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03章:你养松鼠?
    “如何?”楚知白问。

    容景先答:“他把马车挤到河里去了!”

    “然后呢?”苏沉央追问。

    “然后就走了!”容景摊手,“去了酒楼,跟朋友吃酒,这会儿还吃着呢!”

    “就这?”楚知白又问。

    “就这!”容景回,“没有上去说话,也没有什么交流,一路跟着,到了护城河边才动手!动作还挺利索的!”

    “这可不像那魔头的风格!”苏沉央嘀咕着。

    “继续盯着吧!”楚知白说完,又看向容九。

    “宁王殿下帮他们把车捞出来了!”容九回,“大家摔得挺惨的,林姑姑脑袋摔破了,宁王让他的手下帮老卢他们一起送林姑姑就医,期间问了林姑姑一些话……”

    “问了什么?”苏沉央忙问。

    “也没什么特别的!”容九回,“就是问她是谁的家眷,又问他百合花是如何培育出来的,他好像对百合花很感兴趣,但因为林姑姑伤到了脑袋,他也不便多问,但有意让林姑姑留下住址,以便改日上门拜访,求教百合培育之法!”

    “他……喜欢百合花?”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不太清楚!”楚知白摇头,“他一个闲散宗室,无权无势,空挂王爷之名,本王对他没什么兴趣!”

    因为没兴趣,也就没有查。

    “属下这就去查!”容九飞快道。

    “嗯!”楚知白点头,“顺便,也查查他别的爱好吧!比如,松鼠,绒绣,还有……折纸……”

    嘴里吩咐容九,脑中却又下意识的去想楚凌风的模样。

    楚凌风容貌虽不如李画云俊秀,但生得也不差,也算是位翩翩佳公子,那眉眼五官……

    楚知白想了片刻,无声轻叹。

    他现在已经完全糊涂了。

    每当一个嫌疑人出现,他就觉得他像自己的弟弟。

    这种感觉,真是诡异又糟糕!

    “王爷!王爷!”

    耳边响起苏沉央的叫声。

    他恍然回神:“嗯?”

    “你今天怎么老走神?”苏沉央看着他,然后,面前这个男人脸上又浮现出那种可疑的惊慌心虚。

    “你怎么了?”不待他回答,她又问。

    “没什么……”楚知白捏捏眉心,“近日许是思虑太多,脑中总是涨涨的,老是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他这么一说,苏沉央也就没往深想。

    其实最近她脑中也时常会有一些记忆碎片跳出来。

    每当跳出来时,她便下意识的去搜索,但真正想看时,却什么也看不到。

    这种感觉,她懂,自然也就不再多问。

    “王爷既觉得不舒服,那就先回府吧!”她站起来。

    楚知白点头。

    “倒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收获……”苏沉央轻舒一口气,“希望这一次,可以抓到那魔头!”

    “抓到他之后,你打算怎么对付他?”楚知白问。

    “怎么对付?”苏沉央一怔。

    “对啊!”楚知白看着她,“他灭你家满门,你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吧?”

    “那是自然!”苏沉央咬牙,眼前浮起姐姐死时的惨状,泪水瞬间盈眶,“我……我恨不能将禽兽千刀万剐,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楚知白身子倏地一颤。

    “他的确……该杀!”他涩声吐出一句话,牵起苏沉央的手,“走吧!”

    两人携手下楼。

    楼下有一家炒货铺子,刚端出刚炒好的坚果,香气四溢。

    “是松子仁呢!”苏沉央吸了吸鼻子,欢快叫:“买些回去给非儿吃吧!他可喜欢这松子仁了!”

    “好!”楚知白点头,说起儿子,他眉眼也含了笑,“有时候都觉得他是属松鼠的,就喜欢吃坚果!”

    “他吃坚果的样子,也像只小松鼠呢!”苏沉央想到楚知非咯嚓咯嚓磕松子的样子,唇角也不自觉微扬。

    两人站到炒货铺前买炒货,正挑选着,身后忽有人叫:“老板,这些坚果,统统来上一斤!”

    苏沉央听到这声音转头:“李惟安?”

    身后果然站着那位浪荡公子。

    “呀!苏姑娘!”李惟安看到是她,也是一怔,随即又满面堆笑,“买个东西也能遇到苏姑娘,这是什么样的缘份啊!你也买坚果?”

    苏沉央点头。

    “哎,老卢,这姑娘买的,记我帐上!”李惟安显然跟老板很熟络,大方道:“以后只要她来买,全都记我帐上!”

    “不用!”身后有人冷冷道,“李公子自买自吃便好!”

    “呀?王爷也在啊!”李惟安这才看到楚知白,忙又讪笑躬腰行礼,“王爷莫怪,在下今日多喝了几杯,眼神不好使,没看到您!失敬失敬!”

    楚知白轻哼一声算是回话。

    店老板此时已经包好了苏沉央要的坚果,恭敬送到她手中,又问李惟安:“李公子,你还是老样子?”

    李惟安点头:“对了,生的松子仁再给我来个二十斤,我家那小乖乖没存粮了!”

    “小乖乖?”苏沉央倏地看向他,“谁是小乖乖?”

    “我养的松鼠啊!”李惟安笑回,“小乖可喜欢吃松子了!”

    “你养松鼠?”楚知白和苏沉央同时发问,把李惟安问得一怔。

    “养松鼠,不犯法吧?”他问。

    “不犯!”楚知白摇头,“养了几只?”

    “七八只吧!”李惟安回。

    “你很喜欢养松鼠啊?”苏沉央看着他。

    “对啊!”李惟安回,“那小家伙大尾巴小眼睛多可爱!”

    “你养了多久了?”楚知白问。

    “打小儿就养!”李惟安回。

    “除了养松鼠,还喜欢什么?”楚知白飞快问,“喜欢折……”

    他想问喜欢折纸吗?

    但只说出一个字,手心便被苏沉央用力掐了一下。

    楚知白迅速清醒,额角冷汗涔涔。

    他刚刚,差点说漏嘴了。

    如果李惟安真的是那个魔头的话,他这么问他,岂不是给他警示,让他防备?

    他一向谨慎沉稳,为何竟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苏沉央心里也犯嘀咕,但无暇多问,接着楚知白的话头笑眯眯问下去。

    “喜欢这种松鼠吗?”

    她给李惟安比划着雪地松鼠的特征,“腹部白色,但其他部位是那种橘红色,很漂亮,叫雪什么?”

    她拧头看向楚知白。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