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前,经纪人沉痛地告诉他,“陈先先。你已经三个月没接到剧本了。”

    陈先先觉得自己心口被戳了一箭,看着面前玻璃墙上自己的倒影陷入沉默。

    倒影的轮廓非常漂亮。

    陈先先有一张好面孔,不然专业不对口的他也不会与蓝水娱乐签约,成为一名演员。他是标准的东方长相,轮廓稍柔,眉眼清隽,尤其是眼角一颗泪痣,仿佛神来之笔,一下子给这张面孔添了艳丽。玻璃墙外就是广阔寂静的宇宙,一望无际的黑暗里,忽明忽灭的星辰与他黑漆漆的双眼重叠,像是眼底飞起一群萤火。

    他脑中又响起经纪人林一絮絮叨叨劝他的话:“我知道你不喜欢参加这种打擂式的综艺节目,怕打不过人家,出丑……但没办法,你演技——总之现在接不到剧本。这节目前期的预热不错,应该有点热度的。”

    “……说不定就红了呢?”

    上去被人揍一顿就能红了么?陈先先表示怀疑。

    但他最终还是应了声,而后出了客舱,到这个角落来静一静,透口气。

    ——说实话,他没法拒绝。

    进娱乐圈也有三年了,陈先先依旧是一个让人叫不出名字的十八线。

    按理来说凭着这张脸,他也不会在这个圈子里混得那么惨,男八男九这种花瓶角色还是能接到的。但问题就在于,几个月前某个一直和他不对付的男艺人一夜爆红,还搭上了一条大船……在那之后,他一下子就清闲了下来。

    陈先先知道是有人给他使绊子,但无可奈何。空窗了三个月,眼看就要凉了,经纪人终于给他分配了一个新的资源。

    全新的机甲对战综艺节目《机甲狂潮》。

    这个节目的宗旨就是宣传机甲文化,让联邦人民们学习一下机甲对战的智慧与技术,通过荧幕感受一下暴力美学培养兴趣。据说节目组邀请了很多机甲领域的专业人士参加,还邀请了不少明星。

    陈先先这种又没人气又没身份的,大概就是过去当个背景板,炮灰,垫脚石。但要说不去参加吧……陈先先想起自己四位数的存款,头就有点大。

    反正已经在去往节目组的半路上了,想反悔也没什么用。

    他只是有点心烦。

    客运舰之外的光透入玻璃墙内,在客运舰的外围走廊上投射出七彩的斑痕。陈先先努力平复着心里的烦躁,对着玻璃墙攒起一个荧幕前常用的无害柔软的笑容。

    冷静!他告诉自己。

    敛下眸子,陈先先踩着光沿着道路返回客舱,在按下开门钮的瞬间忽然察觉到一点不同寻常的气味。

    巨大的客舱内的气氛沉甸甸的,隐约有细碎的啜泣声。金属铸造的墙壁与天花板地面连接在一起,留下拼接时的缝隙当做纹路装点。缝隙中的照明线灯发出刺目的光,无死角地将整个庞大的舱腹照亮。

    舱门洞开,他的视野内出现了四个目光不善的陌生人影,以及四架两米高的战术外骨骼。

    机组人员与乘客,除去他外,竟全数乖巧地排排坐,丝毫不敢动弹。

    他还在人群看见了对他疯狂使眼色的经纪人林一。

    陈先先有点懵,思考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劫机?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能塞牙缝。

    十分钟前,不明团伙劫持了a97号客运舱,并与联邦派出的谈判专家交涉失败。出门透气的陈先先本来逃过一劫,又回舱自投罗网了。

    并且撞在了枪口上。

    ……

    …………

    “蓝星安保已经包围了!我们压根逃不出去!”

    “条件他们还没答应么?”

    “没有,我们等不下去了。”

    客舱内的劫机团伙正在进行激烈的争执,作为团队的一员,查理算是最清闲的那个。他穿着沉重的战术外骨骼——这种机械被称作伪机甲,有着非常坚固的防御与火力十足的武器.系统——手持镭.射枪,用黑洞洞的枪头抵着一个青年的后背。

    他的工作,就是负责看好这个突然闯进客舱的漂亮青年。

    “他们肯定毁掉了我们的船舰,我们需要新的载具。”

    “得再施加点压力……”他听见有人说。

    查理不由得把目光往下挪了挪,被他用枪口抵着的青年正在微微颤抖,仿佛非常恐惧,但总觉得有哪里违和。查理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谁害怕的时候,身子抖的频率会是一模一样的?

    他下意识看了看光滑的地面,上面倒影出一张带着泪迹的熟悉面孔:“头,这好像是个明星。”

    “明星?”

