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简直想恼怒成羞。

    陈先先幽幽地注视着沈佳,直到这个姑娘背脊发凉地坐直了身子:“好吧好吧你最可爱了,别盯着我行不,太吓人了。”

    “……”这是不是太敷衍了。

    陈先先丧气地撇开脸,开始沉思。

    录制中途休息的时间并不长,还不等陈先先猜出池天在搞什么,工作人员便呼唤他们归位。

    击剑过后,有一些增添节目趣味性的聊天和游戏环节,考验的是艺人们在镜头前的表现力。陈先先多少有点心不在焉,终于等到了池天动手的答案。

    “机甲操作激光剑对于在座的各个选手而言还太过危险,但为了让各位能够如愿以偿地体验到战斗的乐趣,我们准备了一些别的东西——”

    女主持目光所向,那堆沉重的战术外骨骼被擦拭得闪闪发亮,由几个高架架稳,已摆在另一方舞台上。

    “现在,我们抽奖决定第一组挑战的选手。”

    不知抽奖是真是假,总之出来的结果,非常能激起人的兴趣。

    “有请先先和池天——”

    这是陈先先与池天在现场的第一次较量。

    机甲外骨骼呈铠甲状,有点沉重,但因为内部机械的设置减轻了穿戴者的负担。陈先先顺着挂架长梯一体的高架攀入这个闷闷的铁罐子里,工作人员从外部替他带上了头盔。光芒抽离,陈先先的视野内仅剩一片浓郁的黑暗,机甲外骨骼因为机械结构的缘故内部一定会有略微刺鼻的机油味,作为缓冲防护的果冻状液体从机甲外骨骼的内壁爬出,逐渐塞满了空隙。

    这些外骨骼是节目组自己准备的,陈先先尝试着轮了轮手臂,动作有些艰涩,但在活动开来后还算流畅,勉强够用——想想也是,也就蓝星家提供的东西会被保养得跟个稀世艺术品似的。

    他是真的不喜欢这种铁盒子。

    操作难受得让人想自闭。

    战术外骨骼没有机甲那种宽阔、顾首顾尾且自带辅助系统的侦察屏,仅有与肉眼相同的视野——但视力肯定好上不少。陈先先稍稍热身适应了一下这个陌生的载具,随后从后腰除的置物槽内拔出了一个光.裸的剑柄。剑柄光秃秃的,不带刀身,形似把手,但陈先先操控着外骨骼手指灵巧地一把玩,那剑柄的头端便乍起一道光,转瞬呲亮一柄光芒刺目的激光剑。

    与此同时,阻断场搭起。

    对面的池天也穿备整齐,架起光剑。

    陈先先不喜欢那种敌不动我不动的稳静。

    他的战斗风格一直都是飞快、利落、暗含一线装逼。选择这种风格的原因也很简单——反正只要他想,这些人都耐不住揍的,快出手慢出手,结果都一样,他没必要装模作样浪费自己的时间。

    场内无名风起,光剑无声地削开气流,在看客们的视网膜上烧灼出一道明亮的荧光线条。那线条开端笔直且锐利,势不可挡地霸气划过,随后挽起一朵花,划出一片滑润的弧。

    看起来无比笨重的巨大铁罐在陈先先的操控下仿佛高级配置的机甲,但池天迈步,却仿佛被困囿于沼泽地,寸步难行。他只能放弃移动,只向前半步便架剑格挡,试图使用几日前拿到主题后就找董是钱讨教来的技法。

    这些技法的确实用,池天的动作也勉强算是标准,可以奏效。但握剑的那只机械臂与陈先先纤细柔软的手完全同步,巨大的力道从弧度并不夸张的手臂深处炸起,传导而出,由外骨骼的机制将力道翻倍地滚大。于是当陈先先的外骨骼简单一挽剑,欲图格挡的池天便手臂震得麻软,下意识退了一步。

