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人士”。

    这个用词可以说是非常之不客气了。

    那两个艺人慢慢地变了脸色,看着程卓两手提着护理机甲的工具箱从红漆的“燕尾”身后绕了出来,甚至没有给予他们一个眼神。他穿着蓝星安保的制服,戴着染着污渍的长白手套,胸前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写着“蓝星安保:一号队队长”。

    一号队是蓝星的王牌机甲队,其队长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能在娱乐圈混出一点成果的人大多不是傻子,在察觉程卓身份的瞬间,陈先先再看,那两人已经恢复了平常的脸色,还很不好意思地道歉:“那我们先走了。”

    只不过转身的瞬间,瞄了陈先先两人一眼。

    “哇,好凶。”陈先先佯装委屈,一下子缩在林一身后。

    程卓看了他一眼,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最终还是很礼貌地打了个招呼:“陈先生,晚上见。”

    “晚上见。”

    直到两人回到录制舞台的后方,正在更新主页的林一才恍惚想起了什么:“为什么要晚上见?”

    “因为……晚上我有点事要出去。”

    “那为什么是晚上?”

    陈先先有点头疼,转移话题:“陈导来了,我先溜了溜了!”

    他一下窜了出去,林一手短,捞空了,只能眼睁睁看见青年穿着红色的运动服一下子飞身跨上了舞台,还转身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舞台灯光正在调试,暖色的光束打亮那张好看的面孔,让人发不起脾气。

    陈先先转过头才松了口气。

    他很怕经纪人再扯半天他到底有没跟蒋青进行什么不为人知的py交易……

    舞台上的气氛比昨日还要沉默一些,不知是不是昨晚那些光网上流传的舆论给予了池天好心情,他又恢复了温和自信的模样。无数奇异的视线扫来,似乎想在陈先先的面上找到一点疲倦,却有点失望。

    陈先先假装没有看出他们的意思,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今天台上为每一位选手配置了一个座位,陈先先观察了一下,上面带了投影感应设备。

    “不要太紧张。”坐在他左手边的池天很友好地安慰他,“反正你是在剧组都没能摸到机甲的新人,尽力就好了……”

    陈先先闻言也不生气,只笑了笑,凑过去压低声音耳语:“那我们来打一把,输的叫爸爸?”

    他漆黑的眸子笑意盈盈地与池天对视,眼底却沉淀着一点冷淡,灯光一照,显出一点刺目的锐利。池天蓦地一惊,不敢再接话。

    打一把?他想起昨天陈先先获胜的那一局对擂,后背莫名有点发冷。

    “真怂。”陈先先看出他的迟疑,嘀咕了一声,心情愉悦地转开了视线。

    池天只好选择闭嘴。

    此时节目录制已经开始,镜头正在拍摄女主持与嘉宾的互动,诚实地记录下了两人互动的全过程。节目播出后,那些说他欺负池天的呼声一定会更加高涨。

    但陈先先并不在意。

    光网上既然已经定性他欺负了这个家伙……他不真欺负一下,不是亏了?

    ……

    …………

    节目流程有些变化,但主题依旧是不变的。

    第一期《机甲狂潮》,依旧着重在于表现机甲卸除火力系统过后的搏斗。昨晚新的台本就发到了手上……但陈先先昨天有点心事,没仔细看,只知道了个大概。

    前面的小游戏小环节大体上没有改变,只是到了原本应该进行表演赛的时点,女主持人却宣布了新的环节。

    “大家知道迷你机吗?”

    八个半米高的迷你机甲由工作人员搬到了台前,挨个对应地放在选手的面前。

    在这个过程之中,主持人的话还在继续:“各位选手应该都有接触过输入型的操作吧,现在利用迷你机,给你们一个装酷的机会。”

    其他人都仔细看过台本,都不惊讶,只有陈先先有点懵。

    迷你机?展示?

    操纵这个小机器人?

    星际中的大多数艺人身体素质都无法达到动作捕捉操作模式的最低要求值,所以即便是演戏中准备真身上阵,也只会选择用输入型操作。在场的八人,除了陈先先,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在荧幕前操作的作品,只要截取曾经练习过的片段,就能不尴尬地渡过这个环节。

    池天与前几人的选择差不多相同,他挑选了自己“成名片段”中的那段操作。

    那是一段打戏。

    池天座椅上的投射器开始运作,各色光线交织,形成一方键盘。

    能红起来,池天无疑是有点真材实料的。

    池天在那剧本中的那段剧情讲的是他孤身突围,虽然迷你机卸去了火力.系统,但基本的飘逸动作还是能表现出来的。他大概是真的好好背过这一段戏的键位,陈先先撑着脑袋看了半晌那个蹦蹦跳跳的迷你机,也得承认这段表演还算不错。

    池天过后,下一个便是……

    “先先?”

    池天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他在剧组确实没怎么能摸到机甲,自然不会有那种编排过的、好看的打戏能够发挥。

    但主持人只是要求展示操作,没要求一定得用打斗耍帅吧……

    聚光灯集来,陈先先低头看着面前光线凝构的键盘,思考了三秒钟。

    操纵这个迷你机,还要酷炫一点?

