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02章:一个又一个!
    楚知白垂下眼睑。

    母妃就生了一双桃花眼,眼尾也是微微上挑,妩媚多情。

    父王昔年为母妃做诗,

    所以,那个魔头,就是他的弟弟,是没有错了!

    “王爷,你说,李画云的眼,算是桃花眼吗?”苏沉央问。

    楚知白想了想,点头:“算!”

    “可是,感觉不对……”苏沉央闭上双眼,“那魔头当初制住我时,我看到他的眼,觉得妖异又可怕,他其实没对我做什么,一直在笑,可他的笑却让我觉得毛骨悚然!但李画云不一样……”

    她顿了顿,道:“李画云目光清澈温柔,让人一看就觉得清新愉悦……”

    “有多愉悦?”楚知白轻哼。

    苏沉央掠了他一眼,笑:“没有看你愉悦!”

    楚知白唇角微扬,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

    苏沉央继续道:“李画云给我的感觉,是端方君子,从不会做那种邪里邪气的表情!”

    “你是忘了他邪气时的模样吗?”楚知白提醒。

    苏沉央一怔,随即了然。

    她还真是忘了。

    对于李画云,她好像有点选择性失忆,总是记着他好的方面,对于他在狱中的两次发狂的情形,下意识就忽略了。

    可如果把李画云那些异常反应算过来……

    苏沉央心里“咯噔”一声!

    之前她就曾怀疑过,李画云很有可能是人格分裂。

    一个分裂的李画云,平时里看着是个斯文温雅的公子,但在人格转换之后,却变得异常邪恶妖异,这简直就是这种连环杀人魔的

    “难不成,真的是他?”苏沉央声音微颤。

    楚知白不说话,脑中却嗡嗡直响,这时,身后的容景忽然轻叫:“宁王?”

    “嗯?”楚知白抬头看他。

    “宁王殿下!”容景往窗外戳了戳。

    楚知白和苏沉央同时上前,躲在帘后窥视。

    街心正中,楚凌风站在绿衣妇人方才马车停靠处,正盯着地上的东西发呆。

    “百合花!”苏沉央低叫,“他在看散落的百合花!”

    楚凌风对着地上的百合花瓣发呆。

    很久没有闻到百合的香气了。

    那香气浓郁,迷人,那花瓣洁白,芬芳,那个身影……

    他闭上眼,眼底有热浪弥漫。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看到那个身影了。

    真的,想她了……

    “他在做什么?”苏沉央盯住楚凌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凌风在捡拾地上的百合花瓣,一片一片又一片,每一片都细心捡起,放在衣服里兜着,他兜着那些花瓣,像兜住了那些快乐美好的记忆……

    “殿下!殿下!”耳边有人一迭声叫。

    楚凌风回神。

    是他身边的小厮楚禾。

    “没什么。”楚凌风摇头,“快,上车!追上她!”

    “追谁?”楚禾问。

    “那个……”楚凌风咽了口唾液,“那个妇人!”

    楚禾愈发困惑:“追她做什么?”

    “让你追你就追,哪来那么多废话?”

    一向好脾气的宁王殿下发了火。

    楚禾吐了吐舌头,忙跳上马车,扬鞭催马。

    苏沉央目送楚凌风的马车疾驰而去。

    “这又是什么状况?”她看向楚知白。

    楚知白看向门边的容九。

    容九不用他多言,飞速跟上。

    楚知白和苏沉央则留在茶楼里等消息。

    消息没等来,倒等到了另一个完全没有想到的人。

    李府小公子李惟安。

    不过,在这里看到他,倒一点也不稀奇。

    李家小公子素来是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主儿,每天不是泡在茶楼,就是醉在酒馆,要么就是春风阁怡红院醉生梦死,反正哪儿热闹他就往哪儿凑。

    此时他正摇摇晃晃的从茶楼里出来,脸上红扑扑的,一看便知小酒喝得不少,连步履都有点踉跄。

    “公子,您小心些!”

    他身后的小厮李浓小心翼翼的扶着他。

    “没事没事!”李惟安摆手,“不用扶,小爷我稳着呢!这三杯两盏小酒,还能把爷给放倒了?”

    那个“倒”字刚出口,他一脚踩空,直直的向前倒去。

    “哎哟我的爷啊!”李浓眼疾手快,伸手去扯,在李惟安脸将着地之地,堪堪抓住了他。

    “好险好险!”李惟安抚着胸口,“再晚一步,爷这英俊的小脸脸,就要毁了!爷这脸要是毁了,这楚京城得有多少姑娘的芳心破碎啊!”

    “噗!”苏沉央没忍住,嗤地笑出声来。

    为了观察方便,楚知白所选的包间临着街,窗又半开着,李惟安就站在离窗两米的台阶下,自然将她这声嗤笑听得在了耳中。

    “谁在笑话小爷?”他仰头去看。

    苏沉央忙不迭的缩回头。

    然而,那晃动的窗帘出卖了这边窗口的动静。

    李惟安虽然喝得不少,但意识还算清醒,自然知道是这包厢里的人在笑他,遂醉醺醺叫:“笑什么笑?你等着,小爷这就上去,让你笑个……够!”

    他说完转身上楼。

    “爷,算了吧!”李浓苦着脸相劝,“人家就是笑一下,而且也未必是笑你的!咱们还是快些回府吧!若让老爷知道你大白天的喝成醉猫,定又要罚你了!”

    “他哪有功夫罚我?”李惟安吃吃笑,“那往生教查出的官员里,有两个跟他交情颇深,他倒霉了他!哈哈!”

    他大笑上楼,李浓拦不住,也只能由着他。

    楚知白轻哧一声,伸手扯过苏沉央走出去,转进对面包厢。

    正是办正事的时候,不想跟这个混货费话。

    两人刚进包厢,就看到李惟安嗵嗵跑上来。

    他打开门,看到里面空无一人,咕咕笑起来:“胆小鬼,怕了小爷了吧?嗯?这香茶倒是不错,这么贵的茶都舍得喝,爷都不舍得呢!这些有钱鬼!算了,爷喝上一口解解酒!”

    说完,抓起茶壶,咕嘟嘟的灌了一阵。

    “爷你真是……”李浓不知说什么好。

    李惟安喝足茶水,抚抚肚子,摇摇晃晃下楼,一扭腰进了澡堂子,显然要去泡澡。

    楚知白和苏沉央不管他,静候容景和容九消息。

    约摸半个时辰后,两人一前一后返回,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