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49章:素娘?
    “素娘你是想看我伤心欲绝的模样吗?”赵立看着她。

    “是啊!”素娘回,“我本想着,眼见得自己一心宠爱信任的女人,却是构陷自己的人,大人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但现在看着,甚是无趣!”

    “若素娘能扒开我的心瞧一瞧,便不会觉得无趣了!”赵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素娘,你要不要扒开来瞧一瞧?”

    “一颗黑心,有什么好瞧的?”素娘冷哧一声,“我等着你遭千万万剐时,将它剜下来下酒!”

    “好!”赵立点头,“左右这颗心,是一直由得你安排处置的,你说下酒便下酒好了!只要你开心,怎么都好!”

    “呵……”素娘满面鄙夷,“大人便不想问问,我为何如此待你吗?”

    “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多说?”赵立苦笑。

    “心知肚明?”素娘死死瞪着他,“你都知道什么了?”

    “眼下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赵立摇头,“素娘,你且靠近一点,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同你讲!”

    素娘呵了一声,没回应,也没动,仍是站在原地,连头上的斗篷都没有取下。

    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阴影里,地牢里光线晦暗,她的脸隐在斗篷下,是一片阴沉难测的静默。

    “素娘!”赵立又叫,“靠近一点,好不好?”

    素娘仍是不吭声,似是老僧入定,不动不摇,不声不响,就这么沉在黑暗中,隔着这暗夜,冷冷的看着他。

    她虽无片言只语,可那身体里却似有彻骨寒意沁出,这地牢本就阴冷,因着她的静默,似是雪埋冰封。

    那股摄人的寒气,让赵立胸口沉滞,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他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就要窒息了。

    可是,他不能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

    “素娘,快,告诉我……”他盯紧黑暗中的素娘,“你对她,都做了什么?”

    素娘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她咧着嘴,呵呵笑出声来。

    “赵大人,这个时候,问这些,是不是有点晚了……”

    “不晚!”赵立看着她,“只要你将你在血屋对她做的事,全都告诉我,一切就还不算晚!”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素娘冷笑。

    “你必须得说!”赵立声音低而哑,却极急迫,握着铁栏的手指,因为过度用力,骨节都隐隐泛着青白色,“你若再不说,便来不及了!”

    “来不及,不是更好吗?”素娘咕咕笑,晦暗的光线,将她的身影投在墙壁上,影子庞大而混乱,她自顾自笑了好一阵,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飚出来。

    “赵大人,你莫不是以为,你诓我说点什么话,便能洗清自己的杀人大罪吧?”她指着赵立,咬牙切齿,笑得癫狂,“你可真是幼稚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赵立看着她,目光温柔沉痛,他哑声道:“素娘,他们没有告诉你,我已然招供了吗?”

    “什么?”素娘倏地一怔,“你招了?”

    “是!”赵立点头。

    “你……”素娘瞪大眼睛看他,“你……为什么要招?”

    “楚思嫣就是我杀的,我自然不能再欺瞒王爷和苏姑娘!”赵立轻声答。

    “你……”素娘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目光在他脸上转了几转,忽又恨声道:“赵狗,你休想诓我!你招也罢,不招也罢,都跟我无关!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丁点……”

    “你瞒不过他们的!”赵立打断她的话,“我也瞒不过他们!我能看出来的秘密,我能猜出来的真相,他们迟早也就会想到!所以,你若想瞒过他们,就得把你做过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瞒过他们,你才能成功逃脱,不是吧?”

    “你……你什么意思?”素娘瞪着他。

    “意思就是,人是我杀的,可是,若他们来问,我得答得毫无破绽才好!”赵立柔声回,“所以我需要你告诉我这些细节,你说了,我才得答得对,我答得无懈可击,他们才会相信,我是真凶!我担了这罪名,你才能安然无恙!”

    “所以,赵大人的意思是,你要帮我背锅喽?”素娘冷笑反问。

    “不!”赵立摇头,“我只是在赎我的罪!”

    “赵大人有什么罪?”素娘满面嘲讽。

    “你定我什么罪,我便有什么罪!”赵立看着她,唇角微微扬起,那眸中却已溢满了泪水,“阿香,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着你,等你来给我定罪……”

    “你……”素娘身子一颤,踉跄着退了一步,惊叫:“你叫我什么?”

    ……

    顺天府停尸房。

    楚思嫣的尸身,此时已被苏沉央扒了个精光,有衙役端来清水,把楚思嫣尸身上的污血擦得一干二净。

    污血除去,那尸身上的痕迹,也就无可遁形。

    除了之前察看过的横七竖八的刀伤外,她的左脸有明显的淤青血痕,一看便知是有人用力掐住了她的脸,那上面的指痕和指甲印甚至都能看得清清楚,尤其是那弯弯的指甲印,已经深深剜入楚思嫣的面部肌肤之中。

    除此之外,她的左臂及左腿处,也都有明显的掐痕,腰眼处,甚至有一片指甲断在了血肉之中,可见凶手之癫狂,对她之仇恨。

    苏沉央一路细验下来,到了肚腹处,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楚思嫣体态丰腴,腹部赘肉颇多,便算是躺着,也是脂肪堆叠,可有处堆叠,却不断向外渗出黑紫色的血水。

    苏沉央之前在血屋并未细检,又兼楚思嫣腹部伤痕颇多,血肉模糊的一片,原也看不出什么,如今表面血痕拭去,这一处便特别明显。

    她顿觉有异,伸手将那堆叠的皮肉翻卷开来,这一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楚思嫣的腹部,明显是被人切开过,又拿针线给缝上了。

    “这是什么针法?”楚知白愕然,“从表面上竟丝毫看不出有缝过的前迹!”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