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仗势……”林一本来还在和陈先先说着池天董是钱的事,被眼前的银光一晃,顿时把那些东西全抛到了脑后。他花费了半分钟才回过神,快步追上陈先先,“……你确定我们是来拍照的?”

    “是啊。”陈先先应道。他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未曾从那架机甲之上挪开,应声后便轻轻摘掉口罩,向机甲行去。

    他距离斗场二三十步的距离,顷刻间便来到那遮天蔽日的阴影之下。暗银色的机甲矮下身,对着迎面走来的青年单膝跪地。

    这架暗银色的机甲是最新款的明星机“驰影”。

    尽管《机甲狂潮》这档节目为了保证选手与嘉宾的安全,只敢在这个宽阔的建筑物内拍摄,但实际上,那些高过三米的机甲的战场一般都在于宇宙之中。“驰影”这架机甲官宣时放出的广告都是在茫茫宇宙中拍摄的——冰冷的淡蓝色恒星光芒斜贯整个画面,远处的星辰是炫光的水钻,近处的星体露出峥嵘的表壳,一抹银光仿佛刀影竭力地劈过,随行的弹雨与激光交织成刺目的网,与机甲表面的流光交相辉映。

    特别帅。

    陈先先一度怀疑自己对机甲的那点爱,都来自于机甲这种暴力机械的无双美感。

    而此刻,应驰骋于宇宙的巨兽却困囿在狭窄的室内,弯腰跪膝,目视灯与黑漆漆的双瞳对视。陈先先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地眨了眨眼:“……蒋哥?”

    ……哇哦。

    因为上次那张照片的启发,陈先先这次问陈导要机甲与场地,打算再和机甲合影一张,结果对方告诉他:你直接找蓝星要吧。

    他觉得很有道理,就问了问蒋青。

    陈先先的本意真的只是借一架机甲随便摆拍看看,真没想到人家亲自把土豪机给开来了……青年呆了有那么几秒钟,摘到一半的口罩还挂在左耳上,傻愣愣地忘了摘下。“驰影”伸手做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邀姿,陈先先还沉浸在混乱的思绪里,下意识把另一边口罩带子递了过去。

    机甲愣了愣,竟然还真用看起来有点笨拙的机械臂勉勉强强地接过了口罩的一端。

    “噗嗤。”青年感觉脸侧被冰冷冷的机械臂指背小心翼翼地摩挲过,忍不住眯着眼笑了。

    远处从节目组借来的摄像师凭感觉摁下拍摄键抓拍,看了看镜头至中一高一矮两个身型差别巨大的影子,比划着让他们摆造型。

    拍照不是件简单的事。尤其是画面中的另一个主角还是个因为场地太小而伸展不开手脚,显得略有点笨拙的高大机甲。他们花了半个多小时才结束了任务,将上百张照片传给了陈先先的经纪人自行挑选。

    林一挑来挑去,凑了个九图,“这样可以吧?”

    陈先先看了看,表示肯定。

    九张图里最醒目的还是那张抓拍。

    青年穿着一身休闲装,随意地往那一站,没有口罩遮掩的面孔上隐约可见粉红色的痕迹。那些伤口经历几天的护养已经不再可怖,反而像是刻意纹上去的线条,给那张漂亮面孔增添几分神秘。陈先先眯着眼,嘴角与眉眼都攒满笑意,眼神格外明亮地望向身侧——高大的暗影色机甲仿佛骑士守护在青年的身旁,用巨大的机械臂接过青年手中口罩的另一端,轻轻垂着头。连炽白的目视灯的光芒都显得温柔。

    两人纠结这条主页该如何去发的时候,蒋青已经从机甲之中翻身而出,接过程卓手中的大衣披上,径直向场外行去。陈先先挥挥手大声打了个招呼,男人却仅仅是回头颔首,半句话没有多说。

    有点,冷淡。

    看着男人的背影,陈先先忽然察觉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

    ……

    …………

    “折腾折腾!就知道折腾!”程卓看着换下来的染了血的纱布,几乎想戳蒋青的脊梁骨,“老大你行啊,好不容易愈合了伤口就迫不及待作死!静养一个月的叮嘱被你吃了吗!”

    蒋青本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闻言睁眼淡淡地冲他一扫,那张英俊的面孔板起,气势十足,将程卓的后半句话给噎了回去。

    程卓实在不敢挑战他的权威,只能小声抱怨:“哎,蓝颜祸水。”

    伤口虽然再次崩裂,但其实并没有十分严重。稍微处理过后,程卓便被自家老大毫不留情地扫出门外。这位蓝星安保的队长气得不行,私下和知情人士们愤愤吐槽:以某人这种闷骚的劲能追到人,他穿裙子直播倒立。

    而重新阖上的门内,蒋青躺在一片昏暗中看着陈先先主页上的那条最新消息,神情有些不自然地取下了眼镜框。

    这勉强算……两人的第一张合照了吧。

    虚拟屏光线微弱,男人捂着伤口不知想到了什么,有点神游。等回过神时,他的手指已经诚实地操控着光脑虚拟屏,将那张照片上笑容灿烂的青年保存。

    蒋青看了眼画面边角高大笨拙的机甲,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同时,一条消息忽然跳了出来。

