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N次元 > 碰我超痛的[星际] > 第1章 分化港
    李欧站在自家门前发呆。

    一下午的特大暴雨让他狼狈不堪,比他更狼狈的是手里的伞,防水布里外都变得软塌塌的,一根尖锐的伞骨支棱着,轻轻一抖,水珠依旧不断落下。

    奇怪的是,今天总有个声音在他脑袋里说话,不停让他对自己好一些?

    【雷欧……】

    那个声音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喘息。

    可到底谁是雷欧啊!

    电脑包外层也被淋湿了,他从里面摸出钥匙,突然停下动作,做了平时不会做的事,脱鞋。

    两只皮鞋被水泡透了,比出门时还要锃亮,紧紧吸着脚,用力一拽,黑袜子全被刮到脚心。

    李欧扶着防盗门倒了倒鞋里的水,和袜子一起暂时扔在一旁,双脚踩在门垫上的一刻,折磨他好几个小时的冰凉脚底迅速回暖,叫他浑身都放松了。

    没等一层层叠好雨伞,门哐一声打开,差点撞到他认真叠伞的脑袋。

    开门的人用了好大的力气,抓着门把手,上半身远远的探了出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人——实际只有十六岁,长着秀美而淡漠的脸。

    对方上下徐徐打量门外的李欧,目光在那两只光脚上停留过久,以至于李欧忍不住动动脚趾,对方扯着嗓子喊开了:“妈——我哥回来了!”

    微胖的影子闪电般出现,大毛巾横空飞来,少年接力似的抬手抓住,头顶一重,李欧眼前被蒙上,手里的伞被抽走了。

    “怎么又叠,反正还得晾。”

    一番兵荒马乱后,泡了好久热水澡的李欧制止了老妈和老弟为究竟先喝土豆汤还是先吃感冒药争吵,决定先继续工作。

    老妈退而求其次,“来杯热水吧!”说着钻进厨房。

    李欧慢吞吞掀起笔记本的显示屏,摸索检查一番,外壳的确有些潮湿,直到顺利开机,他才把笔记本在桌面上摆的端正。

    老弟含糊说了句什么,老妈举着杯子过来:“行了,喝点热水就好了!”

    李欧接过杯子,顺从的端起来,感到温热的水汽扑来,余光中少年从沙发上起身,脸色很臭的趿上拖鞋,“我去盛汤。”

    李欧贴着玻璃杯的嘴唇不由变薄——忍不住笑了。

    笑容没有维持多久。

    他眨眼,只因热气靠近,两眼发烫的越来越厉害,眼球表面像是要烧着了——

    “妈……”

    他紧闭双眼,条件反射拿开杯子,才发觉手中空无一物。

    “妈?”他捏起拳头:“李麦?”

    耳边朦胧的回应如同极速远去的幻觉,突如其来的黑暗连记忆也抹掉了——刚才还在身边的两人,李欧竟然有些想不起他们的长相。

    直到头顶落下丝丝凉意,李欧仰起脸来,双眼在挤皱的眼皮下颤动,痛楚消散了,他骤然睁开眼,天空冰冷的黑色里,落下亮白的雨线。

    他已经不在明亮的客厅,看不到柔软的布艺沙发,没有胖胖可亲的身影,没有穿着睡衣的少年。

    原来是做梦。

    可这又是哪,难道也是梦?

    等一下,死人也会做梦吗?

    残存的温暖跟着褪去,他环抱起手臂取暖,脚下寒冷的积水光滑如镜,只有他的双脚能踏出偌大的涟漪。

    心神短暂的混乱中,光纤般的雨线突然弯曲,渐渐和他的身体相连,可谓雪上加霜。

    没多久,他就像是提线木偶、像是圣诞树、或者一株发光的植物那样了。

    “……”明明是怪诞的场景,李欧却突然冷静,眉心平缓下来,手臂也放松了,几根白光趁机钻入了他的手指,“退出虚拟场景,”他试探着说。

    一个纯净、缺少情感、不急不躁的女声毫无预兆的在他身边回应:“……修复已完成。检测功能重启——”

    “您的心速过快,正在调取历史数据——数据缺失,正在为您重新检测……”

    “——已退出虚拟场景。”

    空旷无人的黑暗空间果然消失不见,很快,李欧觉察到自己其实是躺着的,不由微动,真正睁开双眼也就是下一秒的事。

    鼻尖几乎顶着一面散发着微黄光晕的柔软墙壁。

    比起蛋壳内部,这里更像一艘沉船的船底。

    他恐怕正身处某种特殊检测舱的内部。

    回到现实的瞬间,李欧脑海里还猛地出现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叫他目瞪口呆。

    “——您的心率再次过速,请问是否进入医疗场景?”那个女声没话找话一般道。

    “……不。”李欧忍不住问:“怎么回事?”结果喉咙里冒出的过于年轻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新历壹零年109日上午9时25分30秒,长湾星域建设层外出现a型星噬环,正处在喷射期,居住区暴露在六级粒子风暴中,造成能源保护性截停及通讯故障,直至能源供应恢复,全过程持续四分钟。”

