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N次元 > 碰我超痛的[星际] > 第7章 气味
    “我的职务是什么?”

    “报告,您是当前第一指挥官!”

    “沃尔·金呢?”

    “……仲裁院下达命令,沃尔长官被暂停职务了。”来的士官声音弱了不少。

    李欧看到门外的几人脸色登时精彩万分,尤其是那些高大的男子,呆楞之后,纷纷看向为首的女人。

    贵族小姐微张着嘴,很快脸色激动的涨红了:“不可能!我哥哥在救援平民上立了功,还以最快速度疏散港口,将长湾的损失降到了最低!他为什么会被撤职?”

    士官装作没听到,但显然军人中有好几个是未结契的族裔,频频看向身材火辣、刚刚分化不久的美貌女人。

    李欧虽然闻不到,但那气味想必非常浓郁甜美,不然那些士兵不会乱了阵脚,站立不安。

    为首的士官觉察了下属的异样,瞪了他们一眼,对女人想必也生出了一些不满,耿直的道:“爱莲·金小姐,长湾不存在什么损失,长湾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我记住你了,军士长阁下!”爱莲想必记起来了一件重要的事,急道:“可阿斯兰德,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

    士官被提醒,两脚一并,对阿斯兰德道:“霍里奇上将给您的命令,请您务必坚持到援军到来!如果体力不支……”士官的眼神难免躲闪:“也请您留在战场上……直到最后一刻。”

    李欧:“……”好耳熟,听过同样的话呢。

    霍里奇这个老东西,风格一如既往的讨厌。

    阿斯兰德却毫无反应,简单的问:“还有吗?”

    士官快速转身,从一旁的下属手中拿到了军官的防护服,将它捧给了阿斯兰德。

    李欧默默看着这一幕,多少明白了眼下飞船上的情形。

    贼鸥是对星际海盗的称呼,现在贼鸥来袭,船上连正经部队都没有,能打的只有港口守卫军和难民船的自卫部队。

    阿斯兰德顶替了沃尔的职务,说明眼下军衔最高的就是中校。

    也不知道阿斯兰德做了什么好事,这么年轻的中校,李欧也是头一回见。

    “在这等着。”对下属说完,阿斯兰德返回了房间里,顺便把门关上了。

    李欧看着他变魔术一般拿出营养液,以及各种离奇的药剂,有治疗小伤口的,有大面积止血剂,有缓解抑郁情绪的,还有分化退热剂。

    尤其是分化相关的物品很多,李欧见他拿出了毛毯、眼罩、静音耳塞,防敏感药剂,信息素抑制剂等,对李欧说:“睡一觉,在你睡醒之前,我就会回来。”

    李欧目光从那些令人莫名尴尬的物品上抽离,避重就轻的想,睡醒之前就能回来?这份自信可同样是头一回见。

    阿斯兰德双手撑在李欧身体两侧的医疗台上,果然没有碰到他,凝视了李欧几秒,等李欧发现阿斯兰德不安分的手指在折他的衣角时,阿斯兰德已经起身,在隔帘后换好衣服,走出门去,指了两名士兵:“你们在这里看守,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门一关,房间里忽然只剩下了李欧一个人。

    重生后,这是他首次的独处,而重生前,同样的场景几乎不可能出现。

    李欧一时有些恍惚,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身边似乎总是充斥着其他身影的。

    身上和后脑的伤处都没什么感觉了,显然阿斯兰德把这里所有仪器都对他用了个遍。

    除了那微不足道的发热,李欧眼下精力充沛,百无聊赖的胡思乱想后,为了防患于未然,他只将小巧的信息素抑制剂装进了口袋,随即才刷起星网。

    直到门突然打开,门口传来慌张的声音:“沃尔长官,你真的不能——”

    “不能做什么?”

    沃尔醉的厉害,声音比栖巢时更含糊了,他一眼就看到了房间内的李欧,拍拍门口士兵的肩膀,“我也是你的长官,级别和阿斯兰德相同,遵守我的命令,和遵守他的……完全一样,有什么区别?”

    李欧暗自警惕,沃尔身后又冒出一个冷冷的女声:“哥哥,你要找的人是他吗?”

    沃尔点头:“是他,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体贴的孩子,爱莲。”说着,他一脚迈进房间,“几小时不见,你就搭上了阿斯兰德,李欧,让我怎么评价你呢?”

