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沈佳这个姑娘,陈先先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她是真的很自来熟。

    《机甲狂潮》第二期的主角是机甲的基础配置之一激光剑,但因为这种武器杀伤力太高,轻易能削烂人的脑袋。为了在场所有人的安全,节目组不敢冒险,只能寻了其他的办法来代替练习。

    这个办法,就是“玩击剑”。

    录制到了新的环节,嘉宾可以挑选自己的学生教学击剑。

    作为选手的艺人在剧组里操控机甲,大多都是用的最好模拟的输入型操作——用动作捕捉来操控机甲会造成非常恐怖的身体负荷。像他们这种没有专门锻炼过的,控制着蹦蹦跳跳十来分钟就该进医院了。

    所以亲手挥剑的经验,并不多。

    陈先先和沈佳一组,两人跟着林镇安练了几个基本的出剑动作。陈先先看起来乖巧的不行,几乎是嘉宾说什么就做什么,一副我很努力学习的模样,只有林镇安心想这人真会装……但嘉宾,他总不能把想法表现的太清醒,见摄像头对这一方的关注过去后,才注重将注意力放在了有点基础但身法僵硬的沈佳身上。

    陈先先也不在意自己闲得冒泡,反而过去充当一个声控的活动木桩。

    这个拿剑想尽办法“伤害”陈先先的姑娘中途还有心力偷偷找他说话:“你演戏不像是这么没天赋啊,演技怎么会这么……平凡。”

    陈先先好奇:“怎么看出来的?”

    沈佳一本正经:“你装弱就装得挺像的。”

    “……”看得真透。

    两人打打闹闹聊了一半,逐渐生出一点兄弟相惜的情谊的时候,第一个小麻烦找上门来了。

    “陈先先,我们切磋一下剑法?”那人又看向林镇安:“请林老师当个裁判吧。”

    陈先先的记忆很好,但他很少会去记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池天这么烦人的家伙除外。

    “这谁啊?”陈先先本来想回话,想了半天却没找到合适的称呼,只好压低声音,转头问沈佳。

    “不管他是谁,这都是个好机会。”

    陈先先懵:“好机会?”

    “装逼的好机会。”沈佳眨了眨眼,“你不适合卖乖,男人就得帅起来才能吸粉。”

    回忆起在节目播出后涨的那堆技术粉——大老爷们为多——觉得好像这逻辑没什么毛病……

    “好吧。”他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护手盘,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

    ——再说了,导演组那儿不断地冲他使眼色,他也没法拒绝。

    今日场间备了一台全新模样的机甲,是较为灵巧但操作难度偏大的轻型机,手握一把巨大的长剑模型,靠边停放,空余出一大片场地,想来陈导早就预谋了这样的“约架”。陈先先随着对方一路行至镜头交错的空旷处,脸上笑意倏地一收,五指扣回,握紧花剑模样近似十字模样的手柄。他们用的是花剑,剑身纤细柔韧,没有丝毫锋利感,这种剑的特色便是灵活轻盈。

    不过瞬间,陈先先的气势便节节攀高,仿佛连场中的灯光都更加刺目。

    击剑是一项非常非常古老的运动,其延续至今,规则作用都有较大的改变,例如一些步伐及手法,向古老的地球时代考据,多半会觉得像是两种东西,只有大体的框架还在。

    陈先先站定,稍稍侧身,将剑锋向前递去,又竖至眉间。微钝却依旧泛着阵阵雪白寒光的剑身将陈先先那张比往日冷肃一些的面孔分割两端,教人忍不住去看那张漂亮的面孔,特别是眼角那枚泪痣。剑身的流光倒映进他漆黑的眼眸深处,几乎像有一丛荧光从深处漾起,泛起粼粼波光。

    对面无措茫然的时候,作为裁判的林镇安在一旁介绍:“这是传统击剑的礼仪。”

    花剑甩开,青年脸上重新浮起一点笑意。他向对手、裁判及吃瓜群众示意后果然收势,上前,两人握手。

    只不过比之往日那种无害又带了点腼腆的模样,冷淡了太多。

    陈先先不开口,只是摆正了第一个姿势。

    对面的神情终于稍稍难看起来。

    想来也是,陈先先炫技了那么多次,与场外只看到了剪辑内容的观众不同,一同录制节目的这群人再怎么和陈先先不对付,都在心中默认了他的实力——但矛盾的两方就此息声后,陈导反而是不太乐意了。