    “长湾……”李欧咀嚼这两个字。

    他记得这个区域。

    ——长湾是个全改造星域,完全通过科技建设才变得宜居。

    在他自己的记忆里,长湾只是个乡下地方,但它在星盟也有点名气,那里数百年都被和平主义者占据着,号称“家园的长湾”、“喜乐的长湾”。

    而他之所以记得这个小地方,是因为长湾和平军领袖曾特地进行过长达六个小时的公开演讲,用三百个理由“婉拒”他到长湾度假。

    当时他就暗暗发誓,死也不去,“狗日的长湾”。

    耳边女声忽然提高语速,颇为喜气洋洋:“您血液中信息素的含量相比上一次检测提升了百分之四!距离分化期更进一步,真是个好消息!”

    这段话叫李欧窒息:“分化?”

    没等他问清楚具体数据,嗤一声响,眼前的舱盖忽然犹如甲虫的鞘翅从中间分开,各自倾斜着滑向高处。

    嘈杂的声音猛然从四面八方涌来,数不清的高大身影在周围来回穿梭,对话声嗡嗡作响,好像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发生了。

    李欧手臂一紧,没等反应过来,路过的一个人影将他从检测舱中粗暴的拽了出来。

    “你感觉怎么样?”

    被强按着肩膀坐下,李欧还有些晕头转向,关切的询问声却紧跟着传来。

    他定神看去,刚才拽自己出来的人已经屈膝在他面前半跪,扶着他的手肘观察着他的反应。

    “有眩晕、想要呕吐、或疼痛的感觉吗?”

    李欧知道说粗暴可能是有些误会了,他有所感的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单薄柔滑的蓝黑色防护服——在四周白色、浅黄色交织的背景下非常显眼。

    这是联盟未成年人的专用防护服。

    再看落在膝盖上的手腕——孱弱,不堪一击。

    相比之下,眼前的人却肩背宽阔,强壮挺拔。这样的成年人,无论用多大的力气,现在的自己恐怕都会觉得难以忍受吧?

    真有点讽刺,毕竟李欧以前就是这样猜测未成年人感受的。

    眼下仅仅觉得粗暴,说明面前这个人充分的注意到了两人体质的区别,极大的控制了力量。

    做到这点可并非容易,李欧曾经就刻意练习过。

    面前的男人胸前有一枚徽章,是金色的脉络,左端汇聚在一起,右端如同散开的三条岔路,形状不很规整,最下端有一排编号。

    原来是分化港的人。

    结合之前检测舱里电子智能的话,李欧还没有完全吸收身体记忆的大脑认识到一个事实——

    他的确成了一名未成年人,而且此刻身处长湾星域的分化港基地里,离“分化”或许不远了。

    分化——是星际人类特有的生理名词,指的是未成年到成年之间的一段极为特殊的时期,按星盟统一的星时计算,短则数月,长则一年,不建议出行。

    如果一个未成年人顺利渡过分化期,在精神力等级,乃至身体素质方面,都会有一个可怕的飞跃,仿佛瞬间完成了数千万年的进化,最终转化为更高等的人种。

    而相反,如果分化困难甚至分化停滞,会永远停留在未成年人的阶段,维持未成年的外貌身形、以及低等的生存能力。

    通常还伴有严重的生理缺陷,如视力、听力等感官不可逆的损伤、寿命缩短到一百年以下、信息素腺体萎缩至消失。

    无论哪种,分化失败就等于重度残疾,只能靠联盟救济在社会最底层苟活。

    “我很好。”眼前男人不断追问,李欧只能回答。他看着周围乱糟糟的情景,声带仍像许久没有使用过一般,每个音节都要多花费一些力气,他问道:“出了什么事?”

    “能源截停后检测舱里有人昏厥……你真的没事?”护工有些怀疑李欧回答的真实性,仿佛李欧此时胆敢表现出一丁点的眩晕,就会立刻被放倒送去抢救。

    “……”内部完全换了一个人,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有事”?

    但护工不仅不相信他,神色还像是已经在谴责李欧对身体的疏忽大意,李欧只能让自己眼珠都别晃一下。

    询问的间歇,面前的成年护工又操作着分化港的医学终端,调出了李欧刚才的检测结果。

    一份报告投影悬浮在对方面前,只看了几秒钟,护工眼神已经变了。

    “血液信息素含量比上次检测提升了百分之四……唔……还算不错。”

    明明是同样的话,语气却截然相反,李欧抓住机会:“现在是多少?”

