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47章:你可生过娃?
    可苏沉央一到,他这个老父亲,就彻底失了宠。

    这要不是有血缘之亲,何至于这样?

    苏沉央回到房间,楚知非果然已经洗白白搓香香的躺在被窝里了,看到她进来,十分开心,裹着他的小被子在那里蹦哒,头上两只小髻没松开,在被窝里滚得毛茸茸的,白白嫩嫩的小脸兴奋得发红,像是点了胭脂一般。

    “都脱了衣裳了,还这么蹦哒!”苏沉央抱住他往被窝里塞,“小心着凉!”

    “娘亲,您现在要歇下了吗?”楚知非一脸的迫不及待,得到苏沉央肯定的回答后,那大眼睛乐得眯成一条缝。

    顾婶在旁看得眼热,心里忽然一阵没来由的酸涩。

    这孩子,这些年,心心念念的,便是能有娘亲搂着睡觉。

    说起来,这愿望再简单不过了,对于别家的孩子,这就是日常,四五岁的年纪,正是在娘亲怀里撒娇耍赖的时候,可对于楚知非来说,却注定是奢望。

    这些年,她是早也盼,晚也盼,盼着楚知白能早日记起旧事,把非儿的生母找回来,如今,这愿望,总算实现了!

    苏沉央从来没有过搂着小娃儿睡觉的经验,可等楚知非一入怀,她心里忽然就涌出万般柔情来,触着楚知非软软的小身子,心里的满足欢喜,难以言传。

    她几乎是无师自通,拍着楚知非入睡,嘴里下意识的唱起一支曲儿,唱到某一句,倏地一怔,她什么时候学会这曲儿的?

    摇篮曲她是会的,在现代当流浪儿的那些日子,孤单伤心时,为了哄自己睡觉,就把自己分裂成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娘亲,一个是自己,假装自己有人疼有人爱,心里会好受许多。

    因着这个原因,她学了不少摇篮曲,可是,唯独这一支,在她的记忆里,是从未学过的,也从未听过。

    顾婶本已悄步退出去,听到这曲子,却停住了脚步,眼前不自觉起了雾。

    “月亮亮众星伴随,快看看满天星泪,日一对,夜一对,萤火一对对,夜静静众生伴随,雨细细有风相聚,来一对,回亦一对,落花一对对……”

    她下意识的低声应和着。

    苏沉央本正惊心,听到她跟着应和,便轻轻叫了声:“顾婶,你也会这曲子吗?”

    “会!”顾婶在屏风外悄声回,“这曲子,大白小时,太子妃常唱给他听呢!他可喜欢这曲子了,每回都得太子妃给他唱这曲子,他才能安然入睡!”

    “太子妃?大白?”苏沉央愕然。

    “太子妃就是大白的母亲啊!”顾婶回,声音微带一丝哽咽,“有时候,常觉得,这唱曲儿哄大白的事儿,仿佛就在昨天似的,可一晃间,太子和太妃竟然已经逝去十多年了!”

    “所以,这曲子,是太子妃唱给王爷听的曲子?”苏沉央惊呆了!

    “是啊!”顾婶哑声回,“这是太子妃专为大白谱的摇篮曲呢!太子妃善音律,她谱的曲子,至今还有人传唱,只这一首,却只给大白!”

    “只给王爷……”苏沉央喃喃道,“那我怎么会唱?”

    “这有什么奇怪的?”顾婶扬唇轻笑,“自然是大白教给你的!你们在山洞里那些时日,定然听他唱过!”

    “不,不是!”苏沉央缓缓摇头。

    她跟楚知白在山洞里可没有这么好的氛围,两人那是相看两相厌,却还得天天看,所以每回见了对方,都是红眉绿眼龇牙咧嘴,要么就是互怼互嘲,尖牙利齿,针锋相对,从来就没有好好相处过一天。

    在那个山洞里,苏沉央倒是唱过不少歌,不过,她与其说是唱歌,倒不如说是故意气楚知白,她在那山洞里开演唱会,拿半截竹杯当话筒,把现代时学会的那些抽风舞抽风歌全都唱了一遍,惊得楚知白这个古代直男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就那个情形,他可没什么心情唱摇篮曲!

    苏沉央在那里发怔,顾婶却因为想到大白和苏姑娘的事,又开心起来。

    逝者往矣,他们家大白找到了真命天女,这苏姑娘生得又美,人又有本事,跟大白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非儿如今也有娘亲娇嗲疼爱,等以后大白彻底安定下来,再多生上几个娃,太子和太子妃就是子孙满堂了,江东王府以后也就全都是好日子了!

    顾婶拭去了眼角泪水,喜滋滋的去了,留下苏沉央一人在那里发怔。

    然而她想了半天,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困意袭来,她也懒向再想,重又躺下来。

    怀中的楚知非正睡得香甜,浓翘乌黑的睫毛像两排小扇子,看得人心痒痒的,小脑袋拱在她怀里,像个小暖炉,热热的抵在胸口,叫人格外的熨贴温暖。

    苏沉央将他揽在怀里,甜甜睡去。

    一直睡到天光四亮,听到身边有动静,睁开眼来,正对上一双忽闪闪的大眼睛。

    却是楚知非,正趴在那里看她,两只小胖手托着腮,胳膊支棱着,两条小腿向上蜷起,正在那里快活的抖来抖去。

    见她醒了,他俯身过来,主动奉上一个软软糯糯的香吻。

    “娘亲你醒了?”他软软的小胖手轻触着她的脸。

    “非儿醒得好早啊!”苏沉央伸了个懒腰坐起来。

    “非儿做了个梦,梦见娘亲走了,怎么叫也叫不回来,一急,就醒了!”楚知非说到这儿,那小嘴忽又扁下来,黑葡萄似的眼里盈了两汪泪,眼巴巴的看着她,“娘亲,你回来了,就再不会走了,对不对?”

    苏沉央被他看得心都疼了,伸手将他揽进怀。

    “娘亲永远都不会离开非儿的!”她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娘亲永远是娘亲!”

    “真的吗?”楚知非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苏沉央看着他那格外认真的小眼神,踌躇不答。

    刚才只是顺口答了,哄孩子嘛,都是这么个哄法。

    可是,被楚知非这么一看,她忽然觉得,对这个孩子,不能随便许诺,若是许了,便一定要做到。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