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逍遥仙尊 > 第1634章 一招废掉
    就在叶纯阳随陈朔来到灵渺阁的同时,聂家再次有客前来。

    “方才你所说之事,聂某若不去又当如何?”

    聂长峰坐在大厅中,看着一名老者,神色有些阴沉。

    老者一身黑袍,面容枯瘦,修为在化灵境小成,听了聂长峰此话后,冷笑一声说道:“在下此番只是做个传话的,去不去全凭聂族长自己,如今话已带到,在下就告辞了。”

    没有等聂长峰回应,老者直接起身离去。

    “喀嚓。”

    聂长峰指节泛白,身边的座椅扶手被捏得粉碎。

    “父亲,刚才那人是齐家长老?他来我们聂家做什么?”一袭青影踏入门口,聂歆来到厅中问道。

    “哼!”

    聂长峰坐下,冷哼道:“方才那人是齐家客卿长老齐宏,他来此传讯,齐飞邀城中各大势力午时在鸿飞楼见面,应该是有什么事要谈。”

    “齐飞要见我们?”聂歆蹙起柳眉,道:“父亲答应了吗?”

    “不答应又能怎么办,齐家现在如日中天,我们虽能勉强与之抗衡,但齐飞化灵境圆满的修为摆在那里,我们不得不受其压制。”

    聂长峰吐出一口气。

    顿了一下后,他冷笑道:“齐飞打得什么主意,我岂能不知,无非是为了从我们手中得到各大灵矿,此番约见,多半是为了逼我们答应此事。”

    “我陪父亲一起去!”

    聂歆沉默良久后,如此说道。

    ……

    灵渺阁。

    叶纯阳在丹药广场上停留半刻,在陈朔的引路下,继续朝里面走去。

    阁中有不少火属性修士的气息,显然都是阁中的炼丹师,不过大多修为不高,只在化灵境以下。

    “叶大师,前面就是晚辈的炼丹楼了,前辈此次若能医治晚辈的火毒伤势,晚辈自当感激不尽。”陈朔诚恳说道。

    叶纯阳摆了摆手,默然走进楼中。

    区区火毒伤势,当年修为尚未恢复到化灵境就能替程叶医治,如今更不在话下。

    “陈师弟,你怎轻易带外人进来,莫非你忘了师尊留下的门规?”

    就在陈朔带着叶纯阳走进炼丹楼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不远处一名银发老者傲慢走来,看陈朔的样子,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陈朔面色一沉,但面对来人还是不敢发作,只淡淡的道:“鹤师兄,这位叶大师是我们灵渺阁的贵客,此番我请他来有要事。”

    说完向叶纯阳赔笑道:“让叶大师见笑了,这位是我师兄鹤铭,当年在外历练,师尊离开灵渺阁后便让其代为执掌。”

    这鹤姓老者修为达到化灵境大成,丹术也在他之上,陈朔面对其也需忌惮三分。

    叶纯阳微微点头,没有看这名鹤姓老者。

    “叶大师,我们走吧。”

    陈朔治伤心切,也无心在此停留,当即向叶纯阳拱手作揖道。

    叶纯阳漠然抬步,继续向前行去。

    “慢着。”

    鹤姓老者忽然抬手,拦在二人前面。

    他看了看陈朔,冷哼一声,又上下打量叶纯阳,道:“什么叶大师叶小师,我昨日见你与聂歆一道进城,不过是个入赘到聂家的废柴公子罢了。”

    鹤姓老者不屑道:“凭你一介赘婿的身份还不够资格入我灵渺阁,识相便赶紧滚吧!”

    叶纯阳眉头一皱。

    另一旁,陈朔陡然一僵。

    “就算你师尊在这里也需对我恭敬行礼,是谁给你的勇气,敢如此与我说话?”叶纯阳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看着鹤姓老者。

    “你说什么?”

    鹤姓老者愣了愣,看待叶纯阳的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疯子。

    他是程叶的大弟子,程叶不在阁中,此地便已他为尊。

    莫说灵渺阁,放眼临都城一无人敢对他这般无礼。

    “念在你是程叶的弟子,现在跪下赔礼,我可以饶你不死。”叶纯阳目光淡漠。

    以鹤姓老者这点身份修为,在他眼中如同地上微小的沙粒,让他连正视的资格都没有。

    “给你跪下赔礼?”

    鹤姓老者笑了。

    他仿佛是听到某种天大的笑话般,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好一个聂家赘婿,你以为依靠聂家就可以张扬跋扈?小辈,看来你还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鹤师兄,他是我们灵渺阁的贵客。”陈朔道。

    “贵客?”鹤姓老者摇头嗤笑,“区区赘婿,身份低贱,连我们灵渺阁炼丹童子都不如,还敢如此口出狂言。”

    “鹤师兄,叶大师的确是我们灵渺阁的贵客。”陈朔语气加重数分。

    程叶离开灵渺阁的时候,鹤铭尚在返回的途中,对程叶临行前嘱咐的那番话并不知晓。

    “哼!如此嚣张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是哪门子的贵客?”鹤姓老者脸上笑容徐徐收敛,目露冰寒道:“小子,现在你自己滚出灵渺阁还来得及,否则等老夫亲自动手,你可能会后悔的。”

    “啪!”

