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先一直以为陈导并不会那么快给出回复。

    但事实上,当晚睡前,对方就已经发来回复,询问他希望以什么方式放出这个视频。

    两人开了加密通道谈了有一个小时,除了关于放出的讨论,陈导还询问了陈先先一些关于节目的问题。例如——他想将后半段的录制改为直播。

    通话结束后,陈先先找蒋青煲了会儿电话粥。

    “蒋哥你找陈导说了话吧……”

    蒋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应声了:“我就说了你是蓝星的顾问。”

    顾问是什么身份,说白了,就是在暗示陈先先的身后站着蓝星安保这个庞然大物。

    陈先先惊了:“我明明还没……”

    “你想反悔?”蒋青声音微沉,暗藏一点沙哑,“谁说的以身相许。”

    虽然青年当时用这个词确实带了点开玩笑的意思在里边,但毕竟语气平常,听起来到不觉得怎么了。结果此刻被这个男人一说……嗓音低沉,冷冷淡淡,却仿佛带着钩子。莫名还真有点暧昧的感觉。

    陈先先老脸一红:“……我说的。”

    因为战术外骨骼那场意外,他们的关系是真的有了些微妙的变化。陈先先的态度转变是最明显的,从刻意的保持距离到时不时过去刷刷存在感,青年显然是在刻意地拉近两人的距离。

    只是蒋青现在还并不明白这种转变的原因是什么。

    两日后,大佬拿着蓝星顾问的合同,与陈先先有了一次短暂的会面。

    ……

    …………

    “经过沟通,下半场录制将改为周五直播,取消原先的台本。”在与陈先先聊过的第二天,陈导将这条消息群发至节目组所有人员的光脑内。

    取消台本?

    几乎是发放的瞬间,沈佳的消息就到了。

    两人聊天时交换过光脑通讯地址,只不过陈先先那下伤的太吓人,沈佳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忍心打扰他。晚上陈导与陈先先密谈过后大家才知道陈先先已经清醒,各类客套的消息蜂拥而至。

    客套的关心全留给林一去处理了——经纪人听见消息当场吓懵,如今还在赶回节目组的路上,陈先先只和沈佳聊了两三句。

    “取消台本是什么意思?”

    陈先先躺在修复舱里百无聊赖地看机甲剧,一面在心里吐槽一面给沈佳回消息:“就是要搞事的意思呗。”

    “我看是你要搞事。”

    陈先先笑了笑没有回复,摸了摸手上渐渐淡去的疤痕,表情显得有些冷淡。

    几日后,陈先先来到录制现场时引起了一片目光。

    他稍微低头,将遮蔽脸上浅粉色疤痕的口罩往上拉了拉。

    蓝星安保给他用的是最好的修复液,贼贵的那种。也是因为处理及时,只要在修复舱再泡几天,连最后的浅粉色伤疤也不会留下。

    但现在,毕竟恢复的时间还不够。

    陈先先找到位置坐下,和不远处的陈导交换了一个眼神,黑漆漆的眼中留一点笑意。青年低着头,口罩遮的部位正好露出眼角的泪痣,看上去比往日还要乖巧一些。

    沈佳一来就仔细打量他了两下——看不清面色,但显然没有十分虚弱,也松了口气:“这才几天你就来,这么敬业?”

    “我也不想啊。”陈先先弯了弯藏在口罩后的嘴角,笑容没什么温度,“但得解决一些事儿。”

    沈佳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手。

    袖口露出的手背上还残留一点粉色的伤疤,看起来并不显得狰狞,但与白皙的肤色一衬,就格外的显眼。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深问。

    《机甲狂潮》官方在前几天就公布了这期节目的特殊——上半场是剪辑后的,下半场却要转直播。关于陈先先受伤的事也放出了风声,池天与他的粉丝又一次吵得不可开交。

    但有点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最为激动的是陈先先的技术粉们……

    “呵,我不相信,凭某人的辣鸡技术能伤得到大佬!!”

    “据说是玩机甲外骨骼吧……说不定大佬只有输入型操作牛逼呢?”

    “前面的没仔细看过大佬以前的照片吧,你见过输入型机甲师有那么漂亮的肌肉线条吗。”

    为了探寻真相,无数观众早已就位。

    说是直播,其实播出与录制之间还是有延迟的。所以当观众们看见陈先先与另外一名选手的对剑之时,节目组的直播录制已经开始。

    没有台本,几乎所有人都在试图给自己加戏。只有带着口罩的陈先先一直镇静地用那双眼睛释放笑意,没有分给池天哪怕一个余光。

    但他越冷静,一旁的池天越僵硬。

    这种紧张僵硬的氛围在挑战环节之时,陈先先举起双手试图发言的那一刻达到了顶峰。

    ——青年像个乖巧的学生一样举起手,还挥了挥,试图引起主持人的注意力。

    “有一件事。”他说,“节目上可以解决私人恩怨吗?”

    陈先先顿了顿,指着池天笑道:“我想和他打一架。”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