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术外骨骼的温度越来越高,即便隔了一层保护的半凝固液体,也能感受到烫意。陈先先的额间已经开始发汗,短发湿漉漉地贴着面侧,非常不舒服。

    他试图开启紧急模式,但高温竟已破坏了系统,开舱键已完全卡死。想要逃脱,他需要有人从外部帮忙。

    还好蓝星安保有人员驻于此处,外部支援不至于来得太晚。

    但阻断场暂时打开,一人从外行来时,陈先先还是忍不住怔了怔。

    消散的紫色阻断场空隙间,一个男人逆光行来。他手上搭着一条蓝布,手上提着巨大的银色箱子,鼻梁上的镜框浮过流光。阻断场散开的间隙里,可以看见不远处聚集在一处、神态微妙的人群。

    陈先先松开手,任由池天操作的那架外骨骼逃离掌控,有些惊讶:“蒋哥?”

    对方在地上铺好蓝布,放下箱子,却没有说话。

    陈先先穿戴的那架外骨骼已经肉眼可见的发红起来,稍微走进就能察觉到扑面的热气。冷却系统徒劳地运作着,从机械的缝隙中蒸腾出白汽。陈先先整个人都被金属完整地包裹着,没有露出分毫,但蒋青却仿佛能用目光刺透厚重的金属层,与陈先先对视。

    被那双浅灰色的眸子一盯,明明刺来的眼神锐利,陈先先的心头却是莫名的一松。大佬带来的安全感让他很快冷静了下来:“放他出去吧,待着也是碍事。”

    他指的是已经被松开重获自由的池天。高大的战术外骨骼站立都需要一定的力量支撑,但此刻的池天腿脚发软,直接坐倒在地上。失去重心和力量,他想再站起来十分不易。

    蒋青来时已稍了解过前因后果,此时面色有些沉,但最终还是挥手示意外部操控着阻断场的打开缺口放他出去。

    陈先先通过战术外骨骼的视野冷冷地注视着爬出去的那个人型,声音里居然还慢慢浮起一丝笑意,镇静道:“这工作很危险,蒋哥你没必要亲自来。”

    “我比较熟悉这些工具。”蒋青挽起衣袖熟练地开箱,戴好辅助作业的机械臂:“放心,你内部接应。”

    陈先先知道劝不动。他透过狭窄的视野,看见男人俯身时领口露出的一点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心情有点复杂,也不再废话,“温度太高,需要先控制住,腾出点时间。”

    蒋青一应声,内外两边便各自操作起来。

    阻断场的紫色雾气比往日凝实许多,想来这种爆炸的威力估计比两架机甲拳脚相向更为惊人。场外的人们只能隐约透过那层屏障,窥视内部的情况。

    “安全程序一,我倒数三声:三、二、一……”

    蒋青搭着节拍以工具强行剪断了一根液压管,勉强破开一个缺口向外骨骼内部输入冷却剂。

    “安全程序二……”

    两人相处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搭手做同一件事。

    在军校的时候,陈先先的老师讲过一个词,叫作“终生搭档”。对于机甲师来说,他们的终生搭档一般都是一个最顺手——甚至是定制的机甲型号。

    ——“但真正搭档,当然是另一人。终生搭档拥有天生合拍的气场,即便相隔半个宇宙战场,两层机甲外壳,他们也能有无声的完美默契。事实上很多联邦军的特级机甲师穷尽一辈子都想找一个合适的终生搭档,但这样的另一人向来是可遇不可求的。”

    陈先先一直不能了解其中的含义,他曾经的队友都是经过千百次演习才磨合出一点相同的节奏,谈不上如同手足的默契。

    但此时与蒋青一合作……那种莫名的契合感首次涌上心头。

    开始陈先先还会喊两句口号,便于内外的操作对上点,后续却不再出声。两个人都沉默地对付着逼近的危险,陈先先的皮肤已经烫红,脱皮,火辣发刺地疼,但动作一点也不含糊,轻易地跟上了蒋青的节奏。

    同时,这架发烫的外骨骼的情况稳定了许多。

    陈先先最终敲下几个键,“安全程序十二,最后一步,开罐吧。”

    开罐指的是强行打开头部护甲,完成开舱。这本来是一种很常见的救急操作,但这种情况下强行撬起外骨骼的头部护甲,会扰乱内部的电流,高温之下却反而可能激起爆炸。

    蒋青手下稍有迟疑。

    陈先先笑道:“相信我。三、二、一……”

    阻断场之内爆发一阵骇人的尖锐汽鸣,像是古老电影中驶过轨道的蒸汽火车一面嗡鸣一面喷吐白烟。人们恐惧的爆炸声最终还是没有出现,随着滚烫的白汽渐渐消散,检测页面中触目惊心的红色终于在跨越临界值的前一秒开始淡化。

    蒋青后退一步避开这些蒸汽避免烫伤,等周围的能见度稍微改善,便有些急迫地靠近——

    战术外骨骼以一种半瘫软的姿势坐在地上,低矮的、被撬开的护甲下方露出陈先先被汗水浸湿的面孔。从脸侧到脖颈再到隐约露出的一截胸膛,全都是灼伤后的红色疤痕。

    蒋青心头一紧,伸手正想前进几步将人抱出来,忽然想起此时还在节目的录制之中……不用回头看,他都明白身后有多少视线跟随。考虑到陈先先,他最终还是强行止住了这个念头,喊道:“医疗。”

