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片一出,节目组的水平到底如何就能看出来了。

    这种综艺节目虽然涉及机甲相关,但因为大多数的参与者都并没有真实的操纵杀器的经验,如果在现场观看,观众估计并不会感兴趣,还会想发笑。但经过镜头的分解和剪辑的艺术,所有选手的表演忽然就高深莫测了起来。

    陈先先咬着小蛋糕,心情有点复杂。

    他的镜头居然还挺多的……

    第一期他们录制了一整天,剪辑后却仅剩下两个小时。此时正播到游戏的最后一环,节目组给陈先先了一段正脸。

    陈先先心情复杂。

    虽然陈导把位置换到了中间,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本着当个老实的背景板的心理在偷偷发呆——谁知道镜头会悄咪咪拉近给他一个特写。

    于是画面中的陈先先,无论别人在讨论什么,玩什么,都只是保持着得体乖巧的微笑,嘴角勾起的弧度都不带变化的。他的脸本来就小,又因为妆容的缘故加深了轮廓,反而显得那双没有聚焦的双瞳贼大,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还时不时应着女主持的召唤,发出几声捧场的语气音。

    例如“嗯”、“哇——”、“喔”。

    看起来……

    “傻乎乎的。”林一小声逼逼。

    陈先先用力地咬碎一块蛋糕。

    好在这一个特写很快就闪了过去,交替到了迷你机的环节。

    光网上的话题楼在不断地自动刷新,无数观众在娃娃似的小机甲被抱上舞台时发出惊叹。陈先先换了个姿势瘫软,微微眯起眼。

    展示部分就不能剪辑了,而是会完整地呈现。前几个选手的表现陈先先老早就看过了,毫无兴趣,只沉默地刷着话题,池天出场时倒是多看了一眼。

    虽然非常不待见这个人,但舞台上的池天的确非常耀眼。

    节目还在继续,轮到自己的镜头时,陈先先第一次放下了那袋小蛋糕。

    林一以为他是紧张:“你那段表演应该挺不错的,别怕。”

    “不。”陈先先腰背挺直,双手乖乖地搭在膝盖上,“我只是想认真看看我的英姿。”

    拉近的镜头里,出现了一双漂亮的手。

    交织的荧光中,虚拟键盘的上空悬挂着光滑的十指。陈先先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细瘦、白皙、节骨分明。当柔软的指腹轻盈点过虚拟的按键时,动作飘逸得几乎像勾起了光线。

    迷你机在陈先先指尖的动作下动作流畅地舒展开身体,倒映着满布流光的漆面的黑色眼瞳被稍稍垂敛的睫毛剪窄,交织的光线之中,陈先先仿佛手提丝线的傀儡师,他的手起舞时,迷你机也随之起舞。

    舞蹈卡准背景音乐的节拍,陈先先的指尖愈发快地飞舞。稍微认真时,陈先先嘴角的笑意便会减淡,他的手指飞舞时仿佛飓风袭岸,卷起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他分明是在操作迷你机跳一支娱乐性的街舞,但当镜头切至飞舞的十指时,人们却仿佛看见他一个人奏尽了一支隆隆的交响乐——

    音乐暂息,硝.烟味味才散去。

    陈先先的表情又恢复了往日的无害,他看着装模作样气喘吁吁的迷你机,满带笑意的面庞浮起了一点孩子气。此刻,画面已经完全交给了舞台聚光灯所在的那个半米高的机械人型。

    迷你机仰倒在地,最后冲陈先先身旁的沈佳用力地挥了挥手臂,才结束了表演。

    光网话题楼的更新忽然中止了,在这段表演过后的半分钟内,竟然没有新增一条消息。

    坐等被夸的陈先先不由郁闷,他手动刷新了几次,好不容易刷出了新的楼层。

    层主只发了两个字:

    妈耶。

    ……

    …………

    《机甲狂潮》播出结束后,话题讨论度猛得高窜。其中最受的关注的,竟然是陈先先这个自带流量最少的小明星。

    “那段舞蹈有丶东西。”

    “我开始有点觉得他很可爱了……”

    “摸着良心说,我觉得陈先先的表演比池天的酷炫!”

    舆论风向转变快得简直猝不及防。

    大概是因为陈先先抢了池天的风头,对方的粉丝这几天攻击陈先先主页的频率顿时高了起来。陈先先粉丝的性格倒是非常稳静,只要有人阴阳怪气地怼上一句,她们就会把从节目中单□□出的舞蹈片段的地址当做评论发出,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

    有人开始对着节目录像扣细节,竟还真的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地方。

    “这两段,池天和陈先先明明输入了相同的键,为什么迷你机的动作不一样?节目组是不是帮忙艺人作弊了?”

