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剧组前,一个标准的体检是必要的。尤其是《浮骸》这种机甲战争剧,又得是演员真身上阵操控机甲,必须严格地检查演员的身体是否能承受巨大的负荷,避免中途出现意外产生纠纷争执,耽误拍摄,也对演员不利。

    项目十分简单,陈先先又乖巧又安静,全程乖宝宝笑,叫伸胳膊伸胳膊,叫张嘴张嘴,叫蹦跳就蹦蹦跳跳。一套检查下来花费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林一便叮嘱陈先先带好兜帽在这坐着稍等,他得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一同跑腿,完成确认后的签约过程。

    陈先先倒没有异议。

    他坐在走廊上,忽略四周探究的眼神,低头用光脑看书。

    但其中有一道眼神尤为炽热。

    陈先先忍了忍,最终还是抬起了头。

    那个盯着他看的男人剃着一头圆寸,鹰钩鼻,三角眼,尤其是眉峰上纵向烙了一道狰狞的疤,显得他格外凶恶,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眼风一吹,大块头在的地方立刻空旷了起来,清出一条通道让他能继续“凶神恶煞”地盯着陈先先看。

    更重要的是,大块头穿着一身联邦军的墨绿色制服。

    戴兜帽的青年看过来时,大块头咬着的烟都抖了抖,眼神期盼。陈先先不确定地喊了个名字:“徐冬?”

    “哎,班长。”一收到召唤,大块头就咬着烟欢快地挥了下手。

    廊道不是谈话的地方,两人默契地朝一个安静的角落走去,开口寒暄。

    徐冬屁颠屁颠地跟了过来。

    二十多年的人生,陈先先虽然看起来与外界没什么多余的交流,但也确实是有好友的。

    他的朋友,都是还在军校学机甲的时候认识的那一波猛男。

    眼前这个叫徐冬的大块头,就是他的同学之一。陈先先到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他。

    “没想到班长你真去当了什么明星……干嘛受那份气啊,我看那群傻逼在光网编排你都心烦,哥几个都想去把那些人给踹翻了——”

    陈先先不接话:“你毕业了?”

    “毕业两年了,留校当的教官。”徐冬咬着烟视线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好几遍,镶着疤痕的眉峰微耸,看着凶神恶煞的:“你装乖还装的挺像的。”

    陈先先笑:“给我站直了,烟熄了。”

    他的表情没什么威慑力,相反还十分温柔,格外好看。徐冬看着他无害灿烂的笑容却下意识哆嗦了一下,乖乖照做。

    陈先先这人有个特点,那就是十分容易受责任感的影响。

    第一军团附属学校是班级制,自从班长的位置被辅导教官强行安给了陈先先后,这个仗着自己什么都会常常消极对待课程的青年只能乖巧起来。军校里长大的学生都是表面规矩,骨子里浪成一头野马,缰绳不够结实是捆不住的……陈先先处理这群野马的方式则非常简单:想逃课避课,咱们去打一架。裸打还是机甲对战还是其他任你挑,打得过,陈先先亲自掩护你浪。

    结果就是陈先先的管辖地盘里,所有同学乖成祖国未来的娇花。

    虽然三年过去,两人的身份地位都有了微妙的转变,但陈先先余威犹在。徐冬一下子摆正了身子,嘟囔了一句:“你当年笑起来还没这么……”

    “这么?”陈先先眯起眼,一脸无辜。

    徐冬瑟瑟发抖:“这么……帅。”

    两人玩笑了几句,可算拉回了一点熟悉感。他们谈了几句,大块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哎说正经的……我听说蓝星又在挖你啊?”

    “怎么?”

    “没,就是挺好奇的。蒋青还没放弃呢……”

    陈先先本来就是随口一问,闻言倒是微微一怔:“你和蒋青很熟?”

    “班长你装的挺像啊,不愧是当了演员的人。”徐冬才笑出声,笑音就卡住了。他看着陈先先的神情,不确定道:“蒋青盯了你这么久……你不会真不认识他吧?”

    陈先先抓到了重点:“他盯了我很久?”

    “……”徐冬骂了一声脏话,尴尬地摸了摸脑袋:“你不知道就算了……”

    陈先先哪肯放过他,笑眯眯地靠近一步:“说不说?”

    徐冬算个军二代,消息向来灵通一些,知道的自然比旁人会多一些。在陈先先威逼利诱之下,他终于还是把知道的都说了。

    “你还记得那年第三军团给你发了个邀请挖墙脚么……那是蒋青发的。”

    “他是第三军团的人?”

    “对,三团先驱者突击队的总指挥,不过退役了。他曾经领着一队机甲师拦截了帝国半个军团的事儿你应该有点印象吧,也是个名人了。当时你毕业考成绩一出,五个团的人都喊着要截胡你,但三团是最早的……知道为什么不?”