    蓝星的医疗队早已待命,几乎是阻断场消散的下一秒,一队人马就如狂风一般吹浮了进来。

    “烫伤很严重。”医疗队将陈先先从外骨骼中剖出,“我们需要一架修复舱。”

    ……

    …………

    节目的选手因为这场微妙的事故一下子倒下了两个——陈先先是被坑的,池天是被吓的,只在场的几人也做不了什么,录制自然得暂停。

    “不用重录,把后续的那段剪掉就好。”陈导回忆了一下之前录制到的内容,有些担忧,“今天肯定是没办法继续了,明天再看看吧。”

    ——陈先先那烫伤的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修复舱,各个艺人自己的休息室就有。

    陈先先真没想到上周还吐槽过节目组小气鬼不给开放完整的修复舱,今天就享受了重伤患者的待遇。

    换修复液的时候还是蓝星安保的老大蒋青同志亲自在舱边动的手。

    “谢谢蒋哥。”陈先先被紧张的气氛弄得头皮发麻,小声说。

    他很敏感,察觉到蒋青的不悦。

    这不悦自然不是冲着他来的。

    男人表情依旧有些不太好看,他盯着注入修复液的仪器,问:“救命之恩就一声谢?”

    陈先先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迟疑道:“不然……我以身相许?”

    “……”

    “哎呀你想什么呢。”陈先先连忙纠正,觉得在大佬面前皮这一下并不快乐:“我是说,我给您当小弟啊。”

    不知道为什么,蒋青反而轻轻叹了口气:“躺好。”

    陈先先乖乖躺好,只留一双目光乖巧地注视着蒋青,眼中满满都是无辜。蒋青似乎被他真诚的注视所触动,目光盯着他眼下的泪痣,换了一话题:“这件事怎么办?”

    一提起这个,陈先先面上的笑意就淡了一些。

    青年仰面倒在修复舱里,等蒋青细看时,陈先先面上已经藏起冷锋,恢复了往日的神态。他轻笑了一下,黑漆漆的眸子浮起一层寒霜,嘴角的弧度却依然无害。

    和方才活泼无害的模样,判若两人。

    陈先先敛下眸子,密长的睫毛遮去了寒芒,唯留眼角的泪痣在光照下十分醒目:“蒋哥,这事我自己会处理。”

    “你打算怎么办?”

    “哈哈,怎么办?”陈先先冷笑两声,轻声道:“我当然是……揍死他。”

    ……

    …………

    陈先先说要动手,那就是真的要动手,不是气话,抑或开玩笑。

    他的动作向来是干脆的,不吭声时任由折腾,但要反击,也必然要一击毙命。

    这次反击,针对的自然不只有池天。

    当日晚,休息室内一片寂静。

    陈先先从那场“事故”之中被救出后,这还是陈导第一次看见青年。他坐在修复舱边,穿着宽松的长衣遮掩伤疤,脸上的疤痕已经没有了踪迹,但面孔依旧有几分苍白,似乎确实伤地很重。

    “你想要节目组放出董是钱和你对战时的录像?”陈导有些犹豫。

    陈先先知道节目组是不可能表面上把那位嘉宾得罪的,善解人意道:“不需要节目组,只要将那个录像放出去就好,董是钱要是向节目组问起,锅甩给我就好。”

    战术外骨骼在送来前是经过检测的,上场却被掰了安全栓,有点脑袋的都猜得出其中暗含内情。陈导也看不惯这些小手段,但利益纠葛太多,他不可能为次明确表态。

    陈先先知道他的顾虑,明白不下点猛料,录像是弄不到手了。

    “陈导,您对机甲应该很了解吧?”陈先先忽然道。

    陈导愣了愣:“还可以……”

    “能不能请您辨认一下这些机甲?”

    青年用光头全息投射出一个巨大的场景,无数机甲整齐罗列,仿佛一个巨大的展馆。

    虽然不知道陈先先要做什么,但他还是依次地由远而近念出了几个熟悉的编码。

    但当视线转向右方时,陈导愣了愣:“这架是什么,我好像从未见过……”

    “您不知道这架才正常。”陈先先一点也不意外。他笑了下,露出八颗牙齿,“因为这是一架军制机甲,只有与军方相关的人才会知道它的编码。”

    军制机甲。

    这个关键词一下子引燃了陈导心中的怪异,他终于明白了这张照片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熟悉。

    ——这是曾经在联邦军宣传片中闪现而过的那个巨大的机甲仓库,曾经他与无数人在光网前惊叹过这个仓库的庞大。

    这些暗示就足够了。

    陈导惊讶地看着对他微笑的陈先先,觉得某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配合一个奇妙的预想,开始蠢蠢欲动,催促着他应下这个要求。青年却忽然间不再着急,只是笑眯眯地软身坐回修复舱边,手指无聊地扣动着修复舱的表面。

    哒、哒、哒。

    他灼伤的手臂上的疤痕已经褪了下去,仅剩一块块胎记似的斑,烙在那双神奇的、足以搅起风雨的手上。

    半晌,陈导终于稍稍动摇。

    他含糊地找了个借口道:“录像的存档节目组会找找……如果翻出来了,我再联系你。”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