    沃尔的妹妹,那个性感妖娆的贵族小姐,和不久前在门外满眼屈辱泪花的模样截然相反,紧跟在沃尔身后,正恨恨的瞪着李欧,她对沃尔说:“让我来替你教训他?”

    沃尔吃吃笑起来,“你恐怕替代不了呢。”

    爱莲才不听一个酒鬼的。

    她越过了带她进门的沃尔,看向李欧的时候,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以及隐藏很好的嫉妒,“一个分化困难的贱民,虽然被阿斯兰德长官救助,但总不应该厚脸皮占用这样一间治疗室。”她对着身后,那几名依然对她不离不弃、妄想结契的男人道:“麻烦你们把他带上去,我和哥哥会‘照顾’好他的。”

    男人们面面相觑,虽然他们可以和阿斯兰德针锋相对,但不见得会对一名未成年人下手,未成年人实在是太脆弱了。

    “放心吧,”爱莲·金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们瞬间浑身僵硬,面上升起红晕,她不必回头也知道他们的窘状,半真半假的补充道:“他已经超过二十岁,血液信息素含量只有百分之十二,应该已经不是普通孩子了吧,即便是仲裁院,也不会理会分化失败的人的。”

    话音落下,仅仅是数秒的停顿,一个最为强壮的人影,大步向李欧走了过来,二话不说,一把攥住了李欧的手臂!

    李欧脸色不太好,胳膊好像马上就要被捏断了。

    抓着他的人也同时一愣,有些古怪的看着自己抓住李欧的那只手,不自觉放轻了力道。

    李欧厌烦的看了这些人一眼,无意识的动了动手指——干脆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大不了自己事后找地方躲藏。

    那个507号星球,虽然偏远,但作为养老地,简直再好不过了。

    后颈猛然一痛,李欧浑身一松,不由向前方栽倒,那个抓着他手臂的人反而叫起来:“沃,沃尔长官?”

    “哦,带他走的时候,还是安静一些的好。”沃尔醉醺醺的声音这么说。

    ……

    头上一凉,李欧缓缓醒过来,冰凉的液体顺着发际流淌下来,浓烈的酒精味瞬间充斥了鼻端。

    李欧憋了一口气醒过来,对如今的身体更加恼火了。

    出乎意料的,眼前不是沃尔,而是拿着空酒瓶的爱莲·金。

    他正倒在一间豪华宽敞的房间内,沃尔却已经在一旁的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为何,爱莲·金忽然凑近了他,对着他的脑袋一通嗅闻,好一会儿道:“你发烧了。”

    不用她提醒,李欧也觉察到,他现在好像烧的比之前更厉害了,手脚软的和当时在地下差不多,根本抬不起来,沉重的落在地板上。

    分化成女性领袖不久的爱莲还保持着异常的敏感,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有点焦虑,还有点警惕,“这好像是……”

    即便在半瓶酒水气味的遮掩下,她还是接收到一种奇怪的气味,这种气味,与其说是感官接收到的,不如说是“感受”接收到的,因为她莫名的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同时还本能的意识到,这恐怕是某种陌生的、微妙的信息素。

    即便这种信息素实在是太微弱了,甚至时断时续,更加分不清是偏向领袖还是族裔,她唯一能猜测到的,就是这种信息素恐怕属于房间内的第三个人,也就是眼前本该分化困难的少年。

    爱莲·金一想到刚才阿斯兰德说她的信息素令他恶心,就气的发疯,更想对眼前的未成年人丨拳打脚踢。

    不论李欧是什么身份,不论他和阿斯兰德是什么关系,仅仅阿斯兰德救了他,将他宝贝一般的抱上船,还不允许其他人接近,独自照料了那么久——已经足够让她崩溃了。

    但每当她攥起拳头,想要对眼前的人做点什么,一旦靠近,她就会闻到那种冰凉的“气味”,伴随心脏缓慢的收缩,胃部好像沉了一块石头,对做什么都不是很有兴趣了,甚至还有想要当场哭泣的感觉。

    她到底是怎么了?!

