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先出门时,守在门外的程卓已经不见了。

    他左右看了看,努力回想了一下来时的道路,向左手边的廊道走去,七拐八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门前。

    旅途还有三个小时,他想休息一下。

    但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陈先先!”林一隔着半条走廊冲他挥手。

    林一是蓝水娱乐公司的经纪人,今年奔四,长相穿着都是平常无奇,唯一的特点是长了一双看起来稍尖的耳朵。他手上一共带了三个艺人,一个歌手,两个演员。其中最让他省心、成绩最好的就是陈先先。

    由此可见这位经纪人混的有多惨。

    三个月来好不容易争取到一个活动,林一比陈先先还要紧张,一定要跟来。这次他们一同乘坐a97客运舰,就是在去《机甲狂潮》节目组的路上。

    陈先先一面开门,拉着经纪人进了自己的屋子,一面问:“林哥,你怎么换了位置?”

    他记忆力不错,出门前两人压根不坐在那一块儿,身边也没有蒋青这号人。

    “机组人员带我们紧急撤离,结果劫机的那群人开了架机甲在客运舰的安全门前截堵,把我们全数赶回了客舱……我在混乱中没找到你,就随便寻了个空位坐了。”他有点尴尬地捏了捏耳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哎,陈先先,你没受伤吧。”

    “没受伤。”是不可能的。

    战术外骨骼虽然是伪机甲,但到底是钢铁机械。陈先先虽然依靠随身带着的武器碾压式地获胜,但正面冲撞中的力量还是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伤痕。他换衣的时候检查过,那些青紫的痕迹都在腰腿后背的位置,因为他白皙的肤色显得格外狰狞,好在埋在衣服里,不细查看不出不妥。

    虽然伤势看着吓人,但对他而言并不恐怖,也就没放在心上,糊弄了林一一把免得他多想。

    林一瞅了眼陈先先的领口,站坐姿都好好地,也就信了:“那就好……来,坦白吧,你这是怎么回事?”

    “啊?”陈先先无辜,“什么怎么回事?”

    “你就别跟我演了。”当了他这么多年经纪人,林一早就摸清了他戏说来就来的性子,不为所动,“你怎么这么能打?”

    陈先先脑中急转,不动声色地微笑:“因为我以前在新东方学的开机甲。”

    新东方是个职业学校,也是难得有机甲相关课程的非军校学员,但教出来的学生质量参差不齐,与军校这种有充足资源的地方水平天差地别。

    ——即便在机甲方面懂得不多,林一也察觉到几分不妥,狐疑地看着青年。

    陈先先继续瞎编:“然后有一天有个老师看我很有天赋,就给我开小灶,拉着我去莫罗星打.黑赛……莫罗星知道吗?一个非法的机甲竞技场,天天打架斗殴,硬生生练出来的。”

    “这样吗?”

    “对,不骗你,林哥。”

    林一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尖,没有质疑。毕竟这年头,正经的军校都是附属于各大军团的,达标的军校毕业生一般都会直接与军团签约,无缝对接联邦军。流浪在外的,都是“无文凭”的机甲自学者,或者一些民间机甲教育机构里出来的人。

    陈先先给的解释非常符合逻辑,虽然听起来很小说。

    不过林一也确认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家艺人,果然会开机甲。

    “先先啊——”他温柔道。

    “林哥。”陈先先有点头皮发麻——林一的习惯就是不论多熟,喊人一般都是用的全名。如今忽然喊得这么亲密,实在让人毛骨悚然。

    林一没察觉到他的警惕,语气更加温柔:“你是不是想接到戏?”

    “……嗯。”

    “是不是想红?”

    “嗯!”

    “那太好了。”经纪人啪啪鼓掌,“我有个非常好的主意——”

    “马上就到节目组了,这次你要把握机会。《机甲狂潮》这综艺公平性还是有的,你要冷酷,要潇洒,用你世外高人的技术和与暴力匹配的美貌征服你的对手……和节目的观众。”

    他再也不说什么挨打被虐的丧气话了。

    这个时代,寻常人与类机甲的武器都有着深深的隔阂,尤其是林一这种真正说得上手无寸铁的人,虽然围观了陈先先撂倒歹徒的全过程,但一点也分不清陈先先的水平究竟是什么地步。

    只能凭借本能判断,这个青年的水准,并不差。

    “……至少打倒几个选手,那个第二第三名吧,然后我们装个逼,把你的神秘身份亮出来……”

    林一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嘴角露出卖火柴的小女孩般迷离的微笑。仿佛眼前就是漆着陈先先大名的靓丽机甲一手黑洞洞的枪.炮,一手乱舞的激光剑,杀遍天下霸气侧漏红遍宇宙……然后赚得盆满钵满的一天。

    陈先先下意识往床地一边缩了缩,没有接话,也不忍打断林一的幻想。他听着耳畔的念叨,不知怎么地想起了另一件事。

    那个给他使绊子的人冻了他三个月,怎么偏偏就这个节目组的邀请能送到他的手上?

