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95章:小哥哥身上好香呀!
    楚知白将手中正看的一页纸递给她。

    “从平西王的纸篓里捡到的!”他道,“纸篓里的东西都烧光了,只余这一片纸角!”

    苏沉央接过纸页细看,那纸角皱巴巴的,上面的书信痕迹也都被水渍得模糊不清,完全看不出原本写的是什么内容,然而,纸角边上的印花却依然十分清晰。

    那是一朵张牙舞爪的彼岸花,似血迹一般涂染在信纸上。

    “那魔头跟平西王的信件?”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极有可能!”楚知白点头。

    “这是什么?”苏沉央上下翻看着,在纸角背面发现一处隐隐约约的墨痕。

    “本王尚未分辨出来!”楚知白摇头。

    “瞧着,像是在写信时,在书桌上沾染上的……”苏沉央将那纸放在阳光底下细看,片刻,又道:“王爷,你瞧这形状,像什么?”

    “你觉得像什么?”楚知白反问。

    苏沉央认真看了看,回:“半朵彼岸花!”

    楚知白“嗯”了一声。

    “王爷也觉得像?”苏沉央问。

    “本王觉得就是!”楚知白指着纸角边上的那朵彼岸花道,“这魔头对彼岸花似是有种执念,不管是杀人凶具,还是信笺,都带有彼岸花图样,由此推测,或许他日常生活所用器物上,也会印有此种印记,就比如这个墨痕,很明显,应是从他的书桌或砚台中拓印而来!若是据此调查,或能有所发现!”

    苏沉央点头,将那纸角交还给他。

    “除了这纸页,还有什么收获吗?”她问。

    “暂时还没有!”楚知白摇头,“不正等着你来救场嘛!”

    “王爷说笑了!”苏沉央笑叹,“我可没你想的这么厉害!”

    “先看看吧!”楚知白丢下手中的书,在前面带路,绕过一处书架,看到一处乌洞洞的入口。

    “下面地室!”他道,“地室里也有一处祭室!”

    看他就要往下面走,苏沉央忙道:“王爷,小殿下还是留在上面吧!那种地方,他还是别进去的好!”

    “娘亲,我已经进去过了!”楚知非奶声奶气答。

    “啊?”苏沉央皱眉,“王爷,他还是个小娃娃呢!”

    楚知白掠她一眼,淡淡道:“你不必担心,他娘亲怀他时,还验尸断案,他许是在娘胎时便见惯了尸体,对尸体并不畏惧!”

    “他娘亲……怀他时……”苏沉央呆呆看着他,下意识的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她不重复还好,她这么一重复,楚知白也愣住了。

    一旁的两个内卫却是一脸激动。

    “王爷,你可是,想起什么来了?”容景急急问。

    “是想到小殿下的娘亲了吗?”容若亦追问,“娘亲怀着他时还断案……这意思是说,小殿下的娘亲,也会验尸断案喽?”

    楚知白被两人问得哑口无言。

    其实刚才那句话,他是下意识说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会那么说,他自己也不知道。

    最近这种下意识的事,是越来越多了。

    难道他丢失的那一段记忆,要慢慢复原了吗?

    “王爷?”容景和容若见他在那里发呆,心急如焚,生恐他想起什么事又忘掉,忙出声唤他,招魂一般。

    楚知白掠了两人一眼,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两内卫立时瘪眉皱眼。

    又是不知道。

    隔三差五的说些奇怪的话,一问他,他却又不知道。

    所以,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抱他下来吧!”楚知白丢下一句话,转身进入地室。

    苏沉央等人紧随其后,才进得几步,已闻到一股腥臭味,待进去之后,那气味愈浓。

    平西王的祭室,跟楚天佑的祭室也没什么区别,或者说,所有往生教的祭室,都是一个德性,极致的血腥恐怖,里面自然也少不了尸体。

    这处祭室里的尸体,跟楚天佑的相比,少了很多,只有那么两具。

    然而,这两具尸身,却让苏沉央瞬间红了眼眶。

    那尸骸小小的,不足一米,一看便知是幼童,骨瘦如柴,浑身青白,没有半点血色,眼眶下陷,眼窝一片灰黑,尸体已经僵硬,显然已死去很久了。

    苏沉央下意识伸出手,掩住了楚知非的眼。

    “娘亲,我不怕的!”楚知非轻声道,“死去的小哥哥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害死他的人!非儿以后要学娘亲,验尸断案,叫那些害人的坏蛋,全都无所遁形!”

    “非儿真棒!”苏沉央在他额间亲了亲,泪盈眼眶。

    “娘亲,放我下来!”楚知非从她怀里跳下来,走到容景面前,“景叔叔,把你的衣裳脱下来给我吧!”

    “嗯?要衣裳做什么?”容景一怔。

    “这地室里好冷,小哥哥那么躺着,一定很难受!”楚知非认真道,“我拿衣裳帮他们盖一盖,叫他们知道,有人在关心他们,在意他们,将来还要为他们报仇,他们就不会那么伤心难过了!他们不伤心,便不会再像孤魂野鬼那样飘荡,会去投胎,来世做个幸福的小孩!”

    苏沉央被楚知非这番话说得掉下泪来。

    “小殿下……想的真周到!”容景脱下衣裳,容景也将自己的衣裳一并脱下,递给楚知非。

    楚知非抱着两件衣裳,走到两具尸体面前,弯下腰,轻轻的将衣裳盖在他们身上,盖完后,忽然又伸出小胖手在两具尸体上轻轻拍了拍,那姿态,像极苏沉央哄他时的样子。

    苏沉央泪盈于睫,唇角却不自觉微扬。

    “娘亲,小哥哥身上好香!”楚知非忽然道。

    “香?”在场的几人都是一怔,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尔后又不自觉的屏住呼吸。

    这祭室里一堆血污,臭不可闻,只要一呼吸,便能闻到一阵腥臭扑鼻,可委实没闻到什么香!

    苏沉央上前一步,俯身贴近尸身,嗅到的,除了臭还是臭。

    然而,楚知非嗅觉灵敏,他既闻到了香味,那这香味就一定存在!

    “非儿,你仔细闻闻,小哥哥哪儿香?”楚知白道。

    楚知非蹲在那里,头往前伸着,鼻子像只小狗似的嗅啊嗅,最终停在两具尸身的脚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