    ……

    沃尔的副官带着他的两名族裔,面无表情的守在门口。

    隔着三条走廊的环形阶梯之下,就是哀叫的平民,但他觉得这里已经足够安静了。

    身后的门内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无所谓,他只关心不让任何人进去这间最好的贵族套房,这样告诉所有人,这艘难民船上的最高长官,享有最优厚待遇的,依旧是沃尔·金。

    无论再如何吵闹,他都漠不关心,直到四周忽然寂静的可怕。

    “去看看怎么回事?”副官立即命令自己的族裔。

    族裔放轻脚步跑向走廊的尽头,很快消失在了那里。

    十几秒钟后,副官和他剩下的族裔,都看到刚离开不久的人,从拐角处倒退着走了回来。

    副官一手藏在身后,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近战武器,在上面附着了一缕强健的精神力。

    但下一秒,他的所有动作都凝固了,他脸色变得苍白而手足无措,宛如一个面对可怕家长的孩童。

    将他的族裔生生逼回来的,是一队几乎悄无声息的士兵。他们身上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各个训练有素,面容冷峻,走在他们前面的,是一名格外挺拔,身量比自己最为高大的下属还要高出半个头的男人。

    男人有一头漆黑的犹如宇宙幕布的长发,其中几缕顺着他紧绷的下颌、沿着苍白的颈部两侧,落在宽阔的肩头上,其余长发,则疯子一般胡乱散开在后背上。

    那精美犹如造物执笔的面容,不但不以他的高大而显的粗犷,反而,当这个人但凡露出任何神情,无论阴沉还是快乐,都要浓烈过平常人。

    但这张脸上,最常露出的,只是冰冷无情的傲慢。

    如果像是此时,那眉头压低,双眼中透着刀锋都比不上的纤薄光泽,微启的口唇,仿佛在做出最恶毒的咒骂,但仔细一看,却只是紧紧闭着雪白的牙关——就证明有人要倒大霉了。

    因为眼前这位大人,比起他的傲慢,他难以平息的愤怒要更加出名。

    “莱森……大人!”副官战战兢兢的说,心中暗自祈求那个倒霉鬼起码不是自己。

    来人脚步丝毫不停,一道低音悦耳的声线,几乎是鄙夷的说:“我的好叔叔呢?”

    副官想也不想就从门前让开了。

    一声巨响!

    莱森·金以血肉之躯直接将三层人造合金的门踹的差点飞出去,仅仅留下一条铁皮和墙壁相连,火花噼噼剥剥的从墙体中冒出两下,随后便也鸦雀无声了。

    莱森防护服包裹下的长腿先一步迈入了这间热烘烘的房间。

    他看到自己的叔叔沃尔·金,这个废物,在沙发上烂醉如泥,身上还该死的穿着军服。

    他已经替对方想好一万种死法,其中最显得自己宽容大度的,便是将他脱的一丝丨不挂扔进真空。

    最好全程录制下来,这样仲裁院就不会再管他要人了,起码证明他没有包庇这个孬种……

    莱森·金站住了脚步。

    他似乎有一种,让自己非常讨厌的感觉,正像一颗雪球,在他心中越滚越大。

    这感觉让他浑身无法控制的紧绷了,他的额头冒出了细汗,他的目光不知道该落在何处,但这种莫名的紧张与焦虑的同时,他的内心却是一片潮湿的阴冷。

    莱森原本燥热的双脚,几乎瞬间就变得冰凉,好像他就出生在冰河里,被逼迫在其中站立着长大一般。

    等他终于想起这种感觉像什么,莱森浑身都变得冰冷了。

    信息素。

    虽然还很微不足道,甚至若有似无,但它的确,给莱森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在这个不应该的时候,竟然想起自己少年时候的笔记,即便他早已将那东西彻底焚毁,并发誓对一切故弄玄虚、文绉绉的东西深恶痛绝,可他还是想了起来。

    自己关于那个人信息素的描述,一共有三段话。

    第一段话不可避免的出现在莱森的脑海中,甚至如同他此刻亲眼看到那张脆薄的纸张。

    【我和士兵们一样,害怕他的味道。因为他的味道,自最初进入你的身体,就化为了……无法追溯的陈旧之味,或空旷基地的回声之味;是堆满阴云的深空之味,是黑暗半敞的窗口之味;是摩天高楼的间隙之味,是森林黄昏的冷雨之味。是阒静、是寂寥、是一切不再有意义,就连你本身,都已然从现实退场、分离的气味,更枉论你爱的一切,在那一刻,都将成为虚假的过去。】

    ※※※※※※※※※※※※※※※※※※※※

    大家别怕,只是开始,保证好闻~!

    感谢在2020-10-06 22:21:01~2020-10-07 16:5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契弟走得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做梦都想找对象(?▽` 10瓶;deicid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碰我超痛的[星际]请大家收藏:碰我超痛的[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