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艺人和一个身经百战的保镖打一架……这证明方式太过简单粗暴,非常人能够想到。

    陈先先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都行。”

    打架,简单。

    见他应的干脆,何杰书也不好意思拒绝,索性也应了下来:“好吧,是个办法。”

    这颗景观星球唯一被开发的就是这座极高的山头,浮在林海之上,像一方伫立的高高海岸。但一座山开发后的成果不仅是其上玻璃铸造的宴会场所,还有在山体之中深埋的地下斗场。

    “这里最开始并不是用于聚会。”他们穷尽微潮昏暗的甬.道,巨大的隔离门伴随着涌动的气流向上抽开。蒋青低沉的嗓音夹杂在噪响中,却清晰可辨:“而是一个黑.斗场。”

    黑斗场,也就是非法的机甲竞技场,场中的机甲师生死搏斗,场外赌.金挥洒。如今名声最盛的黑.斗场,便是陈先先诓骗林一时提到的“莫罗星”。

    话音一落,蒋青便握着操控着整座地下斗场的钥匙,切亮灯光。

    陈先先下意识眯起眼——

    在骤然爆亮的炽白光束中,整个地下空间仿佛被十余颗高悬的恒星照得透亮。这方空间的穹顶高度惊人,至少有十米以上,四方则更为宽阔,唯有向边缘层层叠高的观众席内圈延伸几栋高柱撑顶。通风系统带起的气流迎面扑来,丝毫没有潮霉气味,不知建筑师是如何设计出这样的地下建筑的。

    “那边是换衣室,里面应该有干净的战斗服。机甲仓库在那儿,不过你不能进去……喜欢什么样的机甲?”蒋青看了看身旁一瞬惊艳后就冷静下来的青年。

    高亮的灯光之下,陈先先眼角的泪痣颜色更为醒目,他随口道:“只要是红漆的轻型机……什么都行。”

    机甲师有专门的战斗服——这种服装贴身,材质柔韧滑顺,能够增强动作捕捉器与精神触手的感应,缺点是造价高昂。陈先先进换衣室换了一套差不多合身的战斗服出来时,何杰书已经领着自家保镖来了。

    保镖有一颗光头,看其秃头的程度,实力应该不错。光头对陈先先似乎有点好奇,很干脆地选择了比较习惯的机甲。

    智能裁判在穹顶撑起大幅的虚拟屏,读取现场信息后亮起一串字符:“轻型机(红方)vs综合机(蓝方)。”

    “请非战斗人员退出红色警戒线外,我们将开启阻断场。”

    “你要什么操作模式?”

    何杰书看着场地一环飘起的紫色雾气,与蒋青隔了一个空位,也在观众席上坐了下来:“8号。”

    8号操作,综合型。

    该操作模式下,机甲师不仅需要全套动作捕捉,还要盲操作指尖分割两方的微型键盘细节化指令。专业性非常之强。

    陈先先知道何杰书为什么希望请一位机甲师来演了——这种操作不仅困难,不能凭借背诵键位了事,还需要操作者的身体能够负荷动作带来的压力,想完美还原这种操作,太过严苛了。

    不过对于陈先先而言——

    “真熟悉。”青年垂眸看着控制舱内逐渐将他包裹成茧的棉絮状动作捕捉器,轻轻闭上眼。

    待机甲后方的挂架松开,才重新睁眼。

    场外,透过镜头,蒋青与何杰书一下子看见了那双还攒着一点笑意的眼睛。

    漆黑,明亮,刀光剑影。

    “请红方蓝方预备。三,二,一……开始!”

    电子音刚刚扬起,红色的魅影就飞快地前冲,闪现在了敌方跟前。蒋青为陈先先挑的轻型机比“燕尾”的版本要新一些,身高三米六,轻盈疾速,但重心却难以把控。从两人面前的镜头中去看,陈先先后腰虽由控制舱的保护索扣紧,但四肢陷入棉絮般柔软的动作捕捉器之中,悬空着轻盈利落地滑动。

    他指尖敲击键盘的速度缓慢,但两架机甲互冲之中,红色轻型机轻盈又随意,仿佛是在舞蹈,而非进行一场冰冷机械之间的决斗。

    何杰书已经看呆了:“他是演员?”

    “应该说……他现在是个演员。”蒋青凝视着画面。

    两方互相来回地进攻了三四番后,基本的火力.系统已经完全被激活,漫天都是激光剑与镭射枪交织勾勒的光影。镭.射枪的线状光弹方才成排地擦过,那架红色机甲便背手切换了掌心的发.射器,液态能量紧随其后开始崩腾。轻型机脚下滑步过渡了后冲了力度,脚下踩过一个微妙的弧形,再次逼身向前。

    掌中激光化作的长剑倏地亮起,蓝漆的综合机举臂竖起能量屏障堪堪去挡,却还是被压退半步。

    画面中,陈先先眼帘微垂,做出“劈砍”动作的双臂末端,指尖游刃有余地缓缓敲动微型键盘。他嘴角忽然扬起一丝笑意,腰身一紧,猛地收回前扑的力道。高负荷状态下运动使陈先先的臂间的黛色血管纹路若隐若现,但青年的神情半点没有吃力,他收腹撑臂,在敌方收力不及向前踉跄的瞬间竟背身一跃,自高向低递出激光剑,大力地向下方刺压——

    场地内自带的保护机制亮起刺目的屏障,激光剑与屏障相互摩擦,竟爆发出一团团火花。直至半柄激光剑都已镶入那道屏障,陈先先才扣动键盘,猛地熄灭激光剑,轻盈跳开。

    保护机制消散,智能裁判闪烁了一瞬:“红方获胜!”

    陈先先从机甲里爬出时,身上仅出了薄薄的一层汗,他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蒋青的反应,露出一个炫耀的笑。

    还来不及看蒋青的反应,另一道声音便夺走了他的注意力——

    “陈先先?先先是吧。”中年男人双目有神,健步如飞……如果不是蒋青用他独有的凛冽眼神钉在何杰书身后,他估计能一把扑上去,“可以可以可以。演技是能够解决的,来,嘴角带一点笑意,要孤傲一点,眼神冷一点。”

    陈先先有点手足无措。

    蒋青看不下去了,皱了皱眉:“先先。”

    他的声音丝凉,一下子将陈先先从茫然里救了出来:“不要管他。”

    何杰书回头瞪了他一眼。

    蒋青并不理会,继续道:“回想一下你在……那儿的时候的心情。”

    有外人在,男人并没有说的详细,但陈先先却一下子明白过来,蒋青是提醒他回想军校时候的状态。

    在一团副校的时候……他每天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陈先先闭上眼,皱了皱眉,而后神情舒缓开来。

    青年轻轻勾起一点嘴角,而后重新睁开眼。

    退去了装乖无害的伪装,陈先先那双漆黑的眸子却愈发闪耀,透露出一丝冷淡的宁静。他面上的笑意不深不浅,带着点百无聊赖的寂寞,姿态气定神闲。那双黑漆漆的眼珠一转,轻轻扫过身旁紧紧盯着他看的何杰书,眼刀带风,飘飘而过,却仿佛在瞬间洞悉了他人的全部破绽。

    他每一次呼吸里都透出“干不成最喜欢的事,次喜欢的事又太简单了,碾压别人都没有快感。”的意味。

    ——令人牙酸的孤傲。

    “完美!”

    何杰书兴奋地握住陈先先的双手,目光热切,仿佛两人之间已经搭建起了深刻的革命友谊,“你是蓝水的艺人吧?经纪人的联系方式有吗?我们谈谈剧本,和你的角色……”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