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07章:前朝太子妃!
    这么看起来,这娘儿俩,真的是很像啊!

    其实有苏小刀这样一个妻子也不错,闲时磨磨她,忙时用用她,不闲不忙时,嗯,逗逗她,宠宠她,好像也有趣的样子……

    啊呸!他怎么又想着娶她做妻子了?

    他的妻子,只能是一个人,那就是秋公子!

    他也只喜欢他一个人!

    别的什么人,他是绝对不会喜欢的!绝对不会!

    “走了,去查物证!”楚知白俯身抱起楚知非,径直往顺天府的证物室去。

    鲜花杀人魔的案子是大案要案,所以,有关他的案件,卷宗和证物都是单独存放在一间小屋内,有顺天府安排专人看管。

    来时打过招呼,所以负责人乔毅早已将他们需要证物取出,恭敬在候在门口,一待他们过来,便将他们引到证物前。

    楚知白打开证物袋,递到楚知非面前,楚知非小鼻子抽了抽,立时给出结论:“爹爹,这里头的气味,跟那屋子里的一样臭!都是香臭香臭的!”

    苏沉央欣喜若狂:“所以,我们猜对了!诱惑那魔头,差的那道味,就是这百合香!那这样一来,我们就又可以诱捕他了!”

    楚知白唇角亦不自觉微扬:“恭喜你,终于抓到他命脉所在!”

    “同喜同喜!”苏沉央对他拱手作揖,哈哈大笑。

    “娘亲,这个荷包最臭!”楚知非将里面的证物全都闻了一遍,最终指着其中一个荷包道,“这里头的味,跟那房中的香膏一样刺鼻难闻!哇,我真的受不了!我要出去了!”

    他捂着鼻子,远远避开去。

    楚知白小心打开荷包,荷包里包着一个小小的银色纸包,包打开,粉色的香膏,虽然已经碎了,但因为外面有一层模子在,所以总体形状未变。

    那是跟楚思嫣房中的百合香一模一样,就连形状也十分相似,都是弯弯的新月形状。

    “王爷?”苏沉央看向楚知白,“这跟楚思嫣房中的香,可是同一种?”

    楚知白细细察看那香形,又细嗅其味,察看香外的桃红色月牙模具,仔细看了片刻后,点头。

    “没错,这就是合欢香!”

    “天哪!”苏沉央愕然,“你不说这合欢香是禁物吗?为何在偏僻青州,也会有人使用此香?对了,这荷包,是属于哪个死者的?”

    楚知白掠了一眼,飞快给出答案:“青州第一案的受害者,季氏!”

    “第一案……”苏沉央很快想起当时的情形,脱口道:“是青州十案中,死状最为惨烈的受害者!”

    “没错!”楚知白点头,“季氏遭受过非人的折磨,据卷宗上所录,几乎是遍体鳞伤,浑身上下,就没一处好皮肉了!”

    这些事,苏沉央自然也是记得的。

    因为是鲜花杀人魔在青州犯下的第一起案子,刚发现尸体时,所有的人都吐了,包括她。

    那真是对一个人心理和视觉的极大冲击,那个时候,一向无所畏惧的她,甚至从中感受到了恐惧和害怕,后来凶案迭发,整个青州,都被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女子根本就不敢随意出门。

    “这季氏的夫君,是一个富商吧?”苏沉央努力回想跟季氏有关的讯息。

    “季氏夫君梁宽,曾是顺天府尹!”楚知白答,“后辞官归故里,青州是他的老家!哦,季氏亦是青州人氏……”

    他说到一半,忽地一怔,“季?她姓季!”

    “她姓季,怎么了?”苏沉央看着他。

    “前朝太子妃,也姓季!”楚知白回,“她亦是青州人氏,因其父是护边大将,被选入东宫,伴在太子左右!她极擅制香,这合欢香便是她亲手研制!传闻,她用此香迷住了前朝太子的魂魄,方得来这太子妃之位!否则,以她的资质和长相,难登凤位!”

    “所以,王爷是怀疑,这个季氏,与太子妃季氏,出自同宗同族?”苏沉央问。

    “极有可能!”楚知白用力点头,忽又闭眸,“让我仔细想一想……”

    苏沉央不再说话,给他安静的空间细思,约摸半刻钟后,楚知白睁开眼来。

    “我想起来了,当年的梁宽,就是依靠季大将军的裙带关系,才得以进入京城,他本身不学无术,做顺天府尹时,收受贿赂,造就冤案无数,最终被告发,贬往青州流放!”

    “可是,这些事发生时,你应该还是个孩子吧?”苏沉央看着他。

    “你说错了!”楚知白摇头,“这些事发生时,我还没出生呢!那时先帝还不是先帝,只是前朝帝君手下的一员大将!”

    “那你如何记得这些事?还记得这般清楚?”苏沉央惊呆了。

    连自己未出生时的事,都能记得一清二楚,大佬这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活电脑啊!

    大佬于这方面的能力,真是让她艳羡不已!

    “本王既然记住了,那必定是有记住这些的理由!”楚知白道,“现在你要关心的问题,不是本王为何能记住,而是,已经死亡的前朝太子妃季氏所用香膏,为何会重现人间,在青州季氏手中再次启用!”

    “这个……”苏沉央略一思忖,便道:“她们既是同宗同族,那必定是青州季氏从太子妃季氏那里习得了制香之法!”

    “不会!”楚知白笃定道,“太子妃季氏,绝不会将此制香之法外传!”

    “为何不会?”苏沉央反问,“制香而已啊,又不是什么独门秘技,教给自己亲近的小姐妹,不是很正常?”

    “若你是太子妃季氏,依靠此香,独霸太子,成为东宫主母,尔后东宫中有无数传言,说你是藉此香上位,就连宫中皇后和皇太后也被惊动了,要来查你!这种情形下,你会将此香秘技,授于旁人吗?”楚知白问,“授此技于人,便等同于授把柄于人,这种蠢事,她会做吗?”

    “那的确是不会做了!”苏沉央了然,顿了顿,又好奇问:“可是,这些宫闱秘事,你如何能知晓?你还没出生呢!”

    楚知白觑她一眼,伸指敲她脑袋:“苏小刀,你的关注点,又跑偏了!”

    “我就是好奇嘛!”苏沉央讪笑。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