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28章: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苏沉央也不知怎么了,当时在血屋里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忽然又盘旋在她脑中。

    她盯着容若,喃喃问:“这里跟你们刚进来时,是不是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容若下意识的往身后看了看,笑道:“肯定不可能原来一样啊!这么翻腾半天,我们只能尽量不毁坏房中物品,谁能保证一模一样啊!”

    “……是啊!”苏沉央干笑,“没事了,你们去忙吧!”

    容若点头,继续带人复位,苏沉央则站在那里发呆。

    容若的答案,不是她想要的。

    这屋子被动过了,自然不可能恢复原样,可是她说的不一样,却并非容若所理解的那种不一样。

    但到底哪种不一样,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甚至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发出那样的疑问。

    那只是一瞬间的直觉,跟在血屋里时一样奇怪的直觉,来得没有任何理由。

    可是,这间屋子居然能让她产生在血屋时一样奇怪的感觉,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楚知白看着她,一颗心缓缓下沉。

    苏沉央的直觉,准得可怕。

    难道楚思嫣一案,当真跟赵立有关?

    他下意识抬起头,看向窗外的赵立。

    赵立此时正坐在院中的石桌边,跟素娘一起插花。

    紫色的花朵,经过修剪之后,放入莹白如玉的白瓷瓶之中,清雅芬芳。

    楚知白轻叹一声,又拧头去看苏沉央。

    苏沉央已经走到起居室中的书桌旁,对着一方砚台发呆,那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你想干嘛?”楚知白凝视良久,见她面露沮丧之色,方才出言发问。

    “我在想,这个砚台原本该放在什么地方……”苏沉央咕哝着,“我记得好像不是放在这儿的……”

    “砚台不放在桌上,能放在哪儿?”楚知白反问。

    “是在桌上,但好像不是这个位置的样子……”苏沉央挠头,“王爷你记得原本放在哪儿吗?”

    楚知白摇头:“本王进来时,这屋子他们已经动过了!另外,本王一进来便看你站在壁画前……”

    看她看得那么出神,头微微歪着的样子,煞是可爱,像极他儿时养的那只猫儿。

    那猫儿蹲在老鼠洞口时,便是这般的专注,圆眸瞪得大大的,只一心一意盯紧那洞口,什么事都不能令它分神。

    这样奇怪的联想,叫他觉得很有趣,于是便下意识的站在那里多看了一会,又多联想了一阵。

    因着这个原因,他倒是一点也没注意到这屋子里的摆设如何。

    但是……

    “本王记得这箩筐里的衣裳……”他的目光落在那衣裳上,又划向窗边帷帘,“还有这窗帘,原本是拉在右边的!”

    他上前将帷帘复位,目光在绑在帷帘上的布条上一掠,眼神又是一黯。

    这里原本结着的,也是丁香结。

    这该死的丁香结啊!

    苏沉央的目光停在他手上,也随着叹了口气。

    楚知白缓缓走到她身边。

    “本王绝不允许任何人构陷欺辱本王的人!”

    他看着苏沉央,一字一顿道。

    “可是,若凶手果真是他,本王也绝不偏袒!苏小刀,你只管全心破案,不必顾虑其他!不论何时,找出真凶是你唯一要做的事!不管这真凶是谁!哪怕他是本王身边最最重要的人触犯律法,他也该付出该有的代价!朝廷律法制订出来是让人遵守的,不是用来践踏的!任谁都不可以!不管是本王,又或是,他们……”

    他的目光从厉弘身上缓缓掠过,最终落在赵立身上。

    厉弘被他的话惊到了,又被他那异常冰冷的眼神扎得浑身不得劲,冷笑道:“王爷话说得可真是漂亮!可惜对人不对已呢!你勾结小六,让他下药放火,烧死我家中数人。敢问王爷,这个时候你将朝廷律法置于何地?”

    “这话,该本王问你吧?”楚知白轻哧,“你们厉家人,从来不曾将朝廷律法放在眼里,厉府成了法外之地,厉家人也成了法外之人,律法于你们而言,已是形同虚设!在法外之地,对法外之人,还谈律法,你觉得本王是那般迂腐之人吗?你觉得你们厉家人,配谈律法吗?

    “你们,不配!”

    “我们配不配,也不是由你来评判的!”厉弘被怼得气急败坏,“你又算什么东西?”

    “本王会是未来的大楚之主!”楚知白居高临下,倨傲道:“是注定要把你们这些垃圾埋葬的掘墓人!”

    “呵,大楚之主?”厉弘怪笑,“楚知白,你这是想要谋朝篡位啊!”

    “是谁谋朝篡位,你们厉家人最清楚,你们的傀儡昭明帝也更清楚!”楚知白满面鄙夷,“这天下,原就是本王的!本王如今不过是把你们抢走的东西,再拿回来罢了!”

    “拿?”厉弘咕咕笑,“大楚律法第一条可就写着,谋反是死罪!你这个时候又不讲律法了?”

    “本王若不讲律法,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吗?”楚知白轻蔑道,“本王若不讲律法,东境大军的铁蹄早已踏平大楚皇城!还会由得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在本王面前蹦哒?本王早已一掌活劈了你!”

    他话音未落,掌势已起,掌风贴着厉弘的耳边擦过去。

    厉弘的耳朵倒是安然无恙,可耳边的头发却寸寸断裂成齑粉,如黑灰般飘落在他肩头。

    厉弘呆呆地看着肩头的黑灰,眼睛瞪得老大,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知道楚知白的功夫厉害,可却不知道,原来竟已精进到这种地步!

    这掌风若落在他身上,他是否会立时化作一团肉酱?

    厉弘不敢再说话,默默走了出去。

    他身后的李惟安一直保持着绝对静默,此时却再也抑制不住,发出一连串惊叹声。

    “哇,哇,天哪!这是化骨绵掌吗?妈呀,绝世神功啊!呜,好可怕!王爷我好乖哒,以后你说啥就是啥,我躺平任虐,你千万不要拿这掌来拍我!呜,我跟他们真不是一伙的……”

    苏沉央:“……”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