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69章:秋公子眩晕症!
    “是!”容若用力点头,“您与我们说起秋公子,那口吻就好似你最近还与他联络过,可是,我们看到的却是,自从三年前您浑身是血,抱着小殿下从神仙谷回来后,您的身边,便再无秋公子!”

    “在那之后,您也再未提过秋公子!”容景接着道,“不过您当时本就丧失了一整年的记忆,秋公子就是在那一年出现的人,所以我们大家也就都没有再提起!”

    “其实我们也提过,要去寻找秋公子,询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容若道,“可是,你却勃然大怒,拦着我们,不许我们去!”

    “我拦过你们?”楚知白惊愕莫名,“为什么?”

    “您连这个,也不记得了?”容景和容若对望一眼,都是瘪眉皱眼,“您都不知为什么,我们又如何知道?不光不能去找,连这个名字也不能提!因为只要一提,您就会头痛欲裂!”

    楚知白看着自己的两个内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既那么害怕听到他的名字,那现在又是为何?”他茫然问。

    “许是跟叶家灭门案有关吧!”容景猜测着,“秋公子被诬陷为灭门案凶手,他是叶家小儿子的身份,我们大家自然也都知道了,殿下您得知此事后,心急如焚,自那日起,便一直命人查找秋公子的下落!然后天天把他挂在嘴边上,老爱跟我们讲你和他生死患难的事!”

    “然后我们就发现,你记忆错乱了!”容叹苦眉皱眼,“第一个提醒你的人,是顾婶!因为她一直特别想找到小殿下的生母,总觉得能从秋公子那儿找到点线索!之前因为一提秋公子,你就会头痛晕厥,她也不敢多问,现在见你主动提起,自然就要跟你细聊,这一聊方知,你对秋公子的记忆,竟然停在了三年前!不,在你来说是三年前,但实际上是四年前的事!顾婶指出这一点后,你就又晕了!”

    “你晕了之后醒来,便什么也不记得,然后便又跟我们聊秋公子,聊他有没有可能是个女人,聊得深了,就又会晕,再醒来又茫然不知,这个月便一直这样,周而复始……”容景哀叹,“所以秋公子就成了我们的忌讳,顾婶吩咐大家,您自己主动提起时,我们可以搭话,但若是您自己不提,旁人谁都不许提,更不许深聊!”

    “话说回来,殿下,您今儿好像没晕哎!”容若忽然发现一件事,不由一阵惊喜,“莫不是,好了?”

    “瞧着真像是好了呢!”容景打量着楚知白,“这脸色好像没怎么变……”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楚知白的脸倏然变得苍白,那双眼也越睁越大。

    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闷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张脸也在那一吼间变得鲜红欲滴,额间青筋凸出,整个人像一根绷紧的弦。

    “完了,又来了……”容景和容若同时上前,一左一右,扶住他的双肩。

    果然,下一瞬,楚知白像绷断的弦一般,垂下了脑袋,歪倒在两人的怀抱中。

    苏沉央此时正好回房,看到楚知白晕倒,惊声大叫:“出什么事了?”

    两内卫哭丧着脸,齐声回:“秋公子眩晕症!”

    “什么叫秋公子眩晕症?”苏沉央惊呆了。

    “别问!”容景哭丧着脸,“回府吧!”

    “这样子怎么能回府?他是突感晕眩吗?可是有什么隐疾?让我来试试脉!”她说着撸起袖子,指尖触上楚知白的手腕,片刻后,她皱眉:“这脉相,并无异常啊!”

    “因为晕过去了!”容若叹口气,“只要一晕,他就好了!”

    苏沉央:“……”

    “苏姑娘放心,王爷他无碍!”容景道,“他很快就会醒过来的!不过,他醒来后,对于他的晕厥之事,万不可提!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好了!”

    “好……吧!”苏沉央点头,顿了顿,终是担心,又问:“你们确定他无碍吗?”

    “确定!”两人齐声答。

    果然,在回王府的半路上,楚知白已悠悠醒转。

    不过,醒来后的他,似乎一直处于梦游状态,人看着是醒着,但那魂还不知在什么地方神游着。

    一般人晕厥,醒来后发现自己在马车上,必定会要问上几句,比如我怎么了,我晕了多久了之类的事。

    然而楚知白却什么也没问,就只是坐在那里发呆,身边的所有人,此时于他来说,都似透明的。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脸上的表情,更是变幻莫测,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痛苦闭眼,下一瞬,脸上却又浮现出梦幻般的笑容来。

    苏沉央一直偷眼打量他,他不开口,她亦不敢出声,生恐惊到他。

    此时看到他那笑,眼睛不由得直了。

    大佬这笑……好荡漾啊!

    那笑甜如蜜糖,竟似初次怀春的少女一般,羞涩,悸动,甜美,他那眼里都似能流出蜜来,是那样的轻盈,欢快,雀跃,满足。

    大佬这是想到了什么?

    苏沉央猜不出来。

    不过,她似乎已经看到,他正在自己幻想出来的世界中翩翩起舞,正做着世上最最幸福甜蜜之事。

    这样的楚知白,真的一点都不像江东王了,他看起来就像村里初次钟情的二狗子,又傻又白,又甜又呆。

    然而这种傻白甜的表情,只是昙花一现,那唇角笑意未散,他那眼里却又骤然染上一抹悲凉凄怆,那悲怆在他的眼底迅速蔓延,很快,他的嘴角便耷拉下来,一双柔情万端的黑眸,也陡然变得痛苦悲伤。

    “啊……”他忽然抱住自己的头,低低的呻吟起来。

    苏沉央犹豫着要不要询问他,外头的容景却早已听到,忙撩帘问道:“殿下可是又头痛了?”

    楚知白也不知听没听到,没有回话,只是那头却越垂越低,到最后,他直接抱着头,往车厢的角落里钻过去,显然情况不大好。

    “殿下,您还好吗?”苏沉央忙起身上前察看。

    “容若,停车停车!”车外的容景急急叫。

    容若停车,两人一起探进头来,容景轻车熟路的去解楚知白的衣裳,除掉外衫,伸手探入他胸口。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