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处不知名的空间,人族祖地。

    一位老者睁开眼,透过重重空间看向苏慕棽,嘴里轻喃道:“友情,亲情,接下来就是爱情了吧。慕棽,希望你能够早日归来。”

    言罢,又闭上眼,开始修行。

    情劫,是苏慕棽所缺的一种劫难,苏慕棽进行诸天万界投胎也是为了历劫,只有度过了,他才能铸就完美无垢道心,心灵才能圆满。

    苏慕棽在心魔劫里回忆过往,很快便来到了这最后一段。

    画面外的众人大部分已经不忍再看下去,和苏慕棽关系好点的现在就如同一个火药,一点就炸那种,憋屈。

    所幸,苏慕棽在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什么磨难,所有的苦难都好像已经过去了,并且还有个女朋友。

    移花宫中

    “轰。”邀月在看见苏慕棽答应诸葛大力的三月实习男友时,顿时周天气势大作,周围的事物都突然炸开。底下的人个个都瑟瑟发抖,不敢言语。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大殿里,绾绾一身红裙,蹙额低喃,那副忧伤的表情惹人垂怜。

    “我倒想看看我究竟哪里不如这女子了。”赵敏愤愤的说道,一脸不服输的表情。

    “啧啧啧,这小白脸居然也动了情,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哈哈哈,苏慕棽这块木头都动了情,花满楼你说这是不是我眼花了。”

    “哈哈哈,慕棽都能动情,你陆小凤是不是也该收收心了,薛冰还等着你呢。”

    “提这件事干什么,喝酒喝酒。”

    万梅山庄,西门吹雪擦着剑,看向半空,轻笑道:“一把在锋利的剑也需要一个合适的剑鞘,看来你也找到了。”

    让人难以想象,一项冷如冰霜的西门吹雪居然笑了。

    “二弟也找到伴侣了,看来他的苦难应该也结束了。”乔峰一脸惭愧的说道。

    “乔大哥,当初丐帮对慕棽出手,并无你的意思,你完全不知情啊,慕棽他会谅解的。”阿朱劝道。

    最知是枕边人!

    乔峰对于苏慕棽的愧疚她又岂会不知?

    随着苏慕棽的答应,诸天万界不知有多少女子潸然泪下。

    风流无边苏慕棽,手持玉扇蝶儿醉,三千佳人倾城笑,一瓢饮尽天下美。

    当年在大宋上京城之时不知有多少大家闺秀对他暗自垂心,甚至有女子为了与他说上一句话等在其大门半月之久。

    后来随杨家将出征之日,城门口三千少女为他送行,个个是梨花带雨,苏慕棽嘴角含笑着说三千佳人倾城笑,一瓢饮尽天下美。

    偌大一个上京城一共才多少少女啊,竟然有三千为苏慕棽送行,可见其风流无边的称呼实至名归。

    谁也未曾料想这么一个看似风流无边的人物,却从未对一个女子倾心,更想不到的是,如今这么一个‘风流”的人居然名花有主了。

    而且这女子相貌说不上倾国倾城,还只是一个普通人,众人都认为这应该只是三个月的约定,三月一到也就分了。

    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他们发现苏慕棽貌似真的动情了,对诸葛大力无微不至的关怀,疼爱,脸上的笑容似乎就没减少过。

    他们突然觉得,如果能让苏慕棽脱离苦海,也许就这样也不错。

    三月之期很快就到来,伴随而来的是诸葛大力的分手信和苏慕棽的回信。

    “贱人!”邀月一把将手中的茶杯摔着地上大骂道,她哭得不到的男人居然这么被对待。

    大殿中,绾绾一身红裙飞舞,天魔气场轰然展开,整个人冲天而起,她需要发泄一下。

    “怎么会这样?”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如此相配的二人就真的只是因为三月之约而在一起?

    下一刻,众人的心里不约而同的升起一个念头,苏慕棽的好日子到头了。

    就像当初他转世为杨戬之时,刚开始也是家庭和美,后来,悲剧就开始了,就没再停止过。

    “解开身上旧枷锁,今日方知我是我!”

    苏慕棽从心魔劫醒来后,伸了个懒腰。却似乎没发现,他现在已经在进行万界直播了。

    “一切也该做了个了断了。”苏慕棽嘴里轻喃道。

    “唰”手上出现了一柄剑,这柄剑是虚幻的,充满着道韵。

    “他这是要做什么?”所有人下意识心里一紧,不明白苏慕棽要干什么。

    “一忘杀戮,二忘情。我之前记忆其实不算是被封,而是忘了,这是一忘。第二忘,则是忘情。”苏慕棽轻声念道。

    随后轻喝了一声“斩”,手中的道剑往虚空中斩去,虚空中一条条缠绕的线被斩断,随后又连上。

    “斩不断?”苏慕棽眉头紧锁,又重复了几次,还是斩不断。不仅斩不断,理还乱。

    “我。”远在交大图书馆的大力突然感觉一阵心神不宁,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

    “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整天都静不下心神来。”大力眉头紧锁,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的情绪如此不稳定。

    “算了,这样学习效率太低了,还是回去吧。”诸葛大力收拾了东西便开始离去。

    “三尺长剑斩不尽相思情缠啊。”月老见了不禁叹道。

    他见过太多太多痴男怨女了,但无一个像二郎真君一般如此狠心敢斩情根的。

    “斩情绝道吗?这可不像是你啊。”武当之上,一个青年道士站于山巅,负手而立,望着半空。

    “有意思,斩情绝道以求天道吗?你可不是老道的传人啊。”函谷关外,一个骑青牛的老者笑道。

    “斩七情吗?若是这般,你当之无愧为修道第一人!”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众人心酸感慨的背后,又有一丝不解,一次分手真的就能让苏慕棽斩情绝道?

