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出行要等航班。

    蒋青就牛逼了,他有私人的小型舰船。

    疾行舰航速快、噪音大、安全防御一般、颠浮感强,重要的是它每一次宇宙航行燃烧的金钱都比普通的客运舰多上一倍,这还是陈先先第一次看见有人拿疾行舰当私人舰船的。他跟在蒋青身后进入舰船舱内,豆黄色的灯光迎面而来,船舰内有一个供乘坐者娱乐休息的宽阔房间。

    蒋青先他一步在一方固定的长桌另一端坐下,桌的两侧配着宽大的沙发。陈先先端端正正地坐上去,一下子陷进柔软里,仿佛躺在一团丝凉的云朵上。

    “有任何需要可以提,这艘舰船上光网信号还可以,你可以休息……”蒋青从桌面拿起一本纸质书翻开,回想了一下,“一个多标准时。”

    陈先先点点头,打开光网,难得翻起了自己的个人主页。

    那张站在机甲前拍的照片反响还不错。尽管评论里面夹杂着不少寻来挑事的池天粉丝,言语不那么文明,但陈先先眉头都没动一下,专挑那些夸他帅的评论治愈心情。

    昨天晚上开始的那些言论开始发酵,林一给他主页更新的那张照片底下竟然有五位数的评论,虽然大部分都是怼他的。

    陈先先翻了一会儿就有些犯困,他把脑袋往后靠了靠,眼皮开始打架。

    “困了?睡一会儿吧。”蒋青看着他迷迷瞪瞪的模样,放下手中的书。伴随着他的动作,舱内的灯光渐渐熄灭。

    陈先先还想挣扎一下,但昏暗的环境实在太勾引睡意,身下软绵绵的沙发床似乎有种奇妙的磁力吸附住了他的身体,没过一会儿就缩着身子睡了过去。

    耳畔是隐约的机械运转声,但盖不过青年平稳舒缓的呼吸。蒋青知道对方的警惕性强,不敢做的太过明显,就在一片黑暗中捧着纸质书,不时用余光观察陈先先宁静的睡颜。

    青年今日穿着的礼服是他准备的,为了契合身型,程卓特意找陈先先拿过了身材数据……那份数据自然也由程卓教到了蒋青的手上。

    腰细,腿长。

    青年似乎怕把一身正装弄出褶皱,睡姿非常的正经,一动不动。纯白的礼服完美地勾勒出了他身材的弧度,也辛亏陈先先肤色偏白,又身材纤瘦,才能压得住这一套简朴又精致的剪裁。

    非常的……好看。

    ……

    …………

    陈先先不知为何是真的有点累,这一觉睡了有一个小时,还是被外界的声响吵醒的。

    因为警戒心强,有压抑着的脚步声靠近时他身体里的睡意就自然而然地被抽走了,陈先先蓦地睁眼时身子已经坐得笔直,手下意识撩向背后。但重新睁眼之后,他又恢复了平时无害的样子。

    舰船上的工作人员正掩着声响端来一杯果汁和一杯黑糊糊不知是啥的液体,果汁摆在陈先先面前。他有点茫然地眨了下眼,目光一下撞进蒋青浅灰色的眸子里。

    男人拿起盛有不明液体的杯子,移开了目光:“醒了?”

    陈先先还有点迷糊,抱起果汁发了会儿呆。

    蒋青看出他还没醒透,也不出声,只打开了灯光,而后将舱腹两侧的墙壁设置为透明窗的观景模式,星辰细碎的光一下子洒落进来。

    陈先先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反应过来,航程已经快要结束。

    他捧着果汁,看着蒋青眉头也不皱地将那杯药汁一样的东西灌了下去。陈先先联想了一下这颜色的药的苦味……连忙吸了两口甜丝丝的果汁。

    “你为什么进入娱乐圈?”蒋青放下杯子,开口问。

    这问题提的有点突然,陈先先楞了一下,眯起眼向窗外眺望——一望无际的宇宙仿佛一块顺滑的蓝丝绒布,除去洒落的无数璀璨宝石,最下方还有一弧剪影。那剪影愈发展露全貌,煌煌的灯火便愈发清晰,高耸的山巅修建了一方漂亮的建筑群,他看见四面八方无数舰船缓缓地向地面沉去,舰船脚下,林海滔滔作响。

