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第一次听闻“陈先先”这个名字, 是在别人的抱怨声中。

    那一年蒋青作为三团先驱者突击队总指挥,与第三军团附属的军校的负责人一同前往四大军校联赛的场地。那位负责人半途将一大叠今年有望毕业的军校生的档案交给蒋青,面色透露出一股微妙的感叹与嫉妒。

    “三院今年这届不太行。”负责人说,“进决赛的就那么三个, 竞争力……嗨。真羡慕一院的那群人,收了陈先先那样一个天生的机甲师。”

    “陈先先?”

    “一院的学生,机甲系的。不出意外,冠军应该就是他。”

    负责人说那句话时, 距离决赛第一场对决的开始还有一个标准小时,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的军校生能让这位三院的高层教官做出如此惊艳的评判来。舰船穿过星辰沥沥的星河,到达人声鼎沸的赛场,来自军校生们疯狂的呐喊几乎能将星云震穿。无数机甲环绕着巨大的斗场前行, 唯有一抹红色缄默地伫立在一个角落, 身旁空荡荡的, 无人靠近。

    “第三场,一院陈先先对战……”

    巨大的号角声贯穿整个场馆, 星辰在不知光年的距离外闪烁着, 同蒋青一齐注视着上万视线的焦点。那架红漆轻型机的目视灯在万众瞩目下终于亮起, 他活动筋骨,步伐缓慢地朝对手走去, 每一个步伐都是振起呐喊的鼓点,隆隆作响。

    蒋青也被震天的呼喊感染, 心跳稍稍紊乱。

    一院的席位, 无数军校生倏地站起, 挥舞双手:“先先!先先!”

    光影交错。

    蒋青曾听闻过一个说法,每一个顶尖的机甲师,都是一位天生的机械舞者。许多人用这句话来赞美他战斗时候的身姿,他却无从感受,而如今,在一场稚嫩少年环绕的机甲联赛里,那架红漆机甲仿佛掠上天穹的雄鹰,果然跳出了一曲凌厉又充满暴力美的舞蹈。一切的战斗都是鼓点里乐曲中短暂的小节,转瞬即逝,摧枯拉朽。一曲终了,千万音符逝去,唯留演奏者一身刺目的猩红任然伫立场中。

    结局与三院的负责人预测的并无不同,那个名为陈先先的军校生轻易夺得了至高的荣誉。一院的教官们在来自其他方向的羡慕目光中超红色的轻型机围去,舱门大开的机甲阴暗的腹中,渐渐有一个清瘦的影子迈入光明。

    “他还是个孩子。”蒋青看见那张漂亮又冷淡的面孔,有些惊讶。

    “谁说不是呢。”三院的负责人叹声道。

    从那次联赛开始,不同军团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地关注起那个少年。

    但出手最为果断的,反而是与陈先先仅“一面之缘”的蒋青。

    “果然是天才之间最容易互相欣赏。”蒋青第一次向三团高层提交挖墙脚计划时,头顶上司这样调侃他,“有没有一见如故,想养.成那个小子作终生搭档的冲动?”

    蒋青极淡的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除了穿梭于各大战场,跻身于两个党派的摩擦之中外,蒋青在联邦军的日子其实并不繁忙。于是更多的时候,他都在为自己的队伍挑选适合的新鲜血液——陈先先便是最引他关注的那个。动用了与一院几个教官私下的关系,蒋青不断地拿到那个少年的资料:联邦之子,天赋异禀,孤僻,热爱影剧……那些标签化的映像在不断的融合后化作了一个更加鲜明的形象,而后便是无数的战绩荣光,给这个形象加上了光辉灼耀的特效。

    蒋青尝试着和这个名为陈先先的少年更多地接触,但一院对于自家宝贝苗苗的看守十分警惕,几乎没有空隙,蒋青也不勉强。有一日他终于找到机会近距离观察一下那个人人畏惧的天才时,却忽然发现“陈先先”与那些标签形成的形象有那么点不一样。

    ——逃课的少年咬着糖棍,蹲在建筑不起眼的一角看着广告牌,那张在赛场 、军校内毫无波动甚至时刻挂着孤傲的面孔此刻却笑得灿烂,双眼都微微眯起。他压着帽檐,对前来试图打劫的混混们故意露出可怜巴巴地模样,又在半分钟后一手捏着糖棍,单手干翻。