    “百分之……十二。”护工叹息一声,起身给李欧拿来一小袋补充液:“你休息一下,就可以回房间了。”

    李欧捏着补充液柔韧的包装,看护工小跑向最混乱的地方,那里有个刚出舱的未成年人正大声的呕吐,已经被八九个手忙脚乱的护工围绕。

    再望向远处,这一层建筑呈棋盘状,整齐排列着上百枚展翅的检测舱,舱盖闭合起来的时候,则像一只只底儿朝天的小船。

    白色空间的边缘是一间间明亮、半开放式的会诊室,李欧此时就身处其中一间。

    周围没人,李欧终于能静下心来再次审视这个身体的记忆,很快,他发现了最最最关键的细节——

    这个身体已经超过十九岁,甚至还有三个月就将满二十!

    他不由深深的吸口气。

    虽然在星际社会,能活多久完全和精神力挂钩,二十岁还只是孩子而已,但比起自己活过来、在长湾活过来、在长湾的分化港里活过来,这个关于年龄的事实才是所谓命运的玩笑吧。

    ……

    星际人类在十八岁时,身体中的信息素水平就会升高,之后被接入当地的“分化港”集中看护。

    正常情况下,几个月后,这些未成年人就将真正进入分化过程,有记录的最晚分化年龄没有超过二十岁。

    这具身体显然已经接近最晚的分化年龄,而血液里的信息素含量竟然只有百分之十二,分化迟缓、分化困难,几乎是确定的了,只是原主还不愿意接受现实,始终怀抱一丝可怜的希望。

    思考间,李欧突然如芒在背,感觉到不加掩饰的恶意。

    余光看去,数名护工关切的围绕在两名少年身边,那两人却用嫌恶的目光盯着自己,同时不耐烦的让护工走开。

    “你叫李欧?”

    李欧收回目光,刚才的男护工竟然去而复返。

    李欧点头,这个身体和他真正的名字相同,不知道是不是他醒来的原因之一。

    “有人找你,跟我来。”

    这样忙乱的时刻,护工显然再没有多少耐心给李欧这样一个不久后就会黯然离开的人,所以把他带到下一层的会客大厅,赶忙离开了。

    整个会客厅喧哗不已。

    因为宇宙风暴,长湾星域大面积受影响,其中分化港的存在是重中之重,多少家庭面临分化的极其脆弱的未成年人现在都在这片建筑群里,所以能源恢复不过十来分钟,远处的停机坪起起落落,焦虑的家长们蜂拥而至。

    这个身体是孤儿,李欧清楚的很,找他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李欧,在这边。”

    喊他的是原主居住区域的管理员,也是分化港的志愿者。

    对方原本在人群边缘等着,后来似乎觉得李欧走的太慢,专程跑过来将他赶鸭子上架送到了角落一间会客室里。

    门在身后滑动关闭了,外面大厅所有声音连带视线被隔绝开来。

    李欧面前站着两名成年人,为首一人身形高大到仿佛在他身上投下阴影。

    “你可能没见过这位先生,”管理员好歹没把李欧单独留下,“这是那位大人的副官,专程来处理上次的事故。”

    由于分化程度太低,李欧丝毫感觉不到这两个陌生成年人的信息素,但为首这人气质强势,神情略带傲慢,穿着价值不菲的防护服,社会地位高,且八成是名“领袖”。

    相比之下,另外一名成年人除了相貌极为出众,穿着倒中规中矩,站的也远一些,很是低调。

    引人注意的是,哪怕那名“领袖”动一动小手指头,后者的目光都会瞬间落在对方身上。

    那种程度的关注根本无法掩饰。

    一般只有新加入族群的“族裔”,才会因为领袖的一举一动而神情恍惚,这两人的关系已经很明显了。

    对领袖和族裔,李欧当年就有自己的一套理解。

    “领袖”好比地球上的蜂后,“族裔”好比受蜂后信息素影响的工蜂,结契以后领袖和族裔就会成为“一家人”,也是令李欧头皮发麻的命运共同体——族群。

    现如今倒也有外观类似大黄蜂的生物,不过属于虫族,体型巨大到难以想象,习性十分凶残,头一次清剿的时候都给李欧整愣了。

    当然,星际人民看不上那种低等生物,不会做这种类比,只有李欧私下里这么想,而且要说凶残,还是人类的族群更加凶残。

    此时的会客室里,李欧安静的等着,在施压一般的沉默后,对方开了金口:“三次分化引导治疗,就这么定了。”

    真是个谈判专家,李欧佩服的想。

    “比你要求的还多一次,而且也都约在了三个月以内,最近一次就在——”

    李欧听到对方嘲弄的停顿:“两小时后。长官也知道你的情况,怕你等不及。”

    直到所谓的副官留下联络方式,和他的族裔潇洒离开,李欧走出会客室,依旧没从如此利落的“通知”中回神,偏偏还听到不远处议论的声音。

    “……头一次听说这种条件,那位竟然还答应了,这不是做慈善吗?”

