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64章:你是在对我说情话?
    紫气东来,浩荡三千里。

    那隐在花丛中的黑云,甚至还没来得及飘出来,便被紫烟吞没。

    黑云紫气搅缠一处,血气弥漫,染红这一片白雪茫茫。

    天要崩了,地也快要裂了。

    苏少聪哆嗦着双腿,他想,这一次,他是真的完了。

    “唰”地一声,冰冷寒光闪过。

    “咕咚”一声,苏少聪的脑袋骨碌碌的滚在了地上。

    “敢动本王的人,苏少聪,你真是作得一手好死!”

    楚知白手中长剑再度划过,昭明帝新得的一员心腹猛将,自此化作花泥,烟消云散,只有头颅上一双眼犹自圆睁。

    那眼里满满惊惶后悔。

    悔不该,招惹江东阎王!

    他的头坠落花丛,将昏晕的苏如兰砸醒。

    然而她醒着还不如不醒。

    醒来,就要面临血淋淋的死亡。

    她想着她得说几句狠话,就算死也要死得铁骨铮铮。

    可惜,江东王素来最讨厌别人话多,先一剑劈开了她的嘴,又一剑砍下她脑袋。

    乱花丛中,厮杀酣畅,花田化作稻田,紫衣卫刀刀收割的,是人命。

    苏沉央从未见过这样的杀戮场面,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受那记忆中的幻境影响,原本还想高嚷几句,让楚知白不要上当不要管她之类的话,看到这场面,又把话咽了回去。

    江东王很忙,紫衣卫也很忙,秋后大丰收,她这种光看热闹不干活的人,还是少说话,免得破坏了人家收获的喜悦。

    楚知白把她从十字架上解下来,揽在怀中,轻抚她后背。

    “莫怕,本王在!”

    苏沉央摇头:“没怕!”

    楚知白皱眉。

    苏沉央:“怎么了?”

    “这种时候,就算没怕,也该装一下吧?”他轻哼。

    “为什么要装啊?”苏沉央不解问。

    她这话一出,脑中忽然又“嗡”了一下。

    这话,好像什么时候说过似的……

    记忆之海又开始翻涌。

    “凉儿,莫怕,有本王在!”

    “没怕!”

    “这种时候,就算没怕,也该装一下吧?”

    “为什么要装啊?”

    “你不装害怕装可怜,本王怎么顺理成章安慰你揽你入怀?”

    “王爷是在对我说情话?”

    “这情话好听吗?”

    “好听!我给九十九分!”

    “本王说的情话,该是一百分!”

    “扣掉一分,怕你骄傲!”

    “噗!”

    男子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来,低沉,醇厚,像一把大提琴在耳边缓缓拉响,好听到醉人。

    苏沉央正醉着,脑袋被人轻敲了一下。

    “你不装害怕装可怜,本王怎么顺理成章安慰你揽你入怀?”

    苏沉央倏地抬起头。

    “怎么?”楚知白俯视着她,“本王的怀抱不温暖吗?”

    苏沉央:“……”

    “王爷……”她颤声问,“是在对我说情话?”

    “这情话好听吗?”楚知白问。

    “好听……”苏沉央结结巴巴往下回,“我给……九十九分!”

    她说完九十九分,楚知白的面色也是微微一滞。

    他盯着她看,半晌,方又道:“本王说的情话,该是一百分!”

    “扣掉一分……”苏沉央声音微微发哽,“怕你……骄傲……”

    话音落,耳边喧嚣厮杀,忽然消散,周围静得落针可闻,只有风一阵阵吹过,落花如雪,被尘封的记忆,亦如雪花般簌簌而落。

    这一次,苏沉央清晰的看到了每一片雪花的模样。

    那雪一路飘落,从黄泉山上的黄泉洞,一直落到东境的神仙谷。

    这中间,有一段长长的美妙的时光。

    她以为,在顺天府大堂,才是她和他的第一次重逢。

    其实不是,其实从黄泉洞离开,回到青州府衙后,他们便已重逢。

    只是那时,他们都顶着一张面具。

    她是青州神捕叶秋凉,他是江湖游侠白非。

    叶秋凉在东境颇负盛名,可谓是童叟皆知。

    白非在东境却是藉藉无名,他只是恰巧在她追凶断案之时与她偶遇。

    然而那时两人偶遇的时机刚刚好。

    他不是黄泉洞里的乖僻烦人鬼,叶秋凉自然也就不是黄泉洞里以捉弄人为乐的女流氓。

    他久仰她名,见到真人,更是欣赏,而她觉得他为人仗义,武功又好,又与她极聊得来,便引为知已,常把酒言欢,秉烛夜谈。

    他那时似乎很闲,每日里陪她断案追凶,兄弟情便在一桩桩案子中愈发深厚,后来……

    苏沉央眯起眼,唇角不自觉微扬。

    后来他们离得太近,终于发现对方好像不太对劲。

    就好像苏沉央遇见江东王,虽然拼尽全力隐藏,可最终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当年的叶秋凉不知白非真实身份,那狐狸尾巴压根就没想过藏,还把那段经历,当成一件人生奇葩事,跟白非共享,共享之后的结果……

    苏沉央捂住脸。

    可以说是非常之悲惨!

    苏沉央被拆穿后的“遭遇”,叶秋凉都一一经历过,且有过之而不及。

    不得不说,那个时候的白非,比江东王更磨人!

    可是,到最后,磨着磨着,也不知怎么的,就磨到了一起……

    雪一直在下,苏沉央的心花也一直在开。

    她的脸在瞬间红透,似挂在枝头的最新鲜最饱满最红润的那颗水蜜桃。

    楚知白看着面前这颗水蜜桃,鼻翼微翕。

    是出现幻觉了吗?

    为什么忽然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春阳灿烂,春花正艳,春深如海。

    神仙谷那一片花海,无边无涯。

    “你的情话,我给九十九分,扣掉一分,怕你骄傲!”

    “那你有没有什么情话,要与本王说?”

    “嗯,我说句真心话,王爷的身材,当真是一绝,手感更是……”

    “喂,叶秋凉,你又要作死了是吧?”

    “王爷,我是真心赞美……”

    “你闭嘴!”

    “我真的……唔唔……”

    一股热流,自心尖而起,迅速扩散至全身。

    楚知白不自觉抱紧怀中女子,一双清冷黑眸,不知何时,已染上绵绵情思。

    “凉儿……”他哑声低唤,“是你……”

    “你记起来了?”苏沉央吃惊的看着他。

    “若我记不起,你是否这辈子都不打算告诉我自己的真正身份?”楚知白看着她,满目委屈幽怨。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