    陈先先点开光脑,打开了林一早前就传给他的文档,标题是《机甲狂潮选手版说明》。

    里面罗列的大致的流程,一些确定好的台本,还有规则、注意事项,三位嘉宾……但一点也没透露节目组请来了哪些选手。

    ……

    …………

    蓝星安保的舰船比客运舰的行进速度快上一些,两个多小时后就抵达了目的地。

    《机甲狂潮》的录制地点,是在一颗荒凉的建造型星球上。

    建造型星球,可挖掘资源稀少,不适合居住,但拥有良好的重力系统和足够的氧气供人们活动。这种星球大多用于建造,很多电视台都拥有许多自己的建造型星球,分配给节目组建造拍摄基地。住宿、娱乐、节目拍摄的场地都在其中。

    陈先先一直以为程卓解释里的“顺路”,只是说几人的目的地都是这颗星球,没想到蓝星安保的舰船,直接驶入了《机甲狂潮》节目组的停机库。

    他终于察觉出了几分不对了。

    “我记得节目组有个提供机甲以及特殊设备的赞助商……”陈先先看着前方,喃喃自语。

    舰船登陆,他和林一就带着行李顺着廊道上的指引灯来到了舰船的出口处。从门侧的瞭望窗看去,一个令陈先先十分熟悉的人影正在与前来接机的中年男人交谈。仿佛察觉到他的视线,蒋青稍稍侧过头来,对他颔首示意。

    直到与他们同行的另一名乘客也拖着箱子来到门前,蒋青才带着蓝星安保的队伍渐渐消失在建筑深处。

    两人跟着另一名乘客往外迈步。

    陈先先看了看,同行的另一人,就是同样从a97转到这艘舰船的那个大叔。

    对方看见他,面色有点僵硬,显然没想到客运舰上的杀神跟自己走了一路,但还是打了个招呼:“林镇安,嘉宾。……你是?”

    《机甲狂潮》请了三个嘉宾,都是稍有名气、拿得出手的机甲师——而林镇安作为其中最为低调,实力却最为踏实的那一个,眼光自然独到。陈先先撂倒八人的那场战斗,林一这个外行人觉得厉害,林镇安却感到了恐惧。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和陈先先有太多的交集。

    但事与愿违。

    “林老师好,我叫陈先先,艺人,来这儿当选手的。”陈先先假装没看出来对方复杂畏惧的神色,很友善地和对方握了握手。

    他们一前两后向舰船外走去。

    “林老师。”接机的人竟然还没走,见到三人,热情地迎了上来,拉着林镇安寒暄,对陈先先的存在却没有多少反应,只冲两人笑着点了点头。陈先先也不着急,安安静静地当一块背景板。

    接机的是这个节目组的导演,姓陈。

    陈导领着他们向建筑的深处走去,随口问道:“几位怎么一起来了?”

    没想到这个问题掐在了点上。

    林镇安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陈先先幽幽的眼神。青年对他露出八颗洁白好看的牙齿,脸上浮起一个兔子似的、格外无害的笑容,像在提醒他不要说漏不该说的东西,惊得人掌心发汗。

    “刚好路上出了点事……。”林镇安连忙转回头,脸上的笑容有点勉强,“不过已经解决了,正好顺路,我就和蒋总以及……先先一起来了。”

    他仿佛做了什么决定,脸上的表情自然了一些,带着关爱后辈的语气向陈先先招了招手:“这是节目组的陈导。”

    陈导愣了愣,他知道陈先先也在,但一个十八线的没什么名气后台的小明星,他自然不会给予太多的关注,尤其是场上还有别的重要人物时……但林镇安这么着重一提,他察觉到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态度自然得变一变。

    陈先先闻言也不意外,很自然地走过去,十分礼貌地鞠了个躬:“陈导好。”

    “陈先先是吧,我记得你没有参加过这一类节目,拍戏时对机甲的接触多不多?”陈导笑眯眯地问。

    “不多。”陈先先脸不红心不跳,“我是个新手。”

    林镇安以及后头跟着的林一脸上的表情诡异了一瞬。

    但陈导没有看见,还很和善地拍了拍青年的肩膀:“那这次是个好机会,好好跟林老师学学。”

    “嗳。”陈先先一脸乖巧。

    他们穿过隔离间,机械卷起一阵气流,抽走了隔离间的辐射尘屑,才敞开大门,露出宽阔的、四通八达的廊道。廊道里亮着地射灯,虽然看起来昏暗,但足以让人看清地面不至于摔倒。先他们一步的蒋青已经不见了踪影,几人由陈导引着向深处行去,随口.交谈。

    “嘉宾已经到齐了,选手有两个还在剧组,今晚迟一些也就到了……好好休息,明天录制节目会比较辛苦。”他转过头看了眼陈先先,青年依旧是一副乖巧的模样,想了想,最终没有说什么。

    廊道穷尽,他们来到了广阔的大厅。煌煌灯火中,一些早已达到的艺人与嘉宾正坐在一起谈天玩笑,一派其乐融融。

    陈导四人到达时,所有人都下意识转来了目光。

    陈先先的目光也落在人群之中。

    他看见某张熟悉的面孔,步伐一顿,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

    ※※※※※※※※※※※※※※※※※※※※

    已修。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