    他才会示意这人,主动向陈先先提起切磋。

    陈先先礼仪、起势的动作娴熟,显然不是什么新手。连一旁和青年戏耍着做了点小练习的沈佳都有点面色微妙,估计在思考陈先先究竟会多少东西。

    镜头瞄准,一切就绪,剑风便起。

    两人都没有戴防具,但花剑是特制的,落在人体只会有轻微的青紫痕迹。陈先先动作也就没有半分手下留情,他心想着能吸来点技术粉也好啊,神态不由更加锐利了一些。

    第一剑递得快若闪电。

    花剑体软,刺出的姿势应很有讲究。陈先先手中的剑稳而快,丝毫不见颤抖,随着他的步伐贴面而去。对面对此显然并不熟悉,几乎跟不上节奏,这样试探性的一击也慌慌忙忙,晃得剑光四溅。

    陈先先嘴角笑意微深,沉臂换刺为砍。那动作像是可以放慢了,迟缓却不可抗拒地压下对面刺来的微钝剑尖,手腕挑转。两支剑身在空中交错摩挲,乍亮火花——

    林镇安举单手示意陈先先击中目标,得分多少。

    气流被削得尖啸,吹起发丝。陈先先一击得手后错步退开。他重新架好剑身平行于地面的角度,用力地扣紧剑柄掷出一团剑影,舞得翩若惊鸿。骤然变快的节奏很快让对方应接不暇,那人似乎想发狠,但陈先先的身法轻盈,丝毫不贪得,丁点未伤。

    陈先先太过游刃有余,像在碾压,偏偏挑衅的并非是他——让人忍不住心情复杂。

    最后一件时,陈先先迈了一个标准的弓步。他双腿结实修长,裹在肥大的运动装中平日里很难教人体会到,但此刻淋漓地向前方迈步一刺的动作却偏偏展现了他身体的有力。而纤细的剑身也微微弯起——剑尖抵在那人的右胸之上。

    “交流第一,成绩第二。”陈先先面上气定神闲的笑意一收,无缝且微妙地迅速切换至无害。他重新站起身,上前热情欢快地去握对方的手,很明显地察觉到对方发软的腿脚……要不是陈先先力气大,他差点被这人拖着一起摔倒。

    对方借着他的手臂作支撑,勉强笑着点了点头。陈先先连忙放开手,警惕地看见对方踉跄了一下。

    在外面看来只是飞舞的刀光剑影,陈先先目光如炬沉稳又装逼,但身临其中,那名对手满心只剩方才感觉中迎面扑来的令人窒息的腾腾杀气。

    陈先先压根懒得吓他。这杀气并非有意为之,而是无意中流露。

    那人看着规规矩矩站回沈佳身边笑出八颗牙齿装可爱的某个青年,忽然浑身冰冷,冒出这样荒诞的念头。

    林镇安神情不变,淡定宣布:“陈先先胜出。”

    ……

    …………

    陈先先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节目组也是有心,这种击剑在军校中一直被用来代替早期的激光剑练习,所以陈先先非常之熟悉。他平日里会带一个激光把手防身也正是因为这种熟悉。

    有了第一组切磋雷阵雨般飞速卷过,后续陈导又暗示了几组对战。前头压了陈先先那酷炫的一站,后续那些菜鸡互啄几乎引起一团笑声。沈佳的对手是池天,这姑娘身手竟然很不错,差点就把池天斩于剑下。

    然后险赢的池天表面掩饰狼狈地微笑面对胜利,转头就在镜头拍不到的方向冷冷地钉了某个吃瓜青年一眼。

    陈先先简直莫名其妙:关我啥事?

    “沈姐姐不错哦。”休息的空闲,陈先先赞美着自己的新朋友。

    沈佳也不废话,往四周望了一眼,忽然压低声音道:“不然怎么能进何杰书老师的剧组。”

    陈先先愣了一下,脑中闪过一个荒谬的念头。

    “你准备进剧组的事到底怎么传出去的?”沈佳还在低声说,“我当时也是知道要和你对戏才来接触一下的,没想到你这人还不错……看起来软绵绵的,伸爪子却能把人骨头都抽出来,真的凶。”

    她想了一个形容词:“奶凶!”

    ……身高一米八六块腹肌能徒手拆机甲的陈先先十八脸问号,在周围的人眼里,他怎么就这种形象?

    “我哪里奶了?不就爱装了点、笑得可爱了点吗?”他一面控诉,一面余光扫过池天的身影。录制要用的新的机器已经摆了上来,那是几套战术外骨骼。池天正蹲在外骨骼堆的一边磨磨蹭蹭,匆匆地摸了两下。工作人员归来时很严厉地阻止了他的行为,池天才施施然离开了。

    陈先先微微眯了下眼。

    沈佳坐在一旁拢着双腿瘫软,维护最后一点形象,没有察觉到陈先先的走神。她还在刷着光网,随口敷衍:“你拒绝奶凶,却要形容自己为可爱?年轻人,真有意思。”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