    鹤姓老者话没说完,突然睁大双目,一股汹涌之力横卷而出,猛然抽在他的脸上,身体不受控制的横飞出去。

    叶纯阳抬手并剑,屈指闪动,鹤姓老者刚刚落地,数道灵光自其四肢划过,顿时一股剧痛强烈袭来。

    “啊!”

    鹤姓老者足足怔了半刻,口中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灵渺阁中,无数弟子蜂拥而来,只见鹤姓老者手脚溢血,匍匐在地无法动弹。

    不少弟子神色惊骇,急忙将鹤姓老者扶起,而后纷纷怒视叶纯阳,却无人敢上前。

    “你……你竟敢挑断我的手筋脚筋!”

    鹤姓老者在两名弟子搀扶下,看着自己的被挑断的四肢,脸上涌出狂怒。

    但他心中更是惊恐,对方不是一介废柴赘婿,为何自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落得如此下场?

    “看在程叶的面子上,今日姑且留你一命,今后若再冒犯,必定灭杀了你!”

    叶纯阳脸上漠无表情。

    一语落罢后,淡淡迈步走向陈朔的炼丹楼。

    “鹤师兄,叶大师是我们灵渺阁的贵客。”陈朔叹了一声。

    当年他就曾听程叶说起过叶纯阳的强大,连苍元派元海和连清这两位长老都对其低头,可惜偏偏鹤铭不听劝。

    但陈朔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尽管程叶千万嘱咐,陈朔未曾见过过叶纯阳出手,对此抱有很多怀疑,今日见他举手投足见将化灵境大成的鹤铭手脚筋全都挑断,这等实力让人震撼。

    “师尊,你没事吧?”鹤铭身边一名弟子关切道。

    “去丹房将还血丹取来!快!”

    鹤铭冲弟子吼道。

    那名弟子脸色变了变,不敢怠慢,急忙朝丹房飞遁而去。

    还血丹有生筋复血的奇效,鹤铭虽然被挑断了筋脉,但这对修仙者而言不算什么,更何况鹤铭还是化灵境圆满的强者,只要服下还血丹,很快可以恢复过来。

    不一会儿,那名弟子手里捧着一瓶丹药折返回来了,鹤铭赶紧从他手中接过药瓶,倒出一枚红色丹药服下。

    些许虹光流转后,鹤铭四肢上的血迹很快结痂,修为也渐渐恢复过来,但尽管复原,他的手腕和双足中仍然有一道疤痕留下,仿佛在提醒着他方才的耻辱。

    “师尊,此人究竟是谁,竟敢对您如此下手?”

    不少灵渺阁弟子疑惑。

    他们常年在阁中修习炼丹术,并不常外出,不知晓叶纯阳的身份。

    鹤铭眼神怨毒。

    他没有回答弟子的话,而是忽然问道:“齐公子现在何处?”

    几名弟子面面相觑,然后当中一名弟子回道:“方才齐家来了一位长老,说是齐公子邀请您前往鸿飞楼相见,弟子也正好要将此事禀告给师尊的。”

    “鸿飞楼?”

    鹤铭目光一闪。

    沉吟片刻后,他面露冷笑道:“看来齐家果然是想对其他势力动手了,如此也好,这临都城也该是时候洗牌了,聂家、韩家、陈家,这一次都会被连根拔除!”

    鹤铭自言自语一声,朝弟子挥手:“走!立刻去鸿飞楼!”

    说完又回头看了一眼陈朔的炼丹楼,森然道:“告诉阁中弟子,把这里给我盯紧了,待会儿我会请齐公子亲自出手拿下此人,到时候我会好好折磨他,让他尝尽生不如死的滋味!”

    “是!”

    众弟子应道。

    ……

    于此同时,城内某家奢华酒楼中,人影闪烁,进出的皆是修为有成的修仙者。

    这里正是鸿飞楼。

    鸿飞楼是临都城最大的酒楼之一,齐家新建的产业,来往皆无凡人。

    此时若有熟悉城中势力的人在此,就会发现今日的鸿飞楼比往常热闹,一个个修为高阶的大人物接连出现,而且来的都是熟面孔。

    有陈家的族长陈青云、韩家家主韩墨,还有血刀门门主以及其余散修道场的巨头。

    来到酒楼后,他们都一致朝着楼上某处雅间汇集而去。

    各个势力之主对面坐下,相互间眼神交流,每个人都似有话想说,却无人开口。

    因此这雅间里的画面相当诡异,明明聚集的人数足见增多,却反而格外的安静。

    静得让人心悸。

    “所有人都来了,齐家的人也该现身了吧?”

    过了许久,陈青云忍不住道。

    同时又看向对面一个空着的座位,神色微微闪烁,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个人影出现渐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喜欢逍遥仙尊请大家收藏:()逍遥仙尊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