻醉应该也还是犯法的吧。

    两分钟后,在耶合亚耐心无比的目光中,李欧硬着头皮爬上了引导台。

    耶合亚向他走了过来。

    一看到耶合亚温和的笑容,李欧就满脑袋都是从前两人糟糕的冲突,忽然觉得麻醉剂可是个好东西,到时候他就不用在意耶合亚对自己做什么了。

    脚步声停在李欧身边,李欧默默闭上眼,等了好一会儿,麻醉剂始终没有等到,就在李欧忍不住想睁开眼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脸颊被一只微凉的手掌抚摸了。

    李欧一惊,猛然睁开眼,条件反射的躲开了那只凉而细腻的手。

    “麻醉剂的物资有点紧张,”一愣之后,耶合亚温柔的笑容回到了脸上:“抱歉,我们留到下次再用吧。”

    “……”

    !!!

    李欧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不等他逃跑,上身一重,耶合亚的另一只手臂,越过他的身体,攥住了李欧的手腕,将他牢牢的固定在了引导台上。

    “嘘,好孩子,”耶合亚这么说:“别动,我不会伤害你的。”

    “!!!”

    顷刻间,李欧像是离水的鱼仰起头,后脑勺猛然离开了引导台,双肩也本能的试图向上逃开,可耶合亚抓着他就像抓着一件玩具,哪怕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李欧也依旧感觉对方看似斯文的手臂像是一道难以挣脱的铁箍。

    他又倒了回去,瞳仁瞬间紧缩。

    那强烈的、带有冲击性的酸麻,比李欧想象的存在感要强的多,好像无数根细小的针,在沿着他的脊椎一路刮磨,又回到脑海中,不断膨胀,带来极为辛辣的体验。

    他整个人仿佛突然从高空中坠下,胃部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揪住,叫他不自觉的蜷起膝盖。

    “别动,李欧,”耶合亚忽然叫了他的名字,哄劝着说:“我知道不容易忽视这些感觉,很快就好了,我保证。”

    “……”

    一只细瘦惨白的手猛然挣脱了束缚,耶合亚低下头,意识到自己的手腕被眼前的病人反过来抓住了。而对方微微颤抖着,呼吸又急又快,瞪圆了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

    感受到抓着自己的那只手越来越紧——虽然依旧没什么力道,耶合亚有点疑惑,“你还想说什么吗,来不及了哦?”

    手下少年的眼神依旧咄咄逼人,但短短数秒,那单薄的身体就像是失去了斗志,缓缓松开了他。

    耶合亚“恩……”了一声,“是不是没什么可怕的,”他温和的说:“那我们就正式开始了?”

    刚刚放弃使用精神力反抗的李欧:“……”

    一道比之前小心的多的精神力,钻进了李欧的后脑,伴随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凉意,李欧紧紧的合上了牙关,免得发出哪怕一丝声音。

    与这股凉意截然相反,他明显能感觉到,之前发烧时绵软无力的感觉,一点点的被再次唤醒。

    接下来一段时间,李欧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的,最后有印象的,只剩耶合亚俯视他的双眼。

    那双眼和他发色一样浅,是种薄而透彻的灰蓝色。

    在明亮的环境里,那双眼充满了笑意,温柔的像是浅海的水面,给人一种绝对的安全感。好像你无论对这个人做什么,对他如何口出恶言,他都不会以丝毫恶意回敬你。

    但在黯淡的光线下,正如此刻,对方低着头的时候——那双令人信任的双眼,会变的雾蒙蒙,似乎对方正在茫然、正在出神、以及对周遭一切其实并不关心。

    “够了……”终于,李欧开了口。

    虽然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够了,耶合亚。”

    猛地,身上一切感觉骤然消失,李欧就像跑了个极限马拉松,浑身轻飘飘的如坠云端。

    他安静的躺着,脑海空白一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耶合亚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我送你回房间。”

    ……

    李欧直到第二天才缓过来。

    在此期间,他一直躺在床上神思恍惚,无所事事,彻底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撑着脑袋,坐在一个类似轮椅的装置上,由一名女性护工陪伴着在花园里散步!

    而且散步应该已经结束了,护工熟练的开启一间病房门,李欧茫然的往里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就是他躺了一天的房间,而他竟然还感到很陌生。

    老天啊。

    他默默遮住了眼。

    “你好多了!”始终在观察他的女护工高兴的说,随即开始在终端上记录,又说:“耶合亚医师要我在你恢复后就联系他。看来他要为你的病情破例,将预约时间提前呢!李欧,在这个关头遇到耶合亚医师,你太幸运了!”

    这名护工看来以前就认识李欧,原主却对她没印象,李欧只能尴尬的保持沉默。

    可实际上他的内心已经开始疯狂颤抖——他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耶合亚的引导治疗了!

    “等一下……”李欧拉住了要离开的护工:“最近一次降落补给是什么时候?”

    “现在情况特殊,”护工笑了:“我们全程靠军舰对接补给,不用降落了。”

    “……”

    护工又叮嘱几句才离开,李欧独自回到房间,第一时间用冷水洗了把脸,不然总觉得还没有彻底清醒。

    过了好一会儿,他心累的走出单人浴室,刚一抬头,脚步猛然钉在原地。

    原本空无一人的狭窄房间内,竟然出现了另一个人。

    这人笔挺的背影格外高大,满头瀑布般黑压压的长发,杂乱无章的在宽阔的肩背上披散着。

    听到李欧出来的声响,对方缓缓转过身来,李欧因此屏住了呼吸。

    直到莱森与他对视,李欧快速转移了目光。

    莱森眯起了眼。

    死一般的沉默在房间内蔓延。

    终于,李欧听到莱森一反常态——并非以居高临下的傲慢,而是一种刻意的熟稔说:“走近一点,李欧。”

    ※※※※※※※※※※※※※※※※※※※※

    莱森:我是带着任务来的

    感谢在2020-10-09 23:57:27~2020-10-10 20:2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空澄海 40瓶;giao、春江送月 20瓶;阿江抽抽 3瓶;小龙女 2瓶;燕凌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碰我超痛的[星际]请大家收藏:碰我超痛的[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