    新的质疑声响起,陈先先好不容易和平了一会儿的主页又被轮番轰炸。

    没有人想到,粉丝们之间的争执,会钓上来一条大鱼。

    “@机甲爱好者协会:不少朋友让我评价昨天《机甲狂潮》里演员陈先先的迷你机操作表演,那么我就给大家瞎掰扯掰扯。具体内容请看视频。”

    机甲爱好者协会这个账号属于机甲论坛的一个小团体,团体成员具体什么身份,清楚的人并不多。但这个账号每一篇关于机甲的文章都考据精细,数年积累下来,在这个账号之下每日交流互动的机甲爱好者有八位数之多,在光网内关乎机甲的话题里,已小有权威。

    视频的封面是一双在虚拟键盘上飞舞的纤白双手,正在荧光之中弹起一串残影。视频开头是陈先先在展示阶段操纵迷你机跳舞的那段视频,伴随着迷你机甲冲镜头挥手倒地之后,有电子合成音旁白转入。

    “问题一:为什么陈先先与池天敲击相同的键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是否有人作弊?让我们截取陈先先手指的动作,来重现一下指令的输入。”

    “——这是陈先先输入的第一行字符。没有学过机甲操纵的朋友们一定会非常迷茫,我就来解释一下:前缀c表示切换,第二段代码表示……总而言之,这串字符的完整意思为修改a输入模式为b。”

    ……

    因为涉及很多枯燥的推算,整个视频采用文字演示推算过程,旁白宣布结果的模式,揭露了陈先先那段操作的全貌:这个版本的虚拟键盘的大众使用方式就是池天的那种,每一个按键会对应迷你机的一个动作,但陈先先用的并不是这种方法,而是输入指令语句,指令转变为动作代码,而迷你机再由动作代码进行运动。

    这种输入会困难很多,但胜在动作精确。

    而陈先先却能运用这种手法来操作迷你机完整顺畅地进行一段非常复杂的舞蹈……

    “……回答了前六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大家心中显然已经有答案了:陈先先是个大佬,这段操作非常牛逼。顺便,如果大佬能看到这段视频,能不能告知一下您用来练操作的机甲游戏叫什么名字。跪谢!”

    这个视频一出,立刻在光网掀起一滚滔天的巨浪。

    巨浪迎头拍下,质疑陈先先的声音顿熄。

    从机甲爱好者协会开始,越来越多的相关机甲博主加入讨论之中。他们对于娱乐圈中的种种没有一点兴趣,全部在激情讨论着这套舞蹈的操作。这显然是一段即兴舞,说明不是实现背好了操作来实现的——即便是背键位操作,能将数千次的敲击一个不漏一个不错地在一分钟内完成,也是一种很惊人的表现了。

    于是陈先先莫名其妙多了一群机甲技术粉……

    视频发出的当天下午,在林一的催促之下,陈先先的个人主页转载了那段视频,附赠了一句话:“谢谢大家的支持,游戏叫做机甲操作课时训练。/娇羞[图片]”

    游戏截屏之中,并没有众人所期望的超还原的震撼场景,只有以每秒一个的速度交替滚过的任务要求,输入栏,和一个反馈栏目。

    甚至没有机甲模型,整张屏幕上都是字符,密密麻麻的字符,乍一看去只有一片花白。

    陈先先在光网的某一端,微笑地看着评论中无数的问号。

    “我玩的游戏哪有那么简单。”他不动声色地幸灾乐祸,心想,这游戏可是当年军校的学长开发出来报社的每日作业呢……

    机甲爱好者协会的视频疯转开之后,陈先先的个人主页观众度忽然直线上涨。当晚,往日闯荡在评论间的刺头在一夜之间几乎灭迹。陈先先甚至在论坛里看见一些安利他的楼……让他有种自己突然红了的茫然感。

    但仔细去看,一些话题的引导暗示性还是很重的,隐约能察觉到幕后有人在推手的痕迹。蓝水娱乐的公关风格并不是如此温和、细无声的,这让林一开始怀疑是有别的贵人在出手相助。

    陈先先猜,这里面有一部分《机甲狂潮》节目组的功劳。

    与此同时,一些微妙的话题也开始在论坛间散布。

    ——说是陈先先已经准备进何杰书老师的剧组了。

    “光网上只是有很小一部分人注意,圈里却几乎全知道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正规途径传出来的消息。”林一愁得脑壳疼。剧组开机的时间和安排还没定,现在传出风声对陈先先而言并不算什么好事。他手下另一个艺人今天跑活动,得亲自过去,偏偏这个时候出了事。

    陈先先把行李箱推了过去,笑嘻嘻地安慰:“林哥你安心办事,我这边我能解决,又不是未成年需要个监护人。”

    “你这柔柔弱弱易推倒的样子能解决啥。”

    “……”陈先先被这个评价震了一下,他故作娇羞,忸怩地恶心回去:“大不了人家撒个娇让金主爸爸帮忙嘛。”

    林一警惕:“你上次明明说你和蒋青不是那种关系!你骗我!”

    “……林哥,你真的听不出来我在开玩笑吗?”

    好不容易劝走了林一,陈先先正考虑着如何消磨时光养精蓄锐面对明后两天的节目录制,就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来电的,是他发了信息后,没有一点回音的蒋青。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