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92章:秋公子恐惧症!
    苏沉央理理衣裳,去找楚知白,迎出来的,却是容景。

    “容侍卫!”苏沉央跟他打招呼,“快午时了,咱们该出发了!”

    “那走吧!”容景点头。

    “王爷呢?”苏沉央问。

    “王爷有急事,不去了!”容景回。

    “啊?”苏沉央愕然,“不去了?”

    “是,不去了!”容景点头。

    “可是……”苏沉央惊得都结巴了,“可是他明明之前那般急切的!本来说去平西王府,都临时调了头!还说秋公子的事是最急的,这会儿,有什么事比秋公子的事更急?”

    “这个,不便与姑娘细说……”容景叹口气,“总之,很急就对了!”

    苏沉央大失所望。

    楚知白不去,那她一个人分饰两角还有什么意义?

    “王爷没留下什么话?”苏沉央不甘心,又问。

    “嗯,王爷说,要是你见到了秋公子,代他向他问好!”容景机械回。

    “就这些?”

    “就这些!”

    “可他上午还说,要把秋公子接回来,带给顾婶看的!”苏沉央急急道,“他之前还担心秋公子,怕他一人流落在外,受伤难愈,又有危险什么的,要我一定把师父带回王府来……”

    “是啊,他说过!”容景点头,“但现在,他就是只让苏姑娘代着问声好!苏姑娘照做便是了!”

    “可是……”

    “苏姑娘,没有那么多可是!”容景叹口气,“你也别问了,问就是不知道!”

    苏沉央:“……”

    这都什么事啊?

    大佬这脑回路,还真是崎岖啊!

    “苏姑娘,走吧!”容景在前带路,“马车已经备好了!”

    苏沉央跟容景一起走出王府大门,车夫正在套车,另一辆马车停在王府前,正往下运送一些蔬菜米面等食物,江小鱼在旁指挥着,看到苏沉央和容景,忙笑着打招呼。

    “容二哥,苏姑娘,又要出门了?也是去平西王府吗?”

    “也?”苏沉央敏锐的抓住这个字眼,“还有谁去了?”

    “王爷啊!”江小鱼回。

    苏沉央看向容景:“平西王府有什么要紧事发生?要不,我们也先去平西王府吧!”

    “不用!”容景摇头,“我们今天是要去客栈见秋公子的!见完秋公子,再转道去平西王府也不迟!”

    见完秋公子再去也不迟。

    所以,平西王府也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发生!

    但为什么楚知白忽然就不去了呢?

    她是满腹疑窦,容景却是满腹彷徨。

    王爷不光有秋公子眩晕症,还有秋公子恐惧症。

    其实叶家没事之前,楚知白也曾让他们打探过秋公子的下落,每次要他们打探时,都是急迫万分,恨不能立时生出双翼见到秋公子一般。

    可一旦打听到消息,他就像今天这样,莫名其妙的就怂了,找出各种理由,来逃避见面。

    当然,这其中,还伴随着头痛和晕厥,等给他服下解忧,他就像完全忘了要见秋公子的事,绝口不再提。

    今日倒还不错,虽然也头痛,但没晕厥,服了药,但记忆好像还在的样子,还知道要嘱咐他,让苏姑娘给秋公子带个好,但依然是逃避见面,索性也没通知苏姑娘,带着容若,悄悄去了平西王府。

    看他去时那姿态,容景总觉得他是在落荒而逃!

    这到底算什么毛病啊?

    容景长长的叹了口气。

    苏沉央那边也长长的叹了口气。

    楚知白不在,她自然也懒得再去演什么戏,直接去画下当归的那面墙壁上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阵,然后对着容景信口胡扯。

    “师父说他忽然发现鲜花杀人魔的行踪,前去调查了!今天没时间见我们了!”

    “这朵小红花,可以表达这么多意思吗?”容景一脸不相信。

    “既是传递讯号,自然是要缩写啊!”苏沉央一本正经的糊弄他,“要是都明明白白写出来,岂不是人人都知道了?”

    “那什么时候还可以见到他?”容景问。

    “这个说不好,他去忙了!但若是他发现什么重要线索,肯定会来通知我们的!”

    容景还想问什么,却被苏沉央打断。

    “行了,王爷又不想见我师父,干嘛要折腾我们啊!我师父那般厉害的人物,自有他的生存之道!他若情形不好,肯定会向我求助的!他既没向我求助,想来是要暗中调查!他有他的计划,我们莫要扰他!”

    “好吧!”容景叹口气。

    苏姑娘看起来是在敷衍他。

    然而,他却也不能说什么。

    本来顾婶还嘱咐他,看苏姑娘跟他师父见面时,两人会不会同时出现,如果同时出现,说明苏姑娘不是秋公子,如果苏姑娘借机避开,那肯定是有问题。

    为了查清苏姑娘的身份,他连盯梢的暗探都带来了。

    结果,人苏姑娘真是爽快,直接一句话,师父不来了,然后,本来的计划,也只能全部落空了。

    “苏姑娘,待会儿见到王爷,请你不要再与他谈论秋公子之事,可以吗?”容景道。

    “好!”苏沉央一口答应下来。

    她又不傻,从容景他们之前的准备,她就能猜到,定然是楚知白在临出发前又忽然犯了“秋公子眩晕症”。

    不然,怎么需要确认解忧是否在身上呢!

    解忧一服,万事不愁。

    服了解药的楚知白,估计就相当于电脑重店,文件丢失,又来了一次小失忆。

    不问就不问吧,反正问了他也不会告诉她!

    苏沉央借口上茅房,撇开容景,给明月留了讯息,让她自行离开,自己则又坐上马车,跟容景一起去平西王府。

    平西王府此时已被江东王府的黑甲兵和银甲卫围住,昔日的风光府邸,随着平西王入狱很快就现了颓相来,门前积了厚厚一层落叶,无人打扫,显得肮脏破败,门前聚集着一堆人,远远的便能听见哭叫声。

    “那些是什么人?”苏沉央问。

    容景叹口气:“那是失踪孩童的亲人!”

    “失踪孩童?”苏沉央一怔,“最近楚京有孩子失踪?”

    “不是最近,是一直!”容景回。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