    这个男人的名字和面孔陈先先虽然没印象,但先驱者突击队的总指挥的名头还是知晓的。

    他不由陷入沉思。

    “因为挖墙脚的事儿蒋青老早就报到三团的上层去了,审批刚下来,你就因为成绩闹得风风雨雨。三团当年给的条件哥几个看着都羡慕,还以为你和蒋青已经接谈过了……”

    “没有。”陈先先回想了一下过去。整个军校的生活在他的回忆里呈现一种寡淡无味的灰,当时因为和一团的一些冲突,他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应对拒入军团的后续麻烦了,其他地方抛来的橄榄枝自然没有多加在意。

    徐冬低声嘟囔了一句:“这么看,那人还真是执着。”

    他的话题于是又歪到了同学身上。

    当年陈先先拒绝入团的事情,同学多多少少都知道点内情,但真正舍得下联邦军福利的也就陈先先一人。他们班一共二十来个学生,如今也只毕业了一半多,剩余还在每天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但无论毕不毕业,混的看起来都比陈先先好一些。

    两人站在清净的角落,交谈声也并不算大,只有偶尔路过的人会盯着陈先先那张脸多看几眼。陈先先只能把帽子又往下兜了兜,只露出有点肉感又稍尖的下巴,以及形状漂亮的嘴唇。

    四周集中过来的视线越发密集,林一还没回来,陈先先瞅着人群里一些人似乎是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他犹豫了一下,“我们换个位置。”

    “好吧。”徐冬显然也明白了眼前的情况,调笑了一句:“你也算个公众人物了。”

    军校的教官突然跑这种医疗点,当然是因为公事。

    陈先先给林一发了短信报了位置才跟上步伐。

    “我带学生在附近几个星系实战,有个操作失误被劫持了,混战中差点被扯掉一条腿。”徐冬捏着口袋里的烟,犹豫了一路,最终还是没敢叼上:“这里比较近,带他过来看看。”

    提供给军校的病房是专门留置的,干净整洁宽敞,两人进房时医疗舱里是空的,还没脱下染血的战斗服的学生正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委委屈屈地在光脑上写检讨。看见两人进来,他的目光下意识黏在了陈先先脸上,一脸恍惚。

    徐冬有点想踹他,但看了看学生右脚上固定的金属外壳还是忍住了。

    陈先先扫了一眼:“看着只是撕裂伤,养个两三天就能训练了,没什么问题。”

    “他是没什么问题。”徐冬想起来就气,“实战倒是差点失败了,这不争气的……”

    学生垂头丧气地低下头继续检讨,连陈先先都不敢再看。

    在房间里歇了有十来分钟,林一才收到短信才赶了过来。

    “陈先先,可以可以,过了过了。”经纪人一进门就被徐冬这个凶悍的外表给震了一下,神情都弱了下去,“这谁啊?”

    陈先先一脸镇静,“我老朋友,捡破烂时候认识的。”

    徐冬:……

    “有空一块儿玩。”疾行舰已经待命了,陈先先冲徐冬挥了下手,从兜里摸了张名片丢给他,重新拉低兜帽,跟着林一向外走去。

    单脚跨出门的瞬间,青年犹豫了一下,给蒋青发了条消息。

    “蒋哥,我有点好奇,你怎么对我这么熟悉?”

    ……

    …………

    “教官,那谁啊。”学生扒着门框小心翼翼地往外张望。在他的视野中仅有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青年逆行在人群之中,却有股莫名的气场将其与旁人隔绝。似乎察觉到窥视的视线,陈先先侧头回首,兜帽的阴影下,黑漆漆的眼中的笑意没什么色彩,仿佛能洞穿窥视者,让人甚至无暇去看他的模样。

    学生仿佛被一桶凉水从头罩下,呆呆地缩回身来。因为腿脚不便还差点摔到地上。

    陈先先一走,徐冬终于能光明正大地重新咬上烟,点燃。他慢悠悠地呼出一团伸展的白丝:“咱们一团副校的几大传奇都听说过吧……保持了三年的最佳毕业记录,就在他手上。”

    最佳毕业记录……

    学生隐约想起了什么:“……他就是八年满分毕业的那个学长?”

    军校的入学年龄为十二岁,标准的课时要长达十三年,但只要能够完成所有课程并通过毕业测试,军校生随时可以申请毕业。陈先先和别的人有些不同,他是十四岁时才转入了军校,二十二岁就已成功毕业。

    而且是以满分的成绩。

    无论是毕业的速度还是成绩,他都是所有军校间流传的一道传奇。可惜上头保密工作做的太好,除了同班的军校生,几乎没人知道传奇的缔造者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最后去了哪里。只知道他有个怪癖——非红漆机甲不碰,轻型机最好。

    于是在联邦军与军校生们的闲谈里,神秘的陈先先一般都是被尊敬地称为……“那个男人”。

    “那个传奇难道是真的?”学生悚然。

    徐冬不知回想起了什么,下意识摸了摸眉峰上的一道疤:“他可比传闻里的厉害多了……”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