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67章:王爷是大暖男!
    “所以,我们才更要尽快找到秋公子啊!”楚知白飞快回,“秋公子对那魔头了若指掌,他又那般机敏睿智,若是有他在,咱们才不会输呢!”

    苏沉央:“……”

    敢情这是暗戳戳的说她能力不够?

    若他知道她就是他一直挂在嘴上吹成神的秋公子,也不知会做何反应!

    “可是……”苏沉央打心眼里不想去客栈。

    自己给自己留信号,然后呢?

    再扮成秋公子的模样,出来跟大佬相见?

    她要是扮成秋公子,就没法再当苏沉央,如果楚知白要她跟他一起见秋公子,她怎么办?

    她只有一个人,又不会分身!

    当然,眼前亟待解决的问题,还不是怎么分身,而是,这讯号要怎么留!

    眼前这位大佬,可是过目不忘的,她要是胡乱留个信号,回头自己却给忘了,那就露馅了!

    在他眼里,秋公子就跟神灵一样,普通的符号,肯定不符合秋公子的神仙风格的,所以这符号务必要神秘,看起来要很有逼格!

    然而一时半会儿,她这脑中空空,什么也没想不起来!

    呜,好难啊!说谎好难!

    要不,干脆实话实说?

    苏沉央轻咳一声,偷眼打量楚知白。

    “贼眉鼠眼,鬼鬼祟祟……”楚知白盯着她,眉头皱起来,“若非你有些真本事,本王真不信你是秋公子的徒弟!”

    苏沉央听到这话,那涌上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大佬对秋公子评价颇高,印象贼好。

    便算她说,他也定然不会相信,没准还会怀疑她更有所图。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信了,也会因此受到惊吓,恼羞成怒之下,没准还会迁怒于她。

    罢了罢了,还是先瞒着为好啊!

    苏沉央讪笑回应:“我师父那是仙人之姿,我呢,就是个小混混,自然是不能相比的!污了王爷的眼,我很抱歉!”

    楚知白轻哼一声,又丢出一句:“奇奇怪怪……”

    “什么奇怪?”苏沉央问。

    “你……”楚知白指着她,“奇怪!”

    “我哪里奇怪?”苏沉央小心翼翼问。

    “你对你师父的态度奇怪!”楚知白盯住她,“你跟你师父情感深厚,按道理说,这个时候,你该比本王更急才对!毕竟,他生死未明,在楚京又是举目无亲,你如今抱上本王这金大腿,有了稳定的生活,难道不该好好孝顺他,把他也接过来?可你却似一直很抗拒找到他似的……”

    “没有的事!”苏沉央慌慌摆手,“主要是……那什么,虽然王爷说与我师父相识颇深,可恕我直言,我是真的没有听师父聊起过您呢!”

    “所以,你是不信任本王?”楚知白轻哼。

    “不是不是!”苏沉央飞快摇头,“我这一家好几口的命都是王爷保下来的,王爷就是我的大救星,我岂能不信王爷?”

    “那为何不乐意带本王去找秋公子?”楚知白问。

    “乐意乐意!”苏沉央讪笑回,“哪有不乐意?王爷,我这就带您去找!”

    楚知白显然不信她的话,但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看着她。

    “王爷,求别看……”苏沉央被他看得心慌慌。

    楚知白这回倒是听话,默默拧开了头。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有马蹄声笃笃,在青石板路上轻疾碾过。

    苏沉央闭目假寐,脑中却想着到底要用什么符号联络,想到最后,从中药名中找到了灵感。

    看到她在客栈墙角留下的“信号”,楚知白眼里的热浪,一个劲的往上涌,那股潮意,几乎就要溢出来!

    “王爷,您怎么了?”苏沉央被吓到了。

    大佬这是什么表情?

    怎么跟要掉眼泪似的?

    “这代表着什么?”楚知白嗡声嗡气问,那鼻音明显加重。

    “这是当归嘛!”苏沉央解释,“我画下当归的花朵,师父便知我现在很平安,他可以归来了!不出意外的话,明日午时,他便会过来,与我相见!”

    楚知白“哦”了一声,伸手轻触上那朵“当归花”,哑声道:“你画的这图,像什么?”

    “像朵烟花啊!”苏沉央笑回。

    “烟花……”楚知白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倏地看向她。

    苏沉央被他看傻了。

    大佬的眼底,波光潋滟。

    这是……泪光?

    大佬,哭了?

    哭啥?

    “王爷您这是为能见到秋公子,而激动落泪了吗?”她明知这时该闭嘴,但还是没忍住问出口。

    “生死患难的至交好友……”楚知白看着她,一字一顿回,“阔别已久,即将再见,不该激动吗?”

    苏沉央叹口气。

    若真是如此,的确是该落泪。

    但是,这生死患难,至交好友,阔别已久什么的,真的发生过吗?

    反正她脑中是半点印象也没有了!

    虽然如此,但苏沉央还是被楚知白感动到了。

    她真是何其有幸,居然得江东王如此挂念看重,简直祖坟冒青烟了!

    “你……”楚知白看着她,似是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他去了客栈二楼苏沉央曾经待过的房间。

    苏沉央不太想去那儿,总担心楚知白会在那儿找到什么破绽似的,但她又不敢不去,怕楚知白疑心,只好磨磨蹭蹭的跟在他身后,走上了二楼。

    楚知白一出现,即有一人悄无声息的迎出来,对他躬腰行礼。

    “可有什么动向?”楚知白问。

    “回王爷,没有!”那人恭敬答,“自秋公子失踪后,这房间便被我们包下来,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可疑的人试图进入这房间!”

    楚知白“嗯”了一声:“继续守!”

    那人应了一声,退至一旁。

    “王爷,你一直派人守在这儿?”苏沉央小声问。

    楚知白“嗯”了一声。

    苏沉央叹口气。

    大佬还真是重情重义啊!

    哪怕她已经告诉他秋公子安全无虞,他却还是派人在这里枯守,想等着她出现。

    平时瞧着这人冷冰冰的,却是面冷心热,对自己也是一样,虽然一向没什么好脸色,还时常扯她耳朵薅她衣领,有事没事都要损损她,但其实这人心细如发,就好比方才在马车里,她都忘了自己的手,他还记得,那般温柔的替自己包扎……

    他其实,是个暖男属性的大佬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