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先的预感向来很准。

    说是重新录制,但由于临时的服装、妆容还有一些布置的改动无法及时完成,下午几乎算是一场彩排。在陈导的有意为之之下,池天差点当场对陈先先黑下脸来,倒是陈先先一直摆着笑脸,十分的气定神闲。

    下午林一没来现场,知道节目组氛围的改变,还是通过光网上热传的图片。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光脑投射而成的虚拟屏幕之上,并不清晰的照片显然是偷拍后上传的。

    画面略有些倾斜,稍高于地面的舞台之上,立着许多模糊的人影。画面的中央,能由脸辨认出身份的,只有两人。一身蓝衣的池天面色有些难看,因为稍微倾身,看起来比往常意气风发的模样弱势不少,而他的视线所指,陈先先微微侧首,满脸笑意。

    可能是拍照角度的问题,陈先先半张脸都隐没在晦暗里,乍一看去十分的诡异。

    最先将这张照片发在光网之上的账号已经注销了,如今都是一些八卦号在看图写话,脑补了一出出大剧。林一稍微翻了翻,大多都是说陈先先干了什么事,欺负了池天……至于一个十八线怎么能能欺负一个一线的新秀,一定是池天的脾气太好,性子太软,陈先先得寸进尺,才造成了这种局面。

    “他们想象力这么丰富,怎么不去写剧本啊?”林一气得直掐耳尖。

    陈先先刚洗过澡,松松垮垮地披了一身浴袍,发梢还沥沥地向下滴水。他凑过去瞄了一眼,那些八卦号到了后期已经修理出一个特别附和逻辑但与事实情况毫不相干的“真相”来,池天的粉丝数量是他的几百倍,这些真相很快激起了声讨陈先先的声音——随便点开几个评论,除了个别抱有怀疑的,其余都是一片血雨腥风。

    到过录制现场的人稍微回想一下就能明白,这镜头是从后台拍过去的,想来其中有节目组的推波助澜。

    脑中闪过陈导那张笑眯眯的面孔,陈先先嘴上安慰:“习惯啦习惯啦,黑红也是红嘛!”

    林一气结:“你心怎么这么大啊!”

    “我心哪里大?”陈先先疑惑地摸摸自己的胸口,一脸无辜,“胸都是平的。”

    林一:……

    作为陈先先的经纪人,林一向来不想让他过多地参与进粉黑大战里。陈先先和他商量了两句关于更新主页安抚粉丝的事儿,就被他赶回去休息了。

    不过时间还早,头发也没吹,陈先先也不大睡得着,索性倚在床头,打开光脑把上午没看完的《影视表演学基础》重新点开。他看了有半个小时,认真仔细,忽然被一串提示音给打断了注意力。

    屏幕上写着“视频邀请:蒋青”。

    下午程卓给他送了一趟衣服,顺便交给陈先先一张蒋青的私人名片,于是他的光脑通讯录多了一个号码。可……视频?为什么是视频?

    大概是摁错了吧。

    陈先先有点困了,他倚在床头,也不介意形象,直接点下了接通键。

    虚拟屏上渐渐亮起了光度,像是黑夜向白昼转变的过程,在一片晃眼的明亮中,显出蒋青的面孔。男人还穿着一丝不苟的正装,鼻梁上架着那副碍事的眼镜框,浅灰的眼瞳静静扫来,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

    而陈先先还无知无觉地松了松领口——

    浴袍都是宽松的款式,陈先先姿势并不矜持,领口本就很松,再一撩拨,一下子露出了一片结实的胸膛。为了符合公司要求建立的小白兔人设,他留了稍长的头发,如今这些保养完好的发丝正湿漉漉地贴在脑袋上,让他看起来柔软又温顺。

    陈先先的眼形稍长,敛下眼帘时眼尾就会稍稍扬起,是一种惑人的弧度。一滴水珠从发梢滑落,先是落在密长卷翘的睫羽之上,而后又在细微的颤动中落在了陈先先眼下的那枚泪痣上,划出一条水痕,最终滴落滑没在衣领深处。

    水珠一路折射耀眼的灯光,让人难以挪开目光。

    似乎是察觉到落在面上的灼热视线,陈先先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泪痣,再一凝神,才发现视频图像已经黑了。

    陈先先:……

    “蒋先生?”他迟疑着出声。

    隔了许久,对面极轻地应了一声,陈先先这才确定,对面只是把视频转成了语音。

    果然是按错了吧。

    “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吗?”

    通话的那一头十分安静,只有隐约的机械运作的声响。蒋青声音奇怪地清了清嗓子,恢复了往常的冷肃:“明天还要录制节目?”

    “对。”

    “明天晚上我在停机库等你,节目录制结束后尽快出来——”蒋青像是想起了什么,收敛了命令式的语气,最后补救,“……可以吗?”

    “当然可以。”

    陈先先扫了眼时间——晚上十点,这个时候还邀请通话,不可能只说这些寒暄。他正想开口问,那头,蒋青已经把话直白地问了出来。

    “我看了上午的录像,你是从1号操作切换到了7号操作,你刚刚拿到赦免令?”

