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05章:宁王也养松鼠?
    “对啊!”李惟安被他点醒,那绷紧的脸立时又松弛下来。

    他笑着朝楚知白拱拱手:“王爷,我家中那三只委实老了,便算送你,也活不了多少日子了,这天寒地冻的,若是到小殿下手里再死了,他又会伤心一场!我为王爷寻几只小松鼠,陪着小殿下长大,那才叫妙呢!”

    “寻得到吗?”楚知白那边也让了步。

    “自然寻得到!”李惟安笑回,“这楚京城这么大,可不止我一人喜欢养松鼠!我的同好多着呢!李老板,你也见过不少,对吧?”

    他转向那个炒货老板。

    “那可是!”李老板用力点头,“就我知道的,就有五六个呢!对了,李画云李公子也喜欢养!前儿还到这里买过松子呢!”

    “李画云?”苏沉央和楚知白对视一眼,同时追问:“他也养雪地松鼠吗?”

    “具体养什么松鼠,我就不知道了!”李老板摊手,“我不爱养,也不懂!”

    “他养的!”李惟安在一旁兴奋叫,“他还养了一公一母呢!年中的时候还下了一窝崽子呢!你们快去向他要吧!苏姑娘,就凭他对你的感情,别说一只,一窝端他也没意见啊!”

    “什么感情?”楚知白轻哼,“李惟安,你说话,当心点!”

    “抱歉抱歉!”李惟安挠头陪笑,迅速转移话题,“对了,若是李画云不方便,你们还可以去寻宁王殿下啊!”

    “宁王?”苏沉央又是一惊,“他也养松鼠?”

    “养啊!”李惟安回,“他养的才多呢!对,你们就找他要!他跟苏姑娘那可是名正言顺的未婚……”

    说到一半,忽又觉如芒在背,他倏地噤声,硬生生的把“未婚夫妻”四字咽回去,想了想,又继续道:“他可是王爷您的侄儿呢!您这个长辈向他要东西,他自然得乖乖孝顺才对!”

    “说的不错!”楚知白点头,“那么,便向他讨要好了!”

    说完,扯起苏沉央,大步流星离开。

    李惟安目送两人离开,悄悄抹了把脸上的汗,看向身后的李浓。

    “爷?”李浓忙上前。

    “回去把我那松鼠圈再加固一下!”李惟安吩咐。

    李浓点头。

    “还有我那房间……”李惟安又道,“给我好好的打扫一番!”

    ……

    楚知白拉着苏沉央,径直上了马车。

    两人在车里坐定,苏沉央看看左右,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轻舒了口气,看向楚知白,欲言又止。

    然而楚知白又如何能看不出她想说什么?

    “我冲动了……”他低声道。

    “可王爷为什么会冲动?”苏沉央不解的看着他。

    “就是……”楚知白抬头看她。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将一切都合盘托出。

    他跟她之间,原本就不该有秘密的!

    更何况,这个秘密,又关乎她的灭门深仇!

    他该坦承以告,而不是藏藏掖掖的欺骗她!

    但话到嘴边,却还是又咽了下去。

    如果他说了,她会如何?

    以她的性子,她不会怨他怪他,她从来不是那种喜欢迁怒于人的女子,但是,她却很有可能选择离开。

    毕竟,一旦真相暴露,他的身份也就很尴尬,就算他们之前曾生死与共,在这件事上,她也不会再全身心的信任他。

    离开,或者不信任,这两种结果,他统统不想要!

    “大白?”苏沉央盯着他变幻莫测的脸,心头疑云更甚。

    楚知白低叹一声,伸手揽她入怀。

    “凉儿,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苏沉央抬头看他。

    楚知白眼眸低垂,轻声答:“你的婚还没退!咱们今天就去退了吧!”

    退婚的事,是苏沉央早就有的想法,只是一直忙碌,未有闲暇。

    今日楚知白提起来,她只略微思索一下,便飞快点头。

    “正好,借此机会,也去宁王府瞧一瞧!”

    ……

    宁王府。

    楚凌风坐在那里,对着瓶中捡来的百合花发呆,正愣怔间,楚禾来报:“江东王和苏姑娘来访!”

    “他们?”楚凌风倏地一怔,下一刻,他忽地弹跳而起,压低声音急促叫道:“快,快把这花瓶撤了!”

    楚禾不明白他为何忽然这么慌乱,但还是听从他的吩咐,拿起插着百合花的花瓶,转身就往内室走,却又被楚凌风叫住:“不要放在那里!放到地室去!”

    “地室?”楚禾愕然。

    一只花瓶而已。

    为何要放到地室去?

    然而,楚凌风不光要把这花瓶藏到地室,更要婢女进来,用浓烈的薰香,将他所待的外间和内室都薰了一遍,还把自己身上的衣裳都换了。

    “可还能闻到百合香气?”他紧张问。

    楚禾吸吸鼻子,摇头。

    “好了……”楚凌风长舒一口气。

    “殿下,您为何如此?”楚禾难耐心中好奇追问。

    “你不知道,我这位皇叔呀,鼻子可灵了!”楚凌风喃喃道,“若是叫他闻见了……”

    下面的话,他没再说下去,只是眼睛又开始发直。

    楚禾也就没有再问下去。

    “殿下,他们还在外头候着呢!”他小心翼翼提醒。

    “哦……”楚凌风叹口气,理了理衣裳,出门迎客。

    “皇叔真是稀客!侄儿未料皇叔到访,让皇叔久等,还请见谅!”

    楚知白淡淡的“嗯”了一声,道:“其实,早该来了!只一直未能抽出时间!”

    “皇叔请!”楚凌风躬身相迎,又看向苏沉央,笑道:“沉央,你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我也好备些你爱吃的食物!”

    苏沉央一脸假笑。

    对于原主的这个未婚夫,她一向没什么恶感,但也没什么好感。

    两人空有婚约,平日从无往来,他待原主极其淡漠,原主心系李画云,对他也没什么感觉,除了这纸婚约外,两人跟陌生人也没什么区别。

    此时听他用这么熟络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她浑身不得劲,正想着撇清关系,前面的楚知白已先一步开口。

    “凉儿,他之前叫你沉央吗?”

    “不是!”苏沉央摇头。

    “那他之前叫你什么?”楚知白又问。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