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28章:证据一大堆!
    “你喜欢百合花?”楚知白问。

    “我什么花都喜欢!”楚凌风回,“春日里我喜欢插桃花,夏日荷花,秋日菊花冬日梅,只是此时百花凋零,凑巧捡到一支新鲜百合,便没舍得扔!”

    楚知白呵呵笑了两声。

    “王爷笑什么?”楚凌风问。

    “笑你!”楚知白回,“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多说多错吗?本王原本就是随意一问,你却解释这么多,看来,这百合花对你来说,真的很不一般呢!”

    楚凌风眸光一颤,随即低下头:“随王爷怎么说吧!反正我是问心无愧!”

    “当真无愧吗?”容若撩开帘子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枝花。

    红色的花,妖艳如血,在摇曳的烛光下张牙舞爪。

    “彼岸花?”楚凌风惊叫,“你从哪儿弄来的?”

    容若掠他一眼,唰地将卧房和起居室之间的屏风拉开。

    屏风后,卧塌旁,一大片妖异红花正开得如火似荼!

    “这……这是怎么回事?”楚凌风跳起来,下意识的想要冲过去一看究竟,却忘了自己被绑在柱上,绳索勒入他的肌肉,他轻咝一声,又懊恼的缩回去。

    “那不是我种的!”他急急叫,“那里原本没有花的!不信你可以问府上的人!这彼岸花在楚京如禁花一般邪恶,我若真是那魔头,又怎么明目张胆的养在自己的居室里?这很容易被人发现的!你们觉得,我会那么蠢吗?”

    “你不会那么蠢!”楚知白道,“但是,你是有那么狂的!”

    “王爷,不止这些花……”容若上前,将找到的东西递过去。

    “绒绣……”楚知白的眼眶一热。

    那是一幅松鼠绒绣。

    松鼠的头上,有一朵精致的小白花。

    那是幻花!

    楚知白握紧绒绣,痛苦的闭上双眼。

    容若也沉默了。

    “这不是我的!”楚凌风又叫起来,“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是绒绣!也是禁物啊!我是疯了还是傻了,把这两样禁物都明目张胆的摆在自己房间里?我是活腻了吗?”

    “行了,你别说了!”容若掠他一眼,心里也异常难受。

    失踪的小殿下,是他们这些年一直苦寻的。

    鲜花杀人魔,也是他们咬牙切齿追捕的。

    当这两人并成一个人,他心里的感觉真是难以描述。

    “王爷,还要再搜吗?”他小心翼翼问。

    楚知白不答,闭目默坐良久,方缓缓睁开眼睛。

    “继续搜!”他哑声道。

    这一搜,证据便愈来愈多。

    除了彼岸花和松鼠绒绣外,容若他们还在卧房密室里寻到了渔网尖刀等犯罪工具。

    除此之外,在楚凌风上锁的柜子里找到了一套绿油油的衣裳,一些旧的首饰。

    楚知白伸指在那绿衣上划拉着:“碧波裙……”

    楚凌风瞳孔微缩:“你……你如何识得?”

    “本王如何不识得?”楚知白反问,“前朝那位季后的碧波裙,跟我母妃的留仙裙一样,都是她们标志性的服饰,不是吗?”

    楚凌风喉咙里“咕噜”一声,眸中掠过一丝慌乱。

    “这也是禁物啊!”楚知白看着他,“看来,你有收藏禁物的癖好!”

    “王爷言重了!”楚凌风闷声回,“这只是我母亲的旧物罢了!王爷瞧着是禁物,便对我来说,却是她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点念想!”

    “母亲……”楚知白的目光落在那饰上,“你母亲是谁呢?”

    不等他回答,却又喃喃道:“不管她是谁,你一定很爱她吧?十几年前的旧物,仍保存得这般光鲜亮泽,这衣箱定然是特制的吧?还有这香料……”

    他的鼻子轻嗅,脱口道:“云香!这竟是云香!”

    “是。”楚凌风点头。

    “云香一片,足以抵一座城!”楚知白倏地抬眼,“你用云香来保存这旧衣,想必你一定深爱这旧衣的主人吧?”

    楚凌风被他问得一怔,苦笑回:“哪有孩子不爱自己母亲的?我自是深爱她!”

    “那你母亲……是谁?”楚知白死死盯住他。

    “她是这世上最爱我的人!”楚凌风看着他,“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她是谁!便算王爷杀了我,又或将我活剐了,我都不会说一个字的!”

    他的声音平直,没有什么起伏,说这话时,唇角微扬,可那眼神却坚定异常。

    楚知白盯着他看,他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轻叹一声:“本王早该想到的……”

    “什么?”楚凌风的心莫名一紧。

    “想到你会是谁……”楚知白看着他。

    “我……是谁?”楚凌风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你是季凤仪的儿子!”楚知白笃定道,“李如初!”

    楚凌风的身子猛地一颤,一双眼倏地瞪得浑圆!

    “季风仪?”容若惊呼,“不就是季后吗?”

    “是!”楚知白点头。

    “这么说来,他竟是李正基的儿子?”容若惊呆了。

    “什么李正基?什么季凤仪?你们说的这些,我真是半句也听不懂!”楚凌风摇头否认。

    “本王已确认,你无须再否认!”楚知白看着他,缓缓摇头。

    “王爷凭什么就确认了?”楚凌风瞪眼,“他们可是前朝余孽,又跟往生教渊源深厚,这般臭名昭著之人,王爷却说我是他们的儿子,真是荒唐可笑!王爷是因为迟迟抓不到他们,想要拉我背黑锅吗?可惜,我要让王爷失望了!我这样的废物,实是背不起这样的黑锅……”

    他正说得激动,那边容若忽又叫:“王爷,这画后面还藏着画!”

    说着,一把扯开一幅花鸟虫鱼画幅,里面赫然露出两幅画框,画框用油纸包得严严实实的,容若伸手撕掉油纸,随着油纸一层层剥落,楚凌风脸上的冷汗也愈来愈多。

    最后一层油纸剥离,第一幅画终于显露在众人面前。

    画上画的是个妇人,看起来三十多岁模样,体态丰腴,皮肤白细,细眉细眼,塌鼻厚唇,此时正含笑去嗅一朵百合花。

    “这是谁?”容若问。

    “前朝季后!”楚知白缓缓吐出四个字,抬头看向楚凌风。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