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你们行不行?”

    马小玲满脸自信地看了其他人一眼,尤其是苏慕棽,颇有一种挑衅的意思。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苏慕棽开了个小玩笑,道:“看样子马小姐好像是个高手,我们要不要比比看。”

    或许是马小玲和王珍珍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就连况天佑在内,都没有听懂苏慕棽这个梗。马小玲轻哼了一声:“说得自己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比就比!”

    接着她又对况天佑道:“珍珍不会滑雪,你来教教她。”

    说完,则是和苏慕棽一起,站在了同一位置上。

    “好,出发!”

    苏慕棽一声令下,便和马小玲一起,往着雪坡下面滑了下去。

    看得出来,马小玲的滑雪技术十分厉害,从雪坡上直冲而下,姿态潇洒,动作灵活,让一点都不会的王珍珍羡慕不已。

    至于苏慕棽,他虽然从来没有滑过雪,但以他对身体的完美掌控,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画面可以说充满了艺术性。

    马小玲自然看得出苏慕棽是个真正的滑雪高手,恐怕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即便以她多年在国外参与滑雪运动的经验,也根本比不上对方。不过她又怎么可能轻易服输,当即加快速度,朝着山下滑去。

    不知道她是太过心急,还是碰到了雪中的障碍物,在经过一个急坡的时候,她脚下一滑,直接一头撞在了不远处的一颗树上,如原剧情中一样,倒在了雪地上一动不动。

    马小玲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她那一直没有投胎转世的丹娜姑婆也出现了,说的也还都是那老一套,什么不要忘了马家的天职,不许贪钱,更不得为男人流一滴眼泪之类的,听得她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要知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出门样样都要花钱,难道还像以前一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不收人家钱,她喝西北风啊!

    等到她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只见自己正被一个男人抱着,缓缓往山上走去。而抱着她的人,不是那个可恶的苏慕棽又是谁?

    “喂,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马小玲又气又急。

    “你醒啦。”苏慕棽并没有放开她,而是轻笑道:“只是普通的滑雪而已,又不是真正的比赛,要不要胜负心这么重?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让我怎么过意得去。”

    “我没事,快放我下来!”马小玲羞恼地扭动着。

    “别逞能了,你刚才就那样一头撞在树上,看样子撞得不轻,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就差给你做人工呼吸了。”苏慕棽笑着地看着她。

    “你……你敢占我便宜?”听到“人工呼吸”这四个字,马小玲气急败坏,抬手就在他身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放心,说的是差点,我像是那种随便占人便宜的人么。”苏慕棽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关切地问道:“怎么样,头晕不晕?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闻言,马小玲却是松了口气,有些尴尬地道:“我没事,把我放下来吧。”

    “真的没事?”苏慕棽似乎是要再三确认。

    感受到苏慕棽的关心,马小玲在那么一瞬间心里有些暗喜。但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将真实情感展现出来的人,眉头一挑,哼了一声道:“要有事也是你害的。”

    见状,苏慕棽也就顺势把她放了下来。

    其实苏慕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接触马小玲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他只是出于本心,想要和马小玲拉近距离。现在的他,并没有强行压制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看懂了是为什么吗?联系一下前文。)

    等他们回到上面的时候,王珍珍和况天佑正玩得十分高兴,苏慕棽不由转头对马小玲笑道:“看来他们相处得很愉快,感觉王小姐和这位况sir,看上去好像很合适的样子。”

    马小玲本来之前曾经想过要找机会撮合苏慕棽和王珍珍,不过也只是一时兴起的念头。现在看到她和况天佑玩得那么开心,倒也没有多想,觉得如果换成是这个警察,好像也不错,一切只要珍珍自己喜欢就好。

    玩了一下午的滑雪,等到玩累了之后,王珍珍提出要请他们去吃东西,不过苏慕棽和况天佑都以不饿为借口,两人径自到外面聊天去了。

    “奇怪,他们怎么都不吃东西?”

    王珍珍不解地望着他们的背影,道:“苏先生还有可能是太挑,吃不惯日本料理,怎么连况先生也不饿,他们中午明明都吃得很少。”

    “不吃就算了,等他们饿了自然会去找东西吃,我们自己去吧。”说着,马小玲突然盯着她问道:“看起来,你好像很关心姓况的啊?”

    王珍珍有些脸红,顾左右而言它道:“我也关心你啊,关心人有什么不对吗?”

    马小玲看了一眼害羞的好闺蜜,打趣道:“对,但是你们好像才刚认识不久吧,过分的关心,就有别的意思在里面了。”

    “你可别胡说啊!”王珍珍有些急了。

    马小玲揶揄道:“既然你不承认,不如听天由命,我帮你算算你的真命天子好了。”

    说完,她来到身后的桌上,拿起了上面的一副塔罗牌道:“这副是星座塔罗牌,占卜很准的,我帮你算算,将来的老公是什么人。”

    或许感觉很有意思,一向羞涩的王珍珍也来了兴趣,问道:“这个怎么玩?”

    马小玲将塔罗牌放到了王珍珍的手里:“你现在一边洗牌,一边想着要问我的问题,然后抽三张牌。”

    “那要不要闭上眼睛啊?”王珍珍问道。

    马小玲点了点头:“当然要了,集中精神嘛。”

    王珍珍闭上眼睛,将手里的牌洗乱,然后抽出了三张递给马小玲。

    “这三张牌,分别代表你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马小玲将三张牌依次放在桌子上,然后先是掀开了第一张牌。

    看到第一张牌,马小玲解释道:“过去这张是隐者,就是代表你的过去很失落,很孤独,对啊,你从来没谈过恋爱。”

    王珍珍将信将疑:“还有呢?”

