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机甲。

    对于机甲师而言,拥有一架定制机甲是他们的毕生心愿——一架完全依据需求而设计的机甲至少能将机甲师的能力增幅两到三倍,可见其珍贵。但另一方面,想制作一架定制机甲,关设计的费用就足以配置一个机甲队的火力。

    何况——

    陈先先的目光流连在蒋青展示的画面中的机甲之上,仔细观察机甲头顶的棱角以及背后的双翼,大致得出结论:这是一个质量惊人的半成品。

    “不要多想。”蒋青道,“当年三团给出的条件就有定制机甲,你担的起这种待遇。”

    陈先先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我只是……有点动摇。”

    “只是有点?”

    “……好吧。”陈先先坦然,“是非常动摇。”

    但即便如此,陈先先还是没有正式答应下来——签进安保公司后,他需要承担的风险与压力就大了许多。但至少明确表示如果有需要,他唯一的选择便是蓝星,算是勉强给了一个答复。

    第二天早晨,录制照常开始。

    “这期的主题是长剑,因为激光剑危险度很高,一会儿嘉宾热身的时候你们不要靠近中心区域。”陈导认真吩咐。

    陈先先遮着脸打了个哈欠,他实在不想看见池天那张脸,索性侧了侧脑袋,没想到再睁眼时,从指缝间对上了一双漂亮的双眼。

    陈先先无辜地眨了眨眼。

    沈佳也笑眯眯地冲他眨眼:“先先,没休息好?”

    “……没。”眼看陈导的目光闻风飘来,陈先先下意识把背脊挺直了,“就是有点无聊。”

    “喔。”沈佳也不介意他终结话题的能力,随意挑了个话题又找他聊了起来。

    其实单论资历,选手之中的两个一线演员中,沈佳这个姑娘的底蕴远比池天恐怖的多。

    沈佳的人气稳定了有三四年了,在光网上一直很低调,每年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粉丝的性格随了她,看起来太过温吞,不温不火,爬不上热度的顶端。但在圈子内部,看的可不止是热度。就陈先先所知,这位姑娘算是一线这一栏中在圈里份量最重的一位了。

    对方这么有兴趣地搭话,陈先先就算没有抱大腿的心思,出于绅士礼节,还是很热情地回应了回去。有去有回几番互动,他们莫名其妙就熟悉了。

    中场,录制预热结束。

    沈佳还在揪着他问上一期节目时的那个操作,陈先先解释了两句,目光忽然被远处挂着蓝星工作牌的后勤人员吸引了。

    “什么情况?”沈佳也有些好奇,一下子抛开了刚才的话题,顺着陈先先的视线望去。

    “好像是说蓝星安保那边送了点吃的小礼物……”

    沈佳十分惊讶地评价了一句:“挺贴心的。”

    各色包装完好的小盒子被摆上了一张圆桌。

    陈先先跟着沈佳走近后,一眼就看中了至中那方与众不同的红色盒子。

    那些装载着礼物的盒子五颜六色,各个都很鲜艳,但除了红色,其余的色彩都并非只有一枚。人们欢快地涌过去,随手从外围挑着礼物,都在感叹赞助商的良心。唯有陈先先双眼闪闪发亮地盯着圆桌的最中央,伸直身体去够至中的红色。

    盒子一入手,才发现有点沉。

    陈先先并未顺着人群,而是回到休息室关了门才独自拆开礼盒。

    “都说是吃的……怎么会这么沉。”陈先先费力地拆开礼盒,露出了里头的金属小盒。这似乎是某种保鲜的工具,四四方方的金属块,唯有脑袋顶的那一面剖出一个圆形的转扭。

    一扭开,内里被保护完好的东西立刻展露出来。

    那是一杯被固定在最美瞬间的冰镇杏干舒芙蕾。

    ——舒芙蕾这种美食天生带有一种烂漫色彩。即便是在这个机械、人工智能当道的时代,想制作出最贴合口味、最为漂亮的舒芙蕾依旧需要一个老手顺畅连贯地忙碌亲力亲为忙碌半个多小时。但舒芙蕾出炉后保持膨胀、适宜食用的时间甚至不到五分钟,而这种舒芙蕾的变种,采用冰镇的手法制作,膨胀的时间则更加的短。