    “当然是因为喜欢啊。”陈先先慢慢回过神来,转过头冲蒋青微笑,“说起来蒋先生你可能不信,我小时候就想演戏,特别喜欢,结果进了军校……人家三天两头跑机甲房,我是三天两头跑娱乐厅看电影看剧,还给学校写了个什么信,要求他们在图书馆增设演绎方面的书籍。”

    “要不是因为我成绩好,估计早被劝退了。”

    陈先先的面上光影变幻,“当时一同被密封档案的那一批,因为那些霸王条款只能去当个机甲修理师,我呢,就开心了。当天就等航班坐到了蓝水娱乐的总部去,晃了两天,跟他们签了约。”

    他摸了摸眼下的泪痣,喃喃道:“还得感谢这张脸。”

    舱内一时有些寂静,最终还是蒋青出声打断了陈先先的回忆:“以后别叫我蒋先生,换个称呼吧。”

    陈先先觉得这称呼挺好的啊,有点疑惑地思考了一下:“那,蒋哥?”

    “……换个。”

    正咬着吸管喝果汁的陈先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呛了一下:“你不会想占我便宜,让我喊老什么的吧……”

    蒋青阖上书的动作一僵。

    陈先先正观察他的动作,不由瞪大眼,“哇,不是吧?你真想让我喊老大啊?我还没同意当顾问呢,不喊不喊!”

    蒋青:……

    男人心情复杂地推了下眼镜,叹了口气,起身道:“着陆了,你整理一下仪容。”

    晚宴所在的景观型星球,有让人舒适的引力,以及空气构成。停机库设在地下,作为客人,陈先先本来想先一步下去,没想到蒋青直接出了疾行舰,还绅士地对他伸出手。

    男人的手微微粗糙,很凉,几乎没有什么温度。陈先先一落地就笑着松开手,低声道:“我这待遇有点好吧。”

    “还行。”蒋青侧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先先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一点笑意。

    从地下行出,迎面就是清醒清凉的夜风。

    两人保持着礼貌又安全的距离并肩朝灯火通明的建筑群行去,低声交谈。因为身高的缘故,蒋青不得不稍稍垂着头,陈先先有时候看见男人微垂的眼帘,黑色的眼镜框在蒋青锋利的面部轮廓上烙下一片网状的阴影,仿佛束缚住了男人气场神情里令人畏惧的野性。蒋青对他算是十分有耐心的了,尽管话少,但陈先先能感受到对方在维持两人之间的气氛。

    这种人要是成了自己的老板,也算不错。

    陈先先所熟悉的晚宴,一般都是圈内的,一到场,车门一开,四周黑压压一片都是媒体的镜头。进了宴会,也会有一些媒体拿到晚宴主人的同意,可以跟近拍摄。

    到了现场,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蒋青说“不是那种晚宴”。

    那一片建筑群几乎都由透明的类玻璃材质搭建,在山顶伫立,环绕着一方巨大的泳池,在星光灿烂的夜空下亮得像是一颗发烫的恒星。一眼望去,所有人几乎都是一副正经装扮,三三两两握着酒杯站在一块交谈。

    陈先先敏感地发觉,蒋青靠近建筑群的那一瞬,有无数影影绰绰的目光飘来。

    “这个晚会以星球命名,每一年都会有一次,大多数都是熟人。各行各业的都有。”蒋青用他一贯冷淡的声线解释,“是交际场合,到场的人心里都有点分寸,你可以放心。”