    “对啊,这不是那个著名的花瓶陈先先吗。娘唧唧的,演技又差。”

    “明星好歹是个公众人物吧……我们要不要……”劫机者们的目光飘到那张好看的面孔上,神情慢慢变得古怪了起来。

    被称作头的那个中年男子带着特质面具,唯一醒目的特征就是一颗光头。他舔了下嘴唇,笑着一把抓住青年的衣领:“拍张照片发过去,告诉他们,不答应条件的话……”

    忽然有光芒刺眼,光头下意识侧脸避开,嘴上说道:“我就要——”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光?哪里来的光?

    陈先先的双手还被锁扣在身后,来自背后的光很快腐蚀了镣铐,并照亮了他泪迹未干的漂亮面孔。那双漆黑的眼瞳依旧波光粼粼,伪装的惊恐却一点点淡了下去,余留一点夹带怒火的笑意。

    “你就要什么?”他问,“作死吗?”

    光芒乍亮!

    查理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他的视线里,那个看起来柔软、无害甚至显得有些羸弱的青年转瞬将团伙的领头人击晕,而后以令人恐惧的速度,向不远处的另一架外骨骼贴近。

    操纵器械的手开始出汗,查理几乎想转身就跑。

    他们似乎招惹到了一个怪物。

    在常人的理解里,即便是战术外骨骼这种伪机甲,也是人类无法攻取的可怕机械。但面前的青年显然违背了这种理所当然——镶嵌在机甲外的能量外槽被轻易切割,陈先先面上笑意不减,飞鸟般撞进前方机械臂无力松开的机甲怀中,躲避了无数镭射枪线。青年抬手,背着身将激光剑刺向机甲的颈部,作了一个开罐头的动作。

    空中顿时爆开一团电花。

    而陈先先的目光,则迷惑地朝人群中扫过。

    ——他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视线。

    ……

    …………

    撂倒一个劫机团伙,陈先先只花了五分钟。

    等最后一人倒地,他手中的激光剑才熄灭,目光轻轻扫过遍地狼藉。

    五分钟前还在耀武扬威的一众劫机者横七纵八地躺了一地,外骨骼破碎,露出其包裹的青紫的身体手臂,一动不动,几乎都已经昏迷。那些被视为恐怖威胁的战术外骨骼有的甚至被卸下了两根外部能量槽,头部控制中心被戳砍得稀巴烂,零件横飞。

    陈先先向某处走去,一抬头,无数凝滞在他身上的视线就慌乱地错开,几乎无人敢与他对视。

    “林哥,没事吧。”他也不在意,下意识检查了一下自家经纪人有没有缺胳膊少腿,谁知目光一偏,和坐在林一身旁的男人对上了视线。

    男人眉目硬朗,轮廓英俊,西装也能穿出一股野性,看得出来经常健身。他一身打扮非常正经,想来是要去参加什么大会,没想到半路被劫机了……

    唯一不和谐的,大概就是男人鼻梁上那个纯黑色的方框眼镜框。

    林一呆呆地看了陈先先半天,突然骂了声脏话:“你啥时候这么厉害了。”

    陈先先转回头来,又恢复了常用的无害表情:“啊?我怎么了?”

    “你你你……他他他们……”

    “他们?”青年佯装迷惑,“不是自己摔倒的么?”

    围观群众:……

    林一不知是被他睁眼说瞎话的能力惊到了,还是在困惑为什么陈先先要否认自己恐怖的武力值,愣了半晌才张了张嘴。同一时间,原本锁死的客舱机械门忽然发出一声嗡鸣,缓缓敞开。

    迟来一步的蓝星安保小队全副武装,正驾着枪口,一脸茫然地看着客舱内的情况。领头的男人怔了怔,视线本能地朝屋内唯一站立的人影飘来。

    陈先先皱了下眉,心想打完人,爽是爽了,善后却麻烦了。

    忽然,一道声音从他的身侧飘来。

    “人是我打的。”

    陈先先下意识转过头去,一下子撞进一双浅灰色的眼瞳之中。那个坐在林一身侧的男人对他轻轻颔首示意,而后转头,看向涌进舱内的一众武装人员的领头:“程卓。”

    “老大?你怎么在这里?”蓝星的领队显然也有些懵。

    陈先先福至心灵。

    这人为什么要帮自己,他还不得而知,但——

    陈先先脸上的笑意一收,漆黑好看的双眸瞬间漾起水色,波光粼粼。他忽然扑腾一声扑过去,抱住男人的大腿。

    ……而后天昏地暗地哭了起来。

    “恩人嘤嘤嘤!”刚才还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青年抱住身旁这位大哥的西装裤,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可怜兮兮梨花带雨:“如果不是你打倒了他们,我的清白!……我还不如去死呜呜呜……”

    哭声惊天震地。

    被抱着大腿的男人僵住了。

    围观群众和不明真相的武装群众瞪大了眼。

    尚且还存余一点意识的查理想起方才被吊打的耻辱一幕,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

    先先:戏来了谁也挡不住.jpg

    已修。

    喜欢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请大家收藏: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