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架设的舞台处于整个录制大厅靠墙的位置,而武斗场则在大厅的最中央。如果从高空向下俯视,六瓣舞台以武斗场为核心绽放,仿佛一朵盛开的花。

    机甲对战是十分危险的,破坏力惊人,为了保护周围的设备、嘉宾、选手以及工作人员,在两架机甲启动的瞬间,紫色雾气一般的阻断场就在武斗场的边缘浮起,将整个圆形斗场罩起。

    碰!

    一声令下,对面的黑色机甲脚下重重踏地,狂奔而来。

    陈先先漫不经心地扫了屏幕一眼,一手点击着虚拟屏上的“下一页”,另一手一指禅慢吞吞地点击九键,操控着燕尾笨拙地贴了上去。

    九键操作下的机甲,四肢可以弯曲,脑袋连同躯干却只能一块动弹,以极低的手速操作,机甲运动的姿态就会显示出一种关节老化的人偶活动身体时的僵硬感。

    不想欺负小朋友,输是要想办法输的,但得输得好看……陈先先目测,自己在这个节目活不过第一集,但也得找点存在感。

    陈先先看着书,偶尔用余光扫扫屏幕,心想:这个对手挺有名气的,挺个十来分钟再扑街……应该差不多吧?

    外界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节目导演本来还担心陈先先败得太快,使节目效果不佳,结果那架看起来僵硬无比的机甲,硬生生在迎面黑风的袭击下站住了身子,笨拙地架住了“熊兽”的一拳。

    出人意料的是,场面竟然胶着住了。

    五分钟后,看着场中还在纠缠的一红一黑两道影子,所有出言嘲讽过的人都脸色微变。池天的脸色最为难看,甚至没忍住在镜头前黑下了脸,攥紧拳头。

    这位董老师是十分出名的武术顾问,在场许多大牌艺人在参演机甲题材的剧本时大多受过他的指导——能有这种地位的,实力自然不虚,还要许多奖项增添光环。

    除了林一以及嘉宾席上面色奇怪的林镇安,所有人以为这一战应在瞬息之间。

    书看到一半,“燕尾”已经在陈先先一指禅的操控下不动声色地被虐了几轮,他倒是没有感受到外界气氛的凝固,以及对手的烦躁,一派轻松。他慢腾腾地用九键模拟了一个跪身的动作,一面看似狼狈地阻挡了对面的一击,一面大大方方地敞开了破绽。

    场外快把自己头发揪秃的林一,看看不远处台前池天松开的轻蔑笑容,又看看那架红色机甲演技堪忧地放水,茫然地思考为什么陈先先不愿在镜头前显露身手。

    滴滴。

    机甲内的陈先先忽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发件人是一串代码,对方的头像是一团红影,看起来隐约像一只展翅的红龙。

    原本正准备结束这场比赛的陈先先指上动作一顿。

    信息上只有一行字符:军团核心发布赦免令……

    雪寒的灯光里,红漆的轻型基础机动作停滞,像是呆住了。从场外看来,仿佛陈先先余力竭尽,而高壮的黑漆机甲握紧拳头,迎面沉沉地砸下。

    拳风袭来。

    一直处于弱势的“燕尾”轻轻侧开身避开重击,伴随着这个动作,机甲动作里原先明显的僵硬感突然消失了。

    所有人怔怔地望过去,发现机甲脑后隐蔽的灯光闪烁了一下。

    “他切换了操作模式?”有人惊讶,在战斗过程中切换模式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尤其是这种旧版本的机甲,需要完全关闭动力系统,再重新打开。

    “燕尾”的目视灯果然关闭,它侧着身,单膝跪地,一动不动,仿佛一尊石像。

    而落空一拳的“熊兽”,恼怒地换臂袭来——

    机甲舱内,陈先先看着屏幕上逼至眼前的拳头。

    忽然轻轻笑开了。

    从“燕尾”的目视灯熄灭,到重新亮起,间隔不过半秒。

    但在瞬息之间,机械臂的重拳已至。

    不知是不是错觉,红黑两个机甲交界的地方,似乎涌动起了一股凉凉的气流,那气流吹黯了灯光,仿佛有什么可怖的影子从纠缠的两道巨影中爬出,露出幽幽的兽瞳,正贪婪地注视着围观的所有人。

    舞台上,池天不知感受到了什么,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而后他看见红色的纤瘦机甲动了。

    “燕尾”的机身柔软地舒展开,动作里很难看出钢铁杀器应有的刚硬。红漆的机械臂用一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向上架起,与迎面的黑影碰撞。

    镜子一般的能量屏障在两支机械臂相触的地方绽开——为了避免机甲损坏严重,也为了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只要有超过安全数值的攻击出现,防护罩就会出现,消磨攻击且将攻击数值化。

    所有人下意识转头去看场地上方浮现的虚拟屏幕:“未达成击败条件。”

    “熊兽”竭力的拳头,竟然未撼动那道红影分毫。

    一击即离,原本半跪在地面的红色机甲倏地起身,它不再像刚才一样只守不攻,而是迈开步子向前方的对手飞速贴近。轻型机甲的力量稍差于重型机甲,但它轻盈,极速,灵巧性惊人。眨眼之间,刚刚分离的两道巨影又贴在一处,“熊兽”惊得竖臂欲挡,谁知陈先先操控着机甲,并未正面击来,而是闪身其后。

