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先的光网地址罢工了。

    但这难不倒那些关系亲近一些、求知欲又旺盛的人们。

    于是蓝星这边的通讯地址, 以及蒋青的私人电话,也跟着炸了起来。

    会议结束后,蒋青再次打开光网,记录已经被来自何杰书的通讯请求给刷了屏。程卓在一旁面色诡异的说道:“还有一些事,就是对外开放的联系地址已经被……陈顾问的朋友给轰炸了, 让我们转告顾问, 开一下光脑……”

    蒋青将办公室门推开的动作一顿, 点点头:“我知道了。”

    程卓下意识看了一眼门缝之内——保持着缩成一团姿势的青年窝在沙发上,已经睡过去了。他知道蒋青是怕打扰了某人的睡眠, 忍住翻白眼的欲望, 识趣地跑路了。

    蒋青这才走进屋去。

    窗帘还开着,屋外恒星的光坦荡地落在青年漂亮的面部轮廓上,映得他无意识皱起的眉愈发明显。陈先先皱着一张脸, 想来是在担心和等待自己的同时睡了过去。

    睡的还不安稳。

    一面小声地说着梦话,一面不舒服地蹬着腿。

    蒋青走过去把窗帘拉上, 而后坐在了陈先先的身边, 替青年调整了一下睡姿。要是过去,这么大动静足够陈先先清醒过来了, 但鼻畔都是另一个人熟悉的气息,如今的陈先先仅仅眯着眼懵懂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心满意足地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蒋青这才打开记录, 给好不容易消停了十来分钟的何杰书拨过去了一个通讯申请。

    下一秒, 对面就接了起来。

    “喂?蒋青, 先先在你那儿吧。”

    “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蒋青似乎听见了对面略带点猥琐的搓手声:“那个,问一下……”

    “是真的。”蒋青替陈先先撩开额间的乱发,声音很轻,“他是一团附校毕业的。”

    “……你一早就知道?你果然知道!那红龙——”

    见陈先先卷长的睫毛又开始颤动,蒋青的手指很自然地搭在青年的太阳穴轻轻地揉按:“回想一下当时你和他说起这个剧本时的情景,还想不明白吗?”

    碰。

    通讯那端传来惊人的震动声。

    仿佛有什么人没有坐稳,从凳子上滑了下去,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而后通讯被粗暴的挂断了。

    蒋青关闭了光脑投射的虚拟屏,一低头,就对上陈先先茫然的双眼。大概是被方才那一声震响给惊醒了,陈先先的身体醒了过来,魂却还飞在星际里寻不到归路,足足花了五分钟才缓过神来:“青青……救命……”

    “现在知道怕了?”

    “怕了,怕了。”陈先先彻底醒了。他可怜巴巴地去揪他的衣角,撒娇地滚进他怀里,一点看不出军校机甲师的威风,“青青救命嘤嘤嘤!”

    因为当年的哑巴合约,也因为陈先先自己不乐意,他是军校毕业的机甲师这件事对于蓝水娱乐以及林一众人瞒得非常紧实。

    如今忽然暴露了……

    陈先先的头又开始疼了,只能用期盼的目光看向蒋青。

    “我——”在青年那双仿佛在发光的明亮双眼的注视下,蒋青却说,“只能帮你挡挡。”

    “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再公众场合露面了,不然会比较麻烦。”男人示意陈先先打开光网。其上的言论已经从陈先先是军校生这件事转移到了红龙之上,“陈先先究竟是不是”剧本之中的红龙一号第六任操作者,这个疑问的热度很快淹没了“陈先先一百问”第一代,成为了新的热门话题。

    ——一个演员,从简单的十八线小明星,先是变成了有点操作水平的机甲师,而后变成了蓝星安保的特邀顾问。再之后,一跃成为了军校的荣誉毕业生,如今还发现他有可能是全联邦最顶尖的几大机甲师之一。

    陈先先的粉丝们如坠梦中。

    这次话题的参与者,就不仅仅是光网的普通民众了。

    还有来自联邦军、军校的,不知详情的吃瓜大佬们。

    “……我。”陈先先虚弱地闭上眼。

    蒋青指出现实之残酷:“这件事瞒不住的,沙沙那边给我传消息,说因为舆论控制难度太大,上头已经放弃了帮忙。”