    陈先先:“蒋哥~老大~大佬~社区送温暖了,开开门。”

    陈先先抱着个小包站在门外徘徊。短消息发出去不到一分钟,眼前的房门便从内部打开。

    门后的那团昏暗几乎将人影吞没,只余留一个轮廓,唯一清晰的就是那双过分犀利的浅灰色眼瞳——看见脱去眼镜框的蒋青时,陈先先不由愣了愣。

    大概是因为刚刚上完药,男人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比往日正装齐正的模样更加亲和一些。他侧身给陈先先让开一道:“先进来吧。”

    “嗳。”陈先先回了神,“蒋哥你伤口是不是撕裂了,我刚刚看你一直捂着胸口有点担心,就带着药过来看看……”

    他其实有点紧张——毕竟人家蓝星可是有专门的医疗人士的,这样莽莽撞撞跑过来说要给蒋青看伤口,这个大佬要是不信他那不就尴尬了。

    好在男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神情,只是问道:“你对这些很熟悉?”

    “伤受多了,就比较熟练。”陈先先松了口气,笑了一下。

    节目组给蒋青安排的房间显然高档许多。

    屋内没有开灯,但星辰的光芒透过透明的墙体漂浮进来,勉强填亮了宽阔的内室。蒋青随手启动了沙发旁豆黄色的温柔灯光,给气氛填了二三温馨。

    男人一坐下,胸前纱布的形状便显了出来,十分醒目。他看了看杵在原地的陈先先,问:“你带了药?”

    “嗯,外用的。不是我吹,对这种伤口我可有经验了……别动。”陈先先连忙回身,几步走了过去,矮着身动作自然地伸手,就要将男人胸前的一排扣子旋开。

    蒋青浑身一僵,竟然真的不动作了。

    陈先先没开玩笑。以前还在军校的时候,实战期间他几乎是次次带伤,新伤老伤叠一块,又因为保持训练而不断恶化,连校医都想敲开他脑壳看看里面是不是装了一颗星球的水。后来他也是疼怕了才自己捣鼓捣鼓,还真弄出一点能用的东西来。

    至少治疗这种再次撕裂的伤口有奇效。

    蒋青的胸前刚缓上新的纱布,还带着药水的气息。陈先先并不想帮倒忙,拆卸的时候轻手轻脚,半晌才把伤的那块胸膛给展露出来。

    伤口很深,从近锁骨的位置一路下潜,因为撕裂而渗出一点血色。陈先先皱着眉看了看,伤口还有些辐射感染,深处带了点幽幽的普蓝色。伤口近期的处理却太过简单,手法也粗糙了很多,只能稍微抑制伤势。

    陈先先从包里掏了一堆东西出来,觉得这姿势有点不太舒服,索性往地上半跪着撑起身体,开始给蒋青重新处理伤口。

    常年操控机甲的人,身材都十分不错。尤其是蒋青这种人物,敞开的上衣内,胸腹部的肌肉紧实,极具男性气息的线条勾勒出力量的形状。如果忽略那道狰狞的伤口,这样的景致可以算得上养眼。陈先先本来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倒是中途耐不住蒋青的沉默想带起话题——一抬头却撞上了一双浅灰色的眼眸。

    仔细想来,两人的姿势其实有点暧昧。

    为了方便上药,陈先先几乎算是趴在蒋青腿上,一抬头就是那张高清□□还放大的英俊面孔。没有眼镜框碍事,蒋青面孔每一个棱角的野性都被释放,尤其是眼神,格外具有侵略性。

    一对视,那浅灰色的视线就仿佛燃进人体内,蓄起浓烟,教人头昏脑涨。

    陈先先张了张嘴,舌头却莫名其妙有点打结,只能重新低下头老老实实地给人上药。蒋青的体温和他外表的清冷不同,手指稍稍贴近就能感受到指腹传递而来的烫人热度,但比起这些温度,陈先先觉得脑袋顶上那道视线更为灼人。

    热得他耳廓莫名其妙就跟着发烫起来。

    陈先先不敢抬头,只能努力集中注意力去处理那道伤口。

    房间一下子静了下来。

    陈先先很想皮一下挽救气氛,但不知怎么的往日说来就来的戏今天半点不听他的召唤,只能沉默地上完了药,又飞快地窜起身来:“好了好了,蒋哥今天真的太麻烦你了,这几天还是不要碰机甲为好,恢复一下。”

    “你监督我?”

    蒋青嗓音低沉,但说话间并未抬头去看陈先先的眼睛,而是仔细地重新扣上上衣,仿佛仅仅是随口一说。陈先先却沉默了好一会儿,觉得那种头晕目眩的奇怪感觉愈发明显了。

    他决定忽略这句话,转移话题,假装没有听见。

    “蒋哥……”

    蒋青对他似乎很有耐性:“嗯?”

    陈先先看着他没扣紧的领口,眼神游离,最终只是尴尬地笑了一下,“……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太可怕了吧——

    陈先先飞快地溜了,一路上魂不守舍。

    他莫名觉得今天的大佬,有那么一点点的……色.情。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