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33章:赵立是鲜花杀人魔?
    可是苏沉央却恍惚觉得有一股暖意,自头顶缓缓沁入心底,驱散那无边血海,无尽痛楚,似冬日暖和,让手脚僵冷的她渐渐舒缓开来。

    她深吸一口气,拧头看向赵立。

    赵立看着她,眼底是满满困惑惶然。

    “赵大人,对不住!”苏沉央向他躬身致歉,“我刚刚应是被这祭室魇住了,恍惚中竟将你认成了那魔头,实在对不住!”

    “道歉?哈哈!”厉弘冷笑,“苏沉央,你这会儿才想起来给他洗白,晚了吧?这巷子里的人,现在可全都在这儿呢!他是洗不白的!这些尸体就是铁证!”

    “说得不错,这些尸体就是铁证!”苏沉央平静道,“这些尸体会告诉我们,他是从哪儿来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在说什么?”厉弘瞪着她。

    “厉大人,验尸断案追凶,这三者的顺序请您先了解一下,不要搞反了!”苏沉央淡淡道,“不是谁家出现尸体,便一定是这家人杀人!断案若都按这种规则的话,傻子都会断了!”

    “呵,你这话说得好听!”厉弘瞪着她,“可我记得苏府地宫的尸体,也没有任何人能证明,就一定是楚天佑所为,可你不照样指证他为凶手?”

    “厉弘,你又犯蠢了!”楚知白轻哧,“你是忘了皇后娘娘写给他心爱孩儿的亲笔书信吗?她可是亲身证明了自已儿子的罪行!除此之外,地宫内的罪案现场,有楚天佑留下的痕迹,更有幸存者亲自指证,你眼睛是有多瞎连这些都看不到?”

    厉弘被骂得面皮紫烫。

    他对苏家的那些破事的确是不甚了解。

    他本在大楚附近巡营监察,得知苏府出事,急赶慢赶赶回来救下苏应钦,尚没有时间去查问楚天佑一案的细节。

    “就算没有幸存者作证,可这地室里的一切还不够明显吗?”他争辩道。

    “这里的一切的确足够明显!”苏沉央接过他的话头,“首先可以看出,这地室是新近挖出来的!”

    “你有什么证据?”厉弘叫。

    楚知白轻哧,“这地室墙壁这么新鲜的土痕,你看不到?”

    “王爷所言极是!”苏沉央拧头看他一眼,侃侃而谈,“新挖的地室和早就造好的地室,一眼分辨出来!对方新挖出这一处地室,却将青州案中死者的心脏和遗物全都摆放在这里,栽赃嫁祸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你说新挖就新挖的?那说不定他想扩大地室,悄悄进行了二次改造,自然也会有你们所说的新鲜泥土出现。”厉弘狡辩。

    “说的不错!”楚知白轻哼,“你说的这种,也并非没有可能!可是请看这里……”

    他阔步走到那祭桌前,将那上面染着鲜血的红烛取下来,拿在手中,往墙角照去。

    灯光下,那些琉璃罐中的心脏愈发清晰渗人。

    围观的人群中,有些胆小的妇人惊叫着拧过头去,大部份还是强忍惧意,听楚知白继续往下说。

    “厉弘,你觉得,这地室之中气候如何?”楚知白问。

    厉弘四年看了看,恐他下套,一时未答。

    “连这都看不出来?”楚知白轻叱,“罢了,鉴于你傻,本王换个问法。你觉得这洞中的气候,是干燥还是湿润?”

    这个问题实在太好答,厉弘还没说话,围观的人纷纷作答:“肯定是干燥啊!”

    “是很干的!咱们这边是楚京地势最高的地方!你看,这里是地室,墙角土却还是干的!”韩南山大声回答。

    “韩先生看得仔细!”楚知白点头,“那依韩先生所看,这样的地室有可能存放出这样的琉璃罐吗?”

    他说着蹲下来,将灯光凑近琉璃罐底部。

    “呀,是苔藓!”

    韩南山叫,其他人经他一提醒也纷纷看出了门道。

    “这地室这么干,连个霉点都不见,可生不出这样的苔藓来!”韩南山笃定道,“这些罐子是从别处搬来的!还是从特别阴暗潮湿的地方搬来,估计是临水之地,才能生出这样的苔藓吧?”

    这都是一些生活常识,只稍一提,大家都有经验。

    众人纷纷应和。

    “厉弘,你觉得呢?”楚知白听完众人议论,转向厉弘。

    “就算是搬来的,那又如何呢?”厉弘轻哼,“你也不能证明这些东西,不是赵立搬来的!他购置这处宅子,说不定就是为了转移这些东西呢!”

    “可你也同样无法证明,这些东西就是赵立搬来的,不是吗?”楚知白轻哧。

    “不管是不是他搬来的,他的宅子里死了人,他就是第一嫌疑人!这一点,王爷不能否认吧?”厉弘咬牙,“他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轻轻松松脱身!”

    “本王从未否认他的嫌疑人身份,也没打算帮他脱身!”

    楚知白淡淡道,“本王只是在向你陈述一个事实,那就是这里虽然有鲜花杀人魔的东西,但却并不能据此认为,赵立就是鲜花杀人魔!一切未有定论之前,谁都不可胡乱传谣!若有人敢乱传,本王格杀勿论!”

    众人闻言,皆默然不语。

    厉弘笑:“王爷莫要吓人,你吓也无用!遇到这种事,你让大家怎么不胡思乱想呢?哈哈,这一回这口子你堵不住,赵立的名声你也保不住了!”

    楚知白知他说的是实情。

    哪怕他方才摆出最直接明显的证据,可楚京人谈魔色变,便算事后调查赵立是清白的,总还有不明真相的会添油醋乱传,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再白也黑了。

    楚知白心中微叹,也觉此事棘手。

    正郁闷间,忽听一旁有人道:“赵大人不可能是杀人魔!”

    他回头,却是一直装隐形人的李惟安。

    楚知白对他印象极差,没料到他会在这时站到自己这一方。

    楚知白深感意外,皱着眉头看他:“李大人有何高见?”

    李惟安刚要说话,厉弘那边厉叫:“李惟安!”

    他这一声厉喝十分突然,李惟安被他吓得一激灵,苦着脸叫:“表哥,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好不好?冷不丁吼一句,我还以为诈尸了呢!”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