    陈先先看了看通话界面,才发现语音已经切入保密的红色通道。

    赦免令是什么?

    每一个由非正常因素退出军团或者拒入军团的军校生都会被强制性地要求签订一份哑巴合约,密封档案,以保证流出的机甲师们在非军团管辖的地域不能释放恐怖的能量,对联邦军造成影响。

    但光是合约的约束,还不足以让联邦军心安。

    ——所有联邦□□光辉的照耀之处,机甲开启后都会进行公民身份的认证,而这些被密封档案的人员会被特别标记,使绝大部分的机甲操作模式封锁,只留下简朴粗糙的“1号操作”。

    陈先先上午选择这个操作,不是因为他想,而是因为他只有这个选择。

    但在战斗的途中,他收到了赦免令,解除了这种模式封锁。不过他仍需遵守部分哑巴合约,需要特别申请才能解密档案。

    陈先先心中愈发猜测蒋青的身份,嘴上倒没有否认,开玩笑道:“对,现在我价值提升了,蓝星给的待遇能提一提吗?”

    蒋青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明天晚会,送你一份礼物……去睡吧,记得吹头发。”

    ……

    …………

    第二日,陈先先在节目开始录制之前,果然拿到了新的衣服。

    红色太艳,节目组的造型师就给他搭配了一套红色条纹的宽大运动服,衣裤都有些肥厚,偏偏青年一穿,就能衬出一种纤细高瘦的感觉。这种年轻的装扮显然很符合他的人设,再一上妆,陈先先简直嫩得像个高中生。

    趁着人还没到齐,他和林一向场正中的两架机甲走去。昨日刚刚启动的过的“燕尾”与“熊兽”已经恢复到了初始的姿态,站得高大笔直,腹部的舱门大开。

    工作人员上前拦了拦,陈先先两人还没开口解释,就听见机甲后方传来一道男声:“没事,让他们动吧。”

    “程卓?”陈先先歪着脑袋打了个招呼,发现这人正在给机甲护理上油,也不打扰了,双臂往舱门上一撑,晃着一双大长腿坐了下来。

    “拍吧。”他笑眯眯地,对镜头摆了个剪刀手。

    他刚刚上过妆,加深了面部轮廓,尤其是在头顶盛放的炽白灯光的照耀下,五官愈发深邃。在强光照耀下,发丝隐隐带点酒红色。陈先先笑得嘴角都有点僵硬了,才被林一招手呼唤了下来。

    “怎么样?”他好奇地凑过去看。

    林一的拍照技术是很不错的。

    红漆的高瘦机甲线条华丽又流畅,表面淌着红水银一般的流光,其中就坐腹舱门前的青年眸色漆黑,微微扬起脸,双腿悬空,仿佛端坐在王座之上。镜头自下往上,照得他双腿修长,肥大的红条运动裤因坐姿而有点干瘪耷拉下来,恰好勾勒出一点结实漂亮的腿部轮廓。运动衫的拉链敞开,里头纯色的t恤稍紧,外套的半遮半掩的缝隙里勾勒出纤细的腰身。

    他分明笑得乖巧,卷长的睫羽稍稍一敛,却无法遮挡笑弯的眼中涟涟的星河光亮。但气场一摆,眼下那点泪痣点出些许魅惑,乖巧与强势两股冲突的气势卷高,形成了新的视觉风浪。明明神情姿态都与人设恰到好处,但总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对……林一才一细看,才发觉陈先先被这么一拍,有点显露小魔鬼的气场。

    红漆的高大机甲,与红衣的高瘦青年。

    装乖,强势,加一点肆意。

    陈先先真的很适合与机甲一同拍照——只要与这种行走武装站在一处,他的身上,仿佛就会自然地蹦现一环凛冽的阻断场。

    “这样不错啊。”林一摸摸下巴,蹲在那儿陷入沉思。

    不远处有些艺人按捺不住好奇心,见陈先先两人拍照拍的模样,也想过来摸摸机甲。但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工作人员拦下。

    这次程卓没有出声。

    “不好意思,为了保护各位的安全,未经允许不能靠近的机甲。”

    陈先先闻声,抬眸扫了一眼被拦下的两人。

    他有点印象,这两个男艺人在光网上稍微有点热度,与池天走得很近。对方对上他黑漆漆的眼瞳,下意识有些畏缩地移开了视线,又想起什么似的不满道:“那他呢?”

    “那位是……”工作人员有些为难。

    见工作人员面露难色,陈先先拍了拍林一的肩膀,笑着催促经纪人先离开这块敏感区域。但步伐还没迈开,声后就传来程卓一本正经的冷淡声音:“以陈先生在机甲方面的能力,我相信不会损坏我们的机械。还请无关人士离开吧。”

    ※※※※※※※※※※※※※※※※※※※※

    先先和蒋哥的脑回路真的完全不配合。

    蒋青:(拼命勾搭)

    陈先先:为了拿下顾问,这个大佬真敬业!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