    原话其实是:没办法了,对不住了。只能让班长自己去直面狂风暴雨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

    是坏事吗?当然不是,陈先先的人气一下子达到了光网娱乐版块能承受的巅峰。

    那是好事吗?当然……也不是。

    为了保证陈先先不被过于激动的旧友给生吞了,蒋青最终提出的处理办法是找到了蓝水娱乐,请林一到家中谈一个长达半年的假期,试图用时间来平复这股滚烫的浪潮。那天下午,林一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陈先先必须在假期前开启一次直播,亲口和粉丝、吃瓜群众承认一下身份。

    开直播的那天下午,光网论坛的流量暴增到一个空前的程度。直播的时间很短,其实也就几句话。

    “对不起。”

    “我确实是军校毕业生。”

    “红龙一号已是历史,希望大家不要过多关注。我只能说,我是红龙二号的唯一驾驶者。”

    负责主持的采访人问:“所以您是联邦最厉害的机甲师之一对吗?”

    “不。”陈先先真诚地看着镜头,一脸正气,“我只是个演员而已。而已!”

    ……

    …………

    为了避风头,陈先先请了半年假期。

    但如今他想再去什么地方玩玩就比较麻烦了,无数的镜头以及媒体人都在用发红的双眼盯着他,希望能拦住青年弄些什么第一手采访材料。陈先先不胜其烦,只能跟着蒋青闷闷地跑了几日。

    最终男人受不了他每一日无精打采的模样,趁着蓝星发展平稳,有联邦军中的沙沙搭手帮忙,也请了一个半年的假期。将事务交由程卓打理。

    “做什么?”陈先先茫然。

    “还记得当初说的吗。”

    蒋青指的是他们迟到的蜜月。

    s970航道末端,是星际不同星系交织形成的瑰丽景点。只不过这一块区域处于联邦与帝国的交界处,两方都无管理权,反倒被星际海盗所占据。路过的商舰都会尽量避开靠近的航道,避免被劫掠。但那一日,一艘孤零零的小型舰船装载的巨大的储能后置舰,一头扎进了星际海盗们的地盘。

    那艘舰船看起来毫不起眼,不然也不能避开联邦媒体交织成的密密扎扎的大网,载着身为联邦近来风暴眼的陈先先,以及风暴眼的男人,钻出天罗地网。

    星际海盗们以为是可口的点心自己递到了桌前,餐盘上。

    却没想到这样一艘小型舰船之上,装载了两架顶尖科技的瑰宝。

    一开始,这样的画面不断发生着——

    容貌精致的青年在星际海盗们兴奋的注视下羔羊一般瑟瑟发抖,在敌人快要抵达地瞬间再由暗银色的高大综合机甲拯救。然后在无数被打趴下的海岛们面前,陈先先与蒋青强行上演了无数出英雄救美。有的时候剧情会出现一点意外,比如说有人稍微伤到了蒋青一些,那个原本还一脸娇弱的青年就会面色一变,再然后战场之中就会出现第二架红漆如焰的高大机甲,横扫整个海盗驻地。

    如果不是担心破坏了航道之上星际海盗的势力平衡,陈先先与蒋青在度假之余,也许还想做点更过分的事情,双人剿灭一些据点。

    过了一个月,这艘平淡无奇的舰船终于成为了整条s970废弃航道上星际海盗们的噩梦。于是来往于帝国联邦、不得不经过附近的商队发觉,星际海盗已经闭紧房门,很少出来活动了,更遑论打劫。

    “发生了什么?”许多人问。

    唯一知道答案的两人劫走星际海盗们的半个能源库填补舰船的空缺,继续向宇宙授予的五彩斑斓的未知前进。他们一路留下的废弃在黑漆漆的宇宙之中画出一道不太起眼的轨迹,轨迹两道,是斑斓的乱石,交织成画的极光……

    以及亘古流逝,在静谧的双人旅途出流露出几分温柔的,时光。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