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42章:你认了?
    “你忍辱负重近二十年,那么难熬的日子,你都咬牙忍过来了,怎么可能会在最后两天,毁了你自己?本王不相信你会这么蠢!”

    “何止王爷不信?其实我自己也不信!”赵立惨笑,“如今想起来,昨晚的事,还像一场恶梦一般!我怎么就做了那么蠢的事呢?我忍了那么年,怎么就不能再多忍两天?怎么就不能?”

    他张开双掌,双手轻轻颤抖着,那五指一点点的向掌心抓握,原本儒雅斯文的脸,也渐渐变得狰狞扭曲。

    “不能!就是不能!”他忽然咬牙嘶吼,“我一想到这么多年,我在她手底下战战兢兢讨生活的日子,我这心里,就像被人用刀生剜一样的疼!我这一生,都毁在那恶妇手里了!阿香死了,孩子没了,父母亲人,每日里活得战战兢兢!而我,我赵立再也不是赵立,不是那个插花游街风光无限的状元郎!我只是平西王府的一个男娼!我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左右,我这个人存在的所有意义,就只是为了楚思嫣那荡妇的淫欲!那是何等的耻辱!何等的耻辱啊!”

    他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掩面伏地,痛哭失声,那声音犹如困兽,无限悲愤痛苦。

    “阿香?孩子?”苏沉央拧头看向楚知白。

    楚知白面色黯淡,对她轻轻摇摇头。

    苏沉央默然。

    所以,赵立在被迫娶楚思嫣之前,已经成亲了,有妻有子却被要挟,不得已抛妻弃子,成为郡主府的禁脔。

    而楚思嫣又是那样的悍妇,身为一个饱读诗书的状元郎来说,这的确是天大的耻辱!

    “你们无法想像,那是什么样的地狱!”赵立呜呜哭道,“活着太难了!可是,却不能不活!因为我的父亲,母亲,我的妹妹,我的爱人,我的孩子,包括赵家一族,所有人的命,都掌握在她手里!她是平西王的掌上明珠啊!她是这大楚的郡主!她尊贵无匹,而我们是蝼蚁,只能由得她予取予求!哪怕是我毁了我的身体,依然无法逃开这牢笼!那绝望的滋味,日复一日的折磨着我,整整折磨了二十年,我如何还能做一个人?”

    他说着笑起来,“不,从我被迫娶她那日起,我就不是一个人了!我是一头噬血兽!那些折磨,那些屈辱,是喂养它长大最好的粮食!这恶兽,我用心血养它二十年,我没有想到,有一日,他会脱离我的掌控,做出连我自己都没法控制的事!”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苏沉央看着他,“你果真如云涧所说,去了月塘别院,带走了楚思嫣?”

    “是!”赵立抬起头来,“赏菊宴之前,我无意中听到她怀孕的事,当即气冲脑门,她在外面肆意玩弄男宠,我从来不管不问,我只有一个素娘,她却终日骚扰,简直欺人太甚!以前我无奈只能忍辱受下,可那晚我不想再忍,便去月塘别院找她理论!我原本是想打压她一回,出一口恶气,谁曾想这恶妇竟口出污言,骂我是男娼!我当时就气冲脑门,拿绳子勒住了她,却没想,竟将她勒死了!”

    “她并非是被勒死!”苏沉央皱眉。

    “是!”赵立点头,“当时她应是晕厥了,可我慌乱之下,试她鼻息,却无丝毫温度,我以为我勒死了她,心里又是快意,又是惊慌,但很快我就想到了鲜花杀人魔,我想,以她的性情,原也该是那魔头的刀下之鬼,便照葫芦画瓢,把她弄到了灵济山!”

    “灵济山血屋,是你昨夜临时起意布置的?”苏沉央问。

    “是,也不是!”赵立点头又摇头。

    “这怎么讲?”苏沉央看着他。

    “是,是因为那间血屋,的确是我昨晚布置!”赵立点头,“然而那些渔网尖刀瓦砾荆棘等物,却是我一早就备好的!”

    “一早备好?”一直沉默的楚知白倏地看向他。

    “是!”赵立咧嘴笑,“我早有杀她之意!从鲜花杀人魔在京城连作十起大案之后,我便打算来个混水摸鱼!我觉得那样的死法,简直太适合这恶妇了!所以杀人用的材料和箭羽等物,我一早就已经备好了!只是我一直在摇摆不定中,冷静时会将这些东西藏起来,恨极时便又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如此反反复复,一直到那天晚上,我以为自己勒死了她,索性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手……”

    “那箭羽,也是你找人制的?”苏沉央盯住他。

    “是我自制的!”赵立回,“我父亲是铁匠,我又一直随王爷追查鲜花杀人魔一案,对他所用的箭羽再熟悉不过,仿制一下,并没有多难!模仿那魔头作案,更是驾轻就熟,我太熟悉他的套路了!说起来,若不是素娘那边出了意外,我这桩模仿案,也算是无懈可击吧?除了,这片衣角……”

    他的手忽然伸过铁栏,将那件锦袍扯过去,抱在怀里,他的手指轻抚那破损处,嘴里喃喃道:“可惜了,原本这是一件多好的衣裳啊!原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惜,苍天无眼,非要素娘发现这件衣裳,非要我给那恶妇赔命!不过,也无所谓,最其码,在虐杀那恶妇时,心里积攒着的那些怨和恨,全都随着她的血一起流出去了,那种感觉,其实也挺痛快的,哈哈,我现在,还挺快活的!”

    他说完抬起头,对着楚知白和苏沉央大笑出声,“早知杀人是这么快活的事,我当年又何须忍着?早早提刀,屠了那一家猪狗,也省得受那么多年委屈!大家一起痛快死了,总好过一起受苦遭罪!反正到头来,也还是只落得我一个孤零零的一个人!我自以为是在牺牲,可最后,我又护住了谁?我谁都没有护住!谁都没有护住啊!”

    他说到最后,忽然将那锦袍捂在脸上,再度痛哭失声。

    苏沉央在他的哭声里沉默,想到素娘追赶赵立时那绝望的身影,眼里一阵阵泛酸,心里更是堵得难受。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