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27章:铁绳,丁香结!
    首饰盒中不过寥寥几件,不过这几件应算是上是这宅中的大件了,材质上乘,一看便知是好物,样式却并非时兴,但也并不老旧俗气,极简单的款式,彰显出佩戴它的女主人独特内敛的品性。

    除此之外,这卧室里最最显眼的一样装饰品,可能就是墙上那幅巨型壁画了。

    那画足足占了一面墙,画的是一望无垠的大海。

    海天一色,蔚蓝如洗,风平浪静,海鸥飞翔,一叶小舟,在海面安静飘浮着,舟上一对年轻男女,正侧身对坐,俱是仰着脸儿,发丝飞扬,笑意盈盈。

    那男子宽肩窄腰,身着一件打着补丁的灰色短衫,手里拈着一支紫色丁香,笑盈盈的戴在那女子发间。

    女子亦着短衫,半新不旧的暗红色,袖口高高撸起来,露出一小截麦色胳膊,她亦是笑意盈盈,美眸微眯,唇角扬起,隔着画面,也似能看到她那甜蜜醉人的笑意。

    这幅画画远处海景时,是泼墨写意,大气磅礴,可笔触落到这轻舟倩影之上,却又是工笔细描,透着股旖旎缠绵之意,尤其是那画面上的女子,更是一丝丝细细画来,虽只是侧颜,可连发丝睫毛都纤毫毕现,清晰如镜中倒影,有金色的阳光,自两人相对而笑的脸侧洒过,将两人都镀上了一层金光。

    苏沉央立在画前看了又看,恍惚间竟似被带入了情境,蓝天碧海,海风阵阵,一对有情人乘一叶扁舟,自在遨游于碧波之上,江海任平生,肆意又快活。

    “有这么好看吗?”身后忽然有人说话,是楚知白。

    苏沉央扭头看了他一眼,笑答:“挺好看的!这是赵大人的手笔吗?”

    “这海,是他的风格……”楚知白负手赏画,“这舟和人,倒有点不像了!”

    “他很喜欢大海啊?”苏沉央又问。

    “他本就是东海人!”楚知白回,“自幼在海边长大!”

    “那难怪!”苏沉央指着画中的女子问,“这又是谁?”

    “不知!”楚知白摇头。

    “你没问过他?”苏沉央又问。

    “你以为本王是你吗?”楚知白轻哧,“还是觉得男人跟你们女人一样,凑在一起谈情情爱爱?”

    “这倒也是!”苏沉央笑,“不过我能看出来,这男子一定是赵大人!这女子嘛,必然是他心心念念之人,可是看这模样却不是素娘呢!”

    楚知白仔细看了看,点头:“的确不是!”

    “你说,他画这么一幅画在卧房里,素娘天天看着,不会吃醋吗?”苏沉央又问。

    “不知!”楚知白摇头,顿了顿,又道:“苏小刀,你是来查案的,还是来打听人家夫妻隐私的?”

    “我就是随口一问!”

    苏沉央笑笑,又在屋子里随意转了转,目光落在壁画下角一物上,面色微微一滞。

    那是一条木刻小船,约有一米长,刻得栩栩如生。

    然而吸引苏沉央的,并不是这细致精美的雕刻之工,而是小船边泊柱上的绳索。

    那绳索,跟楚思嫣脖颈上的那一条十分相似。

    楚思嫣脖上的绳子也似这条绳一般,中间夹杂着一些细软的铁丝,在绕着脖颈的那一节上,铁丝被刻意磨断,变成了倒刺。

    除了倒刺那部份,那绳索的粗细纹路,几乎跟泊柱上的这一条一模一样!

    苏沉央一个箭步冲过去,蹲下去看那绳索,这一看心里又是一跳。

    原来相同的不止是绳索,连那泊柱上打结的样式,都是别无二致!

    “丁香结!”她身后的楚知白脱口道。

    “你也看出来了……”苏沉央心口突突跳。

    她看了他一眼,又下意识地去看屋子里搜索的衙役。

    衙役们还在屋子里细细搜索,他们很细心,连一丁点细微的地方都不肯放过。

    可是对案情不甚了解的他们,注定不会发现这些细节。

    他们一心想要找到的,是可能会有的血衣和凶器。

    但若是赵立真杀了人,又怎么会不将把血衣和凶器处理掉?

    楚知白此时也被这意外的发现惊到了,他盯着那泊柱发呆,正愕然间,苏沉央扯了他一把。

    他倏地回过神来,扭过头,厉弘已然在他身后站定。

    厉弘一直在旁监督手下人搜查,但也没忘记监视苏沉央。

    他发现苏沉央在画前愣神,又急急冲向墙壁左下角,便知一定有异,当即赶过来,大声问:“二位,可是发现什么了?”

    “你净说废话!”楚知白掠了他一眼,“便算发现什么,你觉得我们会同你讲吗?”

    厉弘摆手,“就算你不说,我也一定能把他揪出来!对了,苏姑娘……”

    他忽地转向苏沉央,“验尸格录应该记了吧?李大人说他要看一下!”

    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给他!”楚知白朝苏沉央点头,“反正他也看不懂!”

    苏沉央:“……”

    她将格录递交给厉弘。

    厉弘如获至宝一般,坐在那里细细翻看,一边看一边往壁画看瞧,看了半天倏地拍案而起。

    “这案子必是赵立所为!”

    “证据!”楚知白看着他。

    “很明显嘛!”厉弘大手一挥,“除了他这个海边长大的东海人,谁还会弄什么破渔网来害人?”

    楚知白轻哧一声:“你那个表侄子楚天佑,从来没出过京,更没见过海,他杀人照样用渔网!”

    “莫非你们现在也怀疑,这案子并非那魔头所为,而是又一起模仿杀人,故意要那魔头背锅的!”厉弘趁机打探。

    “无可奉告!”楚知白回他四个字。

    厉弘轻哼,又抱着那记录看,这一回却再也看不出什么来,只不住拿眼偷瞄苏沉央。

    苏沉央又不是素娘,任他怎么瞄,仍跟没事人似的。

    她不再看那壁画,又跟在衙役身后,看赵立夫妇的卧房和起居室。

    衙役们在这里没有搜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这时已经打算撤离,正将所有的摆设复位。

    “等一下!”她脱口叫。

    “苏姑娘,怎么了?”容若忙命人停下手中的动作。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