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19章:江东王牌人肉靠背!
    两人肌肤相接,呼吸相闻,他只要稍微一低头,那下巴就蹭到她脸上,刺刺痒痒,那感觉简直……

    她可不是那种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楚知白要是再这么乱来,她都不敢保证,自己到底能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王爷?”苏沉央的请求未得到回应,下意识又要拧头看他。

    “本王警告过你,不许乱动!”楚知白的声音在耳廓萦绕,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嘶哑。

    苏沉央僵着身子,不敢再动。

    好在,她没动,楚知白也没有再动。

    两人都僵着身子傻坐着。

    马夫扬鞭催马,马车碾过青石板路,车声辚辚,暗夜沉沉,四周静寂,静得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

    嘭嘭嘭……

    “王爷……”苏沉央弱弱开口。

    “干嘛?”楚知白粗声粗气回,不待她说话,便又冷哼:“休想让本王放开你!”

    “可是……”苏沉央哭丧着脸,“王爷,你不觉得,咱们这样,有点不妥吗?”

    “有何不妥?”楚知白轻哼,“相比在黄泉洞中你对本王做过的那些事,本王所做的这点事,简直妥得不能更妥!”

    “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黄泉洞了?”苏沉央缩缩头。

    “你欠本王的!本王想扯就扯!还用挑日子吗?”楚知白理直气又壮。

    被他一句话堵到命门,苏沉央秒怂,她不敢再跟他倔嘴,只讪笑道:“王爷,你看你这样抱着我,非儿都睡得不舒服,你先放开我,我把非儿放下好不好?”

    “不好!”楚知白答得直白利落,“本王的儿子,本王自己放!用得着你吗?”

    说完,腾出一只手来,把楚知非抱起来,放到对面的座椅上,又拿小毯子盖好。

    然而他在做这些时,另一只手臂却仍是紧紧缠住了苏沉央的脖颈。

    苏沉央感觉是一只被猎人扼住脖颈的小鸡仔,无处逃亡。

    “就算王爷因为三年前的事恼我,我任打任罚便是……”她哭丧着脸,“可王爷你这样,算什么啊?”

    “谁管他算什么?”楚知白轻哼,“反正本王就要这样拘着你!”

    “王爷想拘我,法子多得是!”苏沉央哭笑不得,“这车里就有绳子,王爷可以把我绑起来,这样,既能拘着我,王爷还不累……”

    “本王就愿意这么累着!”楚知白一句话把她堵得死死的。

    “那王爷就累着吧!”苏沉央叹口气。

    大佬就是要抽风,她有什么招?

    打又打不过,挣也挣不脱。

    算了算了,他爱抱就抱吧!

    换个角度想,身为一个孤儿,她长这么大,还从没体会过被人抱着睡觉的感觉。

    天下第一霸主加天下第一美男主动当她的超级奶爸,怎么看她都不吃亏!

    苏沉央打了个呵欠,头往楚知白胸口一靠,睡觉。

    嗯,虽然有点硬,但好在q弹,还很暖和。

    江东王牌人肉靠背,你值得拥有!

    她咧嘴傻笑一声,头一歪,沉沉睡去。

    她睡着了,可楚知白还在生闷气。

    他支着耳朵,等她说话,心里想着,只要她一开口,他一准儿把她怼得死死的!

    可等了半天,怀里的人儿却没了动静。

    不对啊!

    被他怼却不回怼,这不符合苏小妖那牙尖嘴利的狗德性!

    低头一看,那小妖眉眼微合唇微张,呼吸细细,竟然睡着了!

    楚知白瞬间觉得一股酸气直冲脑门!

    她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她怎么就能睡着呢?

    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被他这么一个大老爷们暖昧的抱着,她怎么能睡得着?

    再者,他可是天下第一美男!

    他生得那般神仙般的颜,又生得这般完美的肉身!

    被他这样的神仙抱着,她却面不红心不跳呼呼大睡……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死丫头,对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

    但凡她有一丝丝感觉,她都睡不着!

    他这般神仙般的男子,她居然敢如此无视他!

    楚知白感觉自己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最严重的羞辱!

    他磨磨牙,一把薅住了苏沉央的耳朵。

    “起来起来!不许睡!”

    “呜……”苏沉央困得要死,被人强制薅醒,烦躁到极点。

    “王爷,求别闹!”她没好气叫。

    “本王偏要闹!”楚知白薅完耳朵又扒她眼皮挠她脖颈掐她腰眼,终于成功的把苏沉央捣鼓醒了。

    醒来的苏沉央,小宇宙啪啪的炸了。

    天大地大,没有她睡觉事大!

    敢惊扰她的美梦,莫说是江东王,天王老子都不行!

    “楚知白,你有病吧?”她拧头瞪着楚知白。

    “我有病啊!”楚知白轻哼,“你能治吧?”

    “治你妹啊!”苏沉央怒叫。

    “你就是我妹!”楚知白终于惹得她发火,咧嘴轻笑。

    “蛇精病!”苏沉央抱头,“你说吧,你到底要干嘛?”

    “不干嘛,就是讨个债!”楚知白扬着下巴,“当年在黄泉洞,这种事,你也没少做啊!本王不过以牙还牙罢了!”

    苏沉央:“……”

    造孽啊!

    自己睡不着把他薅起来逗乐的事,她还真干过!

    罢了罢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那就,缩头做乌龟吧!

    “怎么又不说话了?”楚知白又开始薅她耳朵。

    苏沉央哭丧着脸:“既是欠王爷的,岂敢再跟王爷倔嘴?我如今躺平任虐,王爷来吧!”

    “躺平?”楚知白嘀咕一声,“对哦,躺着才好虐!”

    说完,手一翻,苏沉央整个人便横陈在他面前,那双手也如蛇般蜿蜒而上,从苏沉央的头发丝摸起,一直摸到下巴,还有继续下滑的趋势。

    苏沉央慌了。

    “王爷,黑灯瞎火的,也不用虐得这么细致吧?”她哀叫。

    “你当年虐本王时,比这细致多了!”楚知白轻哼,“你忘了?”

    苏沉央自然是忘不了的。

    当年她太闲他太欠,所以就用做科研的态度,把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大佬从头到脚研究了一遍……

    要是楚知白按她的法子来一遍,那她……

    要羞死了!

    “王爷,我错了!我以后给你端茶倒水倒夜香……”苏沉央在楚知白的手底瑟瑟发抖,“您让我干什么,我都绝对遵从,只求您……别这样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