    一忘杀戮,二忘情,三忘自己。以此才能铸就无垢道心,方能心灵圆满。才有可能突破太乙踏入因果境,从而半脚踏入大罗。

    因果,因果。明悟自身因果,方能超脱自身,真正的跳出命运长河。宇宙灭,而我不朽。

    “怎么忘?何谓忘?”苏慕棽在地上写下了一个忘字。

    将内心的浮躁慢慢静下,苏慕棽望着那地面上的“忘”字陷入沉思。

    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事情,但每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都无法忘记,比如苏慕棽,亲情他忘不了,爱情他更忘不了,这一切的一切每天都会徘徊在脑海,即便可以短暂忘记,可心底总会浮现出来!

    忘,实在是太难太难了,他甚至怀疑即便踏上因果境,也做不到忘记世事!

    “如何忘?”不仅苏慕棽在思考,诸天万界的人也在思考。

    “若不想,或许可以忘!”

    “如何不想!”

    “睡着了便不会想!”

    “睡着了,依旧有意识,就算在梦中,也会去想,前尘之事,如电影般回放,一幕一幕,甚至比清醒时更加清晰,如此又怎算不想?又怎会去忘!”

    苏慕棽如同陷入魔怔一般,喃喃自语,这是自我的心灵拷问,也是一种明悟的过程。

    诸天万界不少人内心暗骂,你不做梦不就行了?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苏慕棽说的没错,这样的梦他们也曾做过,平日-刻意压制的事情一旦在梦中出现,将会变的更加清晰!

    闭上双眼,苏慕棽内心所有压制的事情全部涌了出来,桃山之下母亲被天罚劈死,杨婵一身蓝裙轻轻笑着,自废经脉时候的绝望,这些苏慕棽不愿想起的事情,让他整个人变得悲凉之极,隐隐中有流泪的-欲-望!

    疼,很疼,可是这一切却是苏慕棽亲身经历的,忘不了!

    “忘不了,不代表还在乎!”苏慕棽喃喃自语,他伸手,继续在地上写下一个“死”字!

    “不对,错了,人虽死,但灵魂存在,谁敢说灵魂就不会想,若灵魂不想,那些恶鬼又为何会记得前尘之事,又为何要报前尘之仇?又为何不愿投胎,死,依旧会想!”苏慕棽大手一挥,写下的那个“死”字瞬间被抹除!

    随着“死”字被抹除,苏慕棽体内一阵气血翻腾,这是他的明悟,可却是错误的!

    没有睁开眼,苏慕棽再次提笔,这一次他写下了一个“忘”字,和刚才的一模一样。

    “这是忘,若将“忘”字拆开,便是亡和心,心若亡,你便忘!”苏慕棽喃喃开口,嘴角一丝血迹渗出!

    “那何谓心亡,没了心,便忘了吗?”苏慕棽双眼一睁,喉咙中的鲜血狂吐,白衫之上触目惊心。

    诸天万界的人看了脸色巨变,他们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子。

    “这个家伙究竟是在明悟什么。”

    “不对,还是不对!没了心,还有意念的支撑。”

    苏慕棽吐了口气,看向山下一条河。

    那江河中波光粼粼,随着四周树木的倒影,如黑夜中的长龙,缓缓游动,而那轮倒映在水面的月亮就如同龙眼一般,但下一刻,风起,水面泛起波动,长龙不见了,那月亮形成的龙眼也在瞬间支离破碎,如同鱼鳞一般星星闪闪!

    “到底是龙眼,还是鱼鳞!”苏慕棽苍白的脸孔逐渐迷茫!

    “若龙眼代表忘,鱼鳞代表不忘,风起的那一刻,到底是忘还是不忘?”苏慕棽回过神,眼眸突然闪亮起来!

    苏慕棽在地上又写下一个“生”字。

    眼睛闭上,随后大手一挥,而这一刻,地面之上的生字消失了,呈现的是一个“死”字!

    所有人浑身一震,惊讶道:“这么会这样!”

    “忘或不忘,只不过是我的固执,是我看不清,真要看清了,放下了,它便是忘!”苏慕棽嘴里轻喃道。

    “此刻我的心还不够静,放不下,待我放下了,我这第二忘就完成了。”

    下一刻,苏慕棽一脚踏出,消失在了原地。红尘滚滚,业火万丈,他的劫并不算完成,因为他的心还不够圆满,他要接着练心。

    ps:继续整番外卷,其实番外卷也算是对前面章节不满意的重写吧。话说,鲜花老是卡在1900也不好看啊,不如破个2000,3000的如何?这章也算是大章了,4000多个字,其实可以切换成两章的,但我觉得还是这样一章看的比较有感觉,你们觉得呢,连着章算下去,我今天应该更新了一万多字了,不来点鲜花你们过意得去吗?

    喜欢爱情公寓:从诸天回归请大家收藏:爱情公寓:从诸天回归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