    ——老式重型机甲有一个共性,就是机身后背处,会有一条纵行的、极为重要的外能量槽。

    维持安全的能量屏障亮起时,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撞击的巨响。以拳背交界处为核,狂风爆开,在阻断场的表面撞出一圈圈涟漪。

    半空中的虚拟屏幕闪过一阵电流,很快更新了字符——“成功击败!胜者:燕尾7式”。

    冗长的战斗结束得出人意料的干脆,伴随着胜利者的出现,一高一矮两架机甲仿佛受到外部的操控,动作凝固在最后一击的瞬间。目视灯熄灭,凉丝丝的白色气流荡开,陈先先从机甲腹部自动敞开的舱门里钻了出来,一抬头,就看见无数双眼呆呆地注视着他。

    陈先先目光扫过所有人的面孔,漆黑的眼瞳深处仿佛有星辰闪烁。他最终将目光落在面色难看的池天面上,慢慢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天天。”

    这一声呼唤叫的很温柔,很亲昵,却让池天浑身一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他很清楚董老师的水准,更清楚,能在这样的打斗中胜利的陈先先,有着他无法企及的能量。

    池天仿佛挨了一个巴掌,勉强缓过神,露出一个僵硬难看的笑容。

    好在镜头并未落在他的脸上。

    所有镜头所指,那个看起来无害又羸弱的青年眯起眼,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似的笑眯眯地向所有人宣布:“我赢啦!”

    ……

    …………

    录制不得不中止。

    ——按照台本里接下来的流程,应该是炮灰乖乖倒地,大家一阵安慰,再对嘉宾疯狂赞美。没想到陈先先赢了……

    这件事太惊悚了,原本嘴皮子厉害的女主持尬笑了半天,也没能成功转回气氛。所有人都魂不守舍,盯着一脸乖巧可爱的陈先先,总觉得他的笑容格外诡异。

    尤其是跟着池天,明里暗里嘲讽过陈先先的人,以及被击败后处于恍惚中的董姓嘉宾。

    陈导只好叫停。

    陈先先心情似乎不错,下了台就迈步往休息室走,一路上随口哼着什么调子。他余光扫见林镇安正在与那名董老师皱着眉说着什么,神态十分严厉,察觉到他的视线时都紧张地停下了脚步。他收回目光,也不去多想,忽略掉池天如有实质扎在后背的视线往录制大厅外走去。

    林一一下子窜过来,兴奋地张开双臂就想扑过来,陈先先还没来得及躲,就见对方僵住了脚步。

    廊道里还有一个人。

    蒋青今日换了一身比较轻松的休闲装,虽然色调依旧寡淡,但好歹衬得他眉宇间的冷肃没那么吓人。男人站在廊道的一方,目光淡淡地落在林一身上,等经纪人僵硬地收回手挡在了陈先先身前,才收回视线。

    也不知道他在这边站了多久……有没有看见方才机甲对决的一幕。

    陈先先看了看他身边,没有程卓的身影,还是很友好地打了个招呼:“蒋先生。”

    轻轻颔首,蒋青皱了下眉,陈先先不知为何很快读懂了他神情里的意思,推了下林一:“林哥,你先走,我跟大佬谈点事。”

    “可是……”

    “没事的,你先去休息室等我吧。”陈先先笑道。

    等林一一步一回头地消失在廊道深处,陈先先才转过头来。两人如今都站着,他第一次察觉到身高的差距——蒋青比他高了有半个头,气场比他还有威慑力,那双浅灰色的眸子只要往哪儿一扫,估计都能吹起一阵骇人的冷风。

    把脑子里多余的思绪扫出去,陈先先笑了下:“蒋先生……”

    男人打断他:“蓝星是这个节目组的赞助商,所以我来看看。顾问的事不用那么急着拒绝,你可以多思考虑几天。”

    “哦,我知道的。”陈先先也不意外,“你们蓝星还有机甲产业啊?对了,你家机甲的ai话真多……”

    蒋青:……

    “其实今天找你,还有一件事。”男人伸手抬了下眼镜框,他看起来有点紧张,“明晚我有个晚会,你有没有空。”

    “……啊?”

    “晚会需要带男伴或者女伴……我不认识什么艺人。”蒋青眼也不眨,专注地盯着他,“就想到你了。”

    “蒋先生想认识谁,还不容易么?”

    男人看着他漫不经心的神情,低声道:“我想认识你。”

    场面一时寂静。

    似乎没想到他会忽然来这一下,陈先先愣了许久,才尴尬地笑了笑:“认识我有什么好的……”

    “我是你的……粉丝。”

    陈先先觉得蒋青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最后两个字,他下意识保持礼貌地问了一句:“那作为粉丝,你喜欢我哪点?”

    “演技。”

    “……”

    这就很牛逼了。

    青年一脸复杂,委婉道:“不愧是蒋先生,能喜欢这种并不存在的东西,厉害!”

    为了勾搭一个顾问,这么拼命!实在是太敬业了!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