    ——他几乎没能握紧手中的把手。

    陈先先为了替节目组拖延时间,并没有借机再前,而是给池天空余一点喘息时间。晃过虚招暂且空出足以重新架好姿势的空档,陈先先皱了皱眉,忽然觉得这手感有哪些不对。

    动作显然比开头艰涩了些许,机甲外骨骼的液态能量盒子他进来前就检查过,满格。自然不是能源不足的缘故。

    那只能是……

    能压器了。

    陈先先尤有余力地理了理思路——池天早就知道他们今日要来一场,估计已经察觉自己难以匹敌,才会想办法欲图做点手脚。

    能压器是控制外骨骼一些耗能机制的部分零件的总称,单纯的能量输出耗费太大,改变能压则是更好地使用并节约能量的方式……能压器被拆了几个,陈先先会愈加后劲不足。估计得用四五倍的力气来完成现在的动作。

    有自知之明,陈先先在心里给池天加了半点印象分。又因为这种肮脏手段倒扣一百个印象分。

    他可不打算给这人留脸面。

    能压器被拆,想要用一些操作,陈先先选择越线调高了能量输出的速度。外骨骼的系统开始低声警告危险——高能量输出会导致外骨骼过热,烫伤操作者是其次,最大的危害还是有小概率爆炸,但好在如今的外骨骼都装有限制能量输出与温度的安全栓。

    但切换了模式,能量耗费太大,陈先先得速战速决。

    空中游过一道光影,笨重的铁壳子旋身舞过一道光线,剑光剑影交错的场地之中,陈先先操纵的那架外骨骼脚下步伐飞快错落,外表笨得像熊,身法却轻盈得似飞鸟。外骨骼一个飘逸的弧劈过后,池天迎头挥下一剑欲斩,却被陈先先轻易架住并用机械臂紧紧锁扣了双臂。

    陈先先本想用一个近身的“开罐刺”致命一剑削头,羞辱式击败对方,谁知忽然感觉在前进过程中,由惯性而更加贴近外骨骼内舱金属壁的腹部一片不正常的滚烫。

    机甲外骨骼虽然只是简单的武装,但也有内部的安全系统,陈先先保持动作后飞快查看了一眼状态,却只看见一片绿色。

    他不信邪,索性架住池天的动作,保持控制的情况下深入地一查讯——

    “警告,能压器未能检测。”

    “……安全栓未能检测。”

    “设备已过载,有爆机危险,请尽快向外求助……根据联邦武.装设备条规,已向最近安保集团发出求救信号。信号接收方:蓝星安保。”

    陈先先彻底地变了脸色。

    他没想到这人动的手脚会这么蠢。

    “你不仅拆了几个能压器,还卸掉了安全栓?”陈先先冷声问,“池天你别是个智障吧?!”

    他们靠的极近,彼此间能听见对方的声音,但场外的人群与镜头,都被阻绝在了阻断场之外。陈先先丝毫不留伪装,声音冰冷:“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自爆了,阻断场外虽然可能丝毫无损,但阻断场内绝不会留一个活物?”

    池天没再吭声,只是费力地试图挪动身子,但两人的姿势已经锁死。

    他终于察觉到恐慌,颤声道:“我只是想让你活动不便……”他压根不知道安全栓是什么,董是钱教他拆的只有能压器,这一手是他脑子一抽临时搞出来的。

    陈先先深吸了一口气。

    他错了,有这个时间和智障纠缠,还不如想想怎么办。

    “怎么回事?”两人僵持太久,几乎纹丝不动,场外旁观的众人终于察觉出不对劲来。后台的陈导紧急联系了待命的蓝星安保人员,对斗场之内开启了深度检测——蓝星只是投资方,他们保护的只有那几台他们送来录制节目的机甲,并没有实时参与监控。

    毕竟节目组请不起这些安保人员全程护送。

    但检测员还未来得及开工,在自动检测页面中一片安全绿的场地,忽然浮起了一团淡红。

    那红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最终成为了检测页面之中一枚殷红的烈日,灼灼发亮。

    ——陈先先穿着的那架机甲外骨骼,正以惊人可怖的速度开始升温,且毫无停滞的意思。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