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快穿:不服来战 > 第1835章 那些年被错过的爱情(25)
    正当嬷嬷心中暗忖如何将靳青和朝霞远远隔开之时,远处刚好有人抬了几筐粽子过来。

    见靳青目不转睛的盯着粽子筐看,云霞公主赶忙按住靳青的手:“莫动!”

    那些人抬着粽子筐,径直将粽子倾倒在江中。

    靳青僵硬的转头看向云霞,却见云霞对她摇了摇头:“这是在拜祭前人与龙王!”

    靳青:“...”原来在这个平行的小世界,也有屈原啊!

    此时虽是盛世,可京中依旧有不少乞儿,为生计奔波的穷苦人家也比比皆是。

    但此时看见这些人向江中倾倒粽子的行为,竟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妥,就连街边的乞丐都跟着欢呼雀跃。

    这诡异的一幕看的靳青龇牙咧嘴,这些人当真是被饿死都不多。

    要不是吃饱了,她此时一定会迅速向着粽子扑过去,抱着筐转身就跑。

    靳青所想的,也正是云霞担心的,只见云霞死死的按住靳青的手:“莫动,这些粽子都是生的,等到庆典结束,自然会有人过来打捞,带回家中充饥,你莫要同那些可怜人争抢。”

    这都是京中贵族心照不宣秘密,早些年他们撒下去的都是熟粽,江水浑浊,有些人捞起来便吃,京中经常会出现各种奇怪的流行病。

    父皇仁爱,在了解到这些事情后,便让太监总管暗示各大家族,一定要投放生粽,这样被捞起来后,起码还能让贫民填饱肚子。

    因此,看到投放的粽子越多,京城的百姓便越是开心。

    听完云霞的话后,靳青:“...”老子没想抢,在你眼里老子就那么low么!

    投放完粽子,一艘花船缓缓使出码头,在她后面还跟着一叶扁舟。

    花船的顶部是一个平台,四个衣着单薄玲珑身形若隐若现的花娘,正在那平台上跳舞。

    在他们身后站在一个身着白衣的祭祀,他的口中正吟唱着古老的音律,那些花娘便是跟着这人的声音翩翩起舞。

    歌声在奔流不息的江面上蜿蜒回荡,许久之后,那歌声和舞蹈慢慢停止。

    四个舞娘缓缓走进船舱,从里面牵出了牛羊猪三只牲畜。

    接着舞娘优雅的跳到扁舟上,开始唱诵祭词。

    而那白衣祭祀则开始舞剑,在那阳光与江面的照射下,那男人身姿与剑影仿佛融合在一起,让人充分的感受到力与美的视觉冲击。

    云霞公主显然很喜欢这一幕,只见她嘴角带笑,没抓着靳青的那只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着,打眼看去倒不像个公主,而是有些纨绔子的架势。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那男人的舞蹈,忽然开口说道:“老子跳的比他好。”

    云霞公主一个用力,指甲啪的断了一根,她转过头,勉强对靳青挤出一个笑容:“靳青,让本公主安静一刻可好。”她活的太累了,不想再去想象棕熊跳舞的画面。

    靳青:“...”老子说错什么了么。

    707:你什么都没说错,她只是被你的自信击碎了!

    那男人跳完舞后,手中的长剑对着花船上的一处机关刺去。

    只见他一挑之后,一道水线如喷泉般从花船上平地而起,而男人则是顺着花船与扁舟相连的绳索跳到了扁舟上。

    身形站稳后,男人一剑斩断了绳索,任由花船缓缓沉浸水中。而他自己则是带着几个花娘对着八个方向拜了拜,之后才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驾着小舟向远处驶去。

    云霞一脸骄傲的看着靳青:“过去那些年都是用童男童女进行祭拜,我父皇仁爱,让丞相与天神沟通后,将童男童女改成了三牲,他是真正被上天承认的帝王。”

    说到天神两个字的时候,云霞的双眼闪闪发亮,似乎对当今皇帝极为崇拜。

    靳青伸手拍了拍云霞的肩膀:“你活到现在,其实也挺不容易的!”都多大年龄的人了,竟然还相信这样的鬼话。

    云霞将靳青的手拍开:“你不相信我父皇能与天神交流?”这可是天下百姓都知道的事。

    靳青再次拍了拍云霞的肩膀:“一会早点回家,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云霞气鼓鼓的看着靳青,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她感觉自己被人当成傻子哄了。

    靳青也平静的看着云霞,瞪眼睛这游戏最忌讳带入感情,她要是先眨眼就输了。

    朝霞笑眯眯的看着靳青与云霞的互动,姐姐和她的侍卫感情真好啊!

    嬷嬷则是在旁边又给靳青记上一笔,这护卫竟然怀疑圣人与神沟通的能力,她回头定要将这些事情全部告诉圣人知道。

    正在靳青和云霞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在云霞耳边响起:“下官见过公主,公主近日可安好!”

    云霞闻言转头看向来人,靳青则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赢了,真轻松啊!

    见到说话的人后,云霞公主脸上的表情顿时冷了三分,原来说话这人就是她的未婚夫许占鹏。

    这许占鹏长的倒是不差,只是他这人不学无术,又整天同一些京中纨绔子混迹在一起,因此看起来倒是有些流里流气。

    许培林倒是个有打算的,给他找了个六曹司兵的活计,主要管理各种兵器的采买、分发和使用。

    官职不大,但是油水却是不少。

    由于上边有许培林看着,倒是惹不出什么大事,平日里的吃喝花用也都够了,并不用和家里要钱。

    而且这活计同京中各大兵营的关系也极好,否则上次围堵崇福庵的时候,他也不会那么顺利的借到兵。

    此时,许占鹏正弯腰站在云霞公主面前,在他身后的不远处,还有几个贼眉鼠眼向这边张望的二世祖。

    看着许占鹏舔着脸凑到自己身边,云霞公主眼神中有一闪而过的厌恶,随后抬头看向许占鹏:“你有何事要说,将话说完速速离去,莫要饶了本公主的雅兴。”

    如果此时在云霞公主面前的人是许培林,听了云霞的话后可能对云霞行过礼就走了,可来人却是没眼色又混不吝的许占鹏。

    听了云霞的话后,许占鹏舔着脸对云霞一笑:“下官今日在珍宝阁中看到一支最是适合公主佩戴的金簪,这不就赶紧送来了,顺便想向公主求一朵头上的绢花,还请公主允了下官。”

    他其实也不想来,可没办法,谁让他同别人打赌了呢!

    喜欢快穿:不服来战请大家收藏:()快穿:不服来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