    这个星球不知有没有分四季,但至少今夜的气候是温和微凉的。陈先先跟着蒋青走到室内,才感受到了一点暖意。

    陈先先目光扫过人群,忽然凝住了。

    “我还有点事,你可以先吃点东西,我一会儿来找你。”蒋青看见不远处冲他挤眉弄眼的几个人,一低头,才发现了身侧青年的不妥。

    “嗯?嗯……”陈先先的目光还凝固在不远处,心不在焉地应了两声。

    蒋青皱了皱眉,顺着他目光望去,看见了——

    一桌子五花八门的甜点。

    陈先先终于回神了。

    “蒋先……蒋哥你去吧,我找点吃的。”他笑眯眯地撞了下蒋青的肩膀,还很欢乐地挥了挥手,“你有事就来找我,我就坐在这儿。”坐在这儿吃,哪也不去。

    也不等蒋青什么反应,他保持着最后的风度向长桌迈步而去,只不过步子有点大,有点急。自然也没发觉身后蒋青莫测的眼神。

    陈先先嗜甜。

    他是真的特别喜欢甜品。

    这种晚宴,大部分人来都是为了应酬,认识什么人,所以摆在桌上的食物大多都易食且精巧,稍微能够顶饿,甜品无疑是种很好的选择。那张专门用来摆放甜品的长桌极长,陈先先走到一端往向另一端,有种不见边际的感觉。

    “我真幸福……”陈先先几乎想落泪。

    有林一在身边的时候,他天天被念叨保持身材的重要性,以及甜点对身材的凶残摧毁力,这些五颜六色的糕点,只能出现在梦里。陈先先回顾了一下黑暗的过去,自己大概有几个月没碰过甜的东西了。

    ——而如今,林一不在。

    陈先先挑了一盘马卡龙,找位置坐下来,心想:还好没拒绝这次邀请……蒋先生真是个好人!

    蒋青和什么人谈什么,陈先先感兴趣,但也不会多问。他只在扫荡甜品的途中往男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见了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正和一本正经的蒋青说着什么,偶尔还会往他的方向瞟一眼。

    那些目光不带恶意,只有些好奇,他也就不再探究了。

    蒋青这一走,足足有二十来分钟。

    陈先先捧着一盘巧克力戚风蛋糕行来,人家是拿一碟,他是搬走了整整一大盘,一路上走的小心翼翼。等到了近处,他一抬头才发现蒋青已经回来了,正坐在他方才起就一直霸占的位子旁边。

    “蒋哥。”陈先先将盘子哐当一下放在了桌子上。

    ——那盘子是真的很大,装着五六个小蝶,一碟一块蛋糕,非常之壮观。

    “……”男人心情复杂,“你很喜欢吃甜?”

    巧克力戚风蛋糕质地松软,像一块柔软的棕色海绵,上头淋着巧克力酱,撒着白巧克力碎。陈先先看起来兴致很高,他甚至很热情地给蒋青递勺子,一改往日的礼貌疏离:“喜欢。蒋哥你尝尝这个!超好吃!”

    蒋青本来没什么兴趣,但架不住陈先先热情,尝了一小口。

    蛋糕本身的甜味并不浓郁,戚风的存在感主要在于它软绵的口感。陈先先显然是顾及到了蒋青的口味,与他自己干掉好几份的奶酪蛋糕相比,这种甜品的甜味大多来自淋在表面的酱料,味道不算很腻。

    但对于蒋青这个从未吃过甜点的人来说,一口下去,脑中只有一个字:甜。

    甜味从口腔蔓延开来,如果不是某人还在面前晃悠,蒋青的眉头一定会锁得死紧。

    “怎么样?”陈先先期盼地看着他。

    蒋青对上那双闪闪发亮的黑色眼眸,试图摸向水杯的手停了下来,迟疑道:“……还可以。”

    这个回答虽然有些勉强,但陈先先善良地把他的语气认为是矜持,十分愉悦:“是吧,我就说很好吃吧?你先吃,等等啊,我再去看两圈。”

    青年一背过身朝远方排列甜品的长桌行去,蒋青就皱起眉,灌了半杯白水试图冲淡嘴中的甜味。眼看着陈先先在长桌前转了好几圈,似乎在挑选着下一个目标,蒋青隐约感受到对方向自己推荐甜食的热烈兴趣,头皮有点发麻。