    马小玲随手翻开第二张牌,说道:“这张牌是一个男人骑着战车,就是说你将来的男朋友是个战士,有正义感,永远向命运挑战,从不屈服。”

    王珍珍开始有些信了,红着脸问:“那是不是代表,将来我的男朋友可能是个警察?”

    “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过。”马小玲调笑了她一句,接着翻开了第三张牌。

    “这张呢?”王珍珍见上面是一个大大的骷髅头,不由好奇地问道。

    马小玲见到这张牌,不由愣了一下,随后便将塔罗牌收了起来:“不说了,免得你又说我在耍你。”

    塔罗牌一共有七十八张,其中大阿卡那牌二十二张,用来解释命运的大致运势,小阿卡那牌五十六张,可以用来占卜更详细的情况,以弥补前者的不足之处。

    她只是随便玩玩,所以用的是大阿卡那牌,刚刚最后那一张,代表的是死神和终结,寓意不是很好,所以她不打算告诉王珍珍。

    王珍珍没怎么在意,反正她也不是完全相信这些,只是见马小玲开始收牌,倒是突然心中一动:“小玲,不如你也占卜一下吧。”

    “有什么用呢。”马小玲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她身为马家的女人,恐怕这辈子都别想谈恋爱了。

    “随便玩玩嘛。”王珍珍笑着把塔罗牌,放在她的手上。

    “好吧!”马小玲也没有扫兴,随意抽了三张牌出来。

    看到王珍珍一脸奇怪的表情,马小玲笑道:“翻过来吧,你又不会看。”

    王珍珍把牌摆到桌上,指着第一张牌笑道:“看,你的第一张和我一样,看来小玲你也很孤独,还有失落咯。”

    “你才失落,本姑娘不知道多受欢迎呢。”马小玲反驳道。

    两人笑闹了几句后,王珍珍又问:“那这两张是什么意思?”

    “这张是命运之轮,意思是生命充满了挑战和刺激,勇敢地接受命运的变化与考验。”

    解释了一下第二张牌后,马小玲又指着最后一张牌道:“这张则是太阳,象征和太阳一样,散发照耀世间万物的生命力,充满了希望和理想,任何黑暗都抵挡不住它的光芒!”

    “那不是很好嘛。”王珍珍听完笑道:“看上去好像很完美的样子,就是不知道那个苏先生符不符合这些条件了。”

    “你胡说什么,跟姓苏的有什么关系!”马小玲羞恼地拍打着自己闺蜜,不过在心里,却也隐隐幻想了一下。

    随后,两人想到还要去买礼物,便去找到苏慕棽和况天佑,拉着他们购物去了。

    两小时后,苏慕棽和况天佑的手上,都挂满了购物袋,明显是把他们两个当成了免费劳工。

    况天佑脸上尽是无奈之色,倒是苏慕棽依旧满面微笑,没有觉得任何不耐。

    好不容易等她们买够,天也黑了。

    马小玲提议请他们吃晚饭,并且和苏慕棽说道,别和她争。

    苏慕棽笑着拒绝了,就在他身影消失的时候,马小玲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就好像冥冥之中丢失了什么。

    离开之后,苏慕棽忽然只觉念头有些不通达,似乎有种很是违和的感觉。

    他从一开始接近马小玲,无非只是一时兴起,并没有太过复杂的念头。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十分纯粹,只是对青少年时期的一种单纯的怀缅,竟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还是说,自己真的对马小玲动心了?

    本来他并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妥,直到脑海里的星图微微颤动,却是让他一下子警醒过来。

    苏慕棽是何等修为,元神只是微微运转,就知道了是什么回事。随后更是隐隐感应到了一道诡异的气息,不禁抬头望天,冷笑起来:“好一个命运,竟敢算计本座?”

    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原来他此前所做出的种种生硬和违和的行为,竟然是受到了因果之力的影响!

    正是因为苏慕棽要入红尘,方才又因大力乱心,这才给了在背后算计他的人可乘之机。

    苏慕棽又探查了一下自己和大力,发现并无外力作用,不由得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而纵观整个位面,有此能力者,独此一家。

    命运!

    也就是传说中的天书。

    “想不到本座没去找你,你竟然主动找上了本座!若是让你就这么溜了,那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既然是这样,就莫怪本座不客气了!”

    苏慕棽双目猛地穿透无穷时空,搜索起了命运的下落,想要凭着刚刚那一点微弱的气息,找到它躲藏的位置,将它从里面揪出来!

    只是就在这一瞬间,命运的气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任凭苏慕棽神念覆盖整个地球,重重搜索过去,也是一无所获。

    “哼,果然几分本事!难怪经历了那么多劫,也没有被人宰掉,就连盘古族人,也奈何不了你。”

    良久之后,苏慕棽一双眼眸微微收缩了一下,在没有任何发现之下,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但他心中的怒意却是不减,神念更是时刻笼罩着地球,搜寻着命运的下落。他已经记住了命运的气息,就不信这厮不再出来搅风搅雨,只要对方敢再次冒头,他必然可以抓住它!

    随后,苏慕棽忍不住轻吁了一口气。

    他也没想到,自己才初来乍到,就引起了命运的关注。或许是在他降临此界的时候,就已经无意中惊动了对方。

    更没想到是,以他现在的修为,竟然还会受命运的力量所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自己的想法和行为。

    喜欢爱情公寓:从诸天回归请大家收藏:爱情公寓:从诸天回归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