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38章:侧颜!
    他与他初次相识,就是在案发现场。

    他为他的问尸之术和敏锐聪慧所折服,他则惊叹他那过目不忘的本领,当时还夸了他一句他听不懂的话,说他是行走的摄什么……

    楚知白仔细回想她说过的话。

    然而那话太怪,总是不太容易记住。

    当然,最主要原因是,他当时只顾着盯着他瞧,至于他都说了什么话,他倒不怎么记得了……

    “王爷,这里的一切,你都用你的摄像头记下来了吧?”

    耳边忽然响起苏沉央的声音。

    楚知白倏地一颤:“你……你说摄什么?”

    “摄像头!”苏沉央脱口道,说完又讪笑,“这个是我们丐帮的浑话了!意思就是你过目不忘!”

    过目不忘的楚知白,很快便记起来,当时的秋公子,也是这么给他解释的。

    面前这个小丫头,她某些时候的言行举止,简直跟秋公子如出一辙!

    她有着惊人的问尸之术,亦有着令人惊叹的外科医术,她跟秋公子一样,爱说一些他从未听过,身边人也不曾耳闻过的怪话,还有她此时微微歪着头的侧颜,为什么看起来那般熟稔亲切?

    楚知白站在那里,盯着苏沉央的侧颜,脑子里啪啪炸开了!

    他以前虽然也曾细细打量过苏沉央,但是从未像现在这样细细观察过她的侧颜。

    一个人的五官或许会因为易容出现变化,比如,皮肤黑黄些,眉毛稀疏浓淡,以及眉型发型等,都会改变一个人的本真模样,骗过别人的眼。

    可是,一个人的面部骨骼,却是不会变的。

    易容者若非必要,绝不会动自己的骨骼走向。

    骨骼本就不容易改变,比如一个人鼻子若高挺,总不能硬生生把他砸低,只能通过面部阴影化妆,造成一种低鼻的假象。

    但那只是从表面来看,像现在这样,苏沉央的剪影被洞外射过来的一缕阳光清的晰投射在洞壁之上,那每一处细微的起伏都纤毫毕现。

    楚知白的记性是最好的。

    他有那么好的记性,记的又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他的面部线条,他曾在心里偷偷描蓦过无数遍,更在画中画过不知多少遍。

    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记错的!

    所以……

    楚知白的脑海里飞快划过无数画面。

    自认识苏沉央之后,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皆在他脑过细细过了一遍。

    初见自己时的慌张惊惶,被发现包包时的口不择言,被问及师父时的支支吾吾,自己想见面时的推搪拒绝……

    楚知白的脑中,似是刮起了一阵狂风。

    狂风卷着巨浪在脑海中汹涌澎湃,原本沉入海底的那些沉渣被风暴搅起,似一头巨大海兽,喘着粗气,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楚知白眼前一阵晕眩,身形微晃,直直地向身边的苏沉央身上栽过去!

    苏沉央正凝神察看那柜中物件,见他突然倒过来,吓了一跳,忙伸手扶住他。

    “王爷,您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她急急问。

    楚知白不说话,只直勾勾地盯着苏沉央,嘴唇剧烈颤抖着,眼前却一阵阵发黑。

    “王爷!王爷!”苏沉央急急唤了他两声,见他不回应,忙朝外头叫:“容景,容若!你们快过来!”

    容景容若此时已经听到动静赶过来。

    看到楚知白的情形,两人轻车熟路去找药,掏出那只粉色药瓶,倒出一粒药,喂入楚知白口中。

    服药后的楚知白很快便缓过来。

    苏沉央呆呆看着他。

    这又是秋公子晕眩症?

    可是,不是正检查这石室吗?正商讨着案情,这位爷是怎么又联想到秋公子的?

    好在这一次,楚知白恢复得很快,并不像上次反应那么大,只是人还跟上次一样看起来恹恹的。

    “王爷,你还好吧?”苏沉央俯身看他。

    楚知白抬眸与她对视,那眼神有点直勾勾的,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方点头,哑声答:“无碍!”

    “当真无碍?”苏沉央满面担忧,“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你让容九他们陪我在这里便好了!反正该死的都死光了也没有什么危险了!”

    “我没事!”楚知白摇头,“我……可是你的摄……摄像头……”

    这种现代词汇,乍然从他嘴里说出来,听着有点别扭好笑。

    苏沉央扬唇轻笑:“那你都录下来了吗?”

    “录下来了!”楚知白点头,“咱们继续看吧!你刚刚可是又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一只奇怪的容器。”

    苏沉央从柜子角落的盒子里掏出一样物事来,一个圆形空心袋,上面连接着一根细细长长的管子。

    “这瞧着,怎么有点像输液瓶啊!”她咕哝着。

    “输液瓶?”楚知白看着她,“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嗯,补充养份的!”苏沉央想了想,给了一个还算贴切的解释,“在我们那里挺流行,倒没想到楚京也有!”

    楚知白“哦”了一声,没再多问,只将那“输液瓶”也一并收入袋中。

    两人又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再没有其他发现,便又去了另一间石室,几间石室转悠下来,外头的士兵已将山洞内清理好。

    死的活的信徒皆已运出去,黑火和毒物也基本清理完毕,只剩一包在那里。

    “喂,小家伙,该走了!”齐三轻拍那个幸存孩子的肩。

    那孩子一直守着自家爹娘的尸体掉眼泪,大家怜他是个孩子也都没催他,先把其他尸体运送出去,现在都运完了,自然也不能再单守他一个。

    “你爹娘既已死了,便当入土为安!”容九道,“你跟我们一起出去把他们葬了吧!”

    “是你们杀死他们的!”少年抬起头,幼稚大眼中满满的仇恨怨怼。

    “他是我们杀死的,可真正害死他们的罪魁祸首却不是我们,而是这个往生教!”齐三教训道,“瞧瞧这什么破教,把你一个孩子都教成什么样了!你还是个娃儿啊!窝在这种血腥恐怖的地儿,你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呢?”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