    “管他慈善不慈善,用这种手段威胁别人,也太过分了吧!”

    “别说了,换成你往轨道上一躺,也能这么要求,保证不花一分钱。哦对了!你可得要求高一些,毕竟你离二十岁还有一年,三次引导治疗够干什么的?”

    李欧:“……”啊,说的是我。

    就是刚才楼上的那两个少年,身边还加入了几个未成年人,他们说着难听的话,向李欧投来刻意显得厌恶的目光。

    从来没人敢用这种眼神看他。

    李欧想,以前大多数人好像觉得看他一眼都会怀孕,连头都不敢抬。

    可想而知这群孩子的目光在李欧看来有多大胆,简直爱了。

    “拜托,你傻了吧,碰到沃尔长官那样的贵族才有这个待遇,碰到个穷光蛋,请的起进化师?做梦去吧!”

    李欧一一在脑海中将这些少年和原主记忆里的人对比,认出他们都是原主的“熟人”,同一批进入分化港,房间号都是挨着的,但原主情况特殊,一直融不进他们,现在关系显然更糟了。

    而且李欧还发觉,对方目光无论多鄙夷,其中依旧存有不明显的羡慕与嫉妒,他终于在脑海中翻出了事情的原委。

    骂的还真没错,原主是个碰瓷党,起码所有人都这么以为。

    ——现在人类分化的结果,除了“领袖”和“族裔”,还有第三种属性,就是极其、极其稀少的“进化师”。

    进化师可以是领袖,也可以是族裔,无论任何一方成为了进化师,便只剩下了进化师这一个标签了。

    当人们的精神力出了问题,无论是谁,都需要进化师治疗。精神力陷入瓶颈,也需要进化师辅助才能突破。

    尤其关键的,帮助未成年人分化,是进化师最主要的职责。

    像原主这样分化困难的当然就更加需要了。

    只不过有一个不可逾越的前提,钱。

    从联盟建立之初,预约一位进化师的治疗,就比预约领导给你洗脚还难,火急火燎排队的人平均绕宇宙一圈半。

    至今进化师对普通民众来说依然遥不可及,分化港也没有能力让所有未成年人接受引导,所以大部分人只有药物辅助分化一条路。

    偏偏药物在原主身上不起作用。

    几天前,原主胡思乱想,精神濒临崩溃,谎称回家取东西,丨独自离开了分化港。

    是想散心多一些还是自杀多一些,如今李欧也分不清,总之乘坐分化港的飞行器离开没多远,百年来第一场电磁风暴来袭,头顶的悬浮轨道弹下来一辆飞行器,二者相撞了。

    未成年人乘坐有分化港标志的飞行器,不管什么理由出了事故,告到仲裁院那去,另一方都得负全责,赔偿金可谓是天文数字,更要遭受全社会的谴责,说大出血也是轻的。

    而原主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主动要求私了。

    巧的是,事故的另一方不仅仅有钱,还真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帮他约到进化师,这是多少钱都难以办到的事。

    看似一切顺利,原主的命运似乎也终于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惜“长官”那边出了问题,这场交易被不少人知道,尤其是分化港里的同龄人,没多久就开始到处宣扬原主碰瓷贵族军官。

    于是李欧发现了自己和原主的又一个共同点,就是名声都比较臭。

    “让给你们怎么样?”

    少年们忽然安静下来,李欧唇边则带上了颇为恶劣的笑容:“谁想要这个机会,我就让给谁。你想要吗?你?”

    “李欧,你,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意思。”李欧感到无趣:“可惜你们都没有那样的胆量。同样是穷光蛋,你们也只能做做梦了。”

    死一般的沉默后,李欧宛如心血来潮,忽然重复:“我再问一遍,你们想清楚了,引导治疗的机会,谁想要我就给谁,谁想要?”

    少年们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最终为首的少年没有憋住,攥着拳头冲上来,被眼尖的护工轻易制止。

    李欧动都没动,甚至又露出了一个笑容。

    直到事情快速平息下来,他的神情恢复淡漠。

    ——精神引导?

    对我?

    开什么玩笑!

    ※※※※※※※※※※※※※※※※※※※※

    开文了~(~ ̄▽ ̄)~

    希望大家喜欢~笔芯,前三天留言都有红包雨呦~

    喜欢碰我超痛的[星际]请大家收藏:碰我超痛的[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