    接着高高兴兴地、蹦蹦跳跳地往甜品店铺内去了。

    一个比起“孤傲的天才”更加鲜活的角色。

    陈先先的天赋越来越耀眼,在三团伸出挖墙脚的罪恶之手后,其他几大军团也不由得开始蠢蠢欲动。少年的第一次实战恰巧就在蒋青的地盘上,那一日猖狂的星际海盗被开着基础机甲的实战军校生轻巧地干翻,那个从后方防线冲向前锋地带的少年却半点没露出嘚瑟愉悦的表情,而是在饭点时呆呆地、寂寞地看向热闹食堂的落地窗外。

    窗外是一架伪装成商舰的军舰。

    外部喷漆上,光线勾勒出的最新机甲影片的预告短片一遍又一遍地滚动着,光芒明明灭灭,打亮着少年轮廓精致的面孔,仿佛勾勒一幅画卷。

    没有人会不喜欢珍宝,蒋青也不能免俗。他对陈先先的执着在越发发现其光芒后愈发加深,于是三团的挖墙脚的力道也越发的大。后来几次实战,有空时,蒋青也会去看看,没空,他便收集资料去分析这个逐渐成长为青年的少年的进步。陈先先的同学有的已经注意到他的存在,他的几位朋友也注意到他态度的稍稍微妙。

    “你不会看上他了吧?”有人开玩笑。

    蒋青摇头,那个时候,他是真的还未尝到心动的感觉。

    陈先先终于又一次出发实战,这一次的任务是护送名为红龙的珍贵机甲。身为一院最优秀的几个学生之一,陈先先被分配到前线的位置,以至于与这次垫后的三团突击队擦肩而过。帝国的来袭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突击队险险抵挡,实战生们溃不成军,身后的运输舰内无数平民露出绝望的双眼。

    在蒋青心头不由得涌起愤怒的一刹那,一抹从远方飞快离开的舰船内喷溅出的红色与他的情绪波动第一次重合到了一起。数十年未能寻找到合适操作者的红龙在未知机甲师的操作下力挽狂澜,冷血派的舰队无奈调转,助力收拾了残局。

    而后那个英雄在帝国军大溃的瞬间失去了意识,蒋青下意识捉住了他。

    居然是陈先先吗?在昏迷的少年前往医疗点的路途,蒋青首次冒出了一些令他都茫然失措的念头。

    无数人期盼的宝石终于打磨完毕。

    他的光太过灿烂,能让最坚定的人失守心防。

    蒋青再一次听闻陈先先的消息,已是在那次由红龙运送引起的两派争端之后。

    “太可惜了……”他的同僚说道,“这样一个瑰宝,却签订了哑巴协约……可我们这些人,除了开开机甲,还能做些什么呢?”

    陈先先离开第一军团附属学校的那天,蒋青没有看见。

    但据说,那一日一院的恒星落得太早,血红的晚霞撕裂整片天穹,沉沉的圆轮向地平线下方的深渊落去,仿佛被黑夜吞没,再无天日。

    但第二日,那颗恒星却又冉冉升起。

    在所有人唉息时,

    他,

    重现光芒万丈。

    ※※※※※※※※※※※※※※※※※※※※

    完结了!

    谢谢大家一路陪伴!20w字刚好有营养液献上!

    能去作者专栏点一下作者收藏吗qaq谢谢大家了!辛苦追文!爱你们!

    妖妖去准备final了,考试结束,留点存稿,新文再见!

    感谢名单——

    首先谢谢大家的营养液!我还是不知道怎么看!!!!(到底怎么看啊!!!!!!)

    然后是地雷名单!

    感谢半桃旧符、我是一块千层饼 的浅水炸弹

    感谢东依澜、啾啾的手榴弹

    感谢 ricox18、颜岚卿x6、踏花过谢桥x5、梅子x5、芯芯x4、月心铃x4、incex3、苏朗行x3、饕餮x3、roophenx3、溪鸟x3、夏目家里的喵森森x3、weinkyox2、梅花六x2、千堇x2、源十一x2、文文每天都想吃x2、tongtongx2、与君x2、大月沉海、朕还没驾崩、豆豆、小圣的多肉花园、叶风、仓仓、本意并不是耍流氓、andintuition、dead噗、月山幸、maya姐姐、王二、满目桑华、东依澜、十二、落花无意、蜷球打滚、米米是顶级猫粮!、9865ly、青归寒、折柳、冥八酱的地雷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