    也只有在特殊仪器的保存下能保持这个天使一般的状态了。

    陈先先从盒子里搜出小勺,尝试了第一口。松软如云朵的甜点在冰镇处理下有种冰淇淋的气质,丝凉、水润,几乎在入口的下一瞬间蒸发不见,余留一点甜腻的滋味。顶端撒碎的杏干带来特殊的滋味,给单纯的甜增添色彩。

    陈先先幸福地唔了一声,觉得自己整个人得到了升华。他匆匆挖了第二勺,百般克制,也剜了一大个坑。

    结果这一口刚送到嘴边,光脑就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光脑,来电的竟然又是蒋青。

    这两周除了林一,和陈先先通话最多的就是这位大佬了。

    “喂,蒋哥。”陈先先勉强放下勺子,免得口齿不清地说话,不太礼貌。

    “特意给你准备的礼物收到了吗?”

    陈先先愣了一下:“特意准备的?这个红盒子不会是你故意的吧……”

    男人嗯了一声,“上次听你说舒芙蕾……是这个吧。”

    他说蓝星安保的画风怎么这么奇怪,一个管安全借机甲的赞助商还负责给节目组的嘉宾艺人送吃送喝……原来是冲着他自己来的,其他人只是蹭到了福气,给他打了掩护。

    陈先先好笑:“是是是,谢谢蒋哥……话说你们蓝星都这么招顾问的吗?这看着怎么像在讨小情人啊?”

    蒋青并没有正面回答:“也说不定。”

    没想到他会应的这么干脆,陈先先愣了愣,忍不住来戏:“哇,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睡我。”

    “……你是在嫌我穷?”

    第一次有人这么配合自己的戏路,陈先先忍不住弯了下嘴角。他本来想说是,但想起蒋青手上蓝星安保这个庞然大物,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冷笑道:“呵,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也拿不走我的心。”

    通话那端的蒋青低声笑了起来。

    男人往日总是一脸肃穆,这还是陈先先第一次听见他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声。蒋青的嗓音本就低沉,自带一种令人面红耳赤的磁性,他的笑音仿佛能闯进人的血脉,跟随脉搏将那种频率的震动传递至人身体的每一部分去,令人头脑发麻。

    陈先先捂了捂耳朵,发现连意志如此坚定的自己都有点耳尖发烫,赶紧挖了勺舒芙蕾冷静一下:“不闹了不闹了。”

    蒋青自然地过渡过话题:“昨晚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在问这句话之前,应该先让我看一眼合同吧。”陈先先看了眼节目组那边发来的通知消息,认认真真地将盒子恢复了原样,避免节目录制结束后甜点变样,他能心疼死。

    前几次询问时,陈先先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全然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如今提起合同……态度的转变已经很明显了。

    蒋青心里有数:“好。”

    ……

    …………

    因为大家都吃了点东西,陈先先一到场就被待命的化妆师捉走补了个妆。

    沈佳以来就坐在陈先先旁边撑着脑袋,余光往现场的另一个方向扫去,轻飘飘地落在正在嘉宾席后交谈着什么的两个身影。她眯着眼晃着脚,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有点轻蔑的笑。

    “怎么了?”陈先先理了理衣领,顺着沈佳的目光看去,正巧与警惕的池天撞上了视线。

    他抱以无害灿烂的一笑,对方回敬一枚白眼。

    “你小心点,他们刚刚好像在商量什么坏事呢。”沈佳仿佛只是随口一说,看了眼光脑,笑盈盈地别起耳边垂下的乱发:“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过去吧。”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