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86章:非儿!是非儿啊!
    “折纸?”苏沉央一怔,随即想起来,转身往房间跑。

    那折纸一直是她在保存。

    她将折纸拿来,往那折纸边一放,果然大同小异。

    “他还真是喜欢松鼠……”她喃喃道,“连折个纸都弄成松鼠模样!”

    楚知白听到这话,脑中某处忽然“咯噔”了一声。

    为什么觉得这话有点熟悉?

    记忆中,隐约有谁也这么说过似的。

    只是他的记忆太过繁杂,一时竟搜寻不到踪迹。

    而他身边的顾婶,却对着那迭折纸发起了怔。

    “松鼠对他来说,想来是有什么特别意义吧!”赵立猜测着。

    “有可能!”苏没央点头,又去翻看其他东西。

    除了这纸页,香囊里还装着一些零碎的小玩具,看起来也有些年月了,都是小孩子玩的。

    “这些,是赵公子儿时的玩具吗?”她看向赵立。

    “不是!”赵立笃定摇头,“他儿时没玩过这些东西!之后和素娘一直分离,到素娘临死时才相认,素娘是没有机会拿到儿时玩的玩具的!”

    “那素娘为什么收着?”苏沉央皱眉。

    “许是……她已将那魔头看作自己的孩子了吧?”赵立哑声道,“她将这些东西放在一处,又藏得如此秘密,想来,对她来说,是值得珍藏之物!那魔头亦是她珍视之人,所以哪怕我和轩儿都在,她仍然要护着他,却未想到,她所珍视之人,却早已对她动了杀机……”

    苏沉央想到当时的情形,亦觉唏嘘。

    “他喜欢松鼠……”一边的楚知白忽然呢喃了一句。

    苏沉央抬头看他。

    他的神情怅惘悲伤,眼神飘忽,落在不可知的远处,半天未曾回神。

    “王爷?”苏沉央轻声叫,“想到什么了?”

    “没什么!”楚知白垂下眼睑,“赵立,你把素娘绣的那幅松鼠图画出来吧!”

    “好!”赵立点头,“我这就画!”

    楚知白让人拿来笔墨,赵立执笔作画,苏沉央则扒拉着那些玩具,一旁的楚知非,看得两眼发光。

    “娘亲,这些玩具,看起来好好玩啊!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玩具呢!”

    “没见过?”苏沉央一怔,“我记得你玩具很多的,有一屋子呢!没有跟这相似的?”

    “没有!”楚知非摇头,“这玩具多精巧,你看,这有小人打鼓,还有猴子荡秋千,我从来没在任何一家铺子里见过呢!想来,是那有巧思之人,请工匠自制的!”

    “王爷可曾见过?”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非儿都没见过,我更是没见过了!”楚知白随手拿起一只小人打鼓的玩具,在手里把玩。

    不知碰到哪里,那小人儿忽然动起来,手中小小棒槌,左右交替着击打那只小鼓,发出咚咚的声响。

    “哇!还会动的!”楚知非惊喜异常,“爹爹,这个太好玩了!我早就想要这样会动的小人了!”

    说话间,已将那玩具抢过去,凑在眼前仔细研究。

    他素来喜欢动手做各种机巧物事,只看了片刻,便明白窍门所在,当下说得头头是道。

    楚知白看着他,眼前又一阵阵发花。

    松鼠,绒绣,折纸,小人打鼓的玩具……

    他闭上眼睛,在记忆之海中深潜,正混沌间,身后的顾婶却忽然悲呜出声。

    “非儿!非儿啊!”

    非儿?

    楚知白混沌的脑海,因为她这一声非儿,陡然间变得清澈透明!

    他从久远的记忆中拖出那一幕,一颗心嗵嗵跳起来!

    非儿!

    是他的弟弟非儿!

    弟弟跟他这个儿子一样,天性好奇,喜欢摆弄各种物事。

    每次买来玩具,总是拆得七零八落。

    然而他却永远有本事组合成原样,不管是多复杂的东西。

    弟弟也喜欢小动物,猫啊狗啊什么的养了一堆,然而最喜欢的是松鼠。

    在悠然居时,他们常常去林子里看松鼠,带着一堆松鼠爱吃的坚果,久而久之,那里的松鼠都识得他了,只要他一到,全都跑过来,围在他身边,举着两只小手,等他喂食。

    记起这一切,再看那些折纸,楚知白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

    这时,赵立的画已经完成。

    他的画工不错,基本已将素娘所绣松鼠尽数展示出来。

    楚知白看到那只松鼠,浑身冰凉。

    “这松鼠真好看!”苏沉央看着那画,“好像跟平时见的不太一样呢!”

    “这叫雪地松鼠!”楚知非奶声气给她解释,“这是最最好看的一种松鼠了!很罕见的!”

    “这额头还有一朵小花呢!”苏沉央指着那松鼠眉心。

    楚知白盯着那朵小白花,脑中记忆翻滚……

    “哥,父王和母妃喜欢幻花,我给小红的额头上,也画一朵幻花吧!”

    清亮稚嫩的童音,在耳边回荡着。

    楚知白的眼眶渐渐变红。

    喜欢松鼠的人,罕见。

    而这种雪地松鼠,在大楚也很罕见。

    额头上开着一朵小白花的雪地松鼠,是不是就独有非儿一份了?

    还有绒绣,还有这种折纸……

    他下意识看向顾婶。

    顾婶已经离开了。

    她的手里紧攥着一只折纸。

    纸上那是松鼠吗?

    不,不是!

    那是一个四不像。

    是太子妃折来哄小殿下的。

    小殿下喜欢松鼠。

    太子妃为了绣出最最逼真的松鼠,给他庆生,选用了绒线来绣,绒线毛茸茸的,绣出来的松鼠,栩栩如生,好似活的一般!

    还有那只雪地松鼠,额头有一朵漂亮的白花。

    那是幻花。

    是小殿下调皮画上去的。

    小殿下有回生病哭闹,不肯吃药,又吵着要去看松鼠。

    可天寒地冻的,松鼠都已经躲在窝里了,太子妃不想他出门再着凉,就给他折了个松鼠。

    她不会折,便胡乱折,折得奇里古怪的,惹得他笑起来。

    虽然太子妃折纸技术极差,可小殿下还是把那只折纸留着了,留着笑话他母妃。

    小殿下的手是极巧的,他后来自已想着折出的松鼠,活灵活现,十分好看。

    可是,好看的松鼠折纸,他反而不怎么折,一折就要折太子妃的那一种,还要拿给所有人看,让大家都知道他母妃有多笨,他又有多巧,惹得太子妃每次都笑骂着追着要打他。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