    他仿佛想起了什么。

    陈先先的手指纤长,指腹光滑柔软,在聚光灯的照耀下白得发亮,几乎看不见茧的痕迹。他伸出双手,十指轻盈地在面前漂浮的虚拟键盘之上划过,随意地摁了几个键。与此同时,那个与虚拟键盘相连的迷你机,也轻巧地动了起来——

    小小的机器人蹬直腿,第一个动作,便是踢腿独脚而立,许久才僵硬地向前迈出一步。

    选手中似乎有人被这个傻乎乎的动作逗笑了,四周影影绰绰都是笑声——尽管陈先先已经从第一场对擂中展现了谜一样的战斗力,但谁也不知晓他究竟用的是什么操作模式……对纯输入的操作,究竟熟不熟悉?

    唯有嘉宾席上的三人视线微微一凝。

    ——这种迷你机是模拟机甲制作的,其反应与机甲几乎没有异处。但众所周知,这种高大的机械人型十分沉重,除非开启反重力模式,否则在平面上,想稳稳当当地独脚而立,其对机甲操纵重心的熟悉度应十分惊人。

    陈先先没他们想的那么多,他有些被眼前的小东西勾起了兴致,手指忽然舞出一片模糊的瓷白残影。

    于是小机器人双脚落地的那个瞬间,整个迷你机的动作忽然一缓,浑身猛地震了下,在胸前一本正经地在胸前架起双臂。

    所有人有所预感地瞪大眼。

    后台忽然飘起一阵鼓点分明的音乐来。

    伴随着音乐的加入,小机器人动作柔软流畅地扭了扭脖子,踩着力度惊人的鼓点,就此跳起舞来。

    迷你机不大,只有半米高,虽然身型结构与那些高大帅气的机甲等同比例,但身高摆在那儿,一点霸气也无,反而显得可爱。它跳的还是街舞——那种跟随着音乐力量时而柔软时而刚硬的舞姿,每一发动作都恰好踩在节拍之上。

    音乐走到高.潮,那架迷你机跳得尽兴,还蹦起,做了个非常漂亮的后空翻。炽白的舞台灯光在它明亮的漆面折射,闪烁得令人下意识眯起双眼。

    这个舞蹈,仅有一分多钟。

    随着音乐渐敛,一舞完毕,迷你机还颤抖着扶着胸口,仿佛在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陈先先此时已松开左手,撑在下巴之上,正笑眯眯地注视着自己的作品。

    他的视线似乎太过炽热,小小的机器人装模作样地晃晃脑袋,仿佛有点晕眩,哒哒哒地转了两小圈,随后浑身一直——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没声了。

    “哇——”

    陈先先右侧的女艺人沈佳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陈先先心中一动,手指最后飞舞了两下,那只小小的机器人便忽然支起脑袋,冲沈佳晃了晃手臂,又啪叽一下躺了回去。

    这次陈先先没有再加什么小动作,而是笑着举起双手,“结束了。”

    在所有人都在装逼的时刻,这一曲舞蹈简直格格不入。

    但没有人敢出声发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种操纵,需要怎样的技巧。

    寂静中,还是沈佳首个回神,鼓起掌来。

    女主持也在掌声中回过神来,“哇,先先,深藏不露啊。”

    “没有没有。”陈先先笑得一脸害羞无奈,乖宝宝式坐姿:“就是会玩一点键盘类的机甲游戏……”

    “机甲游戏能练成这样?”池天忍不住拆台。

    陈先先转过头撩了他一眼,嘴角笑意更深:“还会看点电影,比如何杰书老师的电影专业性就很强……毕竟我是个在剧组都没能摸到机甲的新人,也只能自学啦!”

    “在剧组都没能摸到机甲的新人”这个定位,还是最开始由池天说出的。

    穿蓝衣的青年被这么一呛,脸色稍微有些僵硬,只能讪讪闭嘴。

    陈先先还不打算放过他,笑嘻嘻地又补了一句:“比你厉害吧?”

    ……

    …………

    虽然说是展示,但最终还是需要嘉宾评分的。

    林镇安当然给了陈先先一个高分,另一个嘉宾的评价也算不错,唯独董是钱略过了陈先先,一副不是很想搭理的样子。陈先先倒也不介意——他拿的算是选手里头最高的评价了。

    后续的录制结束的很快,这一期在调整后都是一些熟悉选手以及嘉宾的小游戏,也有嘉宾手把手教机甲操作的环节,不知是不是节目组刻意而为,教学与下午最后的三把选手对擂,都与陈先先以及池天没有半点关系。

    于是对擂过后淘汰的三个位置,自然也与陈先先毫无关联。剩余的五人,除了陈先先、池天、沈佳,还有便是节目录制开始之前企图靠近机甲的两人。

    ——他安安稳稳地渡过了第一集。

    晚上六点,第一期节目录制结束后,陈先先卸了妆换上蒋青昨天送来的礼服,才躲过林一向停机库行去。

    一天录制过后,他多少有点疲惫,低着头揉着额角从无数舰船的缝隙中行过。等再次抬头时,才发现蒋青竟站在漆黑的疾行舰前静静地等待他。停机库内漂浮着一股极淡机械护理油的香味,不知是不是灯光的缘故,男人往日凌厉的浅灰色眸子似乎柔和了许多。

    “走吧。”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