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94章:江东王的幼弟!
    李惟安欲哭无泪:“不愧是江东王的儿子啊!楚知非,你可真随你爹!小小年纪,舌头就能毒死人!”

    “略略略……”楚知非对他吐舌头,“就是要毒死你!”

    顿了顿,忽又皱眉:“你怎么知道我叫楚知非?”

    “你的名字,楚京人有不知道的吗?”李惟安轻笑,“且不说你爹的名气有多大了,全大楚也就只有你爹不避讳,他叫楚知白,给你取名楚知非,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兄弟俩呢!”

    “我爹愿意取,我愿意叫,你管我们是兄弟还是父子?”楚知非瞪他一眼,“干你的活吧!还有,你要是不想笑,就别勉强自己笑!笑起来跟哭一样!”

    说完,拉着苏沉央的手离开。

    李惟安摸着自己的脸,问身边的小厮李浓:“我笑起来像哭吗?”

    “不像!”李浓摇头,“少爷莫听那小家伙胡说!少爷笑起来可英俊了!”

    李惟安呵呵了两声,然而那嘴角却明显耷拉下来。

    这个小家伙眼真毒。

    他的确是一直也不想笑。

    被亲爹扔来给同父异母的哥哥顶雷背锅,什么烦心事都落自己身上,左右夹击,里外不是人,有什么可乐的?

    然而,他却还得得笑。

    这两边的大佬,他都开罪不起,没办法,只能陪笑!

    “少爷,这位小殿下,好凶呀!”李浓啧舌。

    “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爹那么拽,他自然要横着走!”李惟安唇角又扬起来,“不过这真是个有趣的小鬼,鼻子果真很灵呢,居然一下就能闻到我身上的坏人味儿!”

    “噗!”李浓大笑,“少爷,你要是坏人,这世上就没好人了!小孩子胡说,不要当真!”

    “可是,你说他为什么要楚知非呢?”李惟安嘀咕着,“楚知白为什么要把自已儿子叫楚知非?”

    “这谁知道啊!”李浓耸肩,“江东王行事,从来都是特立独行,不近常理出牌的!”

    “楚知非……”李惟安却还在念着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好熟悉呀!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李浓又笑:“少爷又糊涂了!还能在哪里听到?自然是在这位小殿下出现的地方听到啊!”

    “不是!”李惟安摇头,“我不是说他了!好像……还有一个人叫这个名似的……”

    “还有人?”李浓皱眉,“谁?少爷在哪里听到的?”

    李惟安不答,只是拧眉苦思,然而想到最后,脑中终究还是一片混沌。

    “唉,想不起来……”他嘟嚷着,“可是,明明听过的……”

    ……

    王府甬道上,苏沉央也好奇的提出了李惟安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她在得知楚知非的名字后就想问了,只是一开始不太熟,不好意思乱问,后来又太忙,没功夫问,这个时候,就顺嘴问了一句。

    “容景,小殿下的名字,是王爷取的吗?”

    容景看她一眼,笑道:“苏姑娘一定也很好奇,对吧?”

    “对啊!”苏沉央点头,“一般父子的名字,是不可以有重字的!”

    “是啊!”容景点头,“顾婶也这么说,但王爷非要这么叫,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这是王爷亲弟弟的名字!”

    “王爷还有一个亲弟弟?”苏沉央微惊。

    “有的!”容景回,“当年太子府生变时,二殿下才不过四五岁,跟小殿下差不多年纪,王爷那时十岁,他没能护住二殿下,叫一个黑衣人把二殿下抢走了,这么多年,音讯全无,也不知是死是活!王爷这么多年也一直找他,可惜,没有任何线索!”

    “所以,这名字,是为纪念他幼弟的……”苏沉央了然。

    “是啊!”容景点头,“没能护住幼弟,是王爷心中至痛,他到现在还留着幼弟的一双小鞋子和他的涂鸦呢!后来有了小殿下,他便给他取了这名!”

    苏沉央听得唏嘘不已,楚知非却不是头回听这事,大眼忽闪忽闪道:“爹爹说,他的弟弟,我应该叫二叔!”

    “嗯,是呢!”苏沉央摸摸他的头。

    “爹爹还说,二叔生得可俊俏了!”楚知非说起这个不知是否还在人世的二叔来,如数家珍一般,“爹爹说,若是二叔活着,长到现在,那天下第一美男的称号,就非他莫属!爹爹只能屈居第二了!”

    “噗!”苏沉央忍俊不禁,“你爹爹还真是……居然自封为天下第一美男!”

    “不是自封的呀!”楚知非认真纠正,“是天下人都这么说呀!天下本来就是天下第一美男啊!江东楚郎,说的就是爹爹哦!娘亲,你不觉得爹爹生得很俊吗?”

    “嗯嗯,俊!俊得很!”苏沉央笑回,“但是呢,在我眼里,我们非儿才是天下第一美男呢!谁都没有非儿俊!”

    楚知非被夸,圆眸乐成一条线。

    “娘亲,你这么夸我,我会害羞哒!”他软软的小身子往苏沉央腿边蹭,“不过呢,论起长相,我的确是要胜爹爹一筹了!因为爹爹说,我比二叔还俊美!”

    苏沉央:“……”

    楚家男人自夸自恋的基因,真的好强大!

    容景在一旁乐不可支,跟楚知非开玩笑:“小殿下,这种事,一般要别人来夸的!自己夸自己,好像有点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自已的美貌,自已心里有数的!”楚知非认真回,“爹爹说了,过度的谦虚,等于骄傲!我本就生得好看,要非在别人面前谦虚,反而虚伪矫情!”

    苏沉央忍俊不禁:“你爹说的……真是太对了!”

    “爹爹自然是对的!”楚知非嘿嘿笑。

    “爹爹现在在哪里呢?”苏沉央问。

    “在书房!”楚知非小胖手往前指,“那边就是了!”

    平西王的书房建得相当气派,远望过去金碧辉煌,简直要亮瞎人眼,三人穿花绕柳,很快就看到楚知白立在书房中的身影。

    听到脚步声,楚知白抬起头来,见是她,又飞快将头拧过去。

    苏沉央耸肩,这是心虚吗?

    “王爷,可有什么发现?”苏沉央直入主题,免除楚知白的尴尬。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