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76章:真面目!
    她越说越激动,扯着许心莲的脖子哭叫:“你告诉我,你把纤纤英子弄哪儿去了?你把我的孩子们弄到哪儿去了?你把他们还给我!还给我!”

    “贺氏,你休要颠倒黑白,血口喷人!”许心莲嘴唇肿胀,依然牙尖嘴利,死不认帐,“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明明是你想让你的女儿取代我,去王府享福,绞了我的衣裳,抢了我的信物,我被逼无奈,才向官府告发你的!亏得我当年聪明,不然……”

    “你这个贱人!”贺氏气得浑身发抖,扬起手,重重抽在她脸上,“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狡辩!那我且来问你,你说你是柳家的女儿,那你可记得,你父母将你留在我身边时,曾交待过你什么话?”

    许心莲目光闪烁:“时隔十数年,我哪里还记得?你这分明是在为难我!”

    “你不记得,你便不是柳纤纤!”楚知白冷声插话,“真正的柳纤纤,跟本王一样,有过目不忘之能!我七八岁时曾与父王柳叔一起去瞧她,还与她比试谁记性更好,她虽比不上本王,但比起寻常人,不知强上多少!”

    言罢,忽又扼腕轻叹:“本王早该想到这一点的!单凭记忆这一点,你便不可能是柳纤纤!”

    “小时聪明,大了未必,这又有什么……”柳纤纤还想继续狡辩,被贺氏厉声打断。

    “纤纤身上有一处胎记,是你无论如何也模仿不了的!那样的胎记,你有吗?”

    “有啊!”许心莲咕咕笑,“就在胳膊上!你们看!”

    她撸起袖子,左胳膊小臂外侧,有一个乌黑的疤痕。

    “你这是胎记吗?”顾婶冷笑。

    “是啊!”许心莲回,“胎记被这老婆子拿烙铁烫掉了!她要她女儿替代我,便也要她女儿胳膊处烫了一个,说回头认亲时,就说是遇到匪徒受了伤!”

    她这话可以说是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反正胎记那里有了疤痕,你就无法确认了。

    “原来当年,你就是这样骗过姐姐姐夫的!”霍远征感叹,“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心机竟如此深沉,真是太可怕了!”

    “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自然不会有这样深沉的心机!”许心莲啐了一口血沫,“所以,你们得信我,不能信她!”

    “你以为你只有这一处破绽吗?”霍远征满面嘲讽,“你对纤纤和柳家一无所知,他们骨肉散尽,只得这一个女儿,看得跟眼珠子似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会有父母分不出来的?你在他们面前,不知露了多少破绽!只是他们寻不到亲生女儿,承受不了那种剜心之痛,只能拿你当真的罢了!”

    “那么,真的纤纤,到底在哪儿?”楚知白冷哧一声,长剑搁上柳纤纤的脖颈。

    许心莲到这时反而冷静下来了。

    她歪头瞧着楚知白,轻笑道:“王爷,现在,可是你在求我哦!你这样粗暴,我怕我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哦!”

    “你……”顾婶重重的唾了一口,“好不要脸!”

    “我不要脸,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许心莲蛮不在乎,“你老是骂这一句,好生无趣!或者,我教你骂几句新鲜的?你个老虔婆!”

    她这一开口,粪水横流,惊得众人瞠目结舌。

    所以,之前那次泼妇骂,并非是中邪,是她本性如此啊!

    “你说,你到底把我的女儿和纤纤弄到哪里去了!”贺氏扯着她哭叫。

    “卖了!”许心莲吃吃笑,“我趁她们睡着,把她们绑了,全都卖到窑子里去了!哈哈,卖的还是最最低等的窑子!你说,她们这些年,有没有命活下来?”

    她的话引得贺氏发了狂,对她又撕又打。

    许心莲痛得鬼叫,却还止不住狂笑。

    “你打死我吧!反正我这些年享的福也够本了!我享了这么多年的福,你的女儿和那个纤纤受了那么多年的苦,现在还不知是死是活,你心里一定难受极了吧?”

    贺氏本就煎熬,被她一说,浑身急颤,晕厥过去。

    “哈哈!”许心莲笑得前仰后合。

    众人都看得牙痒,恨不能上前来痛揍她一顿。

    “她不会比你更难受……”苏沉央上前一步,站到柳纤纤面前。

    “哈……”许心莲仰头看着她,“我不难受,反正该享受的,我都享受过了!”

    “是吗?”苏沉央轻哧,“那你自己亲手下的毒,你享受了吗?我听说这种毒,名唤七日断肠散,你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许心莲抬头看着她。

    “服下此毒后,人就会像一只汤包,一点点的融化,肠穿,肚烂,一时却不死,辗转哀号七日,方才得解脱!”苏沉央晃着手中那黑色药瓶,目光凉凉的在她身上掠过。

    许心莲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苏沉央拿过水瓢,舀了一瓢,放到她嘴边。

    “喝口尝尝?”她道。

    柳纤纤晃着头想要避开。

    然而顾婶岂容她躲避,跟贺氏一起冲过来,一人揪头发,一人掰嘴,苏沉央利落的将那瓢水全灌入她肚中。

    水灌进去不过半刻钟,柳纤纤开始满地乱滚。

    “我有解药!”苏沉央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瓶,在她眼前晃着,“你若说实话,我可免你苦痛!”

    这一回,许心莲很快便招了。

    如她之前所说,人的确是绑了,也的确卖去了窑子。

    只是,真正的柳纤纤可是将门虎女,自幼习武,虽然年纪小,气力不济,但巧劲儿还是有的。

    而贺氏的女儿贺英自幼长在乡间,跟着爹娘一起下地,农活自然也没少干,体格比较强壮。

    这两个小丫头凑在一处,又都是聪明的孩子,当晚便放倒了龟公,痛揍了老鸨,在那妓馆放了把火跑了。

    “跑到哪儿去了?”贺氏追问。

    “这个,真不知道……”许心莲哆哆嗦嗦回,“她们在那里闹了那么大动静,那老鸨自然不会善罢干休,那段时间,一直派人找她们,不过一直没找到,许是躲起来了,又许是逃走了……”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