    男人只好站了起来,用另一个话题制止了。

    “陪我去见一个人。”

    他没说是什么人,陈先先也没有多问。

    “可惜没有舒芙蕾……”似乎是因为心情不错,陈先先在路上还在跟蒋青笑着比划,“不过那种也要趁热吃好。”

    蒋青口味向来素淡,平时吃的都是营养师特意分配好的营养餐,甜品几乎没有动过,也并不喜欢。

    其实大多数机甲师都和他差不多,为了保证身体足够负荷驾驭机甲的压力,他们得勤于健身,规划饮食,日复一日地去熟悉那些冰冷冷的机械。像陈先先这样放肆又自由的……非常之少。

    “你以前还在军校的时候也这样?”蒋青问。

    陈先先拿纸巾嘴角的巧克力酱,一面跟上他的步伐一面回忆:“是吧?不过得等假期跑出去找,学校里是没有的。”

    “不怕体测不过关?”

    “为什么会不过关?”陈先先十分疑惑,“我一直拿的满分啊。”

    蒋青隐约懂了,这就是天赋的力量。

    两人交谈的间隙,蒋青的步伐已经慢了下来。他们两人的身前,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正坐在角落,兴致不高地看着光脑。

    “何杰书老师?”陈先先抬头一看,似乎懵了。

    何杰书这个名字,陈先先在《机甲狂潮》的录制过程中也有提过,当做了他操作技术的挡箭牌。这是一个老派导演——许多经久不衰的机甲题材的作品都出自他手,每一个专业镜头都是经得起考据的,被许多自学者当做机甲操作的启蒙教材。

    ——他的作品,也是陈先先的机甲启蒙。

    蒋青虚伸了伸手,似乎想揽过他的腰,最终却还是没这么做。只是引着陈先先走过去:“我应该跟你说过,有一份礼物。”

    “……我记得啊。”陈先先继续懵,“你们认识啊?”

    但身旁的男人没再说话了。

    远处那个中年男人仿佛也察觉到了他们的视线,转过头来。

    “蒋青?”

    “老何。”蒋青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我上次跟你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何杰书脸上的喜色还没聚起便因为这句话愣了一下,他目光一转,落在了陈先先身上,轻轻皱起了眉。

    陈先先演技差……虽然只是一般差,但从往期的作品和圈内、光网上的评价都能直观感受到。何杰书作为圈子里有名的导演,拿到的评价自然就更为清晰一些。

    他对待作品向来十分严谨,又有那个资本去随意挑拣演员,眼光自然严苛。虽然是蒋青介绍的,但陈先先在大众面前的形象——柔弱、演技一般,除了容貌达标,其他都与他手上的那个角色的要求有点距离。

    演技这个问题倒可以稍后再说,但他这次需要的是一个正正经经的机甲师——这个要求是有点异想天开了,降低点要求也是可以的,但总不能让一个从未在荧幕前驾驶过机甲的人来顶替啊。

    “你也知道我要求比较严,他……”他有些为难。

    “我说过了,你想找一个真正熟悉机甲的演员,他是最好的选择。”蒋青丝毫不退让,声音稍沉了下去。

    “……那也不能你说是就是啊。”老人家有点怂,低声嘀咕了一下,目光却不由自主在陈先先的身上转了一圈,紧紧地锁着眉头:“你会哪些操作模式?”

    陈先先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询问自己,下意识说了实话:“都会。”

    “擅长的呢?”

    “都擅长。”

    何杰书的眉头皱得更紧,似乎觉得陈先先自大了些,有点不喜。

    但蒋青的所有耐性已经耗尽了。

    “这样吧。地下斗场今天虽然没有开放,但我能拿到钥匙。你的保镖呢?”

    “在副厅……”何杰书仿佛反应过来了他想说些什么,“你想?”

    “让先先用你希望的操作模式,和你的保镖打一架,怎么样?”

    最后的问句,是向陈先先询问的。

    ※※※※※※※※※※※※※※※※※※※※

    陈先先:老大!